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伽兀的身份

第三百八十六章 伽兀的身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八十六章伽兀的身份

    一进林齐等人居住的洞穴,伽兀的身体就骤然一震。圣堂最新章节

    帅熊的母亲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块林齐专门为她开辟的平台上,没精打采的啃着一条岩蜥蜴的尾巴。看到伽兀这个陌生人,她只是挑起眼角朝伽兀瞥了一眼,然后不以为然的耷拉下了眼皮,继续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美味的岩蜥蜴尾巴上。

    伽兀警惕的看了一眼周身散发出强大魔力波动的帅熊母亲,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

    “真见鬼,这里居然有一头快要进阶的深渊魔熊!这要吞食多少魔兽血肉和魔核才能成功?深渊魔熊如果能够在成年后顺利进阶,就能拥有和圣境相当的魔力。加上他们强横的**,真是见鬼!”

    狠狠的盯了帅熊的母亲一眼,伽兀用力的吐了一口气。

    然后他游目四顾,想要看看这个洞穴中是否还有让他吃惊的东西。

    身形矮小瘦削的云完全没被他放在眼里,云身上没有半点儿斗气和魔力的气息,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伽兀对他基本上是不屑一顾。至于哔哩哔哩这家伙,虽然有着天位的魔力,但是头戴云为他特制的厨师大帽,手里拎着一个大汤勺的他,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威胁力。

    四头趴在地上正在打呼噜的半人马么,他们联手应该有天位的实力,这也不被伽兀放在心上。

    摇摇头,伽兀的视线骤然碰到了洞穴地面被分解开的镇压神阵的阵图。他惊讶的大叫了一声,然后飞快的上前了几步,跪在地上死死的盯着那些依旧在林齐残留魔力下不断运转的阵图。

    “这,这是。。。这是哪位阵法宗师的手笔?”伽兀无法压制心头的狂喜,他差点就大笑出来。他哆哆嗦嗦的看着这些浑然一体还在缓缓运转的阵图,似乎看到了无比美妙的未来。(《》)

    林齐低沉的咳嗽了一声:“好了,伽兀先生,您所谓的阵法宗师,就是青老人。如果您觉得这些阵图对您有帮助的话,那么我们就更应该好好的谈谈了。比如说您是谁,你来黑渊做什么,你这两年去了哪里,您从哪里弄来了巴尔特那群恶鬼之类的话题。”

    伽兀沉默了一阵,然后他站起身,略带歉意的看向了青老人。

    “如果早知道您是这么了不起的一位阵法宗师,那么我不会让扎里那些恶棍冒犯您的威严。当然,我也受到了惩罚,您打伤我的那一招,真的差点让我完蛋了。对于您的伤势,我很抱歉!”

    青老人抿着嘴笑了起来,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浪费口舌了。林齐说得对,我们要好好谈谈,我对你的来历很感兴趣,当然,对你想要做的事情更有兴趣!”

    眯起了眼睛,青老人淡然道:“我猜测一下。。。从我家族的某些古老典籍中可以知道,黑渊神狱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它的镇压神阵更不是仅仅用来封锁深渊的封印,因为我们都知道,从深渊世界还有不少的出入口可以进入地面,所以这些神阵不是针对深渊的。”

    深吸一口气,青老人看向了面色骤然变得无比严肃的伽兀:“传说,当然,仅仅是传说而已,黑渊神狱本来不是用来禁锢异端的,它最根本的作用,是封印某些上古的邪恶存在。那些被诸神击败,却无法杀死,只能镇压在深渊的邪恶存在!”

    伽兀的脸抽搐了一下,沉默了一阵,他缓缓的点头:“我们需要好好的谈谈。青,我们真的需要好好的谈谈。我大概也能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我甚至大概的知道你们已经猜测出来的一些东西。很好,我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和对立,我们的利益并没有对立,所以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

    一刻钟后,林齐将一盘切成薄片的生火腿放在了青老人居住洞穴的石桌上。圣堂

    石桌上放着几乎可以称之为奢侈的食物。

    生火腿,风鹅,熏鸡,熏鱼,甚至还有一小盒珍珠粒大小的鱼子酱以及一些面制品。林齐不记得那一盒鱼子酱他是从哪个酒店里搜刮来的,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黑褐色的珍馐让青老人、云还有伽兀的眼珠都是一亮。

    除了这些在黑渊神狱根本不可能享受的美味,林齐还拿出了两桶数十年陈的朗姆酒和几瓶上品的陈年葡萄酒。这些美酒佳肴一直保存在空间法器中,那里的时间是停滞不动的,所以所有的食物都很新鲜,闻上去香味煞是诱人。

    加上哔哩哔哩巧手烹调的一锅子肉汤,以及用兽油爆炒的,用蘑菇当做配料的几款魔兽内脏,这一桌子菜肴在黑渊神狱不仅仅算得上是奢侈,甚至算得上是罪恶了。

    在这一个一块咸面包就能收买一个美女**的地方,这么一桌子菜肴,真的是罪恶。

    给青老人、伽兀分别倒了一杯朗姆酒,给云倒了一小杯上好的葡萄酒,林齐笑呵呵的举起自己同样装满了烈酒的酒杯笑道:“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和未来的合作干杯。当然,我必须要提醒我们的客人一件事情,如果我们的友谊不能让我们达成合作的盟约,那么我不介意让肥熊老板享受一顿人肉佳肴!”

