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两百章 江永截杀

第两百章 江永截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龙城依旧迈着那优雅的舞步行走在胜利宫的后花园。 首..发

    他的左手肌肉正犹如流水一样起伏,片片青色的龙鳞从他的皮肤下生出,他的左手掌已经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青色龙头。深深的呼吸着,龙城将自己夺来的七颗印玺和一顶皇冠塞进了龙口中,龙头闭上嘴,慢慢的缩回了龙城的手臂。

    “真是一个懒惰的皇帝,这纯金皇冠净重二十七斤三两八钱,顶在脑袋上的确是沉重了一些。但是总不能就随便丢在书房吧?好吧,我这是给提个醒,这次只是丢了皇冠,下次就要丢人头了!”

    狠狠的嘲讽了一阵高卢帝国的老皇帝,龙城皱眉思忖了一阵,左手龙头又慢吞吞的出现,张口吐出了一个用白色美玉雕成的拳头大的药瓶。

    “这子做事乱七八糟的,但是脾气倒ting合乎我的脾性。此去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了?给他留点念想吧,这瓶‘回天补命丹”倒是能让他增加几分突破圣境的机会!”

    “如果突破圣境,我们倒还有见面的机会,如果突破不了,也许下次我见的时候,已骨头都已经能打鼓了吧?”

    这个世界的凡人能活到八十岁左右,人位骑士能增加二十年左右的寿命,地位骑士能增加五十年左右,到了天位骑士,如果不出意外就能活到一百五六十岁。但是一进圣境,最少都有三百年的寿命,到了圣师阶位,那就是千年不老不死的怪物。

    如果林齐能踏入圣境,三百年内他和龙城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如果林齐最终只是泯然众人,只是区区一个天位骑士的话,龙城也许真的没机会和他相见了。“很有趣的一个朋友,可惜不愿意跟我去东方。否则将他推荐进天庙,那群老古董会被他气得哭吧?”

    轻笑了几声…龙城将这药瓶握在了手中,心的避开那些魔法陷阱,快步向胜利宫的后墙走去。这是林齐和他约定的撤退路线,从后墙翻出去…三里外那片树林就是林齐接应龙城撤退的地点。按照林齐在那树林内的布置,百人以下的重装骑士都会在那里全军覆没。

    “这子不错,真不错!”龙城警惕的向两侧张望着,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隐忧。( 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江永那些人在哪里?这个死太监出身秘阁西辑事监,行事诡秘狠毒,心性早已扭曲,根本不能把他当人来对待。前几日还见他杀了一户人家满门…自己也在他面前暴lu了血灵青龙戟,还一拳将他打伤,这死太监睚眦必报,哪里有轻松放过自己的道理?

    而且他这次过来的目标就是自己,他肯定已经安排了无数的毒计。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死太监在哪里?如果能将他斩杀于此,自己的那个对头可就是断了一条胳膊,对他的气焰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能杀…就一定要杀!只是他在哪里?

    胜利宫的围墙也不高,起码比起东方那个庞大帝国的皇城而言,胜利宫的围墙就好像一堵土墙。五米多高的围墙…龙城只是脚尖轻轻一点就轻松跃过。

    但是龙城的身体刚刚跃起半空,恰好是他的身体来到最高点,最不容易换气,最不容易转身腾挪的那一瞬间,远处传来了一声怒喝:“这里不是能轻松出入的地方!”

    在那暴喝声传来之前,一支六尺多长拇指粗细的铁箭已经带着凄厉的裂风声飙到了龙城的身边,距离他的右肋只有不到三寸。龙城身上的金色铠甲炸开,在箭矢的正前方那一块铠甲整个炸开,这支箭矢的威力一至于斯,还有三寸的距离…箭矢带起的罡风就震碎了龙城这套正儿八经的禁卫铠甲。

    龙城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宛如神迹一样冉冉飞起。看他刚刚跃起的势头,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下降,常理而言,他根本不可能再次上但是他就是这么超乎常理的,匪夷所思的向上升起。他的身体一旋…就向上飞起三米,然后再旋转一圈,又飞起三米,眨眼间龙城身体连转九圈,他的身体就腾起了将近三十米高,而且他还向斜刺里飞出了近百米远!

    神乎其技,神乎其神,那支势若惊雷的箭矢只是擦着龙城的身体飞过,根本没碰到他一根汗毛。

    龙城讥嘲的大笑起来:“蠢货,果真有埋伏!哈哈哈,可惜箭术太差啦!回去给老母多学几年怎么射人、怎么被人射罢!”

