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六百零一章 夜,相残

第六百零一章 夜,相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齐在十几里外的小洼地和神殿圣女一行对峙时,沙驼部落的守夜人已经发出了最紧急的警讯。上千个火堆熊熊燃烧,强烈的红光照耀得半边天都红了起来,方圆十几里内亮如白昼,只要还有点脑浆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不得的大事了。

    在草原上生存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每一个部落都有一整套的生存经验。

    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那些正在和自家女人**裸快活的战士迅速的披上了长袍,抓住了弯刀悄悄的走出了帐篷。每个战士最熟悉的战马平时就拴在帐篷门口的桩子上,沙驼部落的战士们走出帐篷后,轻轻的拍打着战马的脖子安抚着有点躁动不安的战马,然后悄无声息的翻身上马,将弓箭和弯刀都准备妥当了。

    足足一万名骑兵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的在部落外一块最有利于冲锋的小草原上集中,不管敌人从哪里来,都将受到他们最坚定的反击。其他的两万名战士则是按照千人一队的分散在部落四周,他们随时可以投入战场增援族人,或者随时可以绞杀侵入部落内部的敌人。

    那些老人、孩子还有女人,所有人都握住了兵器。长矛、弯刀、弓箭,尤其是弓箭,草原上的每个人,只要拉得动弓的人都是上好的弓手。除了那些襁褓中的婴孩,沙驼部落的所有族人都武装了起来,超过十万弓箭手静静的藏身在帐篷中,随时准备对敌人发话致命的打击。

    这一切都不需要人调动,每一支队伍都有自己的首领,每个千人队和万人队的首领都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们迅速的调集了族人,迅速的整顿了兵马,以部落为核心布下了一个巨大的铁桶阵。

    直到一切都就绪了,才有几位族中老人发现阿布一直没有露面,他们低声咕哝了几句,带上了十几名战士向阿布的帐篷走了过去。

    原本属于阿布的族长帐篷被林齐占据,阿布在林齐的帐篷旁边新搭了一座帐篷居住。入夜的时候,帐篷里还传来了阿布兴奋的叫声以及几个年轻女人的娇嗔声,但是现在阿布的帐篷内静悄悄的,就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几个族老带着战士们靠近了阿布的帐篷,他们惊愕的发现原本守卫在阿布帐篷外的护卫不见了,他们立刻张开嘴就要向族人示警。但是不等他们开口,几条黑影从帐篷四周的阴影中飞快的戈,了出来,手中的弯月形双刃短剑轻巧的割开了这些族老和他们身后战士的喉咙。

    短剑上附着了可怕的高温,伤口被烧得焦糊一片,没有一滴血冒出来。短剑上的高温渗入了身体内,被杀死的族老和战士的身体内部传来‘呼呼,的风火呼啸声,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这些尸体同时冒出了淡淡的火光,‘哗啦,一声脆响,他们的皮肤坍塌了下去,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所有人的尸体都在短时间内从内部被烧成了焦炭,最终所有人都被烧成了灰烬。但是他们的衣服却保持着完好,就连一点灼伤的痕迹都没有。

    阿布的帐篷内剑拔弩张,浑身**的阿布正手握弯刀,龇牙咧嘴的踩在一个同样赤身露体的年轻女人背上。女人的一条手臂被砍了下来,掉在地毯上的手臂还紧紧的握着一柄锋利的刃口呈紫黑色的匕首。鲜血不断的从断臂处涌出,女人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眼看着就支撑不下去了。

    一个容貌和阿布有三五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长案上,一柄长有一米五以上的巨型弯刀斜斜的靠在他身边。十几个身穿鱼鳞锁片甲的精悍男子站在这男子身边,另外有几个沙驼部落的族老带着诡异的笑容站在帐篷的角落里。

    “阿爹!”中年男子终于开口了:“我真不愿意亲手杀了你!放弃抵抗吧,我可以给你一千族人,给你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给你一万头牲口让你去安居养老。只要你当着族人的面宣布将族里的权力交给我,你可以安然离开。”

    阿布死死的盯着中年男子,他的左臂上有条细细的伤痕,从伤口内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显然是他脚下踩着的年轻女人用匕首偷袭阿布成功,导致他受了毒伤。毒素正在阿布的体内缓慢的扩散,这是一种极其缓慢的毒素,并不是那种瞬间要人性命的剧毒。

    “阿普,你这个狗杂种!”阿布大声的咆哮道:“你比阿辛那个杂种还要奸诈阴狠,你居然勾结外人夺我的权!”

    “阿辛?”阿普‘嘿嘿,的笑了起来:“那个蠢货能和我比嘛!阿爹,你摸着你的心,用祖先的灵魂起誓,阿辛那个蠢货哪里比得上我?不要说阿辛了,我的其他兄弟,哪一个有我能干?”

