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一百一十章 独家秘方的威力

第一百一十章 独家秘方的威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越过高山尸横遍野;越过海洋尸浮海面;为天皇而死视死如归……”日本军官俱乐部内一群狂热的野兽齐声嚎着。

    伪装成从日本赶来的《东京日日新闻》记者的吴铭和身着合服的郑苹如也顺利混了进来举着照相机拿着小笔记本站在角落里。

    吴铭放下照相机从旁边桌上拿起一瓶刚刚打开的酒趁人不备悄悄地站在郑苹如身后从郑苹如合服那厚厚的腰带里抠出了几个纸包揣进了自己兜里又迅撕开一个将药面倒进了酒瓶使劲晃了几下又将酒轻轻放到了桌上。

    此次为了稳妥起见吴铭没有化装成日本军官他怕到了里面因为人头不熟在谈话中露出什么破绽比如部队的番号、指挥官、军衔等万一碰到同一个部队的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可就麻烦了。而选择日本本土的报社就不会有人太注意还能因为身份职业的关系减少与日本军官的攀谈。这样做的缺点便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带武器进来不过这对于吴铭来说倒也不太愁在他的眼里这帮鬼子身上的枪、刀只要自己想要那是举手之劳当然就是需要一点合适的时机。

    唱完了歌日本军官们哈哈笑着各自归座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十分的热闹。吴铭冲郑苹如点了点头两个人若无其事地向四处溜达起来。

    “井野君。一别两年你是步步高升春风得意啊!”两个日本军官的谈话突然引起了吴铭地注意。bsp;  “杜川学长自从攻占南京我也是兢兢业业。拼死作战才换来这中佐军衔。”井野苦笑着摇了摇头“您当初要不是因为受伤转到卫戍部队恐怕成就远在我之上啊!”

    “好汉不提当年勇。井野君能有如此成就我也是非常高兴。”杜川很感慨地喝了口酒“攻占南京时在劈杀比赛中我可是输给你的。”

    “平手平手而已。”井野谦虚道。

    吴铭微微皱了皱眉给郑苹如使了个眼色迈步走了过去。

    “打扰两位一下鄙人是《东京日日新闻》的记者河野太郎我想采访二位。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吴铭微微一躬对着两个日本军官说道。

    “东京来的?”杜川和井野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下跟在吴铭身后的郑苹如笑着点了点头伸手示意两个人坐下。

    “不知河野先生想采访什么?”杜川笑着问道:“看到从家乡过来地人总是感到特别亲

    “是啊!”井野附和道:“成天是打仗打仗随便攀谈一下要是上了报纸家里人看到了。会特别高兴和放心吧!”

    吴铭装模作样地给两个家伙照了张像坐了下来“今天是占领南京纪念日不如就谈谈攻占南京的事情好了我刚才听到两位阁下谈起这件事的。bsp;  杜川看到郑苹如打开笔记本作好了记录的准备不由得稍稍皱了皱眉说道:“有些事情是不好见报地。”

    “没关系。”吴铭笑着宽慰道:“只是随便聊聊事后我们会作删减处理的。否则新闻管理局也不会允许呀!”

    “那就说说吧!”井野倒是很随便“河野先生说得有理出记者权限的事情报社也是不会同意的。”

    杜川点头表示同意便和井野互相补充着谈起了攻占南京的前前后后。

    “……………我和井野定下了百人斩之约。从句容杀到紫金山。井野君终于还是比我多砍了一个。”杜川毫不在意地笑着讲述道。

    “杜川学长谦虚了劈杀1o5人与1o6人。在时间上已经无法确定谁先到达百人所以是打成了平手。当时的田中军吉大尉可是用宝刀砍了三百多人哪!”井野掩饰着心中的得意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

    郑苹如的脸色已经白在旁人看来也只是女人的心理承受力比较弱而已。

    吴铭面不改色微笑着问道:“不知这位田中军吉勇士今天来没来?”

