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四十四章 野人与熊

第四十四章 野人与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带丛林里的景色千奇百怪目不暇接一些奇异的花形怪状的果子随处可见。外表如此妩媚而生动的地方在不了解不熟悉的人们来说却是暗伏杀机时时都可能张开吞噬的大口。

    所以尽管吴铭下令加快了行进和脚步却还是再三警告队员们不要陶醉在热带雨林中那些奇异景象中毒蛇猛兽水蚂蝗无处不在各种果子更是不要轻易入口。他拿着一本从燕大图书馆借来的植物图鉴细细分辨仔细观察。行进当中更象是一个学习充实的过程美中不足的就是很多植物在图鉴上没有使他觉得颇为遗憾。

    “要是真能有个野人帮助就太好了。”吴铭不由得慨叹道:“他们应该认识这些东西哪个能吃哪个有毒这种有什么功效?”

    吴铭抬起脚将这些奇花异果踢进了水里将图鉴放入背包大声招呼道:“休息已毕继续前进。”

    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和行军别动队队员们被晒得更加黑了但身体却显得更加结实特别是精神状态特别的饱满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许多这让吴铭感到很是欣慰。假以时日他们就能当教官了培养出更多的丛林战士。

    吴铭在行进时一直和一个当地的华侨走在队伍的前面吴铭对自己的身手、反应能力和听觉、视觉还是很有信心的。而这个华侨据说曾经在丛林里当过猎手不过在吴铭看来。他也只能打打山鸡、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吴铭突然停下了脚步伸手示意后面地队员戒备他耳中听到了野兽的嘶吼而那个华侨猎人也现了什么他的表情变得紧张动作也有些慌乱。他拉了一下吴铭的衣角伸手向右边指了指“好象是熊的叫声。”

    “那是熊叫唤吗?”吴铭轻轻点了点头。“我怎么听着还有别的声音。象是人。”

    “我们抓紧前进吧!”华侨猎人建议道:“熊这种动物可是非常凶猛的。我们又不能随便开枪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恐怕来不及了。”吴铭听着嘶吼声和沉重地脚步声向这边移动一把将他拔到身后用手一指河对岸高声命令道:“过河戒备注意野兽没有我地命令不许开枪。”

    听到吴铭地命令。河这边的队员扑通扑通跳了下去趟着河水奋力向对岸奔去对岸的队员们也都摘下枪指向这边的丛林。

    吴铭率领队员刚刚来到河对岸便看到这边的树枝杂草一阵乱动一个上身**、下身围着麻布、头零乱肮脏的汉子就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跳下河哗哗地趟着水向这边跑来。

    这个汉子刚到河中间。蓦地一声嘶吼。一头熊也窜出了丛林跳入可中这个畜牲身上有两个小小的伤口。对着汉子是紧追不舍扑腾起无数地水花。

    吴铭转身从两个队员腰上拔出两把刺刀跳上了河边的一块巨石让过了逃跑的汉子脱手飞出一把刺刀冲着熊就是一声示威似的大吼。

    正在水里的熊骤然遇袭虽然皮糙肉厚但还是给它造成了伤害背上冒出了血而且这个袭击自己的家伙竟然还冲着自己吼叫。这个畜牲猛然站直了身子张开大嘴出了愤怒的嘶吼。

    又是一道白光吴铭抓住机会飞出第二把刺刀直接刺进了熊张开的嘴巴然后转身就跑。

    熊地吼叫戛然而止它痛苦地晃动着脑袋嘴巴里鲜血直流掉进水里变成一团团殷红这个畜牲就这么站着向吴铭追了过来度已经慢了不少。

    吴铭边跑边摘下肩上地步枪一个急停单手握枪枪口冲下双脚一前一后望着追过来的熊眯起了眼睛。

    越来越近熊那凶恶仇恨的眼睛喷着血地大嘴左右挥舞着的利爪吴铭知道它已经受了重伤但却不敢掉以轻心熊这种动物就算临死前的挣扎如果应付不好那也是会致命的。

    吴铭突然抬起了手里的枪两只手握在一起用枪口顶住了熊的胸口那一撮白毛扣动了板机然后借着熊前冲的力量快步后退。

    “通”的一声闷响经过处理的子弹将熊的心脏炸成了碎片熊的身体猛的一顿晃了晃爪子奋力一打将吴铭的步枪拍出去老远。

    吴铭

    了两个右滚翻绕到了熊的侧面利用熊转向慢的弱连蹿带蹦和熊拉开了距离。

    熊费力地转动身子凶恶的眼睛瞪着吴铭步履开始蹒跚眼神开始黯淡走了几步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死了吧?”吴铭不放心地问道。

