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三百五十章 坦白交代的林齐

第三百五十章 坦白交代的林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五十章坦白交代的林齐

    月票啊月票!

    如果我说今天向前冲两名,超过第九名而且无限逼近第八名甚至达到第八名的话,我更新六章到十章,会有奇迹么?

    第九名,六章!

    第八名,十章!

    猪头爬起来后,就努力码字更新!

    “喂,我品性败坏?”林齐愤怒的盯着白发苍苍胡须也都是一片银白的老人,眼珠子都在冒火。《》

    刚刚喝了一小碗酒,恰好将酒水中的全部药力吸收完成,显然精气神都上了一个台阶的哔哩哔哩忠心耿耿的跳了出来,他拔出了尖刀对准了老人怒啸道:“胡说,伟大而恐怖的主人,他是世界上最伟大、最英明、最睿智、最勇武的人,他的品性。。。”

    哔哩哔哩的话没能说完,老人只是手指轻轻一弹,墙壁上那些林齐当做是装饰花纹的一道自上而下长有六米宽有一米左右的扭曲花纹突然闪过一抹电光,一道细细的电流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哔哩哔哩的头顶,嚣张无比手舞足蹈的小恶魔就哼都没哼一声的倒在了地上。

    ‘呃呃’,小恶魔张开嘴,吐出了一道黑烟。

    看到哔哩哔哩还活着,林齐顿时有点心虚的看了看墙壁上那数以百计诡异的花纹。他这才看出来,这些墙壁上、地板上、洞顶上雕刻出来的花纹不是装饰用的,而是实实在在杀伤力惊人的符文法阵。只不过这些符文法阵和西方大陆的魔法阵大相庭径,似乎属于另外一种力量体系,所以林齐根本看不懂这里面是什么说道。

    干脆的坐在了椅子上,林齐挥了挥双手,他依稀还能感觉到刚才老人拍打自己的双手给他造成的可怖酸麻感。他瞪着老人,叽里咕噜的抱怨道:“不管怎么样,我救了你孙子。(《》)你这老家伙,怎么说也和我们黑虎家族做过买卖,大家都算是朋友,你怎么能在背后诋毁我呢?”

    老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齐,他竖起手指,慢慢的弯下了一根手指头。

    “我第一次见你,你那时候八岁多一点儿,你拎着一柄大刀,在厨房门口一口气杀死了七头牛和四十二头羊。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孩子,你的杀性太重!就算黑虎家族不是什么正当人家,你的杀性也太重,黑胡子那个混蛋,根本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父亲!”

    林齐吧嗒了一下嘴,这老家伙说话可真不客气,什么叫做黑虎家族不是什么正当人家?

    “我第二次见你,我正好带着云从敦尔刻的一条小巷路过。我看到你带着几个年纪和你差不多的护卫,正在威胁几个敦尔刻的富贵人家的孩子,然后将他们身上的钱币洗劫一空。小小年纪做出这种事情来,说你是盗匪又有什么错?”

    林齐摊开了双手,那些被他威胁的公子哥,可都是主动招惹了他,才会被他洗劫一空啊。

    “我第三次见你的时候,那就更加恶劣了。在僻静的街道上,将一个衣冠楚楚的千金小姐推进阴沟里,然后将她的护卫打得鼻青脸肿。”老人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摇了摇头:“云那时候年纪还小,但是云自幼聪颖,他那时候已经懂事了,他问我你在干什么。。。”

    林齐死死的盯着老人:“你就说我是一个品性败坏的混蛋,让他不要跟我学!”

    老人傲然一笑,他眯着眼盯着林齐冷声道:“难道还要云向你学习怎么做一个打家劫舍的混蛋么?”

    林齐张了张嘴,愣了许久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无奈的摊开双手,林齐耍赖道:“好吧,就当你有道理,但是现在我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所以,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

    扭头看向云,林齐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小兄弟,现在的林齐是一个勇武豪侠见义勇为的好人,想想看,要不是我的话,你早就被扎丽那臭女人给弄走了,哎,可怜你身板都还没长齐全,落在她手上,啧啧!”

    老人和云的脸色同时变了一下,云向老人身边走了几步,老人则是阴沉着脸,咬牙低声冷笑道:“那个装神弄鬼的法师刚刚死了没多久,这群乌龟王八就全部露头了。《》哼,这次的事情,我承你的人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人身边隐隐有一圈若有若无的虚影闪了闪,然后他吐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看向了林齐:“难得在这鬼地方碰到熟人,你到底是为什么进来的?黑虎家族么,嘿嘿,以你们家做的那些事情,被抄家灭族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那是高卢帝国警备厅的事情,教会怎么会盯上你?”

