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三百零三章 碎剐

第三百零三章 碎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格格乌斯是惩戒之剑的团长,是惩戒神殿精锐中的精锐,更是惩戒神殿年青一代神裔中最受重用的人。

    和律坚持所谓的惩戒之神的法理和正义不同,格格乌斯是一个一条筋的人,他乐于服从神殿高层的命令,完全服从惩戒神殿的任何一条命令。所以律作为一个自由人在神殿外行走,而格格乌斯在神殿内部获得了重要的权位。

    他使用的这根神文图腾柱,自然不是凡品。

    来自地下深渊,从地心涌出的熔岩中提炼出的珍稀合金,经过被教会囚禁的地狱黑矮人和矮人铸造大宗师的联手淬炼,融入来自天空星辰陨落带来的变异金属,配合惩戒神殿最强大的魔炼大师铭刻的神文法阵,这根神文图腾柱重达八千斤,更是无坚不摧,就算是一队重装骑兵被击中都会粉身碎骨。

    格格乌斯在惩戒神殿内拥有一个美名——和龙一样强悍的战士!

    他拥有出奇强大的**力量,身体更是坚固无比,据说这和他刚出生时就由他的父亲用一桶真正的龙血为他洗炼过身体有关。总之格格乌斯力大无比,身体更是强悍惊人,他的经络无比坚韧,年纪轻轻的就修炼到了天位巅峰的水准,随时都可能突破圣境!

    格尔达斯仓皇逃走,格格乌斯本能的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正在靠近。面对拦路的敌人,他竭尽全力发动了致命一击,只求将敌人逼退,然后迅速带着亚瑟逃走。

    但是随着那一声咒骂,一张方圆两米左右的大嘴突兀的在他面前冒了出来。

    这是一张如何形容才好的大嘴?狰狞。可怕,散发出一股子让人窒息的血腥味。这张嘴让人想起了鲨鱼的大嘴,嘴腔中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六排犹如匕首一样锋利的三角利齿;这张嘴又让人想起了地狱某些恶魔才有的大嘴,那尖锐的牙齿上闪烁着蓝幽幽的光芒,显然利齿上带着剧毒,这是某些特殊的恶魔才会拥有这样歹毒的牙齿。

    同时这张嘴又让人想起了传说中的太古巨龙,因为这里面有些牙齿呈现出螺旋尖锥状,牙齿上带着淡淡的金属光泽,金属光泽下可见隐现的符文。隐隐还有淡淡的龙威散发出来。这是龙齿才有的特征,寻常魔兽嘴里可生不出这样的玩意。

    总之这是一张让人看到就会做噩梦的大嘴,它迅速迎上了格格乌斯的图腾柱,‘咔嚓’一声将图腾柱咬成了两段。格格乌斯呆住了。这根图腾柱经过神文加持后,硬度比金刚石还要坚固一倍以上,格格乌斯用它作战了十几年,砸死过无数的异端和敌人,但是它上面就连一丝磨痕都没有留下。

    可是这张大嘴,居然一口将他这根视若生命的图腾柱咬成了两段!

    这是什么样的牙齿,这是什么样的怪物啊!

    格格乌斯的后心突然渗出了一片冷汗,他丢下了半截图腾柱。奋起双拳向那张大嘴的下颚打了过去。那大嘴正急速的咀嚼着图腾柱,从嘴里不断传来‘咔嚓咔嚓’清脆的咀嚼声,他啃食那根图腾柱,就好像普通人吃豆子一样轻松。

    格格乌斯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那张大嘴上,一声惨嚎传来,那张大嘴纹丝不动。而格格乌斯的手腕扭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他的手腕骨头被反震之力折断了。

    “喂,小子,你打了我一拳,所以,我吃掉你好不好?”那张大嘴将嘴里的图腾柱吞了下去。然后大嘴骤然收缩,一头块头比狗子大不了多少的驴子得意洋洋的站在了格格乌斯的面前。

    格格乌斯惊恐的叫了一声,他无奈的看了亚瑟一眼,然后他一拳打在了胸前的惩戒神殿神纹上。

    一道金光笼罩在了格格乌斯的身上。他的身形急速变得朦朦胧胧的,显然他发动了镶嵌在他甲胄上的短距离随机传送阵,就要逃离这里。本来格格乌斯还想带着亚瑟一起逃走,但是敌人如此的强大、如此的诡异,他已经对带走亚瑟完全失去了信心,所以他只能自顾自的逃走。

    被称作老狐狸的中年男子轻轻一笑,他举起右手,凌空一掌按向了格格乌斯的后心。

    “记住我的名字,杀你的人,是沙心,你也可以叫我赤狐之爪!”

