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十七章 黄土地

第十七章 黄土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刘多萝西告诉我你要陪她去延安。”司徒雷登外开口问道:“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还是你的政治观念生了变化?”

    “呵呵司徒先生我哪有什么政治观念。”吴铭笑着回答:“我有钱以后会更有钱是个富人在GcD眼中我是资产阶级是剥削者。可是我不想也不愿改变这种生活方式所以你不必担心我投向GcD。至于我为什么要去延安我是这样想的虽然我对GcD反感但到目前为止却找不到什么充分的理由这确实有点问题。不能因为反对而反对总要找到一些反对的理由吧而且还得要人信服。”

    “其实这样也不必去延安呀!”司徒雷登皱眉道:“找几本**书籍看一看就能将他们驳得体无完肤。”

    “理论是理论实际是实际。”吴铭耐心解释道:“何况中国有独特的国情在您的角度看GcD和从中国的老百姓的角度来看是不一样的。”

    司徒雷登沉思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不过你可要小心Gnetbsp;   “放心好了我可是有两个老婆在等着我呢!”吴铭笑着宽慰道:“而且你还不了解我吗?奸懒馋滑我可过不惯GcD那种清教徒似的Http://bsp;   司徒雷登笑了起来。“刘照顾好多萝西我在成都等你们新地燕大需要你们出力。”

    “Yessir。”吴铭一个立正敬了个礼。

    夏仁德、林迈可夫妇要留在延安为八路军工作。多萝西要在吴铭的陪伴下完成自己的梦想还有几位中、外学者抱着看一看的态度到延安。其余的人随着司徒雷登直奔大后方重庆已经派出了精干的武装小分队并且承诺要以最快地度在成都重建燕大。

    GcD达到了部分目的虽然司徒雷登还是没去延安但好歹也留下了一些人不能强迫完全自愿。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

    ………………………

    黄土高原上的冬天清冽的冷耳朵冻得生疼手冻的麻风来的时候连牙齿也要打架。好在只是暂时的黄土高原上的太阳也是毫不吝啬地暖洋洋的照在黄土上也照在身上在没有风的地方感觉还是暖和的。

    下午的阳光斜斜的照着。阳光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恬静。山谷里的树林里的雉鸡拍打着有力的翅膀打破了山谷地寂静。野兔子跳跃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黄土层的上空每年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和来自东南部海洋的热空气准时相遇变成雨雪润泽大地。其中的大部分汇入黄河黄河在中国辽阔的版图上摆成一个巨大地“几”字形状她被华夏儿女比喻为母亲河她的中间部分把黄土层分割成面积大概相等的两块并一路裹胁去了大量黄土。而这些黄土确实是通过风力从遥远的西北方向而来经过亿万年的积累起来的土质绵软细腻。

    “这便是黄土高坡?”多萝西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周围独特的景致。

    “是吧?”吴铭不太确定地回答道:“举目四望心苍茫。”

    黄土高原冬天的中午一般很宁静甚至有点寂寥和萧瑟太阳与丘平行。很刺眼很亮地照在这些变化无穷地土丘上。有的山丘象巨大的城堡有的象成队地猛犸有的象滚圆的大馒头有的象被巨手撕裂的岗峦上面还留着粗暴的指痕。土丘上只有风很干很硬。

    “很怪异的感觉象是上帝胡乱捏造的世界又有点现实主义的味道。”多箩西微笑着说道:“可是走了这么久看见田畴和耕地却好象并没有看见房屋或者村落呀!”

    “多萝西小姐有所不知。”何骑着一匹大青骡向前凑了凑“这是陕北的风情特点上山不见人入村不见村平地起炊烟忽闻鸡犬声。大家都在半山坡上掘洞而居称之为窑洞。”

    在整个西北多少世纪以来已成了习惯都是在那坚硬的淡褐色的山壁上掘洞而居的中国人称之为“窑洞”。可是这种窑洞同西洋人所说的洞穴并不是一回事儿。窑洞冬暖夏凉易于建造也易于打扫。就连最富有的地主也往往在山上挖洞为家。有些是有好几间屋子的大宅设备和装饰华丽

    的地板高敞的居室光线从墙上的纸窗透进室内坚固的黑漆大门。

    “山坡上?洞穴?”多萝西诧异地问道:“想起来了埃德加在《红星照耀中国》里面提到过的真是神奇啊!”

