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勾搭成奸

第四百六十八章 勾搭成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table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align=”center”>

    <tr><td></td><td></td><td></td></tr>

    第四百六十八章勾搭成奸

    云氏领地的正北方,一座小小的海底山岭上,有一座占地数百亩左右坐北朝南的宫殿。(《》)

    殿堂的风格和西方大陆常见的宫殿迥异,红墙黄瓦,飞檐斗角,精巧的兽形雕像坐镇屋檐之上,屋檐下挂着精巧的金铃,随着魔法潮汐造成的清风,金铃轻轻摇动发出清脆的铃声。

    这里就是云晓澜和云苍龙的居所‘神龙殿’,这座宫殿坐北朝南,气象森严,由前后三重大殿,东西六进侧殿组成。云氏的领地方圆不过百里,这座占地数百亩的宫殿已经是这里规模最大的建筑群。除开这座神龙殿,其他的那些建筑,包括那些长老的居所最大的也不过数亩方圆。

    如今云晓澜的本体正在闭关苦修,他的分身也不能长时间的在外逗留。给云苍龙知会了一声后,云晓澜的分身就不知去向,云苍龙则是带着林齐一行人来到了神龙殿内他的居所中。

    作为家族的总长,相当于西方大陆各大帝国监国皇太子的身份,云苍龙在神龙殿内拥有一座**的侧殿作为居所。虽然是侧殿,但是也有前后几进的院落,有上百名侍女和相当数量的阉奴伺候。

    进了这座名之为‘潜龙渊’的侧殿,云被侍女服侍着去了后面梳洗,青老人则是早就被云晓澜带去了领地内的某处密地——青老人的伤势不轻,现在虽然看似一个囫囵人,那也是依靠天王保命丹勉强吊住了一口元气,他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必须借助密地内的某些灵物才能恢复如初。

    云苍龙将林齐带进了自己日常读书用功的书房,接过侍女递过的热毛巾擦了一把手脸,云苍龙这才目光不善的看向了林齐。

    “你是故意的吧?”

    林齐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宽大的圈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雪茄,惬意的吞吐着云雾。(《》)听到云苍龙的问话,他不由得咧嘴一笑:“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什么故意不故意的?”

    云苍龙的脸色变幻莫测,明显他现在很愤怒、很气愤。他修炼的功法怪异,造成了他任何的所思所想都会暴露在他的表情变化上,所以林齐可以很轻松的看出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你说呢?”云苍龙冷声道:“骂我一个狗血淋头,将两百七十七个旁系族人全部杀得干干净净,你是故意的吧?嘿,你不是想要杀人,只是想要骂我一顿,是不是?”

    林齐眯着眼看着云苍龙,他放下了翘着的脚,端正了身体,将雪茄掐灭后丢在了地上,很是认真的看着云苍龙:“您都这么说了,我可真不好意思不承认。没错,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借着杀人骂你一顿!这还是轻的,我甚至想要打你一顿——如果我打得赢你的话!”

    云苍龙死死的盯着林齐,过了许久,他才冷笑了一声。

    “你为云抱不平?”

    “你为他而愤怒?”

    “你在为他出气?”

    摇摇头,云苍龙讥嘲的说道:“幼稚!我还以为你从青老那里学来了多少东西,原来还是这样的幼稚。不仅仅是幼稚,更是冲动!如果不是这次老祖宗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压制住了冯克劳尔他们身后的那四位,你现在早就被打得魂飞魄散。”

    林齐无比认真的看着云苍龙:“我幼稚?我冲动?也许吧!但是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受委屈。不会让他被人欺负!也许有人可以欺负他,那也只有我!嘿,就算是他的亲爹都不行!因为他是我的兄弟,我的兄弟就没有人能欺负他,很简单的道理。圣堂最新章节”

    云苍龙哑然失笑,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林齐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或许你有你的考虑,但是正如我刚才骂你的那些话,你不是一个好总长,更不是一个好父亲。瞻前顾后,你甚至连一个男人都算不上。如果不是那所谓的老祖宗发话,你和你的父亲,甚至还对付不了一个冯克劳尔?”

    “一个大男人,畏畏缩缩的到了这种地步,你还算是男人么?”

    林齐冷眼看着云苍龙,长声叹道:“刚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多么了不起的英雄豪杰。但是这才多少功夫,你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不仅仅是你,你的父亲,整个云氏一族,都让我失望!”

    云苍龙气得眉头都肿起了几条青筋,他咬牙道:“你知道什么?”

