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七百四十六章 余波

第七百四十六章 余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位王爷回府啦~~~”

    身披血色长袍,头带血色玉冠,猩红的长袍上缠绕着几条面容狰狞的铁黑色蛟龙,扎上一条墨玉制成的腰带,悬枉着一枚血色玉印。这一套王爵冕服穿在身上,大袖飞舞、飘飘荡荡的很是威风。

    林齐和胡涂肩并肩的向前行走,所过之处胡家府邸上下总管、仆役等全都喜笑颜开的磕头行礼不迭。

    对这些不知道胡家底细的总管、仆役而言,自家的家主能够晋升王爵,能够拥有几个行省的封地,这是家族兴旺的象征。说不定未来他们的子侄,就会在自家主人的封地里拥有高官显爵?谁说得准呢?

    这是那些高级的总管、管家盘算的事情,而那些仆役心中的小小幸福就很简单他们的薪水,应该涨上一大截了吧?五个行省的封地啊,五个行省,每年的赋税收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胡家真的没几个仆役,给他们涨个三五倍的月钱,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跟在林齐和胡涂身后的,还有笑容满面的胡业、胡馨竹等一大家子胡家的子弟。

    这一次,赢政径大方,很豪爽。除开林齐这个来路诡异,因为认出了一株,生命树,就骤然被晋升为王爵的幸运儿,胡涂这个老臣子被册封王位,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胡涂不仅仅封王,化更是被提拔为台阁重臣之一,有了参议朝政的特权。这差使,可比他如今的匠造令的职司强了太多太多,匠造令虽然油水丰hou,但是和台阁重臣比起来匠造令就是一跑腿的喽啰。

    更加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胡业居然也升官了,他卸除了按察令的职司,如今按察令被交给了胡馨竹一手掌管,而胡业被晋升为皇宫外辑事监的禹监令。所谓外辑事监,这就是皇家御用的密探系统。掌握着比太尉治下按察令更多数倍的皇室秘谍和密探,有直接逮捕文武百官送入诏狱的特权。

    胡业虽然只是一咋,赢监令,但是原本的监令是由海喜海老公公兼任,如今海老公公死了,赢政又没有任命新的监令,胡业实际上就成了外辑事监的一把手。

    外辑事监,专门负责监察丈武百官,以及负责对雪原联邦等邻国势。力的间谍行动等权力极大,胡业能坐上这个位置,胡家的权势可就真的飙升了一大截更不要说胡业被册封为安国公,胡涂被册封王爵他则是公爵的身份了。

    而接掌了按察令职司的胡馨竹么,他也有了一个世袭侯爵的封爵。

    胡业的三个兄弟,这次也都一一得到了晋升他们胡家的子弟。那些还在各大衙门部堂厮混的子弟,最差的也有一个世袭男爵的爵位,官职最差的都在正五品以上了:

    这一次胡家大获全胜,明里暗里得到的好处无数。这次他们搅和得血秦帝国血海滔滔,最终的药果也和他们预料的一般,胡家成了最大的赢家。

    “嘿,嘿嘿这是陛下洪恩,天恩浩荡,这是陛下圣明,也是我胡家老小忠君报国,才有了今日的体面!”胡涂看似老眼昏花的目光扫过那些喜不自胜的家人淡淡的说道:“从今日起,家里所有人,从内外管家、大小总管再到丫鬟仆役,所有人的月钱加十倍吧!”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胡业在一旁威严的说道:“尔等要小心用心的办事以后你们都是王府上的家人,没来由丢了咱家的体面。在外更加要谨慎小心,不许胡为,不许乱语,时刻记得,你们都是胡家的人,是灵犀佑国王的家人!”

    无数跪拜在地的家人仆役齐声领命,乖乖的跪在地上磕头不迭:相涂‘呵呵,笑着,春风得意的拉着林齐的手大步走进了胡馨竹的那处园子,身后的胡业等人也都一溜烟的跟了上去,将所有的家人仆役都甩在了身后。

    胡家的男丁加起来也就二十人不到,一进胡馨竹这个严禁外人出入的园子,从胡涂开始,胡业兄弟几个,加上胡馨竹这一辈的所有男丁。还有沙心月这条小狐狸,这一家子的老小狐狸脸色都变得异常的怪异。

    胡涂更是一手将头上的血玉缠龙冠抓了下来,披头散发的就往里面冲:

    一边跑胡涂一边大声叫道:“娘子,娘子,事情不对劲!咱们那皇帝,可没这么大的胆子破坏祖宗家法,真个封外姓为王!今天可真不对劲,林齐这小子被封王,算他胡作非为好了,相公我,还有灵颇军那杀人狂,还有包云阁那阴险的家伙,怎么都封王了?”

