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洗劫和吞噬

第五百六十三章 洗劫和吞噬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六十三章洗劫和吞噬

    云霄君痛得嘶声惨嚎,他身体犹如抽风一样搐动,一道道悠长的气息从他嘴里吸进喷出,隐隐青气从他毛孔内透出,他想要调动斗气和林齐等人分个死活。(《》)

    但是林齐哪里给他拼命的机会?右拳喷出刺目的白光,林齐发出一声刺耳的虎啸,重重的一拳轰在了云霄君的小腹上。一拳轰出,云霄君好容易调动起来的斗气被轰得粉碎,白虎斗气在他体内炸开,宛如无数柄小刀在他经络气穴中乱窜乱劈,将他的经络破坏得一塌糊涂。

    邪恶的抓着云霄君的致命要害,阿尔达的五指骤然一紧。带着邪恶的笑容,阿尔达凑到了云霄君耳朵边低声咕哝道:“看你这身材也算得上高大英挺,但是其他的地方么,真是微软精致,玲珑可爱呀!”

    阿尔达的五指很有力,云霄君骤然瞪大了眼睛,他的白眼球上突兀的密布血丝,剧痛从小腹下一**的爆发,痛得云霄君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忘记了身处何方、身为何人。那种非人的剧痛,那种只要是雄性生物就无法承受的剧痛,云霄君痛得张大嘴发出‘咯咯’的呻吟声,手脚抽搐着就要倒在地上。

    幸好林齐一把掐住了云霄君的脖子,云霄君就好像一只被放血的小鸡仔一样挂在林齐手上,浑身一跳一跳的抽搐着。他的脸被驴子拍了一蹄子,高耸的鼻梁塌陷了下去,满口大牙全部喷了出来,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在那里蠕动个不停。现在的云霄君再也没有刚出现时那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派头,俨然就是一条可怜的正在挣命的小杂鱼。

    哔哩哔哩怪笑着舔了舔匕首上的一丝血迹,然后重重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

    “没有女魔的鲜血甜美,真是。。。”

    哔哩哔哩目光诡秘的扫了一眼云霄君的身体,匕首突兀的带起一道寒光掠过了他的脚踝,将他的脚筋切成了两段。(圣堂)火烧一样的剧痛迅速传遍全身,已经痛得昏天黑地的云霄君突然放了几个臭屁,然后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

    刺耳的惨嚎声让云霄君的属下们终于回过神来,他们惊恐的看着被林齐一行人控制的云霄君,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

    高空中两头鹰头兽迅速下降,那两个圣徒境界的黑暗法师嘶声呵斥道:“放开长老大人,如果你们不想被用最残酷的手段凌虐致死的话!放开长老大人,他伤了一根头发,你们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云霄君居然还是什么长老?

    林齐笑了,作为云君的第一千零八十个嫡子,云霄君应该是刺客工会的长老吧?甚至他可能就是黑山公国刺客训练营的主管?除非他是这样的身份,否则他怎么可能这么快调动这么大的一股力量来围攻自己?

    只不过,不敢动他一根头发么?

    林齐一把撕开了云霄君的衣服,三两下将他的衣服撕扯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他一声雪花银一样的细皮嫩肉。伸手从哔哩哔哩手上讨来了一柄匕首,林齐一句话不说的一刀挥下,‘唰’的一声将云霄君的耳朵割了一支下来。

    “你!”两个黑暗法师的额头渗出了大量的冷汗,他们已经准备妥当的黑暗魔法迷乱天幕迅速被收回,他们再也不敢泄露半点儿魔力气息。他们惊恐的看着林齐,他们无奈的发现,林齐是一个根本不受威胁的人——或者说林齐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面对四周数千精锐战士的包围,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忌惮啊!

    云霄君撕心裂肺一样惨嚎起来,他的脚筋被割断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惨叫过。圣堂最新章节脚筋被切断,但是只要用秘药仔细调养,很轻松就能痊愈如初。但是耳朵被割掉了一只,这可是毁了容了!

    尤其是哔哩哔哩笑呵呵的捡起了他被切掉的耳朵放在自己掌心,然后一团黑色的火焰慢慢的燃烧了起来,将云霄君的耳朵烧成了一团黑灰!

    生得俊美非常,自幼对自己容貌就极其看重的云霄君绝望的尖叫起来。耳朵没有被烧掉,用秘药还能粘合回去,他依旧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但是被割掉的耳朵被烧毁了,除非得到传说中的几种神奇药剂,否则他是没办法重生一只耳朵的!

    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带着一只孤零零的耳朵渡过漫长的人生,只有在突破圣师巅峰境界,达到那不可测的神奇境界后才有可能让身体恢复如初,云霄君就有一种将那两个黑暗法师掐死的冲动!

