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林齐的第二场

第四百七十七章 林齐的第二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七十七章林齐的第二场

    暴力,而且暴戾。(《》)

    林齐一拳击杀云山,偌大的校场死一样的寂静。云山虽然被族人看不起,但是他的力气在云氏一族的旁系族人中却是有名的。单纯依靠**力量,没有修炼斗气的云山能够和天位中阶的战士打成平手,可见他的力量大到了什么程度。

    力量大,就代表着**强悍,否则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自身力量的反噬。但是如此强悍的身体,居然被林齐一拳洞穿——同样没有使用斗气,单纯用**力量一拳击杀云山,只能说明林齐比云山的**力量更强,而且是压倒性的强,就好像壮年大汉殴打小婴孩一样的压倒性的优势。

    所有人都用见鬼一样的目光看着林齐,这么强悍的**,他是怎么熬炼出来的?就算是圣境的战士,也不会有这么强的**力量吧?

    云晓澜的屁股挪动了一下,他测过身体,向云苍龙低声问道:“你确定他是林家的子嗣?是那老虎一族的纯血后裔?不是他们家的哪位突发雅兴强暴了雌性泰坦生下来的第一代混血儿?”

    云苍龙低沉的咳嗽了一声,有点艰难的点了点头:“我捡了他床头一根掉落的头发,用‘溯源寻灵药剂’测试过了,他的确是纯正的人类血统,没有异族的血脉。”

    咳嗽了几声,云苍龙的声音越发的小了:“嚣云对他很上心,我总要弄明白他的身份不是?”

    云晓澜这才坐直了身体,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么说来,老虎一族出了个有趣的小家伙啊。呵,若是能和他们结为姻亲,这对我族也是大有好处的。嚣云的眼光不错,真的很不错。”

    父子两同时笑了起来,关于林齐的出身来历,除开青老人和云,就只有他们父子俩知晓。(《》)云氏一族的所有族人都蒙在鼓里,他们期待着当林齐真个做了自家的女婿后,当黑虎家族的那些蛮横家伙突兀的现身时,自家族人那惊骇不已的表情。

    通过林齐将黑虎家族和自己绑在一辆战车上,加上云苍龙这些年来谋划的那些布置,很值得期待啊。

    大队的护卫涌进校场,他们将那两具完全没有发挥作用的机括拆卸,将云山的尸体收拾干净,地上的血迹也用那种银灰色的粉末吸得一滴不剩。冯克劳尔脸色难看的望着林齐,冷声道:“轮到你出题了。”

    林齐看了冯克劳尔一眼,他掏出一根丝巾擦了擦手掌上的血迹,随手将丝巾丢了出去。哔哩哔哩的眼珠一亮,他飞一样的跑了过去,殷勤的将丝巾捡起,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自己的靴子筒里:“一条丝巾可价值数十个金币呢,主人,金币呀!”

    不理睬哔哩哔哩的小动作,林齐看着恼怒的冯克劳尔笑道:“第二场,我们这边还是我出战。至于说赌斗的题目么,呵呵,冯克劳尔,你不觉得应该把你的人选派出来了?”

    冯克劳尔沉吟了一阵,他看了看林齐身后的哔哩哔哩,以及正在满校场卖弄风骚的阿尔达,突然讥嘲的冷笑了起来。第一局他本来想取巧给林齐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林齐居然是这么一个强横的怪胎,云山居然被他一拳击杀,倒是给了自己一个难看。

    现在是林齐出题,但是想来无非是斗气、魔法这样的主流项目。以林齐的年纪,他拥有如今的实力,已经是长年累月辛苦熬炼的成就,冯克劳尔可不担心林齐能出什么幺蛾子的题目。

    想到这里,冯克劳尔点了点头。既然林齐第二场也是亲自出场,那么就让他死在第二场吧。

    轻轻的拍了拍手,冯克劳尔沉声道:“云青松,你和林齐阁下进行第二场吧,千万要仔细谨慎才行!”

    随着冯克劳尔的叫声,一个身穿青色长袍,黝黑的长发狂野的披散在身后,眼角眉梢带着十万分的倔傲不逊的青年从看台上带着道道残影极速掠进了校场。圣堂最新章节云青松,云氏一族旁系中资质极高的一位天才人物,外表只有二十岁出头的他,实则已经将近百岁。

    五岁开始奠基修炼,苦修近百年,云青松如今已经是圣徒中阶的实力,而且他魔武双修,无论武技还是魔法都极其精湛,算得上云氏一族旁系族人中年青一代最优秀的人才。

    从外形上看,云青松和一个真正的东方人没什么两样,唯独他蓝黑色的眸子和深陷的眼眶让他带上了几分异族气息。纵身掠到了校场中,云青松倨傲的背着手,昂着头,用下巴对准了林齐。

    “出题吧,无论武技还是魔法,或者指定任何一样兵器,随便你挑。”

    冷冷一笑,云青松自信的说道:“不管你挑什么,你都死定了!”