    恶劣的嘲讽着刚才突发暗箭的箭手,龙城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一样随着寒风冉冉向远处飘去。他每飘十米就下降一米,看这个势头,等他落地的时候他已经飞出盥许开外。

    距离胜利宫后墙一里,那里已经是达官贵人们居住的高档街区,一旦到了那里,龙城就犹如青龙入海,再也没人能抓到他的一根头发。

    急促的警钟声从宫墙的一座高塔上响起,整个胜利宫骤然乱了。一名身穿淡灰色铠甲,手持一张奇形长弓的彪壮将领站在高塔上,正气急败坏的看着急速逃离的龙城。

    “比丘斯殿下得没错,这个胆大妄为的混账真的很强!”

    一口血骤然从这灰甲将领的嘴里喷出,刚刚那一箭他已经动用了全部的斗气,更是燃烧了一部分精血,才换来了那比声音还要快两倍的可怕箭矢。但是龙城轻轻松松的甩开了箭矢,根本没被伤到一点儿油皮。亲眼看到这一切,灰甲将领气急攻心,忍不住喷出了血来。

    距离胜利宫的后墙不到百米的一座酒店顶楼,身体柔弱的比丘斯正裹着一床厚厚的被子坐在沙发上,静静的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龙城轻而易举避开暗箭向外逃走的一幕。他突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mo了mo坐在他身边的一名有着金色长发面容冷肃的少女的脸蛋。

    “戒,果然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呢。不过这样也好,不知道他从祖父的书房拿走了什么,但是只要我的人能够将他拿下,夺回祖父失窃的物品,那就是我的功劳!”

    “带人跟上去吧,看看那些奇怪的东方人能不能对付得了他。最好等他们两败俱伤,再去将他们全部干掉!这些东方人,难道以为他们的国力强盛,就能来我们高卢帝国胡作非为么?”

    身穿淡金色长袍,面容冷肃,眸子里隐隐可见圣十字徽章闪烁的少女戒站起身,她弯腰在比丘斯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淡淡的吩咐了一声:“瘸子老板,把手下那些人都派出去,监视整个帝都的进出通道,不许任何一个伤者逃离。”

    站在屋子角落里的瘸子急忙深深鞠躬,然后匆匆的跑出了房间。

    戒从沙发边抓起了一柄足足有两米长却只有拇指宽的奇形长剑背在了身后,然后大步走出了房间。

    低沉的脚步声响起,站在房间外走廊上的数十名身穿黑色劲装,外套淡金色皮甲的壮汉快步跟在了戒的身后。这些壮汉周身充斥着肃杀之气,刚硬刚直犹如刚刚打磨出来的战斧,每一根头发丝都带着生人勿近的凌厉寒意。

    比丘斯蜷缩在沙发上,厚厚的被子裹住了他瘦弱的身体。

    “玛瑞斯,拉图斯……六个神裔的死,居然都没牵扯到们身上?”

    “奥丁圣殿的那群蠢货,我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这种事情也能主动跳出来承担?”

    “好吧,我只能靠自己!”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比丘斯眯着眼睛看向了窗外:“我只能靠自己。父亲,如果还活着多好?”

    藏在树林内的林齐听到了远处的警钟声,他一骨碌的跳了起来,压低声音呼喝着:“准备好,警钟响了,也不知道是他成功了还是被人生擒活捉了。准备好!”

    双手紧握两柄破甲弩,林齐阴声道:“如果他逃出来了,我们掩护他逃走。如果他被生擒活捉现场处死……好吧,我们可以考虑为他收尸!”

    龙城低声笑着,犹如一条倨傲不逊的青龙划空掠过。胜利宫被他抛在身后,隐隐传来的急促步伐声被他抛在身后,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些胜利宫的禁卫和帝都的龙骑兵根本不可能追上他。

    好比闪电一样掠过一颗大松树,风吹过,大树摇动,数十万条松针突然纷纷扬扬的飞起,带着凄厉的啸声刺向了龙城。在密密麻麻无数的松针中,十几条细细的寒光一闪而过!

    十八支牛毛细针,每一支都附着了阴邪森寒的气劲,足以洞穿重甲,足以击杀一头公牛。

    “江永,来了!”龙城突然笑了起来,他用东方大陆的通用语放声笑道:“我知道在宫外还有三个嫡亲的弟弟,放心,我会送他们进宫的!家的所有男丁,我都会送他们进宫的!只要死在这里,我用我爹最疼爱的妾的性命发誓,我一定要让全家男丁,尽成太监!”

    笑声中,龙城右掌向下一按,一道青色灵符急闪而出,一道狂风呼啸而起,所有松针和牛毛针全部被狂风卷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