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赌命之约

第四百六十七章 赌命之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table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align=”center”>

    <tr><td></td><td></td><td></td></tr>

    第四百六十七章赌命之约

    大殿内,云晓澜和冯克劳尔冷眼相对,两人身周都有丝丝氤氲之气不断扩散开,在空气中激荡起大量肉眼可见的涟漪。圣堂最新章节每一片涟漪散开,都会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可见两人散发出的气劲威力之强。

    冯克劳尔是真身在此,而云晓澜只是一具尚未凝聚的分身驾临,饶是如此两人依旧打了个不分上下。显然云晓澜的修为远胜过冯克劳尔,只不过他的本体如今正在闭关苦修,以求突破圣师境界,只有一具分身在这里的云晓澜并不可能压制住冯克劳尔。

    冯克劳尔死死的和云晓澜大眼瞪小眼的顶了一阵,然后他扭头看向了林齐。

    “你,刚才,说什么?”冯克劳尔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声问道。

    “小白脸!”林齐将这个词无比清晰、无比清脆、无比利落的重复了一遍:“而且是一个很风骚的小白脸!看看你这金色的头发,风骚!蓝色的眼珠,风骚!淡银色的长袍,风骚!淡金色的腰带,风骚!还有淡金色的靴子,更加风骚了!”

    林齐认认真真的对冯克劳尔笑道:“很骚很骚的小白脸,你还要我继续重复么?”

    大殿内死一样的寂静,只有云晓澜和冯克劳尔散发出的气劲相互碰撞发出的‘嗡嗡’声。渐渐的这沉闷的‘嗡嗡’声越来越响,好像有数万只苍蝇在众人耳边飞来飞去,让人心头作呕,更有人身体摇晃起来,显然有点立足不稳。

    大殿内的云氏一族的族人虽然都是手握实权的角色,但是手握实权并不代表个人修为的强大。留在大殿中的直系族人他们修为达到圣境的也就不到三十人,其他有百多人是天位,更多的人都是地位甚至人位的实力。

    那些天位也就罢了,更多的地位和人位的云氏一族的族人,他们刚刚从林齐的灵魂冲击的余波中缓过劲来,猛不丁的两位圣师巅峰的大能就在这里用气劲相互冲击碾压,云晓澜和冯克劳尔自己并无大碍,但是这些族人可都吃了大苦头。圣堂最新章节

    尤其是林齐的话,就好像在燃烧的壁炉里泼了数百斤火油,冯克劳尔的脸色一阵阵的青红不定,然后他骤然冷笑一声,周身气息徒然暴涨,他双眼一瞪,凌厉的目光宛如利剑一样刺进了林齐的眸子里。

    云苍龙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低声骂道:“蠢货!这样也能做家督长老?”

    云晓澜眯起了双眼,刚才他的这一具分身距离议事大殿并没有多少距离,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大殿内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灵魂冲击,如今眼看冯克劳尔动用灵魂类法术攻击林齐,他不由得也起了好奇心。

    林齐‘嘎嘎’一阵怪笑,他的眸子突然变成了瑰丽而邪异的紫色,这正是西方大陆的灵魂法师们修炼灵魂秘法达到一定的程度后特有的色泽。没有激发灵魂守护大赐福术的反击,林齐仅仅使用自己传承自阿尔图特的灵魂法术,动用自身的力量,就轻轻松松的将冯克劳尔的灵魂秘法吞噬一空。

    冯克劳尔虽然实力高深莫测,但是他并不是专职的灵魂法师。他的全部力量都用在了对抗云晓澜分身的压力上,他只能动用自己并不擅长的,只是学来游戏、好玩、打发时间的灵魂法术攻击林齐。

    猛不丁的被林齐吞噬了激发的灵魂秘法,冯克劳尔只觉双眼一阵阵的刺痛,但是不等他闭上眼睛,林齐的双眼一亮,两团骷髅状的紫色火焰已经在林齐的眸子里急速闪烁起来。

    一道无形的阴邪火焰循着冯克劳尔激发的灵魂秘法的轨迹,迅速的没入了他的大脑。《》无形无色的火焰焚烧着冯克劳尔的灵魂,烧得他的灵魂一阵剧痛。冯克劳尔低沉的闷哼了一声,他周身气息一阵大乱,狼狈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云晓澜淡然一笑,周身气息骤然一吐,冯克劳尔的银色长袍骤然破开了十几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他的身体好像被无形的重拳轰击过一样,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

    ‘唔’的一声,冯克劳尔的嘴角喷出了大量的血水。好强的冯克劳尔冷笑着用袖子擦去了嘴角的血迹,他死死的盯着云晓澜,阴声道:“好,好,好,家主,今日之事,是你有意安排的?”

    云晓澜没吭声,云苍龙上前了两步,厉喝道:“长老说的什么话?今日之事,分明是有人咄咄逼人,怀有异心欺凌我那可怜的云儿!嘿嘿,错非有些人逼人太甚,怎可能发生今天的事情?”