    林齐气得眼前发黑,这老家伙怎么生了这么一张臭嘴?黑虎家族活该被抄家灭族?这是人说的话么?怎么说他还从黑虎家族手上购买了三船珍稀药材呢,林齐对这个可是心知肚明的——整个大陆北方海岸线一带,能够在短期内提供三船珍稀药材的,还真只有黑虎家族一个。

    除了黑虎家,其他包括专门做走私生意的肥鸟柯克都没这么大的能量。

    虽然林齐也不知道黑虎家的货源是哪里,但是林齐知道,除开海盗船洗劫的药材外,黑胡子手上一定掌握了其他的渠道——因为黑虎家族的库房里,有来自世界各个大陆的特产药物,很多都是千金难换的珍稀药材。只是因为林齐一直没有深入的接触家族的事务,所以林齐对这些渠道不甚了解罢了。

    这老人怎么也算是黑虎家族的往来客户,怎么就诅咒黑虎家被抄家灭族?

    悻悻然的哼了一声,看了看墙壁上那些奇怪的符文法阵,林齐阴沉着脸说道:“我是清白的。”

    老人放声大笑起来,但是笑声里面一点儿笑意都没有:“小家伙,不要用这种废话来敷衍我。这里的所有囚犯被丢进来的时候都说自己是清白的,但是除了我和云,这里有谁敢说自己真正是清白的?”

    林齐苦着脸看着老人,他愤然道:“我说的当然是实话!”

    林齐一五一十的将亚瑟和自己的矛盾说了出来,然后将自己是怎么被冤枉的扣上黑锅丢进神狱的事情也说了一遍。老人的目光闪烁,死死的盯着愤怒的林齐脸上任何一丝神色变化。他放在桌下的那只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掐了一颗暗绿色的拇指大小的宝珠,他正掐着指印,宝珠上不时闪过一道道幽幽的流光。

    过了好一阵子,林齐才将自己的遭遇掐头掐尾的说了一遍。老人冷眼看着林齐,眸子里的冷光越来越浓。死死的盯着林齐看了许久,老人这才冷冰冰的说道:“林齐!你的话,可不是实话!”

    林齐的心脏一抽,他猛的跳了起来大声叫嚷道:“我怎么没说实话了?”

    老人将手上那颗绿色的宝珠丢在了桌上,他指着宝珠冷然道:“这颗珠子。。。我也懒得给你解释它的来路,但是它能测定一个人说的话是否是实话。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里面,有一大部分是真的,但是还有一小部分么。。。那个科查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眯起了眼睛,他突然拍了拍手,一丝幽香缠绕在了林齐鼻头。林齐打了个饱嗝,刚刚喝下去的美酒完全发挥了作用,他嘻嘻哈哈的看着老人,不受控制的将事情《》了出来。包括他从科查大师订购的药材里面贪污,更换了月光草导致药剂配制失败,科查大师爆体而亡,自己却得了巨大好处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两道神性是怎么来的?没有那两道神性,你也死定了!”老人死死的盯着林齐!

    林齐面色酡红的看着老人,呼吸中充满了浓烈的酒味。

    “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见不得人,只不过,我也是受害者,我从头说起吧,我度年假的时候,跟着海上大风车号猎鲸船去狩猎独角狂鲸,然后碰到了一个来自东方的混蛋龙城!”

    叽叽咕咕、罗里啰嗦、翻来覆去的说了将近一小时,林齐终于将自己从雅和灵身上得到两道神性的事情《》了出来。老人不断的重复询问林齐各处细节,林齐就连自己在敦尔刻和艾尔哈姆他们结怨,组队劫杀对方,洗劫了大批金票的事情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老人。

    这时候的林齐整个就是一个傀儡,他完全失去了对身体和自己灵智的控制。

    老人的药剂极其诡秘,就连两道神性都没发现林齐如今的诡异状态,依旧安然的潜伏在林齐的窍穴中。林齐将自己的那点子破烂事情竹筒倒豆子一样说出来后,大片冷汗也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

    “原来如此!你这好运。。。又晦气的小子!”

    老人欣然笑了,他向站在一旁的云叹道:“看起来他倒不是有意接近我们,倒是他真的难得见义勇为了一次。”沉默了一阵,老人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云头上细碎的短发:“云,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以后你和这小子多多接触一下,他虽然是个混蛋,但是毕竟是个良心还没黑透的混蛋!”

    云的眼睛里冒出了泪水,他无声的看着老人,死死的咬着牙齿不吭声。

    老人低沉的叹了一口气,手指轻轻的向林齐弹了一下,轻喝了一声:“梦寐之药,遗忘散!”

    一道细细的药粉洒在了林齐的脸上。

    林齐哼哼了一声,庞大的身体向后倒下,闷着头呼呼大睡了过去。

    老人眯着眼看着桌下的石罐子,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用秘法酿造的酒,是这么好喝的么?林齐喝了这么多,不被他乖乖的控住了神智才怪。

    “云,你要听好,我的寿命不会很长了,可是你不同,你还能活很久,你还有希望走出这个鬼地方!”

    “但是你一个人,我是不放心的。这小子会是一个人选,你知道么?”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