    林齐看了看自信心爆棚的云青松,幽幽叹息道:“我们都是斯文人,都是绅士,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这一场,我不比魔法,也不比武技,我们来比点别的。”

    比别的东西?冯克劳尔和云青松都是一愣神,就看到林齐笑呵呵的从戒指中掏出了一株株外形狰狞可怖,颜色也是那般怪异,五彩斑斓宛如毒蛇,一看就让人不寒而栗的奇怪药草,其中有将近八成的药草分明都是一株株蘑菇,古怪的、绚烂的蘑菇。

    “你。。。”云青松的额头突然渗出了大量的冷汗。

    “哪,这里有三十六种剧毒之物!”林齐恶劣的看着云青松:“但是它们的毒性呢,只要有天位战士的斗气修为,就能轻松的将毒性镇压下去。我们这一场比什么呢,就比比看,我们两人随意挑选几种剧毒让对方服下,不死不休!”

    不等云青松开口,林齐继续说道:“反正说白了就是我们两个比拼对毒剂的承受力,看看谁先承受不了,谁就死!如果三十六种毒物全部吃光了,我们都还活着。。。”

    同样额头渗出冷汗的冯克劳尔急声道:“那又如何?”

    林齐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克劳尔:“那我这里还有更多的毒草毒剂,反正就是非死一个不可!”

    将这些毒物放在了一个大瓷盘上,林齐笑呵呵的说道:“公平合理,多公平的规则啊。这里都是没经过任何加工的毒物,所以不可能预先服下对症的解药。大家都知道,这些毒草都有对症的解药,但是没人可以同时服下三十六种对症的解药,因为解药也有剧毒,三十六种剧毒同时服下,那是找死。所以呢,我和云青松完全是绝对公平的决斗。”

    云青松的冷汗让他的内衣都湿透了,他自信自己可以在武技和魔法上轻松蹂躏林齐,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林齐能想出这么诡异、这么邪毒的决斗题目。

    他自幼钻研魔法和武技,对于其他的杂学根本是不屑一顾,这三十六种毒物他就认识一种产自深渊世界的火属性剧毒之物‘火蜈涸髓藤’,这还是他在某次拍卖会上见过这种毒物的拍卖,一株破烂枯藤居然价值上百万金币,这个天价让他对这种外形奇特形如千足蜈蚣的毒草有了极深的印象。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毒物到底都有什么作用,但是用屁股想都知道,一株毒草价值百万金币,可想而知这种毒草的毒性有多么剧烈——那些花费天价购买这种毒草的药剂师,他们总不至于是用这些毒草去炼制有益婴幼儿身心健康的大补药吧?他们肯定是用这些毒草去炼制要人命的歹毒玩意。

    林齐出的居然是这么一个馊主意,两人相互喂食毒草!

    不要说将这些稀奇古怪的毒草吃进去,就算是看着这些毒草,云青松就觉得头皮发麻。

    冯克劳尔也慌了爪子了,林齐这家伙太狠毒了,他这出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决斗题目?但是他一点都没违规啊,服食毒草的确是非常公平的决斗项目,你不能说林齐犯规啊。

    可是这题目也太恶毒了,云青松可是旁系族人中一等一的人才,冯克劳尔他们有意将云青松向家族长老甚至是元老级别培养的。短短百年就修炼到圣徒中阶,而且是斗气、魔力双重突破的天才,云青松未来一定会是旁系族人的领袖人物。

    让这样一个未来之星服食剧毒?冯克劳尔也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林齐看到云青松和冯克劳尔额头上的冷汗,不由得笑了笑:“喏?不敢?那么按照决斗的规则,云青松先生,请你自裁吧。”

    看台上也传来了云晓澜平平淡淡四平八稳的声音:“不要丢了我云氏一族的脸面!”

    一句话彻底堵死了云青松任何侥幸的可能,高傲、狂傲的云青松死死的一咬牙,愤愤的跺了跺脚。

    “好,难道我还怕了你?斗气修为不过天位上阶的小家伙,嘿嘿,小心点,不要一株毒草就被毒死了。”

    看台上,坐在云苍龙身边的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林齐这么无耻,云青松死定了。不要说他了,家族供奉的那些药剂宗师和林齐对赌,他们也死定了。太无耻了,可是,我喜欢呢。”

    云苍龙扭头看了看云,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赢定了?”

    云古怪的看了云苍龙一眼,轻声的笑了起来:“您知道他是因为什么罪名被关进黑渊神狱的么?”

    云苍龙好奇的看着云,云继续说道:“众神之启的嫡系传人!”

    云苍龙呆了呆,然后他很是邪魅的笑了。众神之启的嫡系传人?活见鬼,林齐这怪胎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他再看云青松的时候,已经将他看成了一个死人。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