    “在那边脸上有道疤地就是现在他已经是大佐了。。。”井野伸手指了指很羡慕地说道。

    “谢谢二位。”吴铭抬起身很有礼貌地说道:“二位的讲述给我这次支那的采访增添了很多素材。”

    “开始行动吧!”郑苹如轻轻对吴铭说道:“在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多呆。”

    吴铭点了点头走到酒柜前要了两瓶酒和郑苹如走到了一个稍微僻静的角落里。在郑苹如的掩护下将毒药混入了酒里。

    “走吧!”吴铭将酒递给郑苹如鼓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紧张这么好的日子咱们应该敬他们一杯。拿杯别的饮料可别自己也喝了哦!”

    郑苹如坚定地点了点头和吴铭分头开始行动两个人一手拿着酒瓶一手端着酒杯穿行在日本人当中恭维着给这帮凶手、杀人犯敬着酒。

    这时俱乐部的门被打开一个日本老头走了进来后面竟然跟着一群日本女伎。看来他是为这次活动增加娱乐地妓院老板。

    俱乐部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喝得本来就有些兴奋的日本军官立刻忘记了自己的仪表淫笑着上前搂抱着这些女人。

    吴铭将空酒瓶放到了桌上看了看手表抬头在人群中寻找着郑苹如。

    郑苹如已经把酒都倒光了转身穿过人丛想与吴铭会合。

    “过来陪我。”一个喝得半醉的家伙突然晃了过来错把她当成了女伎伸手就搂。

    郑苹如向旁边一躲冷起脸说道:“阁下您搞错了我是记者不是女伎。”

    “什么?”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故意如此瞪着眼睛再次扑了上来。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郑苹如奋力推开了那双脏手狠狠地给了他一下子。

    “八嘎!”这个家伙退了两步晃了晃脑袋举手就要打手停在半空却落不下去。

    “阁下请注意您的仪表。”吴铭及时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一只手将郑苹如拉到身后“请看清楚了这位小姐是我的同事是一位记者。”

    “那又怎样?”这个家伙瞪着眼睛挣脱了吴铭“我们是帝国地勇士拼命流血为天皇陛下效忠难道她就不应该犒劳我们吗?”

    吴铭冷笑起来“难道没有女人阁下就不为天皇陛下效忠了?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的意思?”

    杜川赶紧走了过来将这个喝得半醉的日本军官拉到了一旁对吴铭说道:“河野先生他喝醉了请不要介意为天皇陛下效忠是我们大和民族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哪能讲别的条件呢?”

    吴铭笑着点了点头“醉话当然不能当真请杜川阁下放心对您的采访我们非常满意您让我们见识了一个真正地帝国勇士现在我们也该回去了。”

    杜川很得意谦虚了几句将吴铭和郑苹如送到了门口。

    “还算成功吧!”吴铭抬起头望着青天白日长长地出了口气。

    “至少八个。”郑苹如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你配地毒药好不好使喝下一杯能不能毒死个畜牲。”

    “呵呵别的我不敢夸口这杀人还是有把握地。”吴铭轻笑了一声“这种药别人都没见过现在可是我的独家秘方实在是居家旅游、杀人灭口的必备良物啊!”

    “慢性毒药总是让人心里没底。”郑苹如皱了皱眉“实在没有看着这帮禽兽当场倒毙过瘾。”

    “这说明我的层次又提高了。”吴铭得意地说道:“杀人于无声无息之间安全又可靠。”

    “嗳对了你为什么说现在是你的独家秘方难道以前不是吗?”郑苹如反应不慢抓住了吴铭话里的一个小毛病。

    “这个?”吴铭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说实话这个东西是很多人研究出来的不过现在就我一个人知道而已。”

    “听不懂。”郑苹如摇了摇头。

    “听不懂就算了。”吴铭嘿嘿一笑“你就听好消息吧这次不死个十个二十的我就嫁给你得了。”

    “别我可不敢娶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家伙。”郑苹如嘻笑着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