    “嘘!”林齐轻轻的嘘了一声:“不要威胁我,我的胆子很小,你们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让我紧张!而我一紧张呢,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云霄君长老阁下一根头发的,我会直接切下他身上的各种零部件!比如说,下一刀我就会。。。”

    阿尔达用力扯了扯手上那一团皮肉,无比邪恶的笑了起来:“据说他们家都使用阉奴的?”

    林齐很配合的将匕首向下挥动了一下,凉飕飕的匕首贴着云霄君的小腹划过,云霄君吓得嘶声怪叫,被阿尔达攥在手中的那一团血肉骤然缩小了不少。他嘶声大叫起来:“这一切都是误会!”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用带血的匕首用力的拍了一下云霄君的面孔:“误会?你当我们小孩子么?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们也不用多说废话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亲爱的刺客们,打劫!你们的长老在我手中,如果你们不想他变成一根人棍的话,请交出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狼人奴兵呆住了,矮人战士傻眼了,黑暗精灵们也都茫然的站在了原地。

    似乎他们是来追杀林齐一行人的,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眼下这个样子?打劫?林齐一个人打劫他们大好几千人?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以他们刺客工会在黑山公国的力量,纠集起来的这一批精锐应该能够轻松的困杀两三个圣徒的呀!现在为什么会变成眼下这个样子?

    所有人都看着云霄君,如果不是云霄君自高自大的降落在林齐等人面前,他根本不会被林齐等人一招生擒。如果他不被生擒活捉的话,这么多精挑细选的战士一拥而上,林齐他们就算实力再强,也会被活活的累死!

    这一切都是云霄君的责任啊!

    “年方三八的云霄君长老阁下!”林齐龇牙咧嘴的向云霄君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我必须要对你说一句话,你实在是太年轻了,也太。。。废物了!得意忘形?你父亲都在我手上吃了苦头,何况是你?难道你以为你比你的父亲更厉害么?”

    随手在云霄君的小白脸上划了一刀,林齐厉声喝道:“我说过了,打劫!如果不想云霄君死在你们面前,就交出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兵器,铠甲,空间戒指,魔法道具,嗯,丝绸衣物也要,哔哩哔哩,扒光了他们,就算是丝绸的内裤,也得给我扒拉下来!”

    哔哩哔哩带着恶魔特有的笑意慢悠悠的向那些狼人奴兵走了过去。

    狼人奴兵们相互看了一眼,他们整齐划一的丢下了手上的兵器,开始脱卸身上的甲胄。他们将重甲下面的一层皮甲也脱了下来,最后所有狼人奴兵都只剩下了一条贴身的细麻布小裤头。

    哔哩哔哩欣然将这些精良的甲胄和兵器收进了空间戒指,然后他走向了那些矮人战士。

    喝得面红耳赤的矮人们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哭丧着脸将自己身上的一切,包括他们视若生命的酒壶都丢给了哔哩哔哩。云霄君是负责黑山公国刺客训练营的长老,是云君最宠爱的幼子,如果他死在这里,那么在场所有的刺客都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

    很快矮人们也都被扒得干干净净,随后是那些面容俊美的黑暗妖精。

    最后是所有的法师都被洗劫一空,这些倒霉的法师每个人都有一枚储存空间或大或小的空间戒指,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林齐等人的战利品。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敢反抗,没有人敢做任何可能引起误会的动作,唯恐他们一个不谨慎让林齐对云霄君下了死手,那么他们所有人都要陪葬。

    两个连法袍都被扒得干干净净的黑暗法师哭丧着看着林齐:“那么,还请交还长老阁下!”

    林齐看了一眼这些黑暗法师,扭头看向了驴子。

    驴子露出了一声狰狞的怪笑,张口吐出了一口石棺,然后重重的一蹄子踹在了石棺上:“孙子,起来吃饭了,孙子!嘿嘿,这些人血气充沛,正好是你的补品呀!”

    一片浓郁的血雾从石棺中喷薄而出,浓郁的血雾骤然间笼罩了方圆里许的范围。狼人奴兵和矮人战士发出惊恐而绝望的惨嚎声,他们粗壮的身体迅速在血雾中溶解成血水。黑暗精灵和法师们发出尖锐的叫声,他们施展手段想要逃走,但是血雾犹如胶水一样粘稠,任凭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逃脱。

    也就是短短一盏茶的时间,血雾将四周所有人吞噬一空,就连两个圣徒境界的黑暗法师都被吞噬一空。

    云霄君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身体犹如筛糠一样颤抖起来。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