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五十七章 玉殒香消

第五十七章 玉殒香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生气了大哥。”韩寒小心翼翼地跟在吴铭身后“要不要回去想个法子整整这个汉奸开的赌窝还有那个汉奸舞女。”

    吴铭的脚步只是顿了顿随即轻轻摇了摇头“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下廉耻并不廉价很多人是维持不起的。”

    “那以后还来这里吗?”韩寒问道。

    “来以后到舞厅去玩。”吴铭嘴角上挂着一丝冷笑“见识一下艳光四射的红舞女。”

    韩寒会意地点了点头看来吴铭又把目光转移到日本人身上了来捧任黛黛场的日本人要倒霉了。

    1939年夏汪精卫到上海后开展了所谓“和平运动”他的卖国投敌的活动受到上海舆论界的一致谴责。重庆方面也再次对潜伏在上海的军统人员布命令要求他们更加努力地行动起来打击汉奸卖国贼破坏汪精卫起的“和平运动”。

    汪伪76号为了保证“和平运动”的进行丁默与李士群派人打砸了骂得最凶的《大美晚报》希望杀一儆百。《大美晚报》虽受此一场打击事后也觉得不过如此于是在报上骂得比原来还要凶。76号于是把对付报馆的办法改为对人。先后派人暗杀了编附刊的编辑朱惺公和《大美晚报》经理李骏英与总编辑张似旭。

    而军统方面针锋相对不仅连砍了两个汉奸的脑袋而且同时在四个舞场外投掷炸弹、抛撒警告舞友的传单。

    舞友们:你们有人跳狐步有人跳华尔兹。却为什么不上前线杀敌?你们畅饮白兰地、威士忌却为什么不给军队捐点钱购买更多的军火杀敌?

    舞友们:你们身上散着被奴役者地腐气清除这种腐气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你们自己的热血献给整个民族。你们寻欢作乐我们将送上薄礼炸弹为你们增添欢娱。

    上海孤岛在各方的拼杀和血腥事件层出不穷地状况下再次吸引了中外人群地眼球。bsp;  汉口路扬子江饭店红舞女任黛黛就住在这里。

    侦察到任黛黛的住处后吴铭和韩寒便化装在此也开了间房轮流在这里监视。希望能干掉日本宪兵大队长杉原这条大鱼。

    当吴铭再一次来到饭店的房间时韩寒正老老实实地坐在门边向外窥探。吴铭有些感叹通讯真是不方便呀要是有手机哪怕是“大砖头子”也行呀!

    “咱们不在这里等了。”吴铭笑着说道:“观察了几天。那个杉原太谨慎了每次都是派车把任黛黛接到别处自己根本不来这个地方咱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也好。”韩寒点了点头“舞厅不好下手咱们就在路上干我去弄炸药怎么样?”

    “弄吧!”吴铭刚说完。突然伸手示意韩寒噤声将耳朵紧贴在门上聚精会神地听着。一路看中文网bsp;  几个人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走了过去。吴铭突然听到一句压得极低的日语“干完后把刀留下。警告重庆方面。”

    “什么意思?”吴铭皱起了眉头轻轻将门推开一条小缝影影绰绰看见三个汉子正在敲任黛黛所住的房间。

    房门一开一个汉子猛然闯了进去传来半声被打断地低声惊呼另两个人也鱼贯而入走在最后面的家面从腰里抽出一柄刀倭刀。

    “日本人?警告重庆?”吴铭模模糊糊猜到了一些情况冲着韩寒一招手“拿家伙准备动手你一个我两个。”说完转身推门就向外走。

    韩寒抽出匕袖在衣筒里有些迷糊。

    走到房门前后面不远处的房间走出了人吴铭犹豫了一下放弃了暴力用身子挡住门用工具拔动了门锁咔吧一声锁被打开屋里传来了一声喝问“什么人?”

    “是我。”吴铭转头冲韩寒使了个眼色猛地一把推开了房门将里面过来堵门的汉子撞了个踉跄。

    晚了屋内的其他两个日本人一个捂着任黛黛地嘴巴另一个已经将倭刀插入了她的胸膛。

    吴铭也不说话抖手飞出两枚钢针飞身跳了过去身后的韩寒反手一带房门手持匕恶狠狠地向刚站稳当的日本人扑了过去。

    手持倭刀的家伙来不及拔刀已经被钢针击中的太阳穴身子摇晃着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家伙的肩膀上中了钢针痛得闷哼一声松开了任黛黛伸手去腰间掏枪。

    吴铭在空中一个鞭腿狠狠踢在了他地脑袋上他头脑“轰”的一声眼前黑身体晃动着随着一声碎鸡蛋的声音下身又传来一阵剧痛他翻了翻白眼一头栽了下去。

    那边韩寒也结束了战斗匕从日本人的胸膛拔了出来擦干净持刀立在门口。

    任黛黛仰脸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她胸前地粉色旗袍嘴角溢出一溜鲜血。

    吴铭轻轻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望着任黛黛苍白的脸又看了看正插在胸口地那把倭刀无声地叹了口气。

    “钢针?”任黛黛看着吴铭的脸用低低的声音说道:“百百乐门杀林林之江的高手?”

    吴铭微微点了点头伸手想扶起她的身子又无奈地放弃了轻轻托起她头让她能够舒服一些。任黛黛竟然轻轻笑了笑脸上是凄然的美丽“可惜杉原没来要不我就死也无憾了。”

    “你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吴铭轻声问道将耳朵凑近了她的嘴巴。

    任黛黛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痛苦眼神有些涣散“告诉我弟弟我不是不是汉奸舞女,他叫任宝川住在……谢谢你。”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几不可闻。

    第二更没脸没皮要月票打就打吧别打我的手就行靠这吃饭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