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征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头一棒不仅震慑敌人还能鼓舞士气。”肖明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这一下子那些犹豫观望的人们会有不少都改变心思吧!”

    “应该尽快把这条消息散给媒体并且通过广播告诉广大的民众。”郑苹如轻轻放下电报笑着说道:“玉霜嫂子虽然勉强答应担任华语广播员可是为了避嫌始终不肯参加核心会议我这就去找她顺便把汉风大哥打了胜仗的消息告诉她。”

    “笑眉你和苹如要加强两位嫂子的思想工作。”肖明华微微皱了皱眉笑道:“争取让她们尽快加入我们的党至于汉风大哥就由我和啸海负责早晚让他皈依我佛。”

    “早晚是什么意思啊?”赵笑眉不满地说道:“你们也要抓紧时间才是别老是催着我俩呀要不咱们换换我们做汉风大哥的工作你们做两位嫂子的工作?”

    “这这样不好吧?”李啸海停下了笔苦着脸抬起头“这个男女有别是不是不大方便呀?”

    “对吗!”肖明华附和道:“还是女人和女人说话方便一些再说要是你俩去做汉风大哥的工作我怕两位嫂子……嘿嘿。”

    “胡说八道。”赵笑眉啐道:“还党呢说话一点也不庄重。”

    “我说我不当你们非要我当。”肖明华委屈道:“其实我最想跟着汉风大哥去打仗那样才过瘾。”

    “呵呵我不是也被拴住了。”李啸海揉着酸痛的手腕“搞这些方案工作可比打仗累多了还真是羡慕刘成那个家伙。”

    “没办法。”郑苹如笑着摊了摊手。“你们是创始人吗不由你们担任党别人也不够格呀再说先苦后甜等建国成功你们可就是大总统了”

    “就是当总统还不够你们臭屁的。”赵笑眉说道:“对了陈嘉庚老先生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说好到达美国就电报平安的现在估计差不多了吧?”

    “嗯。也就这两天的事情。”肖明华点了点头“陈老先生不顾年老体弱率着代表团为我们地事业奔走在世界各地争取外界的支持和援助这样的好人必定吉人天相一路平安。”

    ……………………

    在狂风暴雨的泥泞里一队队人马在小道上向山里艰难跋涉着那一声声霹雳犹如炮火的轰响倾盆的豪雨弹丸似地击打着他们乌云低垂象黑色的海浪碾过他们的头顶。

    “再走一个小时。就有临时营地了。”刘成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战士们还没什么问题。跟着咱们的那些志愿者却都有点受不了了还有那些俘虏。”

    吴铭没有说话跳下马走到路边一个正歇息地老者跟前“老人家您这么大年岁了怎么还跟着我们去受苦受累呀?”

    老头抬头看了看吴铭点了点头“看架势你是个官儿吧?”

    “呵呵。倒是管着几个人。”吴铭松了松雨衣胸前的扣子笑着说道:“我们可是要提着脑袋跟英国佬干到底的您老不怕吗?”

    “要不拼命干我还不跟着来呢!”老头撇了撇嘴“多少年了。从我爷爷开始就受英国人的气当地土人的气。如今终于有冒头的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能出把力入了土对着祖宗也能说上几句硬气话。”

    “要不是看你们打英国人打得够狠实我和爷爷才不会连药铺都扔了跟着你们呢!”旁边一个给老头撑着伞的“小伙子”说道。

    吴铭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眉清目秀说话细声细气的“小伙子”眼睛不由自主地扫向她的胸脯弄得她涨红了脸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吴铭

    “老人家好好保重身体您会看到华人挺起腰杆的那一天地。”吴铭将马缰绳向“小伙子”手上一塞“好好照顾你爷爷跟上大队前面就有临时营地休息。”

    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和群众打成一片吴铭洋洋得意地想着转身大踏步的向前走去。榜样地力量是无穷的他身旁的战士们也纷纷跳下马将马让给疲惫不堪的追随者。

    “总指挥。”一个军官快步从前面跑了过来来到吴铭和刘成面前“那些英国俘虏不老实我看是不是都……”他恶狠狠地做了个下切的手势。

    吴铭和刘成对视了一眼刘成苦笑了一下“这帮家伙真能找麻烦不过按

    的设想还真不能用这么简单的方式解决。”

