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强请

第六百五十六章 强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五十六章强请

    对这一章,猪头还是有点得意的!

    沙隐灵狐,沙狐家族就是这样,他们或许单人力量不是很强大,但是他们神出鬼没,你根本无法摸准他们的底牌!

    凌晨发一章,猪头正在恢复元气,十月份的更新肯定比九月份多!

    请大家支持,多多投几张推荐票吧!

    沙心月没搭理赢芹的话,充耳不闻的跟在林齐身后向卫城的城门走去。. /-< 书海阁 >-/ -< 书海阁 >-广告 全文字

    但是一队金甲禁卫立刻拦在了众人面前,整齐划一的拔出了半截佩剑。‘铿锵’一声,阳光下这些金甲禁卫的佩剑熠熠生光,可以看到他们剑锋上一片片水波状的云纹,还有剑身上那一缕缕宛如羽毛一样的纹路。

    在这些水波云纹和羽毛纹路之间,是细如发丝的符文阵法,毫无疑问,这些佩剑清一色的都是上品的法器,每一柄都能削铁如泥,自然拿来砍人脑袋也是一等一的利器。

    林齐诧异的看向了赢芹:“王爷,敢问我们触犯了哪一条法律?值得您这样?”

    一旁的熊千金艰难的抬起头嘶声叫嚷着:“你们殴打皇亲,这就是死罪!”

    林齐立刻一把将熊万金推了出去:“皇亲殴打皇亲,这是你们自家的纠纷,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赢芹却是看都没看熊千金一眼,虽然他这次带着众多禁卫来卫城迎接的人就是熊千金,但是说实话,他并没有将熊千金放在眼里,他看重的,只是熊千金身为海城熊家传人的身份而已。所以熊千金遭遇了什么,哪怕他被人打得半死,赢芹心里也没半点儿触动。

    轻轻一笑,赢芹背起了双手,他站在高高的车辕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林齐一行人,悠然说道:“没什么,只是想问问这位姑娘尊姓大名,以及是否婚配而已!”

    不等沙心月回答,赢芹又自顾自的笑道:“就算婚配了也没关系,只要姑娘你愿意,小王并不介意你是否处子。。。不过,以小王的经验看来,姑娘是处子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姑娘能脱去这碍事的斗篷,让小王看看姑娘的腰身和双腿,就更有把握了!”

    林齐呆呆的看着赢芹,不愧是东方大陆老大帝国的皇子,当街调戏女人都是这样的明目张胆。

    在西方大陆,就算是再不成器的贵族子弟,他们为了自己的家声考虑,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大街上骚扰女人,他们更多的是勾搭自己的侍女,或者偷偷摸摸的和那些门当户对的贵族小姐鬼混,就算再大胆的纨绔,也做不出赢芹这样的事情来。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无奈的看向了沙心月:“你自己处理吧!”

    林齐摸了摸鼻子,他很想看沙心月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沙隐灵狐,沙狐一族真的有黑胡子说的那么厉害么?如果沙心月能够不动用暴力的解决这件事情,林齐以后自然会更加的看重沙心月。

    沙心月干脆的解下了斗篷的头罩,将面纱也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了她那张绝美的面孔。

    很是恭敬的向赢芹行了一个屈身礼,沙心月淡淡的说道:“有劳王爷垂询,小女子胡馨月,家祖胡涂,乃本朝太辅治下六令之匠造令,专责百工营造之责。家父胡业,乃本朝太尉治下六令之按察令,掌我朝。。。王爷,我想,不用我多说什么,按察令是做什么,您应该知晓?”

    林齐悚然大惊,沙心月报出的名号是真的?沙狐一族在血秦帝国,也有这么强的潜势力?血秦帝国皇帝以下,有太辅掌民事,有太佐掌皇家事,有太尉掌军事,有太宰掌刑名之事,这四位是真正的国之重臣,手中权力仅次于血秦皇帝。

    沙心月的‘家祖’,是太辅之下六令之一的匠造令?这可是天下一等一有油水的活计,整个血秦帝国所有的河道修缮、城池营造、宫殿楼阁的建造,以及各种民用军用的器具打造,包括各种海船、军械的营造等,都是由他一手操持。

    而太尉治下的按察令,这说白了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暗探情报组织,他拥有监察百官、刺探军情、寻访民声、诛奸除恶的权力,拥有**于帝国司法体系之外的逮捕、审问、羁押、行刑的权力。按察令名义上归属太尉统辖,实则这按察令完全就是血秦帝国的皇帝亲自遥控。

    匠造令,很有钱。

    按察令,很有权。

    沙心月的‘家祖’、‘家父’在血秦帝国居然有这样的身份,她居然还跑去荒漠神殿历练了七年!