    青老人和云微笑不语,他们举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伽兀则是恼怒的看了林齐一眼,他低声骂道:“你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你这算是威胁么?真是该死,一个法师是不能饮用烈酒的,这会让我的精神不集中,让我对魔力的操控出现纰漏!”

    林齐不搭理伽兀,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大声赞叹起来:“真是好酒!您是什么人?”

    伽兀被林齐气得嘴角一阵抽搐,他端起酒杯晃了晃,然后还是没能抵挡美酒的诱惑,贪婪的喝了一大口。慢慢的将酒水吞入腹中,伽兀低声诅咒道:“让那些该死的恶鬼都去死吧,他们用地下作物酿造的酒水,简直就是毒药!真见鬼,我有两百多年没尝到这么好的美酒了!”

    将酒杯放在石桌上,伽兀抬起头看向了林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林齐,伽兀这才对青老人开口道:“我,伽兀,至于我的姓氏,那是一个让我很烦恼的问题,你们也不会对一个有三万九千多个音节的姓氏感兴趣!”

    三万九千多个音节!林齐挑了挑眉毛,抓起酒瓶给伽兀的酒杯里添了点酒,然后给自己满上了一大杯。

    “我的母亲是人类,纯正的人类!不幸的是,她是一个痴狂的魔鬼信徒!她是一个小小的邪恶教派的圣女,在一次魔鬼召唤仪式上,她将自己献给了他们教派信奉的魔鬼。”

    “但是,世情总是不如人意。我母亲她们举办的那次魔鬼召唤仪式,她们信奉的魔鬼并没有降临。取而代之的,是我的父亲,一名被封印在第五深渊世界,现在的恶鬼大领主胧噩侽大领主的领地梦魇山岭下的远古存在。”

    青老人轻轻的弹了弹桌面:“那么,你母亲怀孕之日,应该是五百七十年前那一次日食喽?”

    伽兀缓缓点了点头:“正是这样。日食之日,黑暗笼罩世界,诸神遗留在人间的力量被极大削弱,于是某些封印就有了缝隙。我的父亲用一条分身降临人间,和我母亲结合拥有了我。”

    “我在母亲的身体内孕育了三十年才终于出生,我的生日就是我母亲的忌日。”

    “在母亲临死前,她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我成了那个小小教派的教宗,而我的使命,或者说我的教派的使命,就是让我的父亲重返人间。但是想要破开镇压在我父亲身上的封印,就必须破坏黑渊神狱的镇压神阵。”

    伽兀掏出了数十张黑色的兽皮卷,他指着这些兽皮卷冷笑道:“黑渊神狱的镇压神阵,是深渊世界那些被镇压的远古封印的核心之一。那些被镇压的远古存在,他们散发出的能量被黑渊神狱的神阵抽取,然后化为封印之力将他们统统镇压。”

    “这里就是我潜入深渊,观察我的父亲被镇压的封印描绘的阵图。”

    “青,你在魔法阵上的知识可以帮助我完善对这些阵图的分析。我只是要释放我的父亲,而你们想要的,无非是自由。这毫无冲突,绝对没有任何冲突。我父亲的敌人是诸神,你们的敌人也是诸神,释放我的父亲,同时你们得到自由,这是大家都能获利的大好事!”

    伽兀扭头看向了林齐:“小家伙,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厉害、这么心狠手辣的小家伙。你觉得呢?这是我们都有好处的大好事!”

    林齐皱起了眉头:“我只是奇怪一件事情,你是怎么脱离黑渊神狱潜入深渊的?”

    伽兀诡秘的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揉搓着手掌,低声笑道:“当然,这是我父亲的杰作。他虽然被封印了,但是每过一段时间,他总能恢复一丁点儿力量!那一点力量就足以引动这里的镇压神阵,让深渊和黑渊神狱之间产生一些空间波动,这就是为什么总会有实力弱小的魔兽和恶魔被传送过来的原因。”

    笑了笑,伽兀眯着眼说道:“两年以前,我假死遁走,就是因为我父亲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接引我去深渊!”

    林齐的眼睛一亮,伽兀看到了林齐的眼神变化,他立刻大叫了起来。

    “哦,不,不,不,想都别想!我的父亲不会浪费一丁点力量在你们身上。”

    “别想利用我的父亲离开这里,那对他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除非你们帮我破坏这里的某些神阵,否则你们别想离开这里!”

    林齐和青老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