    别动队队员们都远远地端着枪围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靠前。

    “看我射它一下。”一个队员将枪背上从肩上拿下自制的简陋的弓箭瞄准放了一箭。

    见熊半天没动静地上的血已经成了个小水沆了吴铭和队员们才放下心来围拢上去用上了刺刀的步枪胡乱拔弄起来。

    “这么大个家伙啧啧真是没见过。”那个华侨猎手咧了咧嘴冲着吴铭伸出了大拇指。

    “头儿你以前打过熊呀?”付立君拿过一把日本指挥刀开始砍熊掌。

    “这可是好东西呀熊掌哦咱们今天有口福了。”谭政故意做出馋涎欲滴的样子眼睛瞪得溜圆。

    “我打过猎还真没打过熊。”吴铭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过我看过的书里介绍过一个猎人打熊的窍门今天一试果然好使。”

    “刘老弟你太冒险了。”黄宗吾不满地说道:“刚才多紧张多惊险我握枪的手都出汗了。”

    “看起来挺悬的其实倒真的没什么。”吴铭笑着拍了拍黄宗吾的肩膀“我躲着它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行的时候一声令下乱枪齐还不把它打成个筛子我这是有恃无恐。”

    黄宗吾对吴铭是无可奈何只好苦笑着对那个华侨猎手说道:“你去把熊胆取出来那可是好东西别糟踏了。”

    “咦?刚才那个把熊引来的家伙呢?”吴铭愕然地四处张望“给咱们惹了麻烦一声不响地就跑了我看他穿得很象老黄说过的野人啊!”

    “在那儿爬得倒是快在那棵大树上呢!”一个队员指着大树顶上说道。

    那个野人样的家伙趁着吴铭等人阻挡住了熊的追赶已经爬上了丛林中一棵高高的树冠正瞪着眼睛向这里张望吴铭咂了咂嘴爬得这么高这个家伙不简单即使不是野人也肯定是在山林里跑惯了的家伙。

    “我去看看看能不能跟他说上话看他倒不太象又矮又黑的缅人。”黄宗吾走上前去要跟这个家伙交流吴铭轻轻摆了摆手几个队员端着枪跟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黄宗吾满脸失望地走了回来对着吴铭一摊手“没办法这家伙不懂缅语也不肯下来而且他说的话我也听不懂。”

    “那就算了我们赶路要紧别理他了。”吴铭见几个队员已经将熊肉、熊掌都卸完了便整队准备出。

    “那个家伙在跟着我们。”没走多远有个队员提醒道。

    吴铭停下脚步奇怪地望着远处探头探脑的家伙示意队员们背好枪不要如临大敌的样子然后和黄宗吾还有那个华侨猎手走了过去。

    兴许是看到吴铭等人没有敌意也许他还有别的目的这个象野人似的家伙犹豫着畏缩地没有逃避。

    “你不要跟着我们赶紧走吧!”吴铭连比划带说地对野人表示道。

    野人嘴里出叽哩哇啦的声音用手连连比划指着那个华侨猎人。

    吴铭等人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措。

    “妈妈…”野人大概是急了忽然从嘴里蹦出两个中文然后指着华猎人又蹦出了“病…药…”等词汇。

    “会说汉话的野人?”黄宗吾惊讶万分“他的意思好象是他妈妈有病。”

    “他在向你要药呢!”吴铭觉得挺有趣拍了拍华侨猎人的肩膀“是不是你挖出的那个熊胆呀?掏出来让他认认。”

    吴铭猜对了野人对熊胆非常渴望冲着他们连连行礼虽然是他们没见过的礼节但看着野人充满期盼的目光便知道是这么回事。

    “熊胆倒没什么我很想知道这个野人是怎么会汉语的?”黄宗吾摸着下巴思索道:“我们再试一试看看他妈妈离这远不远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