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七十二章 久别重逢

第七十二章 久别重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经过了慎重考虑吴铭编造了一份情报让美国继续保持强硬姿态并且断定日本人只是色厉内茬搞点小动作有可能但绝不会有大的行动。至于珍珠港事件才不告诉你们呢一群短视自私的家伙我还巴不得日本人早点疯把你们给拖进来呢!这样中国也能减少点损失人民减少些伤亡。

    既然军统又开始选择那些巨奸大恶下手吴铭便偷起懒来为自己将来的美好生活准备起来。他不断地将自己的钱汇到澳门前后加起来也有一百多万这在当时是个很大的数目。

    “大哥。”韩寒有些讷讷地说道。

    “什么事?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吴铭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

    “那个能不能把我的钱也存到嫂子那里。”韩寒说道:“您老和我说日本和英美要开仗弄得我有点害怕存银行里实在是不放心我这可是老婆本呀!”

    吴铭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么相信我不怕我赖帐让你打光棍。”

    “这是什么话?”韩寒一脸正色的说道:“您是我大哥这钱也是您帮我赚的……”

    “行了。”吴铭挥手打断了他“算你小子聪明跟我走吧今天就把钱汇走哼投资可比存银行强多了。”

    “那是那是。”韩寒忙不迭地跟在吴铭身后屁颠屁颠的走了出去。

    两个人到了银行顺利地办完了汇款手续。看看时间还早便闲逛了起来。

    “过几天我要去趟澳门。”吴铭轻轻说道。

    “想嫂子了?”韩寒调笑着问道。

    “是啊!”吴铭也不隐瞒坦然承认“从电报上看。似乎在那边的展遇到点困难。虽然玉霜没明说显然是怕我分

    韩寒轻轻叹了口气“我也很想阿莹可惜联系不上天南地北迢迢万里唉。”

    “好饭不怕晚。酒越陈越香。”吴铭安慰性的拍了拍韩寒地肩膀“再挺个一、两年我想办法让你回去。”

    “想什么办法?”韩寒问道:“你知道吗军统对逃兵的处罚就是枪毙。”

    “谁让你逃跑啦?”吴铭白了他一眼“你就别管了。到时候肯定能想出办法来。”

    “哦明白了。”韩寒的眼神被一位只穿着亮纱旗袍连肌肤都看得分明的时装女人所勾走这个女人高坐在黄包车上翘起了**裸地一只大白腿。

    吴铭淡淡一笑“别瞅了要是实在憋得慌。就去找个干净地泄泄火我给你保密。”

    韩寒有些不好意思狐疑地瞅着吴铭撇着嘴摇了摇头。小说网“别来这套我意志可坚强着呢!”

    “那你就熬着吧!”吴铭嘿嘿一笑。“等我走了你再偷偷去快活可别图便宜染上病啊!”

    “切我是那样人吗!”韩寒翻着眼睛“喂你看马路对面那个女的是不是在冲你招手呢?”

    吴铭扭过头阳光正射在他眼睛上“胡说八道我在上海哪有熟人?是不是你这家伙在外面偷偷的拈花惹草算了碰上了你就去打个招呼吧!”

    “我不认识。”韩寒推了推墨镜“她好象在喊什么刘大哥刘大哥的。嗨跑过来了。”

    “认错人了吧?”吴铭用手打了个凉篷“谁姓刘呀?”等他看清楚跑过来的女孩时不由得恍然大悟“是找我的我确实姓刘。你你还回去吧!”