    林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所以,我等你的解释。听你刚才说的话,你甚至知道了十五年前青老和云被人陷害的事情,既然如此,为什么那些人还好好的活着?就算冯克劳尔他们身后有人撑腰,我想无非是四个和你们的老祖宗实力相当的旁系族人的长辈而已。”

    冷笑一声:“但是我想云氏一族的嫡系长辈中,实力和他们相当的人更多吧?既然你们的实力可以压制他们,为什么不出手铲除了这些旁系血裔?难道真要和我黑虎家族一样,因为这些旁系的族人叛乱,差点断绝了血脉传承,这才定下严禁混血通婚的禁令么?”

    云苍龙沉默良久,他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站起身,云苍龙轻轻的拍了拍手:“准备宴席,欢迎云殿平安归来,将后院我十五年前亲手酿制的那几坛酒给取出来吧。”

    站在书房内外伺候的几个阉奴屈身行了一礼,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很快这书房内外就再无旁人,林齐的精神念力向四周扩散了出去,最近的一个阉奴也避开到了百米开外,根本不可能听到书房内的半点儿声音。

    云苍龙在书房内走了几圈,随手将书桌上的书本翻了几下,过了许久,他才冷声道:“听说过神圣龙庭帝国么?”

    林齐一愣,他想起了青老人向他传授的大陆历史中,那个强大异常,却又昙花一现,短短数十年就因为教会的强袭而轰然坍塌的庞大帝国。那个在复苏历早期,几乎统一了整个西方大陆,庞大的军队足以和教会正面相抗的帝国,却因为教会出动大批隐修高手扑击他们的皇室成员,导致了偌大的帝国一朝覆灭。

    用力的点了点头,林齐沉声道:“当然知道。”

    云苍龙笑了,他看着林齐,背着双手不无骄傲,却又无比沉重的说道:“那是我族祖辈建立的帝国。现今我族的老祖宗,就是当年死里逃生的帝国太子。我族之所以隐匿行迹上千年,只是默默的发展自己的实力,却不敢暴露于人前,就是因为教会这生死大敌!”

    林齐默然无语,他突然明白了云苍龙为什么会对陷害自己唯一血裔的族人如此的容忍,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云氏一族的内部会有这样的纠葛和争斗,他更是明白了为什么身为家族的家主和总长,云晓澜和云苍龙却还会被那些盛气凌人的旁系族人逼得无法放手施为。

    很简单——云氏一族不是黑虎家族这样纯粹的世家,他们是皇室后裔,他们的家族结构是皇朝架构,而不是单纯的世家。

    世家可以有亲情,可以有热血,可以有忠义,而这一切在云氏一族中都不可能存在。云晓澜和云苍龙位高权重,相当于神圣龙庭帝国当代皇帝和皇太子的身份,但是他们举目皆敌!

    除了那些旁系的族人,那些嫡系的血亲,他们难道就是云晓澜和云苍龙的朋友么?

    不会,他们不会有朋友,他们不会有亲人,在他们身边的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他们都在等着云晓澜、云苍龙父子两犯错,等着他们露出弱点,等着将他们一击必杀从那高位上赶下来的机会。

    所以哪怕云苍龙知道是那些旁系的族人陷害了自己唯一的血裔,他也只能忍。

    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对那些旁系族人下手,因为这会让他的心腹铁杆力量受到损失。只要他的力量一受损,那些看似对他忠心耿耿的嫡系血亲,也许他们会第一个扑上去给云苍龙狠狠的一刀。

    若非林齐突然冒了出来,若非林齐有杀人的能力,云苍龙根本不会借刀杀人给那些旁系一个教训。

    林齐在针对金舵家族的行动中,表现得无比的张狂、无比的跋扈、无比的粗鲁野蛮,于是云苍龙就在议事大殿上对那些旁系的族人节节败退,对他们忍气吞声,甚至做到了唾面自干的程度。而林齐也很配合的发怒、发狂,然后兽性大发将那些旁系的族人斩尽杀绝。

    甚至可以说云苍龙和林齐配合默契的谋杀了那些旁系的族人。在这一点上,冯克劳尔并没有冤枉云苍龙,更没有冤枉林齐。

    但是如果没有林齐,哪怕云和青老人回到了家族中,云苍龙也无法做什么!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林齐怜悯的看向了云苍龙:“你真可怜,好吧,我原谅你了,虽然你放任云被人欺负,但是我原谅你了。嘿,败落帝国的破落皇族?你们活得这么累做什么?”

    云苍龙冷笑了起来,他盯着林齐冷声道:“可怜我?还不如先想想你自己怎么活着脱身吧!冯克劳尔,一定不会在决斗上轻松放过你的!”

    林齐眨巴了一下眼睛,不以为然的冷笑了几声,然后他凑到了云苍龙面前,低声咕哝道:“想大发一笔,顺便坑一把冯克劳尔他们么?如果想,联手和我下注啊!”

    云苍龙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他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