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七十八章 小笨一郎

第七十八章 小笨一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火车缓缓地启动了吃力地喷出一股股白雾象只老牛一样出沉重的喘吸一声汽笛度越来越快驶出了车站。

    “走了。”吴铭转身招呼道。

    “走了?”韩寒摇了摇头转身跟上吴铭“就让她这么走了?你知道她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的连我都看出来了你却装傻。”

    “说出来有用吗?”吴铭淡淡地笑着“洪月真的长大了成熟了想问题、看问题知道深思熟虑再不是以前那个任性、不知轻重的大小姐了。”

    “嗯是有这么点感觉。”韩寒点了点头。

    “呵呵。”吴铭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你说她的功夫很有进步再有逼婚的事情她会不会偷偷摸摸地把她不喜欢的男人给杀了。”

    “很有可能。”韩寒很赞同的说道:“这下好了再不用离家出走了用暴力解决很直接也很见效。”

    “那不是咱们该操心的事情。”吴铭拍了拍韩寒的肩膀“为可怜的想娶洪大小姐的花花公子们祈祷吧!”

    “先为张大帅祈祷吧!”韩寒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被你惦记上的家伙我真是为他感到悲哀。”

    且说张啸林他下了莫干山回到上海后现事情不对。重庆方面的军统、中统与汪伪特务之间正在拼命厮杀上海滩硝烟弥漫血肉横飞。76号已然处于了下风全靠伪军与日本宪兵全力支撑。尤其是他回来不久。他的好朋友他的好朋友伪上海市财政局长周文瑞便在四马路望平街中被枪打成重伤两星期后伪“和平运动促进会委员长”李金标又被行刺这种血淋淋地实例不能不使他暗自着慌。张啸林也吓怕了他不再敢到公开场合露面。

    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这样的钱财。使人高枕无忧。不义之财得到的越多死亡越快。张啸林已经被钱财迷失了本性或许他还有一丝侥幸心理因为他不曾做汉奸官只是帮日本人做生意所以他还是担任着“新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带着一帮子徒子徒孙。大着汉奸财。

    大上海地更新舞台门前熙熙攘攘人头涌动。今天是京剧程派名角新艳秋在上海地最后一场演出戏目“玉堂春”。俞叶封是张啸林最亲近的老弟他给老弟兄俞叶封一项优差。请他专门搜购棉花很是了一笔财。这时俞叶封正在力捧新艳秋张啸林拗不过俞叶封的苦请他包了楼上几个包厢要亲自驾临给新艳秋捧一次场。却不知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吴铭把信送给了徐采丞后又和韩寒做了多日准备各种方案都仔细商量过暗中潜入张宅刺杀。路上埋炸弹远距离狙杀。。。无奈张啸林闭门不出连最爱去的俱乐部也不去赌了而且他雇了二十几名身怀绝技、枪法奇准的保镖张公馆前后门又都有日本宪兵守卫日夜巡逻如临大敌就像铜墙铁壁的堡垒一般。委实没有特别好的机会下手这天得到张啸林要去更新舞台不由得喜出望外仔细计划了一下后两个人带上武器直奔更新舞台。这次不仅要干掉张啸林吴铭还想泼日本人一身污水让他们恶心一段时间。

    更新大舞台演出在精采地进行着。张啸林地包厢门前十几个精壮的保镖全神戒备腰间插着快慢机怒目横眉。里面张啸林、俞叶封和几个朋友吃着喝着喝彩色不绝。

    “妈特个*一天到晚憋在家里真是闷坏了。”此时的张啸林被热闹的气氛感染泄着这些天的郁闷。

    “杜老板也忒过分了他那帮狠脚色地弟子帮着军统横杀竖砍搅得上海滩鸡犬不宁。”俞叶封附和道:“我看哪要是真惹恼了东洋人却也得不到个好下场。”

    “老子又没做日本人的官只不过做些生意这他妈的也不行。”张啸林被说起了火头“我看他是两眼不观井中水一心只想跳龙门到后来热面孔贴了冷屁股!”

