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大补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大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多闻尊者的身体突然一僵,宛如雕像一样僵硬当场。

    一丝丝淡金色的鲜血从他的七窍中淌下,这些血液宛如水银一样粘稠,电光撕裂长空,金色的血液居然和金属一样反射出森森寒光。但是很快这些血液又被吸回了七窍,就好像多闻的体内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在疯狂的吞噬他的一切。

    一条细细的根茎从林齐的指尖探出,精准的顺着多闻大脑的一根大血管,飞快的刺进了他的心脏。多闻的灵魂发出凄厉的惨嚎声,在青色的光芒中化为一道比林齐的灵魂本源力量强大十倍的精纯灵魂之力,迅速流入了林齐的灵海,被林齐的灵魂吸收。

    瞬间注入的灵魂力量让林齐双眼内紫光大盛,宛如被雷劈一样浑身麻酥酥的动弹不得。

    灵魂在急速的增强,林齐有一种吃撑了的感觉,他的精神念力化为无形的游丝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眨眼间就覆盖了以他为圆心,半径超过二十里的这么大一块儿空间。林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引发四周天地元素能量的骚动,林齐能清晰的感受到它们的存在,五颜六色的元素能量在林齐的身边欢呼雀跃,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林齐融为一体。

    桂花树的声音幽幽响起。

    “收获丰富,《莲花弥陀杀生救世经》,《莲花弥陀不坏根本经》,《莲花弥陀大智光明经》,可以融入我新规划总结出的修炼法门中,对寄主有极大的好处。”

    “灵魂力量对我无用,归寄主所有。”

    “他的气血精气对我无用,归寄主所有。”

    “他的斗气,建议由我吸纳,补充能量。”

    林齐的灵魂而飘飘渺渺的,天空的雷霆声好似就在他耳边炸响,他正处于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多闻尊者。启迪者境界半神强者,这样的一个强者的灵魂本源力量融入了林齐的灵魂,林齐在灵魂层面上已经达到了半神的水准。

    突然得到如此强大的灵魂力量,林齐就好像一个三岁的小孩子突然得到了屠军斧,很有点不堪重负。他的灵魂正在适应暴涨的灵魂之力,听到桂花树的自言自语,他当即随口回了一句。

    桂花树的建议得到了林齐的同意,他立刻开始将多闻尊者抽筋扒皮。将他身上的最后一丝利用价值都压榨了出来。青色根茎在多闻的体内以可怕的频率震荡着。所过之处多闻尊者的身躯被搅得粉碎,一丝丝强大的精气血气被强行抽出,不断的注入了林齐的身体。

    滚滚热浪涌入林齐的身体。林齐的身体发出‘咔咔’巨响,他的60xs在急速的增强。

    而桂花树则是贪婪的吞噬着多闻尊者的斗气,多闻尊者苦修数千年得到的强横斗气被桂花树迅速吸收。桂花树的能量正在一分分的增强。随着多闻尊者斗气的输入,林齐气海中那一株小小的不过尺许高的桂花树慢慢的长大,逐渐变成了两尺高下,散逸出的青光也浓郁了不少。

    多闻尊者淡金色的身躯迅速干瘪萎缩,本来就矮小枯瘦的多闻尊者很快就缩小成了尺许高的一具僵尸。最终伴随着‘咔咔’一声响,多闻尊者的身体瞬间坍塌,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沙尘慢慢飘落。

    在金色的沙尘中,更混杂了一些五彩的水晶琉璃一样的骨粉,这是多闻尊者体内最坚固的几根骨骼的残留物。这些骨骼从强度上而言。距离真正的神灵也只是差了一步而已,所以现在的桂花树都无法将其消化,只能将它们粉碎后化为粉尘排斥一空。

    ‘咔嚓’声中,脖子呈九十度直角弯曲的驴子神气活现的跳了起来,他晃了晃脖子,趾高气扬的走到了林齐身边:“我就说过,这光头是个孙子。既然是孙子,就要被好好的教训一顿!只不过,很奇怪,林齐,你的伤是怎么恢复的?”

    驴子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林齐。刚才林齐受到的伤可是实实在在的,他的四肢骨头都被打碎了。就算林齐有着不亚于魔兽的生命力,他的身体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林齐看了驴子一眼,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用拳头轻轻的凿了凿驴子的脑袋。

    驴子的眼珠一转,会意的点了点头。每个人都会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小秘密,比如说他驴子大爷,不也有一些不愿意说出来的东西么?林齐如此神异的迅速恢复,显然就是林齐的小秘密,如果他不愿意说出来,通情达理的驴子大爷是不会多做计较的!