    林齐只觉得脑子里一阵阵的发晕,他突然想起了当年黑胡子在他年幼时对他说过的那些话。现在看来,沙狐一族果然是不可揣测的一个家族,你根本不知道、永远也想不到他们手上有什么样的底牌。

    沙狐一族的战斗力不是很强,他们更注重精神和灵魂层面的修炼,更注重智识上的修养。但是他们掌握的各种资源一旦综合运用起来,将爆发出远超个人武力的强悍力量。

    赢芹的脸色有点难看,那表情就好像一个饕餮之徒看到了一顿美味的肉排,正准备用暴力抢来后大快朵颐,却愕然发现那肉排居然浸满了砒霜一样。他直愣愣的盯着沙心月,过了许久才干涩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胡大人的千金,嘿嘿,难怪如此不凡。”

    抬头看了看天空,赢芹突然拍了拍额头,他放声笑道:“倒是我真个糊涂了,当年就听闻胡家小姐玉雪聪明,一岁能语、两岁启蒙,三岁成诗,七岁以一篇‘黄叶秋水文’震动天下,乃是双阳赤龙城一等一的才女。只是这几年,似乎胡小姐并不在城中?”

    沙心月悠悠一叹,她斜睨了林齐一眼,突然‘噗嗤’一笑:“馨月只是出门游历去了,这七年来,馨月一直在西方大陆游走,这才结识了林齐大哥,馨月已经和他定了白首之约!”

    沙心月脉脉含情的看着林齐,目光中柔情似水,宛如一个漩涡要将林齐连同他身后的白天、黑天一口吞下去。她的俏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红晕,小手自然而然的拉住了林齐的手。

    林齐茫然看着沙心月,赢芹眯着眼死死的盯着沙心月和林齐紧握的小手。

    四周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林齐的脸在轻轻的抽搐,赢芹背在身后的双手更是在袖子里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过了许久,林齐才突然笑了:“馨月,不要开玩笑了,我只是跟你回血秦寻亲问祖,顺便做一笔买卖养家糊口的,我们何时定下了白首之约?”

    沙心月的俏脸一白,她抽回手,双手碰在胸前,双眼水汽朦胧,眼看就有眼泪要滴了下来。她幽怨的看着林齐,轻声叹道:“大哥,莫非你还不懂我的心么?”

    林齐看着沙心月那张幽怨的小脸蛋,恨不得掏出一柄重斧狠狠的将她的脸整个捣成一团浆糊。难怪黑胡子曾经郑重的提醒林齐,对于沙狐一族的人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但是也必须无条件的防范他们——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家族的人会在什么时候给你闹出一大堆幺蛾子的事情让你去擦屁股!

    混蛋娘们!林齐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了这么强烈的想要殴打她的冲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齐突然笑了起来,他深深的向沙心月鞠躬行了一礼,无比认真的带着十万分的歉意高声道:“馨月小姐深情厚谊,林齐心领了。但是林齐已经心有所属,却是容不下别的女人了!”

    仰面看天,两条白虎斗气狠狠的往大眼角刺了一下,林齐眸子里顿时流淌出了两道混着血丝的热泪。他抽噎着说道:“馨月小姐对我一片深情,我如何不知?但是今生无缘,只能期待来世了!希望来生我们能做一对好兄弟,就不用这样折磨你我了!”

    用力的跺了跺脚,林齐大声道:“阿尔达,哔哩哔哩,我们走罢!从此萧郎是路人,我也只能做那无情无义之人了!从今以后,馨月小姐,你我再也不用相见!”

    林齐闷着头带着阿尔达等一干人就往外快步行去,他脸上热泪横流,但是心里却是差点笑爆了肚皮。沙心月这小妞明摆着想要让林齐为她顶缸,让林齐去招惹赢芹这个七皇子。林齐却也不笨啊,在青老人的调教下,在黑渊神狱那等恶劣环境厮混了这么多年,林齐也算是腹黑之人。

    他才不会上沙心月的当,而是干脆好好的表演了一番,顺理成章的要和沙心月分道扬镳。

    沙心月傻眼了,她差点跳着脚叫了起来。林齐居然能借力打力,死不要脸的就这么和她分手?这还是虎族的肌肉疙瘩应有的智商么?沙心月皱起眉头,两行清泪潺潺而下,她开始思索言辞,要怎么样才能将林齐绑在身边。

    她倒不是死皮赖脸的想要缠着林齐,实在是她放不下白天、黑天兄弟俩,这可是两个神体完全、神魂完整的神灵啊!虽然他们现在弱了点,只不过圣师的实力,但是他们未来的发展力近乎无穷无尽啊!

    在诸神沉睡的今天,如果手上能有一个两个神灵,那做什么做不成啊?

    不等沙心月想出对策,一旁的赢芹已经笑盈盈的跳下车驾,一步就到了林齐身边,一把抓住了林齐的手腕。

    “原来如此,原来林兄弟不是我东方之人?哈哈,有朋自远方来,快事,快事!”

    “小王愿设下酒宴,为林兄接风洗尘,难道林兄会不给小王这个面子?”

    赢芹的手指很用力的勒住了林齐的手腕,他赫然也有着圣徒境的实力。林齐眯着眼看了赢芹一眼,赢芹的目光迅速在林齐身后的酒桶等人身上扫过,林齐笑了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