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一百零四章 提问与回答

第一百零四章 提问与回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吴铭到来重庆的前几天大后方的《中央日报》开报道远征军松山大捷的消息。好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龙陵腾冲先后被攻取远征军和驻印军会师在即与盟国的陆地交通线打通在望。缅北、西反攻战是抗战以来正面战场唯一获得彻底胜利的大规模进攻作战GmD方面是大力宣传以振奋民心士气。

    随后军方又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展示了很多战地照片和一些战利品并且将几个傻头傻脑的日本俘虏带到了会场让记者自由提问几分钟。

    “金光惠次郎作为松山守备队的指挥官你的手下全部玉碎而你却还活着这是不是一种绝妙的讽刺。”一个中央日报的记者先问。

    “我自杀过但被阻止了。”金光惠次郎目光呆滞本能地回答道。

    “在最后的堡垒内死去的伤员和军妓都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另一个记者追问道。

    “他们都是自愿留下来的。”金光惠次郎伸手挡了下眼睛似乎闪光灯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立刻就有军统人员上前劝诫。

    “军妓在日本军队里是不是相当普遍?军妓的组成都是怎么样的?”这个记者不知道为什么对军妓非常感兴趣。

    “她们不叫军妓她们是慰安妇。”一个日本俘虏迷迷糊糊地说道:“有日本人朝鲜人。台湾人还有被抓来的支那女人她们给士兵们带来欢乐和安慰。”

    “王八蛋。”一个女记者愤怒地骂道。

    “现在没人阻止你了你为什么不自杀?”一个戴着眼镜地记者很奇怪地问道:“现在并没有把你五花大绑也没有堵住你的嘴听说咬舌头也是能死的。”这个记者话音未落便遭到现场保卫的喝斥。

    “自杀?”金光惠次郎反应很迟钝皱着眉头重复道:“咬舌头?”

    没等他回答又有几个记者争先恐后地向几个日本俘虏提出了问题。

    短短的几分钟过去了。日本俘虏被押了下去就在记者们意犹未尽的时候戴着墨镜的吴铭和几个官员走了进来。

    “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战功赫赫的别动队的指挥官。获得委员长亲授青天白日勋章地刘德华刘将军。”招待会的主持人满脸笑容地将吴铭介绍给在座的记者们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哄动。

    “相信大家都有很多问题想向刘将军提问那么现在就可以开始了。请大家注意秩序先报出自己地家门不要乱。”主持人说完将话筒推到了吴铭的面前。

    “刘将军刘将军。您还记得我吗?”一个女记者举着手跳着脚打招呼。

    吴铭笑着点了点头“任丝丽小姐。我记得。”

    “请问刘将军。您率领别动队屡挫日军。频创佳绩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任丝丽见吴铭还认得自己。喜出望外抢先问道。

    吴铭沉吟了一下说道:“勇气和智慧先要有不害怕的心理日本鬼子虽然凶悍却也不是不可战胜在心中坚信这一点便要开动脑筋以最少地代价争取最大的胜利。”

    “刘将军我是纽约时报的驻外记者。”一个老外站起来用稍有些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中国政府抗战以来鲜有以少胜多地战例多是靠人多取胜而刘将军却屡屡以少胜多您认为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

    “战争就象两个人打架一方体质弱武器简陋;一方身体力壮武器精良;所以体弱的一方自然要处于下风身上要受点伤。”吴铭很委婉地说道:“而别动队就象一个刺客惯于在暗中杀出冷箭所以以少胜多地例子并不适合与正规军地作战相比。”

    “我是华盛顿邮报地记者据日方的报纸描述您率领地别动队是一支怯懦的、卑鄙的、惯于偷袭的刺客部队。”一个美国记者站起来提问道:“是缺乏骑士精神的无赖部队请问刘将军您对此有何议论?”

    “如果说我们怯懦卑鄙缺乏骑士精神那么日本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的

    作何解释?”吴铭冷笑道:“况且刺客和无赖的子弹爱国精神而且作用会更大。有进刺客的一颗子弹可以挽救无数的生命甚至可以结束一场战争。虽然行刺不是什么让人感到舒服的事情但战争更让人痛苦。在您的祖国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联邦的李将军倚仗他的军事天才把战争拖延了数年之久如果当时有一位刺客能把他暗杀的话贵国会少死很多人少损失很多不是吗?”

    “我是英国泰晤士报的记者假设温格特远程突击学校的学员能组建一支别动队请问刘将军您有把握战而胜之吗?”一个英国记者站起来问道看他的表情似乎对温格特远程突击学校非常有信心。

    “假设?呵呵这位记者先生不专业了。”吴铭淡淡地笑道:“战争是没有假设的假设当初日军进攻缅甸的时候英**队能够稍微英勇地抵挡一下也就不用**派出一个团去解救七千余陷入重围的英军了。”

    “我是新华日报的记者我党的八路军等游击队武装在日军后方艰苦卓绝坚持抗战屡挫强敌请问是否与别动队有相似之处您对此如何评价?”一个记者突然站起来难倒把吴铭弄得怔住了。

    “此次记者招待会只谈别动队的战术问题这位记者所提已经过了这个范畴刘将军可以不予回答。”主持人站起来沉着脸说道。

    吴铭笑了起来“这位记者先生恐怕不了解别动队我可以从专业的角度给你解释一下说起别动队来那是真的深入敌后可贵党的武装呵呵那周围可都是中国的老百姓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别动队的每个队员都是经受了严格或者说是残酷的训练战斗素养要远远过贵党的士兵;第三点别动队的所有队员都对日本鬼子有着刻骨的仇恨绝不会有哪个人会假仁假义地去对待那些个畜生。”

    “日内瓦公约对战俘有明确的规定这如何是假仁假义呢?”新华社记者不服气地反驳道。

    “战俘的定义你们都没搞清楚还谈什么日内瓦公约真是可笑。”吴铭讥笑道:“知道什么是战犯吗?千万不要把战俘和战犯混成一团。也千万不要对我说以德报怨的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杀人、放火、强*奸、抢掠如果所有这些罪行都可以宽恕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要抗战到底。”

    “刘将军请问您对目前的战争形势怎么看?中国人民的浴血抗战还要再坚持到什么时候?”一个中央日报记者在得到了主持人的眼色后抢着提问岔开了话题。

    “敌人一天天衰落我们一天天强大。”吴铭信心十足地答道:“日本鬼子已经没有几天好蹦达的了中国所受的屈辱和巨大的损失很快便要全部讨还甲午战争后日本踩着中国的脊背喝着中国的鲜血强大起来而中国的崛起必将伴随踏碎东瀛岛国的野心和梦想。”

    ……………………………

    “很成功!”黄玉霜冲着吴铭伸出了大拇指“很振奋人心而且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吴铭笑着握住黄玉霜的小手眼睛转到车窗外“该露面的也露了军统的钓鱼计划跟咱们没关系了好好的婚礼竟然搞成了一场阴谋我这心里真觉得对不起你们俩。”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黄玉霜将头倚靠在吴铭肩头“好在离我们自由自在的时候也不远了。”

    “有所失就有所得。”吴铭侧脸在黄玉霜额头轻轻一吻说道:“对你们的亏欠我会加倍偿还的。”

    “说得这么生分。”黄玉霜娇嗔道:“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那就用你的一辈子时间来陪我吧!再也不准离开我俩身旁。”

    “呵呵我是求之不得呢!”吴铭轻笑道:“携美闯天下看潮起潮落生死相依真乃人生一大快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