    “重色轻友见了美女把自己的姓都改了。”韩寒不满地嘟囔道:“那我先走了啊。”

    “去吧去吧!”吴铭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转头对跑过来地姑娘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纪采凤跑到跟前微微喘着气欣喜地望着吴铭一时说不出话来。

    “久旱逢甘露它乡遇故知。”吴铭笑嘻地说道:“来让刘大哥抱抱。纪采凤的脸更红了低着头慢慢伸出了手轻声说道:“刘大哥您好。-小-说-网”

    “好!”吴铭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使劲捏了捏说道:“站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走。”说着伸手叫停了一辆黄包车不由分说拉着纪采凤上了车。

    外滩公园是一所著名的夏天晚上地纳凉地因为它三面临着黄浦江的缘故。它的地皮原来是英国驻沪领事馆前面的涨滩由于泥沙累积于一只沉沦的破船片上而逐渐升起(当今公园中设音乐台的附近就是昔日沉舟的地方)。该公园初建时仅允许外国人入园门口立标志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地条文。这种不平等的待遇引起上海人民的不断抗议和斗争。公共租界工部局于1928年7月1日宣布外滩、兆丰、虹口三公园对华人开放。每人年券1元零券铜地1o枚(大洋1角)。

    树荫下轻风拂面十分凉爽小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游人走过。

    吴铭和纪采凤坐在僻静处地石椅上象一对谈情说爱的情侣。

    “你怎么跑到上海来了?”吴铭收起了玩笑地神情先开口问道。

    纪采凤轻抚了抚烧的脸颊定了定心神抬头说道:“我们要前往大后方所以从北平来到了上海。”

    “我们?”吴铭疑惑地问道:“有多少人哪?”

    “十几个吧!”纪采凤答道:“昨天到的因为校务长正在上海开会今天我们推举了三个代表去见他。”

    “司徒雷登那个老头也在上海。”吴铭咧嘴笑了笑“小李子呢?他应该和你在一起吧?”

    “嗯。”纪采凤点了点头“但他是来送我的这次不走。而且而且他说上海最近连着出大事估计您也在上海没准能遇见呢!”

    “呵呵这不就遇见了。”吴铭苦笑着说道:“这世界真小啊我就今天出门没拾掇还就让你给认出来了。”

    “怎么?你不高兴看见我们吗?”纪采凤歪着头皱着眉问道。

    “高兴我怎么能不高兴呢!”吴铭笑着拍了拍纪采凤的肩膀“住在哪呢?晚上我请你和小李子吃饭只有你们两个哦!”

    吴铭此刻有些不太适应真的是有些不太适应被一大男人用那一种目光灼灼地盯着任谁都感到有些别扭。

    “小李呀!”吴铭无可奈何地招呼道:“别老盯着我有什么话今天让你说个够实在不行今晚就住下。”

    想来想去吴铭还是决定在家里招待两位客人这样说话方便而且他对李振英和纪采凤还是比较相信的。

    “刘大哥久别重逢您风采依旧小弟敬您一杯。”李振英很激动。

    “呵呵。”吴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个你就别让我脸红了住着大宅子又有仆人丫环侍候着这个风采依旧有些过了。”

    “刘大哥谦虚了。”纪采凤笑着说道:“看到北平转载的上海方面的消息我们一猜就知道是您在出手干得漂亮大快人心哪!”

    “不说这个。”吴铭随意地摆了摆手“知道你们有话要说所以就我一个人陪着酒我是不喝的你们随意咱们畅所欲言。”

    李振英和纪采凤吃着菜只喝了一小杯酒便步入了正题。

    “今天我作为代表去见校务长。”李振英皱着眉头说道:“司徒雷登先生坦承:现在的形势很不好他对这批学子前往大后方很是支持。”

    “倒还没这么严重就算日本人与美国开仗起码也要等上一年多才能做好准备。”吴铭放下筷子分析道:“国力的差距注定了日本人不会堂堂正正地宣而后战这是一场赌博准备的时间越长越有一击而中的希望所以现在日本人是不会太过分的起码要在外交彻底失败后才会有所行动。”

    “天津已经站不住脚了。”纪采凤轻轻叹了口气“李大哥干掉了叛徒裴级三试图重新依靠天津租界建立起一个行动团可是后来日本特务中岛成子策划了戴奥特事件迫使英法开放了租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