    ‘哗啦啦,一阵聊步乱响,一行人簇拥着林齐冲进了风白羽居住的鹤苑,一丝丝白光从院子四周升起,不动声色的织起了一个锦锦绵光网,将整个园子都笼罩了起来。

    风白羽正坐在院子正中一张摇椅上,静静的看着一起白鹤在水池中嬉戏,听到胡涂的叫声,风白羽轻轻的摆了摆手,眉头紧紧的蹙成了一团。

    沉吟了许久,风白羽冷声问道:“参加叛乱的那些皇子、亲王。他们都怎么了?”

    林齐愣了愣,他想起了鼎天殿前那一片可怖的血光。

    在他和胡涂等人被封王后,赢政带着微笑领着众多文武大臣离开了鼎天殿,轻描淡写的一声令下,数百个割子手将赢胜以下三十八个王爷、七十多个皇子以及近万权贵大臣逐一砍杀。不给他们分辩的机会,不给他们求饶的机会,赢政‘呵呵,笑着。宛如沉醉于美酒的风流雅士,轻描淡写的看着这些天潢贵胄宛如杀鸡一样被杀死。

    被杀死的那些王爷中,赢政的儿子只有十二个,其他的二十六个带兵作乱的王爷,都是赢政的兄弟和叔伯辈。但是赢政毫不犹豫的将他们全部斩杀,至始至终他那轻松的笑容没有半点儿变化,就好像杀死‘了一哦和他毫无关系的小鸡一样。

    甚至林齐注意到,赢政在看向被斩杀的赢胜时,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而赢政身边新出现的那数千名血袍男子,看他们的气度举止,都是身居高位的朝堂重臣,他们看着那些被牵连进了谋反大乱的文武百官。这些个朝堂重臣神色之间也没有半点儿变化。这是非常不合乎情理的,这完全就没有道理啊,所谓兔死狐悲,这么多大臣被杀死,这些血袍男子怎么就一点儿悲悯之心都没有?不仅仅是林齐,胡涂、胡业等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七嘴八舌的将自己观察到的这些细节说了出来,而风白羽则是掏出一张白纸,用一支鹅毛笔在上面飞速的书写计算着。

    “三千血泡人?”风白羽诧异的看着胡涂:“老爷莫非一个都不认得?”

    胡涂苦笑了一声,他摊开了双手:“一个都不认得,不仅是我。就是灵巅军和包云阁他们,也不认识这些人。而且。。

    。其中好些人身上的官威,比我们还要浓重好些。尤其里面有个家伙,那一身的煞气,灵颇军也是杀人盈野、灭国屠城无数的凶神,和那家伙比起来,简直就是一青楼的清绾人!”

    “嗯?”风白羽狠狠的瞪了胡涂一眼。

    胡涂急忙一把将胡馨竹拉了出来:“这是馨竹说的原话,娘子你知道,相公我天生老实本分,怎么可能去那和地方?什么清绾人之类的,相公我是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的!”

    胡涂谄媚的笑着,林齐看他那模样,也就差一条枸尾巴在屁股后面摇晃了。

    风白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轻轻的拍了拍胡馨竹的脑袋,轻轻笑道:“馨竹倒是让人放心的,毕竟年轻人,有时候免不得应酬,那些看楼妓馆,免不得逢场作戏:但是找些清绾人也好,事后接回家来也无妨,虽然不能做正妻,给个小妾的名分也是妥当的。”

    胡业立就精神了起来,他谄笑着看向了风白羽:“那,老娘。。。

    回答胡业的,是风白羽宛如闪电一样弹出的一腿,胡业惨嚎着被一腿弹飞了十几米外。

    风白羽笑着向林齐点了点头:“林齐啊,你家婶子,也就是馨竹和馨月的娘亲,其实按照血缘关系来说,也是你很亲近的姑姑呢。她呢。算起来是你父亲没出五服的堂姐,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在城里呆得闷了。带了一批人出去游历了。”

    鼻青脸肿的胡业哼都没哼一声的乖乖的跑了回来,然后向着风白羽笑道:“娘亲,孩儿还注意到,那皇家长老团的长老们,可全都出来了。那个太上大长老,叫做赵鹿!”

    ‘赵鹿,二字一出,风白羽和胡涂的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风白羽无比严厉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齐的眸子里精光一闪,他沉声道:“昨夜大乱时,我带人去街上看热闹,也看到了那身形干枯的老太监,他的确自称不老魔君赵鹿,据说是血秦帝国开国时的第一任太监总管。”

    风白羽皱起了眉头,过了许久,她才轻轻说道:“那么,把今天陛下脸上所有的表情细节,都给我描述一下。。。陛下这两天行事。实在是出人意料,或许。:。那聚魂金鼎的传说,是真的?”

    林齐诧异的看向了风白羽,却注意到胡涂的脸色也骤然变得无比的凝重。

    <a href=”" target="_blank">”></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