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八十八章 杀出一片天

第八十八章 杀出一片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万岁俱乐部一战日本人在租界中的耳目损失很大没有了这些日籍巡捕、警官的通风报信儿和配合黄道会的活动不得不有所收敛。

    “刘大哥我现在很为难。”陈默苦着脸对吴铭说道:“万岁俱乐部大获全胜之后手下都群情激愤大受鼓舞。”

    “这是好事儿呀!”吴铭不解地问道:“那你愁眉苦脸的找我来干什么?”

    “黄道会不是搬出来了吗?”陈默解释道:“大家伙都想着把黄玉清给干掉这样黄道会也就完蛋了。经过再三侦察那里好象并没有什么异常。”

    “且不管那是不是日本人故意扔出来的诱饵也不管那里有没有陷阱放着眼前的不吃非去舍近求远我反正是不会去的。”吴铭摇着头一口拒绝道。

    “眼前的您说的是76号?”陈默问道。

    “就是76号既然我们是以租界为基地怎么能容许这颗钉子存在呢?”吴铭理所当然地回答道:“难道等他们缓过劲来再与咱们争斗不成。再说常玉清就是一条狗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日本人会再找十条百条这样的瘌皮狗来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数典忘祖的汉奸。”

    “那您的意思?”陈默试探性的问道。

    “调动全部人马对76号进行无差别攻击。”吴铭恶狠狠地说道:“凡是76号的格杀勿论就是买菜买粮的也绝不放过即使不能全灭。也要把他们挤出租界让这里变成我们的天下。”

    陈默抿了抿嘴想了一会儿点头说道:“我再回去商量一下。到时候需要您帮忙地话……”

    “没问题。”吴铭爽快地答应下来。“最好你再搞点威力大的武器手榴弹、掷弹筒之类的吓也吓死这帮汉奸。”

    “巡捕房要是介入怎么办?”陈默依然有所顾虑。

    “那些巡捕总比日本宪兵要好对付吧!告诉他们赶跑了7号我们就收兵让他们长点眼睛否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以前76号不也威胁过巡捕房吗?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人和汉奸的战争。让他们保持中立。要让他们明白日本人狠我们比日本人更狠。”吴铭并不是很在意地摆了摆手一股杀气冲体而出。

    陈默苦笑着点了点头对吴铭地建议表示了一定程度地怀疑。

    吴铭笑着拍了拍陈默的肩膀。“知道王亚樵吗?这几天我无意中知道了这个号称暗杀大王的资料在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学他知道为什么他在上海能横冲直撞连上海滩级大亨黄金荣、杜月笙一类流氓泰斗遇上王亚樵也得赶紧绕着道儿走吗?”

    “因为他无所顾忌杀起人来不要命。”陈默是青帮出身。对这位曾经叱咤上海滩的“斧头帮帮主”并不陌生“杜老板曾经告诉我们:以后碰上斧头帮的尽量离远点!他们都是不要命的我们惹不起。”说着。陈默笑了起来。

    “世人皆怕魔鬼我们要比魔鬼更可怕。不如此就无法在孤岛长期坚持下去。”吴铭淡淡地笑着“用雷霆手段再加上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敌人在我们脚下颤抖吧!”

    “你们是管行动地说白了就是一恐怖组织。”吴铭继续说道:“放开手脚天上飞的地下走的上至日本官员下到爪牙爬虫统统死啦死啦的。”

    “当然了我们还要找个非常合理的借口。”吴铭坏笑着“76号是什么?那是租界罪恶地策源地我们这是为了租界的长治久安做贡献吗!”

    “有道理有道理呀!”陈默大受启“我们不是军统我们是民众自的组织是为消除租界的罪恶之源。”

    “嗯!”吴铭赞赏地点着头“敌人在明我们在暗趁他病要他命让租界当局知道我们比日本人更惹不起。”

    “妈个巴子的洋人就是欺软怕硬不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狠辣就光会给日本人溜须舔腚。”陈默恨恨地骂道。

    “杀杀光统统杀光。”吴铭挥着拳头“学习王亚樵杀出一片天。”

    在风雨飘摇的近代曾经乱世中横空杀出-条好汉此人来自安徽为在龙蛇混杂地上海滩安身召集一帮在上海的安徽同乡组织起黑帮恐怖暗杀组织---斧头帮。为求自保众人打造了百把利斧作为防身武器以不择手段的实现自己的革命理想。此后这一百把斧头将上海滩杀得昏天黑地斧头帮从此声名鹊起。

    他就是被国人称为“暗杀大王”民国“第一杀手”又被日本人称为“人间魔鬼”地斧头帮帮主王亚樵。

    世人都怕魔鬼但魔鬼怕王亚樵。蒋介石一提这个人假牙就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又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而汪精卫的肋巴骨硬是被王亚樵这三个字活活敲断地。

    王亚樵带着一帮弟兄崇尚以“五步流血”的暗杀手段除暴安良救国救民。他谋杀蒋介石枪击宋子文刺伤汪精卫炸死侵华日军总司令官白川大将让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后半辈子只能金鸡独立。

    他行踪飘忽、神出鬼没屡屡出手不凡。封建余孽他杀党政要人他杀曰本鬼子他杀贪官污吏他杀汉奸特务更是他的下酒小菜。挥刀举枪马不停蹄一路畅通杀得好不潇洒从合肥杀到上海从上海杀到南京从南京杀到武汉、福州、香港、南宁善游者死于水。而他自己最后却也落得个被国民党特务戴笠暗杀的结果。

    这个人,你怎么评价他都可以,你可以说他是流氓,是杀手,是恶魔,也可以说是志士是采取极端手段的爱国者。

    “好汉子很强大。”吴铭对这位同行也只能伸出大拇指由衷地称赞一句深深叹息以不能与这位第一杀手切蹉交流为憾事。

    给月票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都逃不了我是魔鬼嘎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