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抓狂的阿尔达

第五百三十七章 抓狂的阿尔达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三十七章  抓狂的阿尔达

    猪头在外奔波,哭求月票和推荐票!

    赤身露体的阿尔达伸展双臂,无比舒畅的吸收着空气中对他大有补益的各种能量。暴动,骚乱,杀戮,血腥,各种残暴的邪恶的行为在今天夜里肆无忌惮的上演。阿尔达欣赏的看着火光笼罩下的敦尔刻,他突然明白,这才是他追求的生活!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恶魔,有着高贵的月魔皇族血统的恶魔应有的生活!

    “哭喊吧,挣扎吧,痛苦吧,悲哀吧,没人会来救你们!”阿尔达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乱成了一团的市政广场——起码五千士兵正在市政广场上肆虐!陆军士兵和海军士兵联手,正在和维持治安的民兵大打出手。

    换了高卢帝国其他地方,民兵们早就被正规军打得溃逃。但是这里是敦尔刻,这里的民兵队伍是黑虎家族留下来的老底子!超过两千名全副武装的民兵身披甲胄、手持兵器,结阵和三千多乱糟糟的乱兵对峙。民兵们进退有据,配合有理,不时有赤红双眼的乱兵被打晕后拖到阵列后面捆得和粽子一般。

    这里是敦尔刻,民风彪悍的敦尔刻。虽然黑虎家族已经悄悄撤离,但是他们留下的影响力依旧是这样的深刻。民兵们默不作声的悍勇作战,将一个个乱兵打翻在地。他们步步紧逼的向前压迫,逼得乱兵们阵脚大乱不得不向后不断倒退。

    阿尔达惊讶的吹了一声口哨,他可不愿意让这些民兵这么干下去。他们只打晕人,却不打死人,这岂不是让阿尔达少了很大的一笔收入?如果这里的五千多人全部死光了,阿尔达甚至觉得他能储存起足够他突破到圣徒中阶的力量。

    就在阿尔达琢磨着要怎么让骚乱变得更大时,在他下方的楼层里,数十个窗口同时炸开,一道道黑红色的火焰裹着浓烟喷了出来。更有数十个乱兵大吼大叫着从窗口内跳出,悍不畏死的冲向了民兵的军阵。

    烈火熊熊,金蔷薇酒店立刻变成了一个喷吐着浓烟和火焰的砖瓦窑。

    阿尔达放声大笑起来,他无比得意的笑着:“噢啦,愚蠢的人类,杀戮吧,杀戮吧!杀人放火,哈哈哈,杀人放火,你们既然杀人了,当然要放火喽!地狱的火焰啊,这样蕴藏了多么强大的堕落力量啊!”

    笑着笑着,阿尔达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他直愣愣的盯着下面距离他不远的那些喷火的窗口,突然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哪个杀千刀的混蛋点着了我住的酒店?混蛋啊,我要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我要让你的灵魂在地狱的火焰中挣扎、哀嚎,我要让你永远在无穷尽的痛苦中受尽折磨!”

    赤身露体的阿尔达手忙脚乱的在露台上乱蹦乱跳。他身上一丝不挂,这也就罢了,光着屁股在大街上跑路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有着正常羞耻心的人类都做不出来。但是阿尔达是一个恶魔。。。而恶魔,基本上衣服之类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装饰品而已。

    所以阿尔达对于稍后大火烧光了整个酒店,他可能要在大街上裸奔的事情一点都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他房间内的那些姑娘,那些光着身子正在昏昏大睡的姑娘!十八个俏丽的小女仆,还有莉莲带来的那些火辣热情的酒女!该死的诸神啊,阿尔达瞬间就乱了阵脚,怎么办?怎么办?大火已经烧上来了!

    不得不说,阿尔达还是很有惜香怜玉的精神的!他发疯一样在露台上蹦跳了一阵,脑壳短路的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我这里有很多姑娘,救命啊!救一个我的姑娘,我给你们一万金币!不,十万金币也可以!噢,神啊,救命啊!”

    就在阿尔达大哭小叫的哀嚎求救时,一扇玻璃窗突然炸开,被扒得光溜溜的犹如死猪一样的葛特林从玻璃窗内飞出,重重的摔倒在数十米外的地上。葛特林的身体很诡异的扭曲着,很明显他全身的骨节都被人用重手法给粉碎了。

    阿尔达眯着眼睛向同样赤身露体的葛特林望了一眼,他看到葛特林的身体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粉碎的骨节还不算什么,更恶毒的是他的经络和窍穴全部被人用斗气轰碎,他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废人。但是粉碎的经络和窍穴和他的大脑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葛特林的脑子被极其高明的人用极其阴柔的力量震荡了一下,他的灵魂保持着完好,但是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功能。

    也就是说,阿尔达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他的身体不能动弹,但是他的灵魂能清楚的感知到他身体上发生的一切!但是他无力做出任何的反应!他只能躺在床上,犹如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度过他的下半身,但是不论他的身上发生什么,他都是清清楚楚的!

