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九十四章 雾都行(六)

第九十四章 雾都行(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会正在热烈之时戴笠突然打断了聚会通过翻译刘座的美国人说着什么。

    吴铭仔细一听原来这位老兄正在解释外面对他不实的传闻大概意思是请美国朋友不要相信关于他的坏话他不是什么希姆莱只是总司令的戴笠他是支持民主的并不是什么“中国的盖世太保”、“杀人魔王”、“民主制度的敌人”云云。

    看来关于这样的解释和辩白并不是第一次了大多数美国人都显得很平常根本没有惊讶的表情。

    吴铭看着戴笠在那里或用他听不懂的方言或用他能听懂的汉语在表述着自己的的意思不禁微微觉得有些好笑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争辩和解释的戴笠这么做反倒容易产生相反的效果。

    “刘老弟。”沈醉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有件事情一直忘了问。”

    “什么事情?”吴铭笑着点了点头“沈老兄尽管说。”

    “这个刘老弟是海外回来的不知道有字没有?”沈醉说道:“明天授勋的时候如果有字的话称呼起来也显得亲切不是。”

    吴铭挠了挠脑袋自己名字够多的了还真把中国人的这个习惯给忽略了“那个我现在想一个行不行?”

    “行。”沈醉不由得笑了起来“只要不太拗口就行。”

    “刘德华字字字华健。”吴铭翻着眼睛想了想说道:“沈兄看如何?”

    “华健中华康健好。不错。”沈醉点着头连声称赞“有蕴涵有意义。”

    “嘿嘿。”吴铭干笑了两声借此掩饰一下尴尬。

    这个时候戴笠已经表完了辩白演说挥手示意乐队继续然后向吴铭走了过来。

    “刘老弟还有件事情忘了提醒你了。”戴笠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来跟我到这边来谈一谈。”

    吴铭放下酒杯。跟着戴笠来到了厅角的沙坐下。

    “云南远征军渡过怒江进行反攻作战现在阻于松山脚下伤亡惨重。”戴笠缓缓地说道:“前日夜里荣一师3的两个连精锐偷偷摸上松山主峰子高地试图也来个斩行动捣毁日军的指挥部不料立足未稳即陷入日军的火力埋伏圈激战至天明仅有两名带伤的士兵突围出来。”顿了顿注意到吴铭皱起了眉头。戴笠继续说道:“据我所知接到松山战况地报告后已经有人向委员长进言要调别动队参战。”

    “别动队不是万能灵药。”吴铭若有所思地说道:“对于实际上的情况我并不了解。所以我不敢保证去了一定会起到作用毕竟别动队对于某些特定环境下的作战并不是很适合。”

    “嗯你说得对。”戴笠点头赞同道:“明天授勋前或授勋后按照惯例。因为是给你一个人授勋委员长一定会单独接见以示慰勉。对松山的战事委员长很可能询问你的意思。你就照刚才所说应对就行。既不说一定行也不要说丧气的话。一切还是等了解了情况再说。我是真不希望咱们自己的精锐白白扔到那个尸山血海当中啊!”

    “我明白。”吴铭点头称是“戴老板能不能把现有的关于松山的资料找一些来我想先研究研究。”

    “没有问题。”戴笠故作亲热地拍了拍吴铭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地表情。

    ………………………..

    重庆黄山通过了戒备森严的警卫吴铭在一位身穿灰色长衫的人的引领下走进了蒋委员长的官邸在某种意义上讲也应该算是古时候的皇宫。

    可是这里的布置竟一点也不象皇宫甚至连一般富足人家的布置也够不上。这座楼里的房间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鲜花没有图画没有挂轴墙上也没有装饰布更见不到名贵地摆设和古玩之类的东西。

    来到了最后的一个大房间后吴铭看见了蒋委员长中国大元帅。蒋介石一身黄叽军装站在办公桌前没扎武装带也没佩戴徽章、勋章和绶带之类的饰物甚至他脚上还穿着一双中国地传统老式黑布便鞋。据说这种黑布鞋虽然看上去不太考究但穿上后脚却十分舒服。