    “窑洞和洞穴是两码事别胡说。”吴铭翻了翻白眼“如果你中文掌握不好词汇的准确性就直接说英语好了省得让人笑话你没学问。”

    “呵呵向导说了今晚咱们就在前Http://面的村子里歇息到时候多萝西小姐就能亲眼看一看窑洞是什么样子了。”何雯笑着说道。

    “而且到了前面便比较安全了护送咱们的部队明天就要返回由本地的部队接任。”何继续说道。

    —

    “那你呢?也要走了吗?”多萝西问道。

    “不我还要进抗大学习所以会一直陪着你们。”何雯说道。

    冬季的白天确实很短很快太阳就像一个熟透的柿饼样沉进很远的土丘之间天忽地一下就黯淡了。前面影影绰绰出现了一股股青烟随风飘来有很重的苦艾草的芳香……

    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子正是做饭的时候很多女人们提着笼出来在麦堆里揽柴她们微倾着身子好奇地扬起头打量着这支奇怪的队伍。

    “原来这就是窑洞。”多箩西借着黄昏黯淡的光边打量边跑来跑去的观察。

    这是正儿八经的窑洞啊从一块平整的地上四四方方地挖下去有两三层楼高然后在四周凿上窑洞从更远的地方打一个斜坡供人上下。窑洞冬暖夏凉里面砌着土炕是由几块硕大的泥坯铺成的上面可以横七竖八地躺五六个人。

    当地苏维埃的主席给吴铭等人安排了住处还找了几个据说是妇救会的人给他们拉风箱生火做饭很显然从她们不时偷眼去瞅几个老外来看这让她们觉得很新鲜。

    由于路上很不巧地生了一起遭遇战几名八路军战士包括准备陪同吴铭和多萝西访问的顾金龙都受了伤而吴铭责无旁贷地担起了医生的职责。先将伤员安置好吴铭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才放心地回到了自己的窑洞。

    炕已经烧热了这个大炕上应该安排好几个人睡林迈可和那几个学者吴铭铺上毯子躺在上面觉得很舒服。

    这一路走来就吴铭所见到的来说百姓们对GcD八路军并无不满的流露。有些百姓还十分友善非常向着他们。他们很自愿地把他们的一点点吃的东西卖给他们并且理所应当地收下了他们的钱。

    而且从八路军战士身上吴铭看到了一种很特殊的东西正如埃德加在书中所说:他们几乎全体都遭遇过人生的悲剧但是他们都没有太悲伤也许是因为年纪太轻的缘故这是一批真正感到快活的中国无产者。在中国消极的满足是普遍的现象但是快活这种比较高级的感情却的确是罕见的这意味着对于生存有着一种自信的感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更象是一种类似于宗教的狂热有信仰有追求起码在这种艰苦的环境里这是保持团结和战斗力的方法吧!

    但是吴铭在路上还是与八路军产生一些矛盾他现八路军竟然把少得可怜的大米、白面给那些日本俘虏吃把他气得够呛。当一名GcD的政治干部向他一本正经地解释:他们只反对日本军阀资本家和其他“法西斯压迫者”日本人民是他们潜在盟友这些日本兵都是受到了军国主义毒害的时候。他毫不客气地予以了反驳你到过日本吗?你知道日本国内民众对侵华是什么态度吗?受害者想当然地为杀人凶手辩护、开脱这种可笑荒唐的事情也就在中国能够生。既然你们GcD八路军标榜自己是为人民服务那就让老百姓来审判这帮畜牲你们没有权力把老百姓捐献的粮食给这帮畜牲吃这是犯罪。

    什么?你跟我谈日内瓦公约屁战俘的定义你都没搞明白双手沾满了平民鲜血的也配叫战俘你脑袋进水了吧!

    注意:这些不算钱哦!延安之行不过三到五章中间可能会让人产生跳跃感没办法该省得省呀和老一辈革命家在一起过于敏感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