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零九章 闯入洞房

第八百零九章 闯入洞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嬴政的脸色铁青,他眸子里凶光闪烁,真想一声令下,点起百万兵马将这三个老贼秃团团围困,然后将他们剁成肉酱拿去喂狗。当着他堂堂血秦帝国皇帝的面,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拉拢他看重的,未来可以对血秦帝国有极大助力的股肱重臣,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但是林齐的那句话,顿时让嬴政放声大笑起来。

    用力拍着手,嬴政放声道:“妙哉,妙哉,东顺王这一头秀发,哈哈哈,果然是黝黑柔顺,朕以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稍有损害就是无父无母无法无天之辈。天庙固然是百姓信仰所托之地,但是东顺王既然无意削发,那还是留在红尘中为朕效力的好。”

    妙闻看了嬴政一眼,他沉声道:“东顺王可要考虑好了。”

    林齐将海碗随手往桌子上一丢,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本王当然考虑好了,莫非本王不愿意削光了头发拜入天庙门下做走狗,老贼秃伱就要杀人灭口么?”

    冷冷的瞪了妙闻一眼,林齐冷喝道:“前些日子,多闻尊者就是奉主持之命诛杀本王,没想到被本王所杀,莫非妙闻主持忘了这件事情?林齐可是一个小心眼的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妙闻呆了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齐,然后长叹了一声,站起来就走。他一步步走过大厅,脚下一团团莲花形气劲喷出,将大厅的底板硬生生切出了一团团莲花状的深深印痕。妙闻记起了林齐的面孔,果然前些日子是他派出多闻尊者诛杀林齐,随后他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时候的林齐在他心中,无非是蝼蚁一般的人物,哪里值得他看重?

    后来多闻尊者被杀。没有返回天庙。他也只当是嬴政亲自出手所为,更是没把这件事情记在林齐头上。但是今日林齐说起,妙闻才明白。自己想要招揽林齐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轻叹了一声,妙闻带着几个随行的弟子扬长而去,他眸子里杀意凛然。既然林齐不愿意拜入自己门下,也就是说林齐身后的家族那股敢于洗劫弥罗神教,而且能够顺利洗劫弥罗神教几处神殿和圣坛的庞大势力是不可能为己所用的了。

    那么,只能想方设法将林齐除掉了。不能为己所用,那么自然也不能让嬴政用上。

    必须要承认,在东方次大陆上面,天庙的潜势力比血秦帝国更强一些。血秦帝国还没将虎族本家打劫弥罗神教的消息反馈回来,而天庙已经针对这条反馈消息做出了应对的措施。

    看到妙闻走了出去,法善长颂了一声。向林齐看了过去。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淡淡的说道:“抱歉,两位主持。本王不知道伱们看上了什么。但是两位主持这么堂而皇之的在本王的婚典上出现拉拢本王,这不仅是对本王的不尊。更是对陛下的不敬。两位主持请回,否则休要怪本王做出什么不厚道的事情。”

    普荷冷笑了一声,他正想讽刺林齐几句呢,一旁的嬴政已经站起身来,地面突然一震,双阳赤龙城的城防大阵隐隐有发动的征兆。可怕的气息从嬴政身上散发开,随后赵鹿、尉曜、苏明子等半神境的大能纷纷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两大主持笼罩了过去。

    嬴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东顺王是朕的女婿,两位,可以回去了。天庙超脱世外,就不要招惹红尘是非,大家相安无事岂不是好?何必一定要闹得兵戈相见人头滚滚的呢?”

    法善主持冷眼看着嬴政,他突然将一缕声音传入了嬴政的耳朵:“陛下如此强横,真不怕我天庙以暴力除魔?须知道,无数年来,我天庙才是东方大陆真正的守护传承。”

    嬴政干脆利落的给他回了一句:“朕不介意换一个守护传承,弥罗神教或许没有这么贪心!雪原联邦的冰原神殿也不错!甚至东海万国盟的万神殿,朕不介意纳几个龙人一族的妃子,主持满意朕的回答么?”

    法善脸色微变,他沉吟片刻,向嬴政合十行了一礼,然后忧心忡忡的带着门人弟子快速离去。普荷见得法善这等模样,他也一言不发的起身就走,一边走,他一边迅速的和法善传音交换着意见。

    当嬴政裸的说出方才那番话,两位主持都知道,他们看错了嬴政。

    嬴政不是赢晸,更不是历代的血秦皇帝,他骄横、跋扈、狂傲、桀骜不驯,他目中根本没有天庙,他心中根本没有对天庙诸神的敬畏,这是一个彻底翻脸摆脱了天庙控制的强势皇帝!