    一声闷响,格格乌斯身上厚达一寸半的神文铠甲炸成了粉碎,格格乌斯从后心到前胸被打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透明窟窿。一道锋利无比的无形劲气几乎将格格乌斯的五脏六腑完全粉碎,格格乌斯张开嘴,他吐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混杂着一丁点血浆的内脏碎片。

    大口大口的喷吐着粉碎的内脏,胸口上洞穿的伤口宛如喷泉一样喷着鲜血,格格乌斯的身体一晃,在金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中只留下了格格乌斯惊恐的叫声:“圣境!你们违反了大陆禁令,你们。。。你们。。。”

    “去你娘的!”沙心很没有风度的骂了一句粗口,他笑呵呵的看向了吓得软在地上的亚瑟,眯着眼睛轻叹道:“西方大陆的禁令关我什么事?除非教会的势力能扩张到黑灵大陆,否则。。。什么狗屁禁令能管到我的头上?”

    驴子慢悠悠的走到了亚瑟身边,他在亚瑟的身上嗅了嗅,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还有没有公德心?本来我看你生得细皮嫩肉的,应该很好吃的样子!你居然吓得尿都出来了!你居然吓得尿都出来了!难道我给你上一份牛排,然后我在上面撒一泡尿,你还能吃得下嘴么?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文明呢?”

    就在驴子的破口大骂中,黑胡子带着人慢悠悠的顺着楼梯走了上来,他已经将小楼内的所有人都处理掉了。那些普通的仆役都被他打晕在地,而那些修炼了神力的教会所属。所有人都被屠刀割断了脖子。

    当黑胡子站在亚瑟面前的时候,亚瑟这才明白到底是谁找上门来。他绝望的看着亚瑟,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父亲!父亲!你不能这样!我也是你的。。。”

    “去你娘的!”黑胡子一脚将亚瑟踢飞了老远,他死死的盯着亚瑟,恼怒的咆哮起来:“我只是你的养父!你这忘恩负义的小白脸给我听清楚了,我只是你的养父!我,是我在你的死鬼父亲阵亡后收养了你,而且一直对你都很不错,你要吃。我给你吃,你要喝,我给你喝,你要零花钱。我就给你零花钱!”

    黑胡子大咧咧的坐在了一张沙发上,他望着被自己一脚踢得吐血不止的亚瑟,面色阴沉冷笑道:“如果不是你小小年纪就流露出对林齐的嫉恨,对黑虎家族这点可怜的家当的窥觑,我不会算计你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娃娃!亚瑟,如果不是你尝试着拉拢、收买家族的老人,尝试着将你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势力渗入家族,我不会在背后算计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黑胡子苦恼的摇了摇头:“当你开始做那些事情,我就知道你和红发鬼一样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所以。。。很抱歉,我这个做养父的也对不住你,我毁掉了你全身的经络!”

    亚瑟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胡子:“什么?您说什么?我这么多年来。我的斗气,我。。。”

    黑胡子狰狞的笑着,他翘起了二郎腿,给沙心丢了一支雪茄过去,然后自己也点着了一支开始吞云吐雾。“是啊,因为你的不安分。因为你不安心的做我的养子,所以我在给你疏通经络的时候,破坏了你的经络,你永远不可能修炼到人位以上。”

    摇了摇头。黑胡子长叹道:“原本以为你没有了力量,你能安分下来!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就做一个慈祥的养父,你就做一个孝顺的养子,林齐就做一个乖巧的弟弟,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吐了一口浓烟,黑胡子再次摇了摇头。

    “但是你还是不安分,你居然一次次的挑衅我的底线!为了磨练林齐,为了不让人嘲笑我黑胡子,我把林齐打发到了帝都让他在第五大学读书,毕竟多读点书是有好处的,这是我黑虎家族的祖辈流传下来的教训!可是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林齐!”

    将雪茄烟丢在了华贵的地毯上,黑胡子瞪着亚瑟无比怨毒的说道:“你这条忘恩负义的小杂种!说吧,你想怎么死?嗯?看在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我给你留个全尸,嘿嘿!但是零碎的苦头肯定少不了,我得一寸寸的把你全身都捏碎了!”

    看着黑胡子那张狰狞的黑色面孔,亚瑟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了,他才是第一次真正的认识黑胡子!

    一直以来,黑胡子在他心中都是慈善的养父,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养父。他甚至对黑胡子产生了真正的孺慕之情,他向艾尔哈姆也好,向律和格尔达斯也好,他向这些人提出的条件都是,干掉林齐,让林齐在绝望中永不超生,但是绝对不能动黑胡子一根头发!