    用力的拍了一下身边的巨型弯刀,阿普大声道:“沙驼部落第一个护殿圣卫是谁?是我阿普啊!从我们沙驼部落的始祖开始算起,我是沙驼部落的第一个护殿圣卫呀!是谁让我们部落找到了王帐的大王做靠山,也是我阿普呀!是我让沙驼部落的邻居们再也不敢窥觑我们的草场!”

    用力的摸了一把脸上的络腮胡,阿普望着阿布冷笑道:“是谁消灭了我们沙驼部落的世仇红狼部落?同样是我阿普!我用了十年的时间,请动了这么多的朋友,终于将红狼部落消灭。甚至我知道其实我是红狼头人的儿子,当年你从红狼部落抢回我的生母的时候,我的母亲已经有了我呀!”

    阿布惊慌的看着阿普:“你知道了?”

    阿布愤怒的看着那几个站在角落里的族老。

    阿普用力的点着头:“当然,我知道了。我知道我其实是红狼头人的儿子!但是为了沙驼部落,我亲手砍掉了他的脑袋呀!阿爹,我亲手砍下了红狼头人的脑袋!”

    用力拍打着胸膛,阿普大声吼道:“我这么能干,立下了这么多的功劳,我还把红狼头人的所有妻妾和女儿都抢回来献给了阿爹你!我为部落立下了这么多功劳,现在我想要继承部落的大权,你应该将权力让给我才对!”

    阿布愤怒的咆哮着,但是阿普放声大笑起来:“不要叫嚷了,阿爹,你叫的声音再大也不会有人听到的。这个帐篷已经放魔法刮锁了,嘿嘿,来自神殿的巫祭让这里一点儿声音都传不出去,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阿普无奈的看着阿布:“半年前我给你说,我想要接管族里的军队,你就毒打了我一顿,让我躺在床上养了三个月的伤!好吧,这是你逼我的,所以我背后的主人出动了四千沙盗,想要趁着您去铁崖战堡交易的时候把您干掉!”

    日力挥了一下手,阿普大叫道:“杀了你,我就是沙驼部落的新主人!但是您偏偏回来了,这让我很失望,这让我背后的主人很失望,所以今晚上,我带着人来和您亲自谈判!交出权力,你可以安居养老,不交出权力么。。

    阿布狞声笑了起来,他挥动着弯刀,一刀将脚下女人的脑袋砍了下来:“我如果不对族人宣称我将权力传给你,你怎么可能接掌大权?嘿嘿,你就算杀了我,族人也不会服气的!”

    阿普摊开双手,无比坦白的看着阿布:“我就说嘛,主人是那样的睿智,怎么可能弄不清这里面的关系呢?所以您带回来的那几个异族人都会被杀死嘛,他们死了,您的死就是他们的责任嘛!是他们刺杀了您,而我杀了他们为您复仇,所以我就能顺理成章的接管大权嘛!”

    阿布的身体剧烈的摇晃了几下,他龇牙咧嘴的摸了一把左手上的伤口,厉声喝道:“你的主人是谁?”

    阿普嘿嘿笑了几声,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认真的看着阿布说道:“我说实在的,阿爹,您亲口对族人宣布将大权交给我,省得我们浪费力气,这不是很好的事嘛?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事后还要把所有的兄弟都干掉,这让我都有点伤心了嘛!”

    阿布的身体晃了晃,嘴角有一缕黑色的血丝淌了下来。他怒吼了一声,当头一刀向阿普劈了下去。

    阿普‘哈哈,大笑了一声,反手握住巨型弯刀连着刀鞘向上一挥,就听一声巨响,阿布的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老远,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帐篷上。他的弯刀飞起,撕开了帐篷顶,远远的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阿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死死的盯着阿普发着狠:“早知道,当年应该掐死你!”

    阿普的双眸一寒,他放声大笑了起来:“这么说,您是不愿意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嘛!那么我只能下手把您干掉了嘛!嘿,反正圭人已经有了安排,沙驼部落还是我的嘛!”

    大笑声中,阿普抓起弯刀大步走向了阿布,就要一刀砍断他的脖子。

    阿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帐篷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咒骂:“是你们把这刀子丢了下来,扎伤了公子我的屁股?你们知道不知道,公子我的皮肤伤势未愈啊!”

    ‘咔咔~轰!”可怖的雷鸣声响起,半边帐篷在强烈的雷光中化为乌有。

    气势汹汹的熊万金握着一块面盆大小的玉、符,气冲冲的冲了过来,在他的身边,躺着几具被雷霆劈成了焦炭的身体,这些人正是阿普布置在外面防范人闯入的属下。

    猛不丁的看到帐篷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熊万金茫然的咕哝了起来。

    “啧,逆子弑父啊,这在血秦,是要杀千刀的啊!”(未完待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