    “人各有志无法相强。现在我们桥归桥来路归路各走各的。。。”张啸林继续说道:“我早和他说过东洋人到中国来了就不要中国人了呀?等到东洋人把全中国都变成从前的法兰西租界我、金荣哥还有你们这帮老弟兄咱们再开一个比现在大十倍、百倍、千倍的大公司。”

    “啸林哥仗义。”“啸林哥有眼光。”“跟着啸林哥干肯定没错。”…………

    狐朋狗友们一通吹捧张啸林满脸红光心情也好了起来。

    “啸林哥这新艳秋唱得可地道?”俞叶封讨好般的问道。

    “不错唱得不错这模儿样也俊俏。”张啸林嘿嘿淫笑道:“老俞你这么卖力捧她可得了手没有呀!”

    “啸林哥说笑了说笑了。”俞叶封一本正经地摇着头“兄弟就是看她唱得好想捧红了她让她念着我地好日后好到我这做个台柱子。”

    这时包厢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张啸林眉头一皱看到屋里的人都莫名其妙地转头张望这门外可都是他的保镖他觉得有些失了他的面子。“妈特个*一天到晚吃饱了饭没事干到了这里还吵吵闹闹简直是毫无体统!”张大帅扭头骂道:“等老子多叫点东洋宪兵来让这帮家伙统统滚蛋!”

    包厢门一开保镖地头目林部怀走了进来凑近了张啸林“老板门口来了个日本便宪兵说是有紧急情况要见您现在被兄弟们阻住了您看………”

    “东洋宪兵?”张啸林愣了一下用询问的眼神瞅着林部怀。

    林部怀立刻解释道:“他有证件可东洋字七扭八歪咱看不懂他还说了几句东洋话。”

    “那就没错了。”张啸林这个大老粗哪里知道乔装这种把戏自以为是地摆了摆手“这些东洋人怎么追到这来了?”

    “瞧见没这东洋人离了啸林哥就玩不转了巴巴地跟在啸林哥地屁股后面。”俞叶封不失时机地吹捧道。

    “哈哈哈哈。”张大帅对这马屁很受用得意地笑了起来“叫他进来吧这东洋人就是烦人非要在我家门前派兵保护出来看场戏也要跟着。”

    “还是啸林哥面子大呀!”“在这租界里东洋人也得看咱们啸林哥的脸色。”………

    又是一顿狂拍马屁张啸林咧开大嘴笑着骨头都轻了几两。

    门一开稍有些蜡黄眉毛高挑的吴铭迈步走了进来在两个保镖的陪伴下径自来到张啸林跟前。

    “张先生鄙人是日本宪兵队的小笨一郎。”吴铭微微一躬恭敬地说道:“我们得到消息重庆方面的人已经混进了戏院要对您下毒手。”

    “啊?”张啸林大吃一惊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张先生不必惊慌。”吴铭安慰道:“我们已经布置好了绝对保证您的生命安全。”

    张啸林眨了眨眼睛觉得表现有些不妥便硬充好汉道:“我也是尸山血海里滚爬过来想当年创业的时候那也是真刀真枪闯过来的。几个刺客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是那是。”吴铭一脸真诚“张老板能打黄老板爱财杜老板会应酬在上海都是知道的。请张先生安心看戏呆会将重庆分子一网打尽省得他们不死心再来骚扰张先生。”

    “好好。”张啸林此时倒不敢出去了谁知道外面来了多少人还是等东洋人把事情解决了再走不迟。

    “还是东洋人够朋友。”张啸林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小小笨先生请坐。”又转头冲着林部怀说道:“你留下吧。”

    “是。”林部怀不仅枪法准身手也极是敏捷张啸林留下他心里也觉得安全许多。

    林怀部轻轻坐下右手习惯性地放在腰间快慢机的准星已经被锉掉一看就知道是个玩枪的老手。

    吴铭泰然自若地望着外面戏台欣赏着演出心里盘算着如何将这个看起来有点功夫的保镖支走。

    看来不喊不给呀!大家别嫌我烦就四个字给点月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