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四百七十章 梦耶?幻耶?

第四百七十章 梦耶?幻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七十章 梦耶?幻耶?

    潜龙渊某处,一座精巧的小殿内,水汽升腾而上,数十幅极大的碧纱从屋顶垂下,随着清风在屋子内轻轻飘荡。水汽和碧纱化为朦胧的屏障,隔绝了殿外任何可能的窥视。

    殿内正中地面上,是一个长宽数丈的巨大水池。椭圆形的水池用莹白的玉板铺成,隐隐有一层玉晕在玉板上浮现,这些赫然都是品质极佳的暖玉,纵然西方大陆的子民多爱好钻石、珍珠等物,对玉石并不看重,但是这种天生带着一股阳和气息极擅长养人元气的暖玉,在西方大陆也是万金难求的珍品。

    水池的一侧,是一尊用青玉雕成的神像。姿容昳丽的女神坐在一朵百瓣黑莲花上,一条五爪神龙缠绕着她的身体,硕大的龙兽从女神的肩头探出,一道拳头粗细的银白水液从龙口内喷出,‘叮叮’有声的注入水池中,溅起了大片珍珠一样的水珠,偶尔有一些水珠溅落在水池边的地面上,这些水珠就好似真正的珍珠一样滴溜溜满地乱滚,丝毫没有散乱。

    如果林齐在这里,他一定会嫉妒得眼珠发紫。这种银白色的水液,在青老人向他传授的杂学中有所记载,这是这个世界上极罕见的天生灵液中的一种,在西方被称之为众神遗血,在东方则被称为千年空青,实则就是钟乳石滴落的钟乳液吸收了大量蕴含生机的元素能量后滋生而成。

    真正的千年空青虽然是液体,但是密度比水银还要大数十倍,寻常人碰到就会被压断筋骨、压碎了内脏。但是用各种珍稀的药草调配成药汁,将千年空青稀释溶解后,就能化为这种银白色的‘空青灵乳’,内蕴极强的生命气息,几乎有起死人肉白骨的功效,更能大补元气,能够帮人固本培元,促进人的斗气修为。

    这个数丈方圆的水池内注满了空青灵乳,这里面蕴藏的庞大生机能量足够让好几个地位巅峰的战士轻松突破成天位战士,也能够让一个痨病鬼变得比一头魔兽还要强壮许多。

    如果是林齐浸泡在这一池子空青灵乳中,他就能用最快的速度稳固三海、沉淀根基,顺利的踏入七大脉轮的修炼中去。以林齐如今的修为程度,只要他凝聚第一脉轮,他就能突破天位境界,一跃成为圣境大能。

    但是在这里,这一池的空青灵乳上洒满了莹白色的花瓣,散发出幽幽清香,身材干瘪瘦小的云懒洋洋的躺在水池里,这赫然是他用来沐浴的澡盆。

    所谓暴敛天物也不过如此,固然云的先天元炁极其的微弱,比正常人要弱了许多,但是用空青灵乳沐浴,而且他只是单纯的沐浴,根本就没有在里面主动的运功吸纳里面的庞大生机能量,这种行为用奢侈都不能形容,只能说这是一种败家的行为。

    但是毕竟是空青灵乳,就算云只是坐在里面发呆,庞大的生机能量依旧不断的顺着毛孔钻进云的身体,滋养他的肌肉、骨髓,滋润他的五脏六腑,将他衰弱的生机慢慢的滋补壮大,让他枯瘦发黄的脸上也多了一丝淡淡的血色。

    云的肩膀露出水面,浅黄色的皮肤看上去有点粗糙,皮肤下没什么肌肉,透过他的皮肤几乎就能看到骨头。云的身体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根本就是一个十三四岁还没发育、还没生长开的孩童。

    捻起一片花瓣,云眯着眼看着花瓣上细细的绿色纹路。这是云的母亲最喜欢的绿纹牡丹的花瓣,自幼云就是在绿纹牡丹的花香中长大。牡丹花,这种花西方大陆是没有的,所有的花树都要花费天大的代价从遥远的东方帝国运来。

    云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母亲的模样,绿纹牡丹就代表了他对母亲最深切的记忆。所以他名下的这座偏殿就被名之为牡丹堂,屋前屋后都种满了绿纹牡丹。有着魔法阵的魔力加持,加上从东方掳掠来的高手花匠的精心照料,这里一年四季都有绿纹牡丹不断盛放。

    泡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侍女已经小心翼翼的过来催促了好几次,但是云还是赖在水池里不肯起来。

    云苍龙一次次的叫侍女催促云去后园一起用餐,连续好几次催促,云都好像没听到一样。他只是翻来覆去的摆弄着那些华美的花瓣,眸子里紫红二色幽光流动,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终于,一个胆大的侍女头领小心翼翼的掀开碧纱走到了池边,低着头嗫嚅的回禀道:“殿下,总长要您不管怎样都要赶过去。他和林齐大人有要事相商,需要您过去为他谋划一二。”