    这正是让法善和普荷不解的地方——赢晸应该是天庙某一脉势力扶植上台的皇帝,按常理说,他对天庙不应该是这个态度?是什么造成了嬴政如此的强势?甚至隐隐对天庙充满了敌意?

    赶走了三位主持,嬴政笑着看向了林齐:“东顺王不要将这些鸡鸣狗盗、欺世盗名之辈放在心上。包括那弥罗神教也好,东海万国盟也罢,只要血秦帝国一天不亡,东顺王的地位就绝对无人能够动摇。”

    林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向嬴政行了一礼:“陛下放心,臣知晓其中的轻重。”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举起酒杯将一杯葡萄美酒一饮而尽,一把抓住皇后的手大步走了出去:“如此甚好,朕今日已经尽情欢娱,诸位爱卿就不要耽搁东顺王的良辰美景了。还请诸位卿家入皇城和朕商议大事,朕这里正有一些任命要和诸位卿家协商一二。”

    “东顺王这些日子就自己安排吧,朕给伱三个月时间自由支配,三个月后,再来见朕就是。”

    嬴政大步走出了林齐的府邸,众多血秦重臣纷纷跟在他身后快步离开。嬴政都走了,还要诸位重臣去皇城议事,谁还敢在林齐这里浪费时间?所谓的任命,想来就是要填补前些日子被诛杀的那些权贵臣子留下的空缺,这可是一块大肥肉,哪个权贵不想为自己家族多啃下几口?

    林齐看着众人匆匆离去,甚至就连龙城和赢覠也急匆匆的离开了,林齐不由得仰天叹了一口气:“也好,都走了,这也乐得轻松!极乐,这外面的流水席继续摆上,只要是有人随喜,哪怕是送几个铜子儿,都让他们尽情吃一顿吧。本王,要去做正经事情了。”

    说到‘正经事情’这件事情,林齐的脸色变得无比的严肃。

    虽然阴差阳错之下,林齐和青黎公主结成了夫妻,但是在林齐真正的占有青黎公主之前,出于一个男人的骄傲,林齐是一定要将一些事情和她说透的——关于云的问题,林齐一定要和青黎公主说得明明白白才好。

    当然,青黎公主接受林齐的安排,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大家能够家宅安宁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这不是好事么?

    但是如果青黎公主仗着自己是公主的身份,一定要压过云一头,或者为了这件事情大吵大闹的话,林齐不介意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自幼生活在一群山贼、海盗当中,十来岁就能将黑胡子的养子的眼珠挖出来还面不改色的林齐,他骨子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粗人。

    不听话的女人,毒打她一顿就听话了!这是谁教训林齐的原话?是屠刀还是铁锤?反正林齐对这句话深以为然,毕竟在黑虎家族敦尔刻的祖宅中,林齐也无数次的见过那些醉醺醺的家族护卫打得自己的老婆哭天喊地的满地乱滚,那些牛高马大的老娘们挨一顿揍以后不就变得乖巧了么?

    别看青黎公主是什么公主,是什么天潢贵胄,但是他娘的她不怕揍么?

    林齐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家族能给她神器做聘礼,能给她传承给家主夫人的无垢飞凤玉镯,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是家主真正的大夫人。在林齐心中,那个小小的,和自己在黑渊神狱相依为命六七年的小家伙,才是他心中真正的主妇人选。

    有什么交情,比在那种绝境下培养出来的生死之交更加深厚?

    带着一丝酒意,带着满身的肃杀彪悍之气,林齐甩开了身上宽大碍事的吉服,大步走向了自己的婚房。

    那是一间巨大的精舍,左右九间,内外六进,就这一间精舍就足以容纳上百人居住,而其中的正房更是宽敞无比,是极乐天花费了极大的心思精心陈设出来的。

    一把推开厚重的凤睛红檀木制成的房门,林齐笑着大步走向了坐在巨大的卧床沿一声不发的青黎公主。

    但是林齐距离青黎公主还有老远呢,八个生得俏丽迷人但是面无表情的宫女突然闪了过来,一字儿排开拦在了林齐面前。她们齐声呵斥道:“大胆,东顺王莫非不懂礼节?焉敢随意靠近殿下?”

    林齐呆了呆,他指着十几步外的青黎公主冷喝道:“这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不能靠近她?”

    一名宫女眉梢一缕冷意涌现,她冷喝道:“斗胆,伱真以为伱是什么王爷不成?速速跪下,向公主赔礼!”

    ‘哗’的一下,这宫女一耳光向林齐的脸上抽了过来。

    林齐根本没想到这宫女居然会动手打人,他脑子里一直在翻腾和云有关的事情,他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一耳光脆生生的抽在了他脸上,抽得他半晌没回过神来。{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