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抚养权问题

第六百三十三章 抚养权问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偌大的金属大厅中,驴子、科隆十八等人漆淡在母胎原液中。驴子身上的皮肤和黑毛正在急速的生长出来,他无比舒服的在粘稿的母胎原液中游来游去,发出无比**的呻吟声。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抱着肿胀的手臂蹲在一旁哼哼。两个恶魔看到驴子这么欢畅的在母胎原液中游泳,他们好奇的将手臂伸进了母胎原液中想要试试这玩意的神奇。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两人的手臂就好像被滚烫的铁水泼了一样烫得皮开肉绽,更有一种莫名的能量侵入了他们的身体,让两人的胳膊又肿又痛。

    驴子对此表示了无原则的讥嘲和鄙视—一母胎原液的确是好东西,但是这是太古遗留下来的蕴藏了极大生命精华和能量的玩意儿。除了驴子和科隆十八、柯伦巴这样的太古邪恶存在,普通生命体是无法承受母胎原液的能量灌注的。

    换言说,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太弱小了,他们没资格享受这么高档的宝贝!

    两个恶魔苦着脸在一旁哼哼,而林齐则是被两个懵懂纯洁的神灵紧紧的抱着胳膊,哭丧着脸看着面前不断喷射口水的沙心月。

    “我们做人,要讲良心!。\”沙心月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溜圆,一层水雾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儿,眼看眼泪就要滴答了下来:“我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了你们,怎么能不认我这个母亲呢?你们居然只记得这个该死的臭男人,难道忘了是我辛辛苦苦生下你们的么?”

    林齐的一口血憋在嗓子眼里,沙心月的这种行为已经属于无耻下流了。

    不仅林齐受不了沙心月这种行径,就连她的追随者们,也都红着脸闪得远远的,一个个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那些残破的金属和晶体堆成的怪异物事。尤其是精灵姐妹和那一对儿生命法师,她们更是用诡异的目光偷偷的打量着沙心月。

    一个还没成亲的少女,居然‘色迷迷’的冲着两个牛高马大的青年说自己是他们的母亲,这种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松接受的。这太邪恶’太怪异,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以荒漠之神和草原之神的某些身体组织为基础制造出身体,以雅和灵的涅盘晶石中蕴藏的神魂注入神体,最终成型的这一对儿崭新出炉的神灵,他们的灵魂空白如纸。

    林齐用龙城传授的秘法将自己的一缕分神和他们的神魂融合,以自己的心血为引子,将他们的神魂和神体融为一体。

    所以在这一对儿神灵心中,林齐就是他们的父亲,他们骨肉相连、灵魂相通。

    但是沙心月却自称自己是他们的母亲,这让这一对儿懵懂不通世务的新生神灵惊愕了、惊慌了、惊骇了。他们哆哆嗦嗦的缩在了林齐身后,他们本来比林齐高了小半截身体,但是此刻的他们就好像受惊的小雏鸟一样,将脑袋藏在了林齐的脑袋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半张面尔。偷偷的看着沙心月。

    两人的手紧紧的搂着林齐的胳膊,但是他们又缩在林齐身后,看林齐面手臂被无奈的束在背后的架势,简直就好像他们在暴力抓捕林齐一般。

    沙心月眼眶中的眼泪终于滚滚淌下,顺着她白净细嫩犹如剥壳鸡蛋一样的面颊缓缓滑落。她的眼圈骤然就红了’然后她双手捂住了面孔,双脚蹬地的大叫了起来:,“呜呜,我的孩子,居然不认我这个母亲了!我是你们母亲’你们应该听我的话才对!”

    林齐干咳了几声,他向沙心月的几个追随者看了一眼。

    所有人迅速的低下了头,然后转身消失在了大堆的太古遗留物背后。

    林齐又向熊万金等人望了一眼。熊万金向着林齐妩媚的一笑,然后抓起了刚才林齐砸他的铁锭,干净利落的给了自己脑门一下,翻着白眼迅速倒地。酒桶哼哼了一声,他举起了一个大酒桶给了自己的脑门一下,也学着熊万金倒在了地上。

    至于阿尔达和哔哩哔哩,他们举起了自己红肿溃烂的手臂,龇牙咧嘴的叫唤了几声,迅速的翻着白眼浑身抽搐着倒在了熊万金的身边。‘昏迷’倒下后,阿尔达似乎觉得脑袋下的地板太硬了,他又迅速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将脑袋枕在了熊万金多肉的胳膊上,这才真个一动不动了。

    林齐长叹了一口气,沙心月已经眼泪汪汪大哭大喊着扑到了林齐的身上,狠狠的对着林卒的脸就是一爪子挠了下来。林齐脸色一变,他张开大嘴就朝沙心月的爪子咬了过去。沙心月急忙变招,细嫩面手指擦着林齐的牙齿划过,林齐两排白生生的大牙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居然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沙心月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牙齿如此坚固,咬合肌又是如此强大!林齐这哪里还是—个人,分明就是一头人形魔兽么,也只有那些魔兽才可能做出这么惊艳的事情来!

