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九十五章 误解

第九十五章 误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虽然越界筑路区被所谓的特别警察部队接管但这些软蛋伪军我们还真不放在眼里。”刘戈青抚摸着刚从忠义救**那里偷运来的日本97式狙击步枪说道。

    “你先把枪放下这正开会呢!”陈默皱着眉头教训道。

    刘戈青咧嘴一笑“头儿您说咱继续开会。我正琢磨着把枪托锯了让枪变短点呢!”

    陈默白了他一眼转头继续说道:“这些天大家也看到了学到了不少好东西不能老指望别人人家只是帮忙以后没有特别重要的行动还是不麻烦他的好。”

    “有我就行。”刘戈青很自信地插嘴道:“我已经全学会了。”

    “那好今晚就看看你的能耐。”陈默翻了翻眼睛“坐船偷过苏州河偷袭虹口的日本宪兵巡逻队。”

    “先生我扶您上楼!”看到吴铭有些瘸拐地向楼上去秋香赶紧过来帮忙。

    “没事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小说网”吴铭不想秋香跟他到楼上很巧妙地避开了秋香的手。

    秋香讷讷地站在楼梯口绞着手指望着吴铭似乎有难言之隐。

    “有事吗?”吴铭停下了脚步看着秋香的样子有些疑惑地问道。秋香犹豫了半晌一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含着眼泪说道:“先生。求您慈悲救救我娘。”

    吴铭被弄得手足无措“快起来有事说事。怎么还下跪呢?快起来。”

    “先生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秋香倔强地摇了摇头。

    “你还没说是什么事呢?”吴铭哭笑不得“来快起来扶着我到那边坐下把事情说清楚要是我能帮上忙一定不推托。”

    秋香抹了把眼泪。站起来扶着吴铭又走回到客厅待吴铭坐下她作势又要跪。

    “停。手 机 小说站http://”吴铭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不悦地说道:“我最看不得膝盖软的家伙如果我能帮上忙。你不用跪我也帮要是我无能为力你就算跪个十天半月也是没用。坐在那边把事情说清楚。”

    等到秋香把事情简单说过吴铭思索着点了点头。

    “咳血?不是外伤的话那就应该是肺病了。”吴铭依据自己地经验。作出了判断转而问道:“是这几天的事吗?”

    “自从被炸倒了房了娘为了救我被烧伤便时常咳嗽。但这几天特别严重。”秋香忧心地回答道:“娘又不许我说不让我花钱找医生。我实在担心得很。”吴铭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去**路**店去一趟让韩经理回来就说我找他有事。”

    “您您不会赶我们走吧?”秋香惶恐不安地站了起来。

    “不会当然不会。”吴铭摆了摆手笑着安慰道:“趁你娘买东西还没回来你赶紧去吧我是让韩经理带你娘去看病他应该知道哪家外国人的医院好你娘的肺病得用西医用中医恐怕不行。手 机小说站 .  . netbsp;  “我知道了。”秋香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只要能治好我娘地病我给先生当牛作马怎么地都行。”

    “快去吧!”吴铭无奈地摆着手对秋香的这个具有时代特色的保证有些不适应。

    秋香这丫头吃好喝好这些日子再不是面黄肌瘦的样子个子也长高了要是没遇到自己这样的主人兴许秋香就……可自己又能救几个不过是眼前的一个、两个罢了其他的眼不见心不烦自欺欺人而已。

    由秋香吴铭又想起了韩寒所说地中统特工针对丁默的美人计听说那个女特工郑苹如是上海名媛并没有经过什么特别专业的训练象她这样交际广泛的人物应该专心于情报工作直不知道中统是怎么想的竟然让她参与刺杀丁默难道丁默一死她能不受嫌疑吗?吴铭突然想起了任黛黛香消玉殒时地情景不禁长叹一声乱世性命贱如狗不知曾糟蹋了几多有为的青年!

    门一响张嫂买东西回来了大概是没看到秋香来接有些狐疑地向厅堂里望了一眼。

    “张嫂你过来一下。”吴铭放下茶碗提高了声音。

    张嫂愣了一下抬腿走了进来规规矩矩地立在那里。

    “那个……”吴铭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听秋香说你的身体不大好我让她去把韩经理找来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嫂愣了一下张了张嘴脸上露出惶恐的神情。

    “如果有病呢那就好好治。”吴铭继续说道:“至于钱你不用操心而且这里不会再招别人等你病好了再回来。你做的饭菜我已经吃习惯了。”

    张嫂皱起了眉头思索着没有答话半晌抬起头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先生秋香她还小是个孩子。”

    吴铭刚喝进去一口水一下子呛了出来剧烈地咳嗽起来好半天才平息下来。

    这个年代做好人也不容易呀!

    “张嫂你想到哪去了。”吴铭有些不高兴皱着眉头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和秋香也来了不短地日子了吧怎么还是………”

    “算了我也不说别的了。”吴铭苦恼地说道:“等你治好病想走的话我给你们点钱你们愿意上哪就上哪去吧!”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张嫂想解释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样说。

    “你也是大家大户里出来的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受地苦多了些有些过于敏感了。”吴铭站起身瘸拉瘸拉地走向楼梯“这世上不全是坏人你不放心我也理解治病的时候就把秋香也带在身边好了。”

    今晚应该还有一更请投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