    云苍龙‘啪啪啪啪’的将这两天的事情述说了一遍,就连林齐放火焚烧维亚斯平原的事情也毫不隐瞒的讲了出来。他冷声道:“克劳森、云风华做出那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在维亚斯港城留有耳目,如果不是我得到了紧急的魔法传信,通过传送阵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族还要承受多少不应有的损失?”

    冯克劳尔怒道:“家族的损失,难道不是你儿子的护卫造成的么?”

    云苍龙怒声咆哮道:“为何我的孩儿,家族唯一的嫡传血脉的护卫,要用那样激烈的手段反击?冯克劳尔,你们的那些龌龊事情,真的要我全部说出来么?十五年前云儿和青长老的失踪,难道真要我将这件事情当着这么多族人全部说一遍?”

    冯克劳尔一愣,林齐骤然一跳八尺高。

    “云苍龙,你这个没卵蛋的家伙,你知道自己的儿子十五年前被人陷害,你居然还能让这群杂碎活到今天?我看你不要叫云苍龙了,你叫云乌龟还差不多!你比乌龟还能忍哪!”

    林齐的嘴太恶毒了,云苍龙气得眼角乱跳,好悬一口血喷了出来。

    云一把抓住了林齐的袖子,用力的将他拉得向后退了几步。冯克劳尔看了看林齐,又看了看云苍龙,然后他放声大笑起来:“有趣,有趣,总长,看来你找来的这个谋杀犯,他可不听你使唤!”

    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冯克劳尔还在给林齐扣黑锅。但是这也是正经道理,以冯克劳尔的立场,他必须让林齐成为谋杀犯,他必须将谋杀的大帽子扣在林齐乃至云苍龙的身上——否则两百七十七个手握实权的旁系族人的死,他冯克劳尔如果不能给所有的旁系族人一个交代,那么他在云氏家族的基础也就彻底崩解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庞大的精神念力突然涌入了大殿。

    云晓澜和冯克劳尔一惊,云晓澜急忙站起身来,和冯克劳尔一样都是向天空行了一礼:“谨遵太上老祖宗教诲!”

    剧烈的精神波动持续了短短一瞬,随后骤然消失不见。冯克劳尔和云晓澜同时惊呼出声,他们相互望了一眼,云晓澜突然大笑了起来,而冯克劳尔的脸色青白,就好似死了亲娘一样的难看。

    “好,好,好,毕竟是老祖宗们英明睿智。”云晓澜大笑道:“从今日起,所有长老、元老去家族圣地闭死关,错非家族生死存亡大事不得轻出。日后家族的事务,由我和苍龙一力主持。冯克劳尔,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齐目光闪烁,他惊讶的看着云晓澜,他搞不懂,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

    在刚刚暴起杀人之前,林齐已经在心里预判了数种可能的结果。但是没有一种结果和眼下的事情相符,云氏一族的那些长辈,他们做出了出乎林齐预料之外的决断。

    一定有某些林齐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这种事情甚至影响到了云氏一族嫡系族人和旁系族人的背后靠山的实力比,应该是某些压倒性的、足以震慑另外一方的事情发生了。

    但是这个变故是什么,林齐猜不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不管是因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如今云氏一族的大权都掌握在了云晓澜和云苍龙的手中,这是好事,这是天大的好事,起码这样一来,云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安全都无忧了。

    当冯克劳尔等旁系族人失去了背后某些人的支持,他们还能翻天不成?

    云晓澜放声大笑,他死死的盯着冯克劳尔厉声喝道:“冯克劳尔,你还有什么话说?”

    冯克劳尔死死的盯了云晓澜一眼,然后他‘嗤嗤’的冷笑了起来:“当然,还有话说。林齐是吧?你杀了我这么多族人,其中还有好几个是我嫡亲的儿、侄。老祖宗他们将大权授予了家主,我没什么话好说,但是你并不是我云氏一族的人,所以。。。”

    林齐讥嘲的看着冯克劳尔:“所以,你想咬我的鸟?”

    冯克劳尔被林齐粗鲁的话气得脖子都粗了,他厉声喝道:“放肆!我要和你赌命!我挑选十个最优秀的子侄和你赌命。如果你赢了,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如果你输了,你的命就是我的!”

    林齐轻蔑的笑着,他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说赌我就赌,你真把自己当回事!”

    冷笑了几声,林齐朝冯克劳尔勾了勾手指:“不过,如果你能拿出足够的赌注嘛,我很乐意和你的那群混账儿子和侄儿赌一把。当然喽,除了我,我的属下也可以加入赌局,这才公平嘛!”

    冯克劳尔闻声大喜,他连连点头,不等云晓澜和云苍龙开口阻拦,他迅速的就敲定了和林齐的赌约。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