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七百零三章 众矢之的

第七百零三章 众矢之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绝世容貌,绝世风姿。

    沙心月身处红尘皇宫,却竟意的带上了一丝荒漠神殿赢殿主的神圣和圣洁。她就这么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走了进来,高贵、威严,让那些血秦帝国的王爷都自惭形秽,却油然生起了一股要将她掳掠、占有,将她藏于金屋中任凭自己宠爱的**。

    对这些血秦帝国高高在上的王爷们而言,这样的女人,才是他们心中朝思暮想的完美女子。

    和沙心月比起来,在场的这么多世家豪门的千金小姐,那都是一群庸脂俗粉,就和下九流的窑子里接过万把个客人的姑娘没什么区别,根本让人提不起半点儿胃口。

    沙心月州刚走进琼花林,九皇子清河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几个大步向沙心月迎了上去:“这位姑娘,想必就是匠造令胡涂胡大人的千金胡馨月?小王赢葛,今日有幸得遇姑娘,不知可否与姑娘同桌共饮?想来姑娘是愿意的!”

    赢葛的话透着一股子**裸的急色味道,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沙心月和他同桌共饮,将一个受宠的皇室王爷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根本不给沙心月选择,也根本不给其他的兄弟留下半点儿机会。

    胡馨竹,嘿嘿,笑着从沙心月身后转了出来,他眯着眼,笑得好似一只小狐狸,慢条斯理的拦在了一脸急切的赢葛面前:“清河王,嘿。小妹馨月今日还是第一次进皇城呢,还得让她先参拜了太后才是!”

    赢葛的脸一僵,讪讪的回头看了一眼。

    赢芹立煎帘动身边几个巴结他的兄弟讥嘲的笑了起来作为王爷,他们不可能和贩夫走卒一样放声大笑,只是不阴不阳皮笑肉不笑的发出几声低沉的冷笑,但是笑声中的讥嘲之意却是任凭谁都能听得出来。赢葛的一张小白脸顿时变得铁青一片,他阴沉着脸向太后行了一礼,然后默默的退后了几步。

    沙心月和胡馨竹刚舟上前了几步沙心月款款向太后行了一礼:“小女子胡馨月,见过太后娘娘。谨祝太后圣寿无疆、看春永驻!馨月在外游历数年,得来几样有趣的宝贝,献与太后把玩。”太后笑吟吟的看着沙心月,她第一眼看到沙心月的时候,不由得心生妒忌,恨不得一刀将沙心月的脸给划破了才算称心满意。但是很快她就将心头的妒火压制了下去,不管怎样她也是当今的太后和一个少女为了容貌的事情争风吃醋,这传出去真是皇室的一大丑闻了。

    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沙心月起身,太后淡然道:“哦?本宫倒是想看看,小丫头能找到什么新奇有趣的宝贝?”

    沙心月眯着眼睛笑了笑以她的心智修为,她看不透太后刚才脸上一闪而过的妒意才见鬼了:这老不死的**对姑奶奶我有恶意,沙心月已经在心里将太后列入了必杀的名单。

    反正按照血秦帝国的规矩历任皇后都不可能从真正的世家豪门中选取,太后的娘家也只是外地某个偏远行省治下某个郡内的小世家而已:这些年虽然仗着太后的势头,那个小家族在疯狂的吞并四周的家族,疯狂的壮大自身,但是毕竟根基太浅薄了,百多年的时间他们依旧很孱弱了

    没有一个强硬的娘家支撑着,这个太后嘛,弄死也就弄死了!反正是她对沙心月首先起了恶意的沙心月对于布局弄死这个太后,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心里翻滚着恶毒的念头,沙心月脸上带着纯洁、天真的笑容,宛如一朵还没盛开的琼花苞儿一样,那样的纯洁可爱到了极点。带着不染一丝尘埃的笑容沙心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将它递给了一个站在太后软榻前的俊俏太监。

    那安监死死的盯了一眼沙心月绝美的脸蛋,脸上闪过一丝**的冷笑,然后接过锦盒小心翼翼的奉给了太后。在接过锦盒的时候,太监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向沙心月的手指拈了过去但是沙心月的动作多快啊,赶在太监的手指碰到自己之前,她不动声色的将锦盒塞进了他的手中,双手飞快的缩了回去。

    除了林齐,没人发现沙心月和那太监之间的小动作。

    林齐歪了歪嘴,他仔细的看了一眼那太监,惊讶的发现太后身边的几个太监就连蟒袍的样式都和外人不同。其他的那些太监,他们的衣领并不高,露出了大半截喉管。而太后身边的这些太监,他们的衣领极高,整个脖子的都被牢牢的裹在领子里。

    仔细的向那太监的喉结部位看了一阵子,林齐发现这太监的喉结部位略微有点凸起。林齐不由得笑了笑,胡馨竹给他说过,太后身边的太监都是一些没阉干净的很太监,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冤枉这个太后啊!