    爪子迅速的向着林齐的胸口抓了过去,沙心月哭喊道:“亲爱的孩子们,你们一定要相信母亲的话。林齐这个死没良心的,当年我和他有了你们的那个晚上,我在他胸口留下了印记的,他是赖不掉的!”

    沙心月的右手五指被一缕淡淡的黄沙红火缠绕,一声清脆的狐啼在她指尖隐隐传来,她的指甲突然弹出来有半寸长,宛如五柄利刀一眼向林齐的胸口抓了过来。更然人头皮发麻的是,沙心月的指甲无比精妙的跳动着,在空气中切割出了一团玫瑰花的虚影。

    很显然,如果这一爪子抓在了林齐的胸口上,沙心月就能顺利的给林齐的胸口留下一个玫瑰花形状的伤。!这口黑锅可就结结实实的扣在了林齐的头上,她就更有借口和两个新生神灵牵扯不清了。

    林齐的脸骤然一寒,他的性格是在黑渊神狱彻底成型的,而黑渊神狱有他独特的法则——大家同意过的契约,是不容违逆的;违背契约和誓言的人,唯一的下场就是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沙心月在进入遗迹后已经承诺过,除了紫寡妇的毒晶她分文不取。但是她现在又对两个新生神灵起了窥觑之心,在黑渊神狱,这已经足以让所有的势力群起而攻了!

    望着沙心月飞速抓向自己胸口的爪子,林齐的右腿宛如鬼魅一样踢了出去。

    一脚命中沙心月的胸口,沙心月的爪子距离林齐的胸口还有大概一尺远,就被林齐一脚踹了出去。虽然沙心月诡计多端、手段莫测,但是她的个人实力更多侧重于法师类,她和林齐玩近身格斗,就好比一条美丽的孔雀和一头野猪比力气,完全是自找苦吃。

    ‘嘭’的一声闷响,沙心月划出了一道美丽面弧线,重重的摔在了三十几米外。

    正浸泡在母胎原液中的驴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哇哦,干他亲大爷的。。。不愧是那群野蛮混蛋的后裔,打女人都这么干净利落。。。但是话得说回来,那一窝狐狸欠揍啊!一窝孙子!”

    林齐这一脚并没用太大的力气,沙心月被踹飞后,很是麻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瞪着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齐,气鼓鼓的咆哮道:,“林齐,这日子没办法过了!你连姑奶奶我这么美丽、善良、贤惠、持家的妻子都能下杀手,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用力跺跺脚,沙心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奸诈的精光:,“好吧,从今天开始,我和你恩断义绝!两个小乖乖,你们乖乖的跟着母亲过日子吧!我才会心痛你们,才会宠着你们哦!。”

    身形一晃,径直撕开了虚空瞬移到了林齐身边,沙心月眼巴巴的盯着两个新生神灵很是轻柔的劝说道:“乖。。。你们看,林齐和家伙对你们的亲生母亲都这么凶残,你们跟着他,会有好日子过么?他会给你们找一大堆的后妈的,哎,没有亲妈的孩子,那日子才叫做一个苦啊!”

    林齐的脸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他龇牙咧嘴的咆哮道:“够了吧?沙大姐,你不要闹得太过分!注意一点,我还没成亲,你也没嫁人,你今天的话传出去,你不要做人了,我还要脸皮的!”

    沙心月目光诡秘的看了林齐一眼:“无所谓啊,为了两个真正的神灵,拥有真正神体和神魂,而且属性契合的神灵,我家的长辈会支持我嫁给你了!反正我迟早要嫁人,嫁给谁我也不在乎!”

    沙心月凑到了林齐耳朵边,将一缕声音传进了林齐的耳朵:,“这两傻小子,就当聘礼喽,我家的那货老混蛋会很开心的!”

    林齐的嗓子眼里再次憋了一口血,他终于明白了黑胡子当年对他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沙心月突然一把抓住了两个新生神灵的手。

    ,“小可怜啊,小可怜啊,刚出生啊,没了娘啊。。。亲爹揍啊,后妈打啊,打个半死,丢去喂狗啊!\”

    沙心月用一种宛如半夜女鬼呻吟的声音唱着这首不知来路、歌词诡异的歌谣,林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两个新生神灵更是吓得浑身哆嗦,狼狈的向后退了几步。

    “跟着我吧,只有我才会心痛你们!。”

    沙心月带着柔和面笑容,带着满脸的泪水看着两个新生神灵。

    “你们的抚养权是我的,谁也不可能夺走!”(未完待续!!!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