    云抬起头,他甩了甩头上细碎的短发,好奇的看向了站在水池边的侍女。

    这里所有的侍女都是精挑细选,而且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绝色少女。站在云面前的这个侍女身材高挑,几乎比普通男子还要高了一拳,而且她的身材很是凹凸有致,粉色的胸衣下一对鼓胀胀的胸部几乎要将薄薄的纱衣都撑破了。尤其她拘谨的垂下双手放在胸前,向云微微屈身行礼的时候,更是显得那一对胸部格外的挺拔惊人。

    沉吟片刻,云轻声说道:“脱去上衣。”

    侍女头领呆了呆,她惊骇的看向了云,惊问道:“殿下?”

    云皱起了眉头,冷淡的说道:“脱去上衣,让我看看你的身体,难道你没听懂我的话?”

    侍女头领呆了许久,她吓得俏脸惨白,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云氏一族的律法森严,侍女若是和自己服侍的主人私通,最好的结果也会被贬为贱奴,被发配去那些生不如死的地方去。云的命令如此的怪异,这个侍女敏感的想到了某些不好的地方,魂儿都被吓飞了。

    看到侍女这般模样,云不耐烦的伸出了右手,轻轻的向那侍女的身体一弹。

    眸子里紫红二色幽光一闪,侍女惊呼一声,她身上的所有饰物和衣物全部化为粉碎。一头浓密的黑发垂下,白皙迷人的身体暴露无遗,两个足足有婴孩头部大小的胸乳弹跳了起来,虽然立刻被她用双手捂住,但是那惊鸿一瞥的丰腴和硕大,却让云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伸手轻轻的戳了戳自己的胸口,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侍女头领早就吓得跪倒在地上,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在云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这几乎已经是死罪了,不管是不是云出手毁掉了她的衣衫,但是只要她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云沐浴的地方,她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注定无比的凄惨。

    看到侍女几乎被吓得晕死过去,云轻轻的叹了一声。

    他伸出手,沾了点银白色的空青灵乳,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了一颗乳白色的药丸,慢慢的融化在了空青灵乳中。一小滩乳白色散发出淡淡草木清香的药膏出现在云的手中,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将这药膏小心翼翼的沾了点,用手指在脸上细细的揉搓起来。

    药膏所过之处,一道道淡黄色的粘稠汁液不断的从他脸上滑下,被药膏擦拭过的地方变得白皙异常。原本云的皮肤是淡黄色中还夹杂着一种极淡的黑色,但是用药膏擦拭之后,在这些淌下黄色汁液的地方,他的皮肤是那样的细腻光滑,比跪在水池边的那个侍女头领身上最滑腻的皮肤看上去还要细腻润泽好几倍。

    轻轻的哼着一首歌词不全的摇篮曲,云慢慢的用药膏在全身都擦拭了一遍。

    淡黄色的粘稠汁液让整个池水都变得有点浑浊,但是空青灵乳迅速将那些汁液净化,池水再次变成了毫无瑕疵的银白色。云站在水池中,抓起水池边的一面圆镜仔细的端详起来。他有点不满的拍了拍自己零碎的短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青先生什么都会,怎么就不会好好的帮人打理头发?就和野狗啃过的一样!”

    有点烦恼的叹息了一声,周身变得莹白如玉,却比最好的羊脂玉更加细腻光泽的云转过身去,皱着眉向那侍女问道:“可有什么能很快的让头发生出来的药剂么?我记得,似乎是有的?”

    惊怖欲死的侍女头领惊恐的抬起头,她呆呆愣愣的看着站在水池中的云,猛的尖叫了一声。

    哆哆嗦嗦的指着云,侍女头领惊呼道:“殿下,您。。。”

    云的小脸蛋皱成了干巴巴的一团,他柔声喝道:“你对我这个样子,有意见么?”

    侍女头领先是一惊,然后骤然狂喜,她连连摇头道:“奴婢不敢,不敢。。。滋生秀发的灵药,有的,有的,奴婢这里就有,这是贵人们常用的药剂,为了配合不同的礼服,贵人们的发式总是要时常变换的。”

    小心翼翼的看了云一眼,侍女头领低声道:“但是就算是这种‘绿鬓秀云露’,短时间内,最多让殿下的头发生长半尺,想要再长,就要好些天功夫才行了。”

    “半尺么?”云皱起了眉头,然后他抽了抽鼻子,淡淡的说道:“半尺,也够了。”

    冷眼看了看池边银色长凳上搁着的一套紫黑色绣银色龙纹的长袍,云淡然道:“去我母亲当年的卧房,我记得,她有几套新的衣物留在那里,取来给我吧。”

    几个侍女闻声走了进来,恭谨的按照云的命令行动了起来。

    !#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