    当然喽,很久以前的驴子大爷是没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他曾经是一个无比好奇、无比八卦的驴子,但是在虎族的长辈们用60xs裸的暴力调教了驴子大爷一千多年后,驴子大爷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当然,仅仅是在面对虎族的族人时,他很通情达理。

    晃了晃脖子,林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的脑袋轻飘飘的,但是同时又沉甸甸的。他的灵魂本源骤然暴涨十倍,突飞猛进到了启迪者的水准,这对林齐而言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林齐都要努力的学习如何掌控这暴涨的灵魂力量,一不小心他身边就可能爆发能量潮汐,引发某些不可测的危险。

    而他的身体,林齐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样沉重!

    该死的桂花树,他将多闻尊者的所有血气精华都输给了林齐!一个半神强者全部的血气精华,每一滴鲜血的密度都堪比水银,如此庞大的血气精华林齐根本无法及时的消化,现在只是胡乱的堆积在林齐的体内。

    这就导致林齐就好像扛上了一座山,在他将这些血气精华全部转化为自身血肉之前,他同样会有不小的麻烦。

    步履沉重的走到了沙心月的身边,林齐蹲下去想要为沙心月接上脱臼的手脚。但是他一把抓在了沙心月的左肩,就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沙心月惨嚎一声,她的左肩胛骨被林齐一把捏得粉碎。

    沙心月眼看林齐猛不丁的绝地反击,居然顺利的击杀了多闻尊者,正用见鬼的眼神看着林齐。等得林齐来到自己身边,她正想拷问林齐刚才他到底是怎么找到多闻尊者的弱点一击必杀的,没想到林齐居然就一巴掌捏碎了自己的骨头。

    痛得眼前发黑的沙心月愤怒的咆哮起来:“林齐,你在故意报复姑奶奶我么?”

    林齐苦笑着摊开了双手,暴涨的血气,让林齐的力量突然增强了许多,他一时半会真的无法控制好自己的身体。无比抱歉的看着沙心月,林齐手忙脚乱的掏出了一瓶专门治疗骨骼伤势的出自众神之启的秘药,想要灌进沙心月嘴里。

    但是坚硬的水晶药瓶刚刚拿出来,林齐手指还没用力,就听得‘咔嚓’一下,拳头大小的水晶药瓶被林齐捏得粉碎,淡蓝色的药剂和药瓶碎片洒了沙心月满脸都是。

    沙心月气急败坏的叫嚷了一声,她的眸子里喷出一道红色的火焰,身体宛如灵蛇一样轻轻一扭一弹,她脱臼的四肢骨头‘咔咔’几声自动接上,然后她恼怒的看着林齐,龇牙咧嘴的掏出了一瓶秘药灌了下去。

    “林齐,你得给姐姐我一个解释!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杀的那老秃子?你。。。你吞噬了他的全部血气?所以导致你现在血气太过旺盛,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好奇的看着林齐,沙心月‘啧啧’赞叹道:“没想到,真没想到,虎族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功法流传下来?虎族的族人不是都习惯将人剁成肉馅么?怎么你就学会了这种掠夺人血气的邪门秘法?林齐,你确定你是纯粹的虎族血统?你父亲不是和某个吸精女妖一起生下的你?”

    林齐狠狠的瞪着沙心月,低沉的喝道:“少胡说八道,什么吸精女妖?”

    狠狠的瞪了沙心月一眼,林齐站起身,大步走向了躺在地上的阿尔达和哔哩哔哩。

    两个恶魔手忙脚乱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他们大叫道:“伟大而恐怖的主人,无敌的主人,我们一点点小伤,没什么大事,您。。。千万不要靠近我们!”

    两个家伙大声叫嚷着,他们身体扭动了几下,体内传来骨头对接的‘咔咔’脆响,浓郁的黑气裹住了他们的身体,以恶魔强大的生命力和诡异的秘法,他们身上的伤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修复如初。

    林齐向阿尔达、哔哩哔哩还有驴子斜睨了一眼,这三个家伙,感情都躺在地上装死?

    再看看白天和黑天兄弟俩,林齐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还是这两个灵魂纯洁得和白纸一样的大家伙可靠,看看他们和多闻尊者正面硬扛,他们硬是半步不退,这才是真正可靠的属下啊!

    给重伤的酒桶喂下了几瓶保命的药剂,林齐一把抓起酒桶,招呼了驴子等人一句,迅速向远处传来厮杀声的地方冲了过去。

    天庙既然要将林齐等人一网打尽,那么就怪不得林齐要好好的报复回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是黑渊神狱的铁律啊!

    向前狂奔之时,林齐的手稍微用力大了一点,‘咔嚓’一声酒桶的一条胳膊被他夹成了两段。

    林齐很不好意思的向酒桶道歉了一声——一名半神境界的天庙尊者,补得太过了!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