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驼子的末日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驼子的末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驼子的末日

    林齐他们依靠维克的天生神目在远处眺望,艾尔哈姆他们直接依仗强大的武力冲进了小院。

    但是位于蜘蛛巷的这个小院却空荡荡的,就好像一个临时的老人张开了没有牙齿的大嘴,在疯狂的嘲笑远处的林齐和近处的艾尔哈姆。小院里没人,就连一根人毛都没有,那飘摇的灯火,就好像鬼火一样,透着一股子逼人的寒气。

    距离小院有将近三里路的地方,可以俯瞰一条小河道的一座小山包上,绿树环绕中有一座很低调的宅院。低调是说这宅院很小巧,方圆也就百多米大小;低调是说这小院的色泽很稳重,大致都是用褐色和黑色的材料制成;低调是说这小院虽然不起眼,但是一砖一瓦、一梁一柱都是用极品的建材制成,却偏偏用那极度的朴实掩盖了它们本来具有的光芒。

    小院里有小楼,楼高三层,顶楼距地面大概有十米,从这里正好能眺望商业区的某个小院。

    身穿青色丝衣,身前身后绣着的三条张牙舞爪的独角蛟龙衬得江永也凭空多了几分肃杀之气。他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笑,手上举着一支两尺来长前大后小的金属筒,正透过这金属筒内镶嵌的几片洁净异常的水晶片,窥视着三里外小院里发生的事情。

    换了一身整洁礼服的瘸子站在小楼的角落里,笑呵呵的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

    小楼正中的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柔弱的青年,乍一看去他似乎有二十岁开外,但是仔细看看他似乎又只有十五六岁。一头极淡的极薄的极柔顺的黄发温和的披散在肩头,这个青年的身材孱弱细小,怎么看就是一根营养不良的豆芽菜。

    一条银色的虎皮大衣裹着这青年孱弱的身体,他不时张嘴轻轻的咳嗽几声。他好奇的看着江永手上的金属筒,等得江永将这金属筒收缩成了一个半尺长的圆筒,他才笑着问他:“这就是那些地精最新捣鼓出来的东西?真的能让人看到数里外的景象?”

    江永将这圆筒递给了这青年,笑着点了点头。

    “那些地精矮小猥琐,偏偏在这些奇技淫巧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这千里镜可不就是他们折腾出来的?”江永不无得意的看着双手抱着那金属筒的青年:“这玩意在西方是稀罕货,但是在我们帝朝,这宝贝可真不少见。”

    青年捣鼓了一阵,亲自透过那个小小的水晶片看到了远处的景象,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好倒是好,但是在西方大陆么,谁敢做这么件东西呢?做出来了谁又敢用呢?当年百年陆岛战争时,似乎也有个矮人的工匠做出了类似的玩意,可是他的整个家族都被送上了火刑架。”

    江永笑得很灿烂:“这是教会的意思,我们凡人又怎么能插嘴呢?”

    很快江永就转过了话头,他指了指小院的方向,冷笑着朝瘸子说道:“幸好瘸子老板报信,否则咱家还真被人给堵上了。那些身穿黑甲的人可不好对付,真被他们缠上,咱家可就有大麻烦了。”

    瘸子笑了笑,没吭声。

    那个柔弱的青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有点无力的用手托住了下巴撑在了沙发扶手上:“江永先生,你说会有人对祖父的随身印玺动了贼心?这可是真的?”

    江永坦诚的看着他:“殿下请放心,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咱家知之甚详,那人甚至已经潜入了帝都,只是最近令祖不在帝都,故而他无法下手。但是只等令祖回城,那就是他下手的时机了。”

    柔弱青年皱起了眉头,他低头思忖了一阵,缓缓点了点头:“不管他是什么人,祖父的印玺关系着帝国的荣誉。如果西方大陆上其他国家的君王和贵族知道祖父的印玺都被人盗走,我们高卢帝国可就真的丢脸了。”

    叹了一口气,青年回头对瘸子笑了笑:“这次你做得很好,如果真能抓住那个胆大妄为的罪人,我会给你赏赐的。只是,那人如今在哪里?”

    瘸子笑得无比的谄媚,他低声下气的说道:“比丘斯殿下,老奴的人手只能在码头区附近活动,根本不可能监视整个伯莱利。如果说那人真的已经到了帝都,如果说他正潜伏在某处等待时机作案,那么他肯定就是藏在了我的人无法接触的地方。”

    比丘斯叹了一口气:“那么,你的人不能接触的地方是哪里呢?”

