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七百三十章 惊天一击

第七百三十章 惊天一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雨夜,数百名身披半身甲、穿戴百糟铁战裙的黑影紧随在林齐等人身后向前狂奔。

    林齐一边奔走,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胡馨竹上下打量着,他也不吭声,只是目光犹如刀锋一样在胡馨竹浑身上下乱瞥。胡馨竹刚开始还懒洋洋的打着呵欠,到了最后,他被林齐森寒的目光弄得浑身僵硬,只能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不要这么看着我,哥哥我这就给你解释怎么样?”

    胡馨竹低声咕哝着,将自家祖父和父亲等人的一些谋划当然是他猜逊出的那一部分向林齐解释了一番。

    首先,胡馨竹确定了一点,和自己的小打小闹比起来,胡涂和胡业等人谋划的事情大得多,大到以诸多皇子和亲王做棋子,以整个朝堂为棋盘,将整个朝堂各大势力打得粉碎,以求从中牟取最大的利益。

    胡馨竹能肯定,自从数年前赢最突破十八重关该死却没死时开始,胡涂和胡业等人就开始谋算今天的局面一按照血泰帝国的潜规则,赢最修炼铁血帝皇诀爆体,他就该死!老皇帝死了,新皇帝登基,然后天庙内部也是一番势力洗牌,这才是大宋熟悉的桥段。

    为了迎接老皇帝的死,为了护送新皇帝登基,天庙的各大势力做了多少妥协?做了多少明争暗斗?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要赢显一死,一切都将是顺水推舟的行事,今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但是赢最该死却没死,他还活蹦舌匕跳的回到了朝堂上,原本已经执掌朝政大权的二皇子赢貌反而被幽禁,二皇子一脉的臣子或者被贬谪、或者下了诏狱,支持二皇子的朝堂势力被清洗一空。

    这无疑是坏规矩的!这无疑坏掉了天庙和血泰帝国这么多年来的默契!

    而且二皇子和龙城共同的师尊,天庙明陀峰一脉的山主普善,居然遇袭重伤,被逼将全身精气输送给龙城后黯然坐化?这简直就是开玩笑!普善是何等修为,谁能将他逼到那种必死的境地?

    普善如果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罢了,就算天下人都知道肯定是天庙内部的某些势力针对普善做了手脚,但是挂家寡人一个的普善,谁会给他出头?偏偏普善有一个在天庙拥有极大实权的师兄弟普愚!

    这就埋下了今日的祸根!当普愚出关,当明陀峰一脉在普愚的纠集下开始强力反弹的时候一一就好像龙城起兵造反,二皇子被林齐救出后被送到了西氐都护府,毫无疑问,这是明陀峰一脉的反弹甚至在龙城起兵造反之前,他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普愚将要出关的消息!

    林齐给龙城的天文数字的军饷,很可能只是龙城起兵造反的诱因之一,而不是主要原因!

    龙城为什么造反?因为他有底气,他深知他就算起兵造反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因为普愚出关了,而且普愚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让天庙绝大多人仰视的程度!所以龙城肆无忌惮的起兵造反,或许外人看他好似在开玩笑,但是实则龙城是认认真真的在准备造反!

    龙城造反做什么?无疑是为了让二皇子拿到本来就属于他的皇位口明陀峰一脉在二皇子身上下了这么大的力气,本来已经一屁股已经坐在了皇位上,然后猛不丁的又被推了下来,换了谁都不会忍下这口气。

    最少最少,龙城造反是为了逼赢最承认二皇子的合法继承权一比如说,颁布圣旨昭告天下二皇子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

    普愚的计划无疑还是不错的,起码凭借他强横的个人实力,凭借他掌握的天庙的权势,凭借龙城庞大的造反军队,以及血泰帝国内部那些支持二皇子的文武官员的势力,威逼赢跤颁布旨意宣布二皇子的合法继承权,这并不难做到。

    但是普愚忽略了天庙其他势力的决心!

    他更不知道在血泰帝国内部,还有胡涂和胡业这么一家子老狐狸潜伏着。

    胡涂和胡业动用家族的潜藏势力,一举将一件本来很简单的‘逼宫案”硬是演绎成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多国战争以及一场巨大的、复杂的、血腥的、充满野心气息的宫变。

    “我不知道那两个老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胡馨竹无奈的看着林齐:“但是按照我的计算,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毕竟我掌握的家族资源只有极少一部分,家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潜伏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得太少太少!”

