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行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铭耸了耸肩膀轻声说道:“嗨你不要抓得那么紧才人多我不好意思揭穿你你会骑马的对不对?”

    “那个。”多箩西轻笑了一声用手指了指“我其实比较擅长骑驴不过我心好把驴让给那位老先生了。”

    吴铭定睛瞅了瞅笑了起来张东戴着一副近视镜骑在驴背上活脱脱一个帐房先生。

    “骑个驴还这么小心真是…”吴铭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指了指林迈可和李效黎“你那老爹很厉害呀给你找了个小妈怎么样?高兴不。”

    “什么小妈?”多萝西不悦地说道:“哪象你们中国人三妻四妾的什么大妈二妈。”

    “我是说她的年龄可不是别的意思。”吴铭解释道:“不是让你从上海转道香港再去西南大后方吗?颠颠地跑到北平干什么?你那借口骗你爹行骗我可不行。”

    “我要是说想和你一起走你信吗?”多萝西环着吴铭的手故意紧了紧嘴里的哈气都喷到他的耳朵上了。

    “正经点啊!”吴铭苦笑着歪了歪头“我可是有妇之夫你勾引我可是没什么好处。”

    “我勾引你了吗?”多萝西格格笑着“你们中国人就是这么保守不过你除外你的性格很开放和你在一起很愉快。”

    “无事献殷勤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吴铭无奈地说道:“人多眼杂可是有人在偷看我们呢!”

    “看就看吧!”多萝西满不在乎地说道:“其实我是想请你做我的私人保镖。陪我走几个地方。”

    “哪些地方?”吴铭皱了皱眉。“你可不要乱跑啊我的能力可是有限不敢保你地安全。”

    “不是乱跑。”多箩西正色说道:“这次是个好机会。我父亲到了平西根据地以后可能不会去大西南了而是要转道去延安。”

    吴铭点了点头“你要去便跟着去好了现在GcD巴不得有外国人去访问采访肯定会保证你地安全。”

    “我想让你跟着我。”多箩西直言相告。“埃德加斯诺靠一本《西行漫记》轰动世界我想和你写出一本比他更全面、更深入、更透彻的书来因为我早就现你看事情的角度、方法很是独特得出地结论也很是新颖往往是异于常人。”

    “你不是骂我脑子不正常吧!”吴铭用鞭梢挠了挠脑袋“你的想法虽好但是好象并不可行先说说我的身份吧!你可别忘了我名义上还是军统的人。GcD会任由我这样的人在他们的地盘里乱窜吗?早就把我当刺探情报地特务抓起来了。”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多箩西继续说道:“不过你是有美国护照的而且如果把你是《绝不宽恕之南京血泪》这本书的作者公布出来也未必不能征得Gnetbsp;   “我对GcD的印象并不太好。你让我跟着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啊!”吴铭婉转地拒绝道。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使你对GcD缺乏好感。但我认为走一走看一看实地考察一下会更好。”多箩西继续努力劝说“要不你现在就将原因告诉我是你听说的还是亲身经历的。”

    吴铭轻轻叹了口气半晌才说道:“先让我考虑考虑吧!”

    “你欠我的人情哦!”多萝西见吴铭有所松动立刻又说道:“我帮你搜集资料帮你在美国国内活动那本书才能够顺利出版地你可是还没表示过谢意。”

    “那本书的序言里因为提供资料你可是榜上有名这还不算吗?”吴铭辩解道。

    “不算。”多箩西使劲地摇着头“你帮我象埃德加那样出名就行了。”

    “再说吧!”吴铭催动马匹向前小跑起来。

    徐珍珍和章葆娟是校友又都是女人在另一边谈得十分投机。

    “你别看他冷冰冰的样子还有点傲其实他在熟人面前还是很活泼的。”说到这里徐珍珍不由得笑了起来“活泼呵呵这么说也行。而且他弹琴唱歌都很厉害你可要小心别被他给勾引了。呵呵。”

    “那倒不至于不过我们地人都说他功夫很厉

    刀砍死了两个敌人。”章娟瞟了一眼吴铭轻声

    “我只知道他的枪法很好而且他地胆子特别大。”徐珍珍轻轻摇了摇头“看过《绝不宽恕》这本书吗?”

    “听说过还没看到。”章娟略有些遗憾地说道:“听说写得很好资料很详实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呵呵怎么和他没关系他可是作者之一呀!”徐珍珍略有些炫耀地说道:“而且书中的资料有很多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日本偷回来的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这么厉害敢跑到日本去偷东西。”章葆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他干的大事可是不少不过我不能说多了这样他会不高兴的他要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徐珍珍撇了撇嘴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的行李里有一本英文版的《绝不宽恕》你如果想看我可以借给你。”

    “想看想看。”章娟忙不迭地答应道:“谢谢学姐谢谢学姐。”

    众学者和平西分区的短枪队一起走路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几个学者出于好奇开始试着和这些战士们搭腔。

    —

    “让各位见笑了!我们根据地的条件相当艰苦过冬的棉衣很单薄。”孟庆时现有几个学者盯着战士们单薄的棉衣无奈地笑着说道:“每年过冬的时候我们都会有战士被冻伤去年甚至生过伤员被冻死的事情。”

    “哦!”林迈可脸色复杂地点了点头指了指一个在马上冻得瑟瑟抖的伤员“我的行李里还有件大衣给那位小伙子穿上吧!”

    “谢谢您的关心。”孟庆时礼貌地回答道。

    有林迈可作表率不少学者都把自己多余的衣服拿了出来给那些衣衫单薄的伤员穿上。

    “孟队长。”李振英指了指游击队员身上背着的一支破步枪“这玩艺已经坏了你们还带着干什么?”

    “李团长我们的所有粮饷、装备都要靠我们自己解决你所看到的八路军装备除了少数是自造以外其它的都是从日伪军那里用鲜血和生命夺来的。”孟庆时解释道:“所以只要不是彻底报废的装备我们都会想尽办法修复!”

    李振英点了点头因为这涉及到国、共两党的合作和争端便闭口不再说话。

    “那个刘先生功夫真的很厉害。”孟庆时笑着说道:“恕我眼拙竟然没看出他的刀法是出自哪个门派。”

    “哪里有什么门派。”李振英笑着回答道:“身经百战博采众长就是一种实战杀人的刀法。”

    “是这样啊!”孟庆时点了点头“这么一说刘先生的经历肯定是丰富多彩让人羡慕啦!”

    “丰富多彩不太恰当应该是尸山血海才对。”李振英用钦佩的目光偷偷瞅了瞅正与多萝西闲聊的吴铭“他到底杀了多少日本人多少汉奸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哦那刘先生怎么声名不显。”孟庆时诧异地问道。

    “声名不显呵呵那是他的名字太多的缘故。”李振英笑了起来“不过很抱歉我不能说得太多他一直寻求低调我也不好违逆他的意思。”

    孟庆时理解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已经派人快马回去通报情况了我们的大部队很快便会前来接应那时候就没有危险了。”

    “费心了孟队长。”李振英感谢道:“你们能够放下成见积极配合我们我代表抗团非常感谢。”

    “李团长客气了。”孟庆时轻轻摆了摆手“我党对抗日武装一向是团结合作的态度对于战斗在平津的抗团也是十分钦佩你们在平津的活动可是让日本人和汉奸寝食不安哪!不知道此次护送任务完成是否要再次返回呢?”

    李振英摇了摇头“我们到达大后方后可能短期内不会重返平津去向还有待商议。”

    “明白了。”孟庆时知趣地打住了话题这涉及到抗团的机密李振英是不会把真实的打算告诉自己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