    瘸子的目光很阴森,阴郁的目光中还透着一股子狠辣的狂热:“在帝都,我的人无法自如出入打探消息的地方,只有南城商业区。您知道,那是驼子的地盘,我的家族和他的家族签订了盟约,我的人不能踏入他的地盘一步。”

    江永挑了挑眉头,似笑非笑的挑起了嘴角。

    比丘斯皱了皱眉,他缓缓点头:“那么,这个叫驼子的,他又是什么人呢?”

    瘸子飞快的说道:“他是拉图斯殿下的人,也就是您的堂弟的人。当然,他的店铺名义上和拉图斯殿下没半点儿关系,但是实则他每年的利润都有八成缴纳了上去!”

    比丘斯厌恶的摇了摇头,他非常不快的再次叹了一口气:“真是的,我不愿意卷入大伯和三叔的争斗里面去。但是,但是,谁让这事情关系着祖父和帝国的荣誉呢?”

    比丘斯笑容可掬的看向了江永,他的笑容里充满了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热情:“江永先生,您能帮我铲除驼子么?如果他不在了,瘸子就能帮您更好的寻找那个人到底藏在哪里。您觉得怎么样呢?”

    幽幽的,宛如深宫怨妇一样叹了一口气,比丘斯轻轻的说道:“当然,我也有人能做到这件事,可是,我不能和我亲爱的堂弟发生冲突啊!我从来不掺和进他们的冲突呢。”

    江永笑了笑,干净利落的回了一句:“带咱家去找他!”

    江永的脸上带着笑,但是他心里的怒火已经冲天而起。这些没开化的野蛮人,还没脱光毛的野猴子,这群乡下佬穷措大,他们居然敢拿江公公江总管当枪使?嘿,你们还真是胆大包天了!

    要不是高卢帝国距离东方那个庞大的帝国足足有数万里之遥,江永一定要劝自己的主子派出一支轻骑,将这高卢帝国的皇族满门抄斩!天下除了他主子,还有他主子的父亲,谁敢拿他江总管当枪?

    怨毒的火在心里燃烧,江永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比丘斯。但是为了在伯莱利的行事方便,江永满脸是笑的答允了比丘斯的要求。

    半个小时后,在瘸子的亲自带领下,江永连同他带来的十八名属下来到了南城商业区地下世界的首领驼子的私宅前。这是一处位于商业区中心的豪宅,占地足足有数十亩大小,四周都是热闹的商业街,实实在在是寸土寸金的金贵地方。

    几个铜帽子宛如幽灵一样从黑暗中冒了出来,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远远的朝这边呵斥着:“这么晚了,你们是干什么的?放下手上的兵器,听候。。。”

    江永看都没看那边一眼,他身后的一个属下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几根三寸长牛毛针无声无息的射出,几个铜帽子的身体骤然一凝。他们的铜质头盔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小窟窿,牛毛针射穿了他们的头盔,从他们的眉心扎了进去,一直扎进了他们的大脑深处。

    一道阴寒刺骨的恐怖力量从牛毛针内涌出,只听得‘咔咔’几声响,几个铜帽子的头颅骤然炸成了一大片红红白白的冰渣子。几具无头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瘸子看着这怪异恐怖的一幕,双腿一软差点坐在了地上。

    他这才明白,他选择合作的人,这些给他许诺了天价报酬的人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走吧,趁着天色还黑,送那位驼子老板上路!”江永阴恻恻的笑了几声,慢吞吞的从腰带上抽出了一柄四尺二寸长的软剑。他轻描淡写的一剑劈出,面前厚重的院门就宛如风化了数万年的朽木一样碎成了无数的木屑飞出,一行幽灵一样的青色身影无声无息的冲进了院落。

    衣襟上的独角蛟龙随风舞动,它们张开大嘴,似乎正在渴望血肉的祭祀。

    滚烫的鲜血从大门流淌出来,顺着台阶流到了大街上,然后慢吞吞的被冻成了一层血色的冰。瘸子一步步的倒退,惊恐的看着那一块面积不断增大的血冰。

    一个又一个住在宅子里的人被江永的属下从热烘烘的屋子里抓出,按倒在院门附近一剑砍下了脑袋。

    眨眼间数百人头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最后那一颗瘸子无比熟悉的人头被放在了那堆小山的最高处。

    驼子的人头,死不瞑目的驼子的人头,一直到死,他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瘸子终于站不直了,他重重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嚎声。

    叫声立刻惊动了很多在黑夜中出没的生物,警笛声迅速从四面八方响起。

    可否呼唤几张推荐票,几张月票?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