    太后笑容满面的看着沙心月,缓缓的打开了锦盒,然后一道木看色的柔和珠光从锦盒中荡漾了出来,青色的珠光宛如水波一样溢出,方圆十丈内尽是这青色的珠光充盈了每一寸空间。

    那是一颗鸡蛋大小,汪圆无瑕的青色灵珠。半透明的灵珠内隐隐可见几株活灵活现的小草在青色的流光中载波载浮,散发出令人坪然心动的生命气息。

    “这是!”太后惊喜的向前倾了一下身体,整个脸都笑得皱成了一团:

    “这是一颗大陆之桥草原神殿的‘生命灵珠,!”沙心月慢悠悠的说道:“这颗灵珠内蕴藏的草木生命精气,相当于一片方圆千里的森林蕴藏的全部生机。只要常年将它佩戴在身边,就能容颜不老,更能延长寿命,增进身体活力,是世间一等一的延寿至宝!”

    沙心月笑着向太后行礼道:“馨月谨祝太后青春永驻,越来越年轻美丽呢!”

    太后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她是血秦帝国的太后,自然是极其识货的。这颗生命灵珠内蕴藏的生命精气只能用浩瀚无边来形容,她只是和这珠光接触了一小会儿,就觉得ji身轻松、清凉,好似有一道道细小的清泉在洗涤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精神都好了许多。

    这的确是一颗罕见的灵宝,和这颗生命灵珠比起来,这满院子的夜明珠就是渣滓!

    夜明珠固然珍贵,这数百万颗夜明珠固然价值超过数座城池,但是和这能够延年益寿青春永驻的灵珠比起来,这些夜明珠和土疙瘩有什么两样呢?

    像太后这样有权有势,已经坐在了血秦帝国权势最高处的女人而言,别的什么财富都是虚的,这和灵珠才是真正最有价值的宝贝。沙心月的这件礼物,可算是砸在了太后的心坎上,以至于她都有一小会儿功夫对沙心月起了亲近之心。不过,这亲近之心也就持续了微不足道的一小会儿而已,很快太后就收拾起了ji动和欢喜,将生命灵珠贴身佩戴上了,然后笑吟吟的开始指派四周的皇子、王爷:“还愣着干什么?都落座吧,都落座吧!子夜时分,琼花盛开,正好饮酒作乐,顺便欣赏这琼花美景!”

    妩媚的一笑,太后笑着向那些聚集在一起的豪门千金、大家闺秀指了指:“你们呀,平日里都自诩是双阳赤龙城的才女,今天馨月这丫头州刚回到帝都,看她这小模样,倒是要比你们胜过一大截了。嘻嘻,也不知道在馨月面前,你们的才女之名,还能保得住么?”

    **裸的拉仇恨,太后的一句话,立刻让沙心月成了在场所有豪门贵小姐的眼中钉、心头刺!

    尤其刚才清河王不顾体面的拦在了沙心月面前,这更让那些豪门小、姐感到万分的嫉妒。

    所有人都清楚,今晚上这琼花宴内有玄虚,就是为了给那些成年的王爷挑选合适的妃子,同时给那些成年的公主挑选合适的驸马。这是一场借着赏花为名的巨大的相亲大会!

    现在可好,沙心月将那些王爷都迷得昏头转向,那些有志于加入皇家的贵小姐们,还有不嫉恨沙心月的?如果现场允许动武的话,这些贵小姐早就扒下了脚下的绣花鞋,冲上去将沙心月打一个满脸桃花开了。

    听得太后下令让众人落座,在场的众多皇室王爷、皇家公主以及公子小姐们,这才纷纷按照自己的家世、地位等络绎入座。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沙心月身上,胡家只来了胡馨竹和沙心月兄妹两人。他们势必不可能独占一桌,他们会和什么人坐在一起?

    众目睽睽之下,沙心月巧笑嫣然的带着胡馨竹走到了赢芹的圆桌边,将坐在林齐身边的熊万金赶得远远的,然后慢慢的落在了林齐身边,一只雪白粉嫩在烛光中几乎透明的小手,有意无意的搭在了林齐的左手上。

    林齐的脸一苦,赢芹突然,嘎嘎,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笑了起来。

    满场的豪门贵小姐同时松了一口气,纷纷露出子得意的笑容。

    而那些王爷和诸多的豪门公子,一个个双眼赤红的,宛如见到杀父仇人一样看向了林齐。

    太后笑吟吟的看着那些神色各异的年轻人,心满意足同时又复杂莫名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大皇子,定国王驾到!”

    满场皆惊,几乎一大半的人纷纷起立,就连赢芹的脸都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