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六十八章 对策与雨夜狙杀

第六十八章 对策与雨夜狙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顾四爷还算给面子。”吴铭轻轻摇着折扇“答应有限度地提供76号人员的一些情报三天后到指定地点去取。”

    “要是他能与军统全力合作就好了。”韩寒略有些遗憾“凭他的徒子徒孙一旦全力出手简直是防不胜防。”

    “强人所难不好。”吴铭摇了摇头“事情闹得太大顾四爷也怕惹火烧身哪!”

    “也是这个道理。”韩寒点头赞同道:“我看顾四爷也是有试探的意思等到咱们大获全胜有限度的合作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要让他看到我们的实力。”

    “你说的不错。”吴铭眯了眯眼睛“据我想来第一次的情报不会太有价值无非是些小特务们的住址行踪之类为了让顾四爷放心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活到时候你联系重庆让重庆方面下令咱们一起出手干个漂亮的让顾四爷看看。”

    “丁默这个王八蛋占着茅坑不拉屎。”76号里李士群在办公室里破口大骂“早不有病晚不有病现在这个时候躲起来想看老子的好戏呀!”

    “黄金荣病了张啸林病了高鑫宝也被两个闹钟吓病了。一路看文学网妈的现在上海流行瘟疫吗?一个个都他妈的当缩头乌龟。王天木、万里浪、马啸天等人脸色难看他们对军统采取的这次行动缺乏准备再加上本身76号在建立时的先天不足和急于求成基础不牢固。招收的多是一些想趁机捞一笔地地痞流氓。这帮人胜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却经受不起考验在逆境当中便各怀心思。根本没有忠诚和团结可言。

    这边。戴笠的军统和杜月笙的恒社联手频频对这些地痦流氓开展打杀而这边的领军人物张啸林、高鑫宝等要么称病不出要么噤若寒蝉失去了这些人地支持和号召76号地那些地痞流氓有些混乱特别是家在本地。有亲朋故旧的更是害怕得要死。全然失去了以往狐假虎威横行霸道的气势。

    李士群在办公室里对着心腹泄了一通余怒未息的坐了下来拍了拍桌子。一路看文学网“说说吧别跟个哑巴似的现在这种情况如何对付啊?”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把目光都停在王天木身上他的官衔最大当然应该由他先来言。

    王天木心中暗骂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咳嗽了一声说道:“重庆方面和杜月笙联合起来确实对我们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这釜底抽薪之计真毒啊!”

    李士群皱了皱眉。不满地瞪了王天木一眼耐着性喘了口粗气。

    王天木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咱们地那些手下多是黑道出来的现在的关键是缺少领军人物如果张大帅、高鑫宝等人登高一呼不说能打败重庆和杜月笙起码也是旗鼓相当。稳定军心是重点我认为可以用高官厚禄来让张、高之流站出来。”

    “张啸林倒是合适可惜他胃口太大。”万里浪接口道:“一个粗胚竟然说要弄个浙江省主席干干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啸林要请别的人也不能放过。”马啸天点了点头“象高鑫宝之流虽然说影响力号召力不如张啸林但手下还是有不少人的把这批人说动了也是不容忽视地力量。”

    “可惜顾老四不肯助我们一臂之力。”王天木有些惋惜“黄金荣虽然既不抗日又不肯出山当维持会长但他对来访的日本人从来都是以礼相待不敢得罪他们。我看可以以他的名义邀请青红帮的头面人物到时候咱们把话说明白了软的用高官厚禄硬的就用日本人来压迫他们。”

    李士群点了点头说道:“好这件事情先这么定了我亲自去一趟莫干山争取把张大帅请出来我再请卢英派些弟兄先稳定住局面。”

    卢英是黄金荣的得意门徒在抗战前夕担任上海市警察局侦缉队长年月日日伪成立上海市大道政府物色卢英担任警察局长。

    大雨象一片巨大地瀑布遮天盖地的卷了过来。雷在低低的云层中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闪电时而用它那耀眼的蓝光划破了黑沉沉地夜空。

    徐铁珊领着四个手下冒雨匆匆走在小胡同里不远处就是他的家门。作为闸北比较有名地小流氓加上又是麻皮金荣的门下又加入了76号平常可是横着膀子晃的哪有这么悄无声息和做贼似的。可他没有想到同是闸北起家的顾竹轩早就看他不顺眼借这次与吴铭的有限度合作把他送进了头批黑名单。

    一个打着伞的年轻女人迎面走来女人的后面不远处还跟着一个男人这并没有引起徐铁珊等人的注意一个手下竟轻佻地冲那女人吹了声口哨。徐铁珊淫笑一声也没有制止。

    年轻女人走到跟前似乎有些害怕紧贴着墙想给这几个家伙让道。

    咔头上一个闪电刹那间走在前面的两个流氓看到那个不远处的男人伞下充满杀气的脸还有手中黑洞洞的枪口。

    “”枪声和着轰隆隆的雷声雷声不断大雨滂沱从徐铁珊等人的身后又冒出了一个身穿雨衣的家伙举起了手中的掌心雷。狭窄的胡同内前后夹击枪枪必杀。

    靠在墙边的年轻女人眼中寒光一闪飞腿起脚鞋尖上不知何时已经弹出了一截刀刃深深刺进了一个家伙的前胸收腿旋身握着伞把的右手抽出了一把短剑扎进了徐铁珊的咽喉与此同时一颗子弹在徐铁珊的脑门上绽开了灿烂的血花。

    又一个闪正在头上震耳的雷声和大雨滂沱的嘈杂声中穿着雨衣的韩寒快步走了上来冲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每个又补了一枪拉了有点呆的洪月一把两个人一前一后紧随着吴铭走出了胡同那里停着一辆三轮车。

    雨还在哗哗的下着异样的猖狂放肆每块云都在畅快的倾泻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