    “可怜的孩子!神会保佑你的!”阿尔达耸了耸肩膀,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葛特林的灵魂正在散发出无比强烈的负面波动,这些负面的灵魂波动是如此的美味可口,阿尔达将这些灵魂波动全部吸了进去,然后他觉得他的灵魂一阵飘飘然,他的灵魂似乎在这些负面的冲击下升华了!

    就在阿尔达欣赏葛特林的凄惨境况时,几条黑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人立而行的驴子轻轻的敲击着自己的两个前蹄,两条长耳朵耷拉在脑后,歪着嘴无比兴奋的大笑起来:“一支混血的小恶魔?干你大爷的,还是月魔皇族和人类的混血?我能不能问一句,你这样珍稀的品种是怎么诞生的呢?月魔皇族从不和其他种族的生物通婚,也就是说,你是强暴的附属产物喽?”

    阿尔达的嘴角抽搐着转过身来,他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哪个混蛋在胡说八道?什么叫做我是强暴的附属产物?该死的卑贱的生物,强大的、英俊的、睿智的、完美的阿尔达大爷,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血脉,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和灵魂,他更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道德品质,他就是一切完美的综合体!你居然说,我是。。。强暴的附属产物?”

    驴子歪着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抓狂的阿尔达,然后他轻蔑的笑了起来。

    “那么,请问你的父亲是人类么?那么你的父亲强暴了一个月魔皇族的族女!”

    “如果你的父亲是月魔么,那么你的父亲强暴了一个人类女人!”

    “干你大爷的,不管怎么看,你都是强暴的附属产物,所以在你刚刚出身的时候,你是强暴附属品这一事实已经很深的烙印在了你的皮肤上,你的肌肉里,你的骨髓中,你的灵魂都在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波动——你是一个被强暴的女人生下来的。。。混血儿!”

    阿尔达的眼珠变得赤红一片,他甚至都没注意看驴子身边的人是谁!

    这条可恶的、嘴臭的驴子,已经顺利的激发了阿尔达有生以来的全部怒火。他愤怒的咆哮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柄弯刀,狠狠的一刀向驴子的脑袋劈了下去。

    驴子张开了嘴,一张无法形容的狰狞大口突然在阿尔达的面前一闪而过。‘咔嚓’一声,阿尔达手上那一柄由地狱黑矮人的宗师级锻造师精心锻造的弯刀齐柄而断。驴子慢悠悠的咀嚼着嘴里断裂的弯刀,发出‘咔嚓咔嚓’的清脆声响。

    “怒火不能解决问题,小恶魔!”驴子恶劣的笑着,他的尾巴犹如风车一样急速的旋转着:“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因为强暴而诞生的悲剧,所以,正视你的身份,正视你的人生,正视这个注定伴随你一辈子的悲剧吧!当然,如果你不能给我满意的回答,你的人生会更加的悲剧,甚至你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等阿尔达回过神来,驴子已经一蹄子印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打得惨嚎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

    驴子嗷嗷狂笑着,两个前蹄犹如暴风雨一样疯狂的践踏了下去。

    ‘哒哒哒哒哒哒’,宛如有数百头野马在疯狂的驰骋,驴子的蹄子疯狂的和阿尔达的身体进行着亲密而热情的接触。驴子尽情的殴打着阿尔达,发出无比恶劣的邪恶的笑声。

    “哭喊吧,挣扎吧,痛苦吧,悲哀吧,没人会来救你!”驴子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癫狂的火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臭虫,你这个强暴而生的杂种,你这个大爷被我干了一万次的混蛋!你居然在房间里藏了这么多大胸脯的妹子!”

    “哦,神啊,一切大胸脯的女神啊,让我代表你们的意志来惩罚这个无耻的家伙吧!”

    “这么多大胸脯、长腿、大屁股的妹子,被他一个人给干翻了!”

    “该死的,这是我一直想做但是没做成的事情!为什么这个灵魂里都透着‘强暴’气息的混蛋,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事情?这么多白花花的大胸部,这么多大胸脯啊!”

    阿尔达简直要疯掉了,这顿毒打差点没把他打死,但是每次他快被打死的时候,他又从濒死状态被活活打得痛醒过来。他疯狂的哀嚎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恩佐、维克等人也都要抓狂了,这头该死的驴子,他之所以一见面就找阿尔达的麻烦,就是为了那些大胸脯?

    用力拍了一下额头,恩佐突然有一种一刀劈死这头驴子的冲动!

    ……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