    苦笑了一声,胡馨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甚至猜逊,赢胜的造反,是因为背后支持他的天庙高层身边有本家的人,否则怎么看赢胜今夜的造反都是脑子抽疯了!肯定有家族的人在为天庙的那些诵经都诵傻了的老家伙出谋戈,策将他们一步步的引进个今天这个大泥潭里面。”

    “今夜赢胜起兵,更多的皇子蠢蠢欲动,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反正那些有倾向性的臣子都会完蛋!只有我家屹立不侄因为我‘胡家,从来没倾向过任何一方,在满朝文武都做出自己的选择之后不管最终坐在那宝座上的人是谁,他只能选择重用本家的人!”

    胡馨竹冷笑道:“因为内忧外患内有皇子、大臣叛乱,外有强敌入侵,由不得他仔细的挑选忠心可靠的臣子,从来没有倾向过任何人,本本分分的‘胡家”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冷傲的一笑,胡馨竹眯着眼说道:“更何况,我们胡家掌控按察令,这次还立下了将所有亡国余孽一网打尽的大功。。。现在我们更是要去擒拿赢胜的所有党羽呢?”

    林齐轻咳了一声,他突然发现,面对沙家的这一群狐狸,他的脑子真的有点不好用。

    感情在好几年前,胡涂和胡业都开始布置这些事情?这就真的有点高深莫侧了,哪怕林齐很可能是虎族有史以来最聪明的一个族人,但是和沙家的这些狐狸动脑筋,林齐依旧觉得脑子一阵阵的剧痛。

    苦笑了一声,林齐低声说道:“那么现在去擒拿赢胜的党羽,岂不是口。。下手太早了?”

    一旁的沙心月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不早,一点儿都不早,反而稍微晚了一点。林齐,你说皇帝会在那殿堂中闭关一个月,祖父和父亲虽然不会将你这一个月的说法列入各项考虑的因素之内,但是他们应该觉得,皇帝起码还要闭关数日才行。”

    沙心月皱起了眉头:“但是皇帝,出来得这么早!林齐,你的胡说八道,可是。。。

    林齐也皱起了眉头,他淡然说道:“我说皇帝会闭关一个月,他就肯定闭关一个月!他吞下了那十八滴生命树的汁液,一个月是最起码的,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消化那里面蕴藏的庞大生机!”

    林齐的信心,来自于不死婆娑桂花树,这株神奇的存在既然保证赢最必须闭关一个月才能吸收掉加料的十八滴汁液,那么赢最就应该在殿堂内乖乖的修炼一个月才行。

    但是赢昆突然离开了那殿堂,那只有一个可能。

    林齐和胡馨竹异口同声道:“除非,这个皇帝不是我们所知的皇帝!”

    胡馨竹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有趣,按照我对赢最的了解,以他好大喜功、残酷好杀的性子,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混血的儿子起兵造反,他出关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调兵平乱,将所有的乱臣贼子全部杀死。但是他居然去了宗庙?这完全不是他的性格!”

    沙心月迅速补充道:“要么,宗庙内拥有什么让他能够完全掌控整个血泰的宝物。”

    胡馨竹摇头道:“这不大可能,乱兵入城,双阳赤龙城的城防法阵都失效大半,还有什么宝物是能一举平定数百万大军的?应该是有其他的缘故,但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虚。。。还得仔细考究才行!”

    沉默了一阵,胡馨竹低沉的说道:“看来,家里的老人也是半断出了这一点,赢跤的作为和平日的他完全不同,这里面有了太大的变数,所以。。。他们半定赢胜会大败亏输,这才让我们去擒拿赢胜的党羽。”

    胡馨竹刚刚说到这里,夜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霸气冲天的咆哮。

    “乱臣贼子,焉敢在朕面前放肆?死,死,死!”

    三个‘死,字出口,皇城方向突然涌出了一道刺目的血光,地面骤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随后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赢胜,我的儿,你想要造反?你的毛,可长齐全了?嘿,嘿嘿,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难怪,难怪,是这群老贼秃么?妙闻主持,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城和朕见上一面?那所谓的琉璃净土转世不堕经真有用?今夜死了这么多人,真的能被一篇经文超度?你们哄鬼哩!”

    随着一声狂啸,皇城的方向突然升起了一座殿堂!

    那是一座高有数十丈,方圆里许的大殿。闪电带起的强光照亮了那座大殿,照亮了那座大殿下方厚达数十丈的岩石基座。一团浓郁的铁血气息包裹着大殿,偌大的殿堂带起一声巨响,瞬间撕裂了空气,向着双阳赤龙城外的某一处砸去。

    林齐等人已经看呆了,那么大一座大殿,就这么被投掷了出去,一去就是数百里!

    这还是人力能做到的事情么?(未完待续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