    亚瑟曾经有个梦想,他要努力的向上爬,借助教会的力量,借助黑虎家族的势力,他要成为人上人!他要让音成为世上最尊贵的女人,让他和音的孩子成为世上最尊贵的王子,让黑胡子以他为荣,让黑胡子承认他才是黑胡子唯一的、真正的继承人!

    但是这个梦想接二连三的被打碎。

    格尔达斯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儿子,音对他完全没有半点儿感情,曾经的恩爱和山盟海誓,无非是一场拙劣的戏剧。他只是格尔达斯挑选的提供紫色眼睛的工具,对音而言,他更是一个卑劣的、肮脏的、侵犯了她金贵身躯的罪人!

    当格尔达斯、音还有律将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亚瑟的面前,亚瑟心中只留下了最后一个梦想。

    让林齐从此消失吧,他会成为黑胡子最心爱的儿子,他会将黑虎家族发扬光大,他会。。。他会让黑胡子以他为荣。自幼丧父,亚瑟只是从黑胡子那里感受到父亲的温暖,他真心实意的将黑胡子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但是今天,当黑胡子,这个大陆北方海岸线最大的海盗头目,无数暴力分子的魁首在他面前展示出自己的真正面目时,亚瑟悲泣的发现,他的美梦又碎裂了。

    “父亲啊,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亚瑟,我是你最心爱的孩子啊!”亚瑟跪倒在地,双手捧在胸前,可怜巴巴的哀求着:“我承认我的错,我错了,只要您不抛弃我,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做代价,我会振兴家族,我会。。。”

    黑胡子冷眼看着痛哭流涕的亚瑟,轻轻的摇了摇头:“黑虎家族,只属于拥有林氏家族嫡系血脉的人。亚瑟,如果你能安心的做我的养子,能够和林齐和平共处,我会扶植你,我会扶植你成为大海之上的巨头,让你纵横北海,成为风风光光的大人物!但是你不该窥觑黑虎家族,更不该谋害我——你的养父唯一的儿子!”

    用力一拍手,黑胡子冷声道:“没什么好说的了,屠刀、铁锤,好好伺候这条白眼狼,我要让他死得惨不忍睹!”

    屠刀和铁锤狞笑着走上前,就要用他们所知的最残酷的手段对付亚瑟。

    但是亚瑟突然嘶声狂笑起来,他一边向后退,一边厉声笑道:“你不能杀我,黑胡子,你要是杀了我,林齐就真的死定了!你知道么?我给他们的要求是,不能杀死林齐,要让林齐在绝望中渡过一生!所以林齐会被丢进教会管制最严厉的黑渊神狱!”

    黑胡子猛的跳了起来,他咬牙厉声喝道:“你说什么?”

    亚瑟死死的盯着黑胡子:“我活着,林齐就不会死!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死了,我投靠的人会毫不留情的杀死他。除非你有能力闯入黑渊神狱救出林齐,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古怪的笑了一声,亚瑟看着黑胡子轻轻摇头道:“我活着,林齐活,我死了,林齐死,就这么简单!”

    诡秘的一笑,亚瑟轻叹道:“但是别想林齐能从黑渊神狱出来,从毁灭历开始,就没人能离开黑渊神狱!除非三大教宗和所有圣堂大主教联名签发特赦令,否则没人能从那里面出来!”

    “你不能杀我!”亚瑟‘咯咯’笑道:“你只能让我活着!嘻嘻,我不死,林齐就能活着,虽然是活在绝望中,但是他起码活着!但是如果我死了,他会立刻被处死,你要不要试一试?”

    黑胡子死死的盯着亚瑟,无比残酷的笑了笑。

    一刻钟后,黑胡子一行人离开了这栋小楼,活着的亚瑟留在了小楼里。

    他的四肢被一寸寸的碎剐,他英俊的面容被砍得一塌糊涂,他的体内积蓄了数百种怪异毒虫的剧毒,这些剧毒缠绵于他的体内,让他的身体时刻陷入崩溃的边缘。

    他没死,但是比死更加可怖。

    只剩下一个肉团的亚瑟在地上蠕动着,他看着黑胡子离开的方向,撕心裂肺的惨嚎起来。

    “我会活得好好的,我会让你看到我活得好好的!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绝望么?你错了!”

    “真正绝望的人是林齐啊!黑渊神狱,那是绝望的深渊啊!”

    *************

    这一章有四千字!

    本来想要把亚瑟的凄惨写得详细一点,但是为了和谐,就不仔细描述一刀一刀剐肉的场景了。大家可以想象就是。

    为了亚瑟变成了肉球,求推荐票和月票咯!(未完待续)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