    吴铭站在门口端端正正敬了

    嘴里响亮地喊道:“报告。”

    蒋介石并没有开口只是轻轻对吴铭点了点头用右手指了指房间里的一张长沙。

    吴铭轻轻地走过去又轻轻地坐下来房间里过于安静的气氛令吴铭有些不太舒服。

    那个穿灰长衫的领着一个象是书记员模样地人走了进来这似乎标志着会见的开始因为蒋介石开口说话了声音缓慢而清晰。

    “这次华健率领别动队先是斩将夺旗又率奇兵空投夺取密支那有功于国更是扩大了**在国际上的影响这些我都是晓得地。”

    华健哦这是说我呢!吴铭虽然有些奇怪昨天刚起地字今天这老蒋怎么就知道了?而且蒋介石地浙江口音让他听起来有些费劲但还是听懂了。吴铭很谦虚地站起来敬礼说道:“事逢其时又有几分运气再加上士兵们肯拼命作战属下不敢居功。”

    “坐吧。”蒋介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使他枯黄地脸庞有了几分生气“无庸讳言抗战以来由于国力艰危对日军作战虽有胜绩但却鲜有以少胜多之例别动队的表现让外国人意识到如果**的武器装备能够得到加强再经过严格训练后战力足以过日本人足以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吴铭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说训练不足他很同意但要把战争的胜负都归咎于武器装备便失之片面。

    “这个特种战便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蒋介石坐下来喝了口水“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小股部队机动灵活以巧取代替强攻现在不光是**连外国人对别动队的行动都是很感兴趣的。”

    “虽然如此特种作战也是有局限性的。”吴铭插话道:“它胜在突然、诡秘并且对时间、地理、气候等有很大的依赖性而且它不同于一般的游击作战它是对敌重要目标进行快打快收而不象游击战那样长期坚持。”

    蒋介石若有所思地听着点头示意吴铭继续说下去。

    “特种部队与正规军的区别在于它的训练更严格但作战却更加灵活。”吴铭继续说道:“毕竟特种部队执行的多数任务都在敌人之腹心内进行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这就需要指挥官临时决断而不是机械地去按计划行事否则就可能反被敌重兵所围遭到重创甚至于全军覆没。”

    “就象你在六百英尺高空率领队员由机降变为伞降一样吗?”蒋介石瞅了一眼正刷刷作记录的书记员开口说道:“如果当时还按照原定计划行事那么这次能被载入史册的奇袭作战就将以失败收场吧!”

    “可以这么说。”吴铭点了点头“这也就说明了一点特种作战主要是靠出其不意有时候既要出乎敌人的预料甚至连自己人都感到意外。创意决定方法而方法决定了结果的不同。”

    “创意?”蒋介石对这个新词很感兴趣笑着说道:“听说华健走南闯北知识广博见解独特果然有些意思。”

    “委员长过奖了这只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和观点。”吴铭谦逊道:“长刀有长刀的用法匕有匕的使法让用惯了长刀大砍大杀的人去用匕行险肉搏难免有些别扭杀敌不成反倒容易误伤了自己。”

    吴铭的说法使得蒋介石对他产生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很多人在与他交谈时都习惯性地说些客套话态度谦卑而恭敬而吴铭侃侃而谈、毫不怯场的态度却是与众不同。而且吴铭的这个比喻很贴切让那些正规军的军官来指挥别动队不正是让用惯了长刀的人去使匕吗匕虽然锋利但使用不得法却也收不到预期的效果。

    “授勋完毕后华健你带领别动队到松山那里去看看吧!”蒋介石把身子向后靠了靠坐得更舒服了一些抬头看了看挂钟“那边的战事僵持不下日本人倚仗坚固异常的工事拼命顽抗**打得很苦啊!”“是。”吴铭起立敬礼告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