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九十章 雾都行(二)

第九十章 雾都行(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天一早吴铭先用冷毛巾敷了一下脸说实话他好的屋子里竟然会有老鼠隐藏在暗处的老鼠跟他捉了半宿迷藏。只要他一关灯它们就跑出来可当他起身打开电灯时它们就会无影无踪。

    “呵呵四川的老鼠可是中国最大、最凶的你根本斗不过它们的。”早餐的时候沈醉笑着说道。

    “我投降。”吴铭无奈地说道“对了沈先生听说杜月笙杜先生就住在重庆我想去拜访麻烦你给安排一下好吗?”

    “没有问题。”沈醉爽快地点了点头“杜先生和戴老板可是好朋友呢刘将军和杜先生既是故交来到了重庆自然要去拜访一下的。”

    吴铭拿起餐巾抹了下嘴巴“给我安排个司机作向导就行头一回来重庆怎么也得四下转转吧!”

    沈醉有些为难地皱了皱眉委婉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刘将军现在声名远播这要是在大街上被认出来。现在是非常时期难免不会有隐藏的日本特务会对您的安全造成威胁我必须对您的人身安全负责啊!”

    “我可以化化装这样就不怕别人认出我来了。”吴铭在嘴上比划了一下笑着说道:“再说这重庆水可是深得很我一个小小的少将哪里有那么扎眼。”

    沈醉低头想了一下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我知道你功夫好。不过我还是要安排几个人保护你而且你尽量不要到环境复杂的地方去。”

    “可以我是个很低调地人这点你不用担心。”吴铭笑着点头答应。

    提起范绍增来知道的人很少。但一说他就是“傻儿师长”的原型来大伙就对其不陌生了。长期担任川军师长的范绍增四川大竹县人。曾为袍哥中人。出身绿林。因为从小生就一副憨眉憨态。逗人喜爱人称“范哈儿”。平生豪爽、侠义、耿直在江湖上颇有盛名。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范绍增为了便于金屋藏娇讨姨太太们的欢心斥巨资在今重庆大礼堂对面的民国路修建了占地面积可观的公馆——范庄。这处花园式建筑设计新颖。装修华丽花园为亭台阁榭、怪石奇葩绿树掩映;还辟有健身房、台球馆、游泳池、风雨网球场、舞厅;大门侧面养着狮、虎、熊等动物。稍后他又在来龙巷修了一座规模稍小的公馆在旁边又修了一座别墅。

    抗日战争爆后国民党政府内迁重庆一时间陪都权贵云集。范绍增为了巴结国民党要员。特别腾出范庄。盛情邀请显贵们进驻。先后在范庄住过地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及南京警备司令杨虎等等。参谋总长何应钦、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在整个抗战期间更是举家进驻如今杜月笙也暂住在此地。

    如此一个相交皆朱紫。往来无白丁地高级场所没有请柬就凭吴铭这小小地少将还真进不去。现在的重庆那可是中将、上将一抓一大把部长、司长遍地都是的地方。

    真***连通报一声都不行吴铭暗自骂道。在范庄门口转了两圈他恨恨地一跺脚回去先打听一下电话号码打完电话再约时间见面吧!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范庄里突然走出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孩子让他眼前一亮吴铭快步迎了上去。

    “金小姐真是巧啊在这儿见面了。”吴铭热情地说道。

    金月君向后退了一步疑惑地打量着吴铭两个彪形大汉立刻伸手拦住了吴铭。

    “你是谁呀?我们认识吗?”金月君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我我是……”吴铭伸手揪下假胡子说道:“在香港我们一起吃过饭的我老婆黄玉霜和你是好姐妹呀!”

    “王王…”金月君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吴铭。

    “没错就是你王大哥。”吴铭笑着说道:“怎么?认不出来了?”

    金月君翻了翻眼睛伸手示意两名保镖让开走上两步仔细打量着吴铭半晌才笑着说道:“看不出来呀这都当上将军了混得不错吗!”

    “呵呵。”吴铭淡淡一笑“混不好瞎混那个我刚到重庆想拜访一下杜先生金小姐能不能带我进去呀?”

    “嗯?”金月君歪着脑袋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冲着吴铭眨了眨眼睛“这倒是可以但是我不能白跑腿儿吧?”

    “你又不是门房还要门包小财迷。”吴铭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块从缅甸带回来的宝石“我身上没别地这个你将就着收下吧!”

    金月君嘻笑着接过来“走吧看在玉霜的面子上就不难为你了。”

    “谢谢谢谢金大小姐。”吴铭苦着脸跟在金月君身后。

    “爷叔吴将军来拜访您了。”金月君到了杜月笙跟前立刻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杜先生香港一别您是风采依旧呀!”吴铭虽然穿着崭新的军装依然依着江湖上的礼节拱手抱拳。

    “哈哈哈哈。”杜月笙指着吴铭一阵大笑“老弟果然不是池中之物如今已经是名闻四海了。”

    “杜先生过奖了。”吴铭谦虚道:“侥幸纯属侥幸。”

    “快坐。”杜月笙指了指沙“刚到重庆吧蒋委员长要亲授勋章这是多大的荣耀呀!了不起呀你这是实打实的成绩连外国人都为之侧目为国增光啊!”

    吴铭站在沙上摘下帽子用手指弹了弹帽徽轻轻叹了口气“杜先生象我这样历史不清政治倾向模糊的人会得到重用吗?您就不用说好话了有些事情我是心知肚明昆明新成立地训练军校不就是我地归宿吗以后不过是个少将级的教练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