    “我去看看。”吴铭冷笑一声“都是些贱骨头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杀几只小鸡子也吓不住臭猴子我要让他们都患上‘斯得哥尔摩症候群’。”

    “斯什么哥什么症?”刘成被弄糊涂了劝告道:“总指挥有些事情是不该由您这种身分的人干的偷偷的交给战士们就行了。”

    —

    “我知道。”吴铭点了点头带着几个警卫快步向前走去。

    在心理学中有一种病症叫“斯得哥尔摩症候群”这个名称来源于一起抢劫案案件中地被劫人质一反常态居然主动掩护枪匪逃走阻拦警察让很多人不解。

    这个现象是可以用心理学来解释的:人质在强大的压力和威胁下会倾向于服从控制自己的一方这也正是为什么人质会服从配合绑匪地原因。著名的战争影片《桂河桥》描述的就是这样一群被日军俘虏后积极配合日军军事行动患上“斯得哥尔摩症候群”地英**人。

    英国总督贞特身上穿着不知是哪位同僚捐献出来的衣服身上、脸上都是泥水却高傲地昂着头摆出了一副贵族的样子正在激动地与看押他们解放军战士交涉他的身后还站着几个狼狈不堪但都是气鼓鼓的英国人。

    “我们要休息要吃饭。”贞特边比划边说道:“日内瓦公约中规定不能虐待战俘而且我们要求得到与我们身分相符的待遇请叫你们的指挥官过来。”

    几个战士不耐烦地瞅着贞特眼神里满是鄙夷与篾视这种表情深深刺痛了这个具有贵族化脾气和保守主义倾向的绅士他愈激昂地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不满。

    吴铭走过来踢起泥水溅了贞特一脸用冷血的眼神盯着他。

    “这里是我们生活的土地你们是侵略者。”吴铭用英语一字一顿缓缓地说道:“你们落到现在这种境地是你们的贪婪和残暴造成的用你们的话说:这是上帝的惩罚。”

    “这里没有什么总督没有什么上校、将军有的只是战败的俘虏。”吴铭用充满杀气的眼神扫视着闹事的俘虏被他注视到的都不由得低下了头“在到达战俘营之前一切不服从都将被视为敌对行动将受到包括枪毙在内的惩罚。”

    “战争已经开始没有怜悯和同情没有妥协和退让。”吴铭挥手示意战士们挺着刺刀向前“是征服疲倦、丛林、炎热和潮湿征服自己的软弱和失望早一天到达你们的天堂——战俘营还是象死狗一样倒卧在泥泞中或者逼着我们使这一条跋涉之路充满鲜血和死亡这是你们的选择。”

    “你会后悔的你们都会后悔的。”总督贞特选择了服从嘴上还威胁道:“你们将面临的是强大的英**队的报复。”

    “你还是向上帝祈祷你能多活几天吧!”吴铭不屑地说道:“你和所有的英国佬将看到一个民族压抑了百年的愤怒一旦喷是多么的不可阻挡向往自由平等的心灵之火将焚毁掉一切障碍包括你所说的强大的英**队。或许只有无尽的死亡和不停的流血才会让你们英国佬明白这一切。”

    “狠狠抽他十鞭子作为初次违犯的惩罚。”吴铭转身冷冷地命令道:“以后凡是跟不上队伍的俘虏打断腿扔进丛林去喂毒蛇和蚂蚁。”

    “是!”警卫队长张履祥答应一声提着手里的马鞭子走了过去。

    鞭子抽在**上出“啪啪……”的响声贞特踉跄了一下咬着牙挺直身体努力想保持一个绅士高贵坚强的形象。

    可事实上英国人的尊严和体面在这一声声鞭响中被击得粉碎他们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只是一群可怜又可鄙的俘虏。

    很多追随解放军的志愿者都看到了这一切听到了这一切不久之后必将传得更多更远英国人颜面扫地总督被鞭打在心理上无疑是对他们的巨大鼓舞和激励。

    真的很累当孝子真的很累不过我还是要坚持下去感恩吧生养之恩。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我也是会老的会病的儿子虽然还小可也能记住给他做个表率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无穷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