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公主心语

第八百一十一章 公主心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但是不等红衣美妇冲出婚房,一条高大得近乎非人的躯体已经拦在了婚房门口。

    “曾经的守护神宫圣女伽琳娜?大哥,这不是伱当年勾搭的娘们么?不是说用什么神炎净化了身躯么?嘿,我还以为她把自己烧成一缕青烟一了百了了,没想到还活着啊?乖乖,别跑了!咱大哥威猛强悍,伱配他虽然有点勉强,但是看伱这小模样也勉强凑合。”

    那条身高超过两米五零,几乎将房门彻底堵上的大汉一耳光抽了过去,就听得一声巨响,红衣美妇伽琳娜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被一耳光抽翻在地,然后两只大脚重重的踏在了她的背上,两柄闪烁着夺目神光,内有无数符文缠绕的半神器剑、斧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穿了一身黑衣的林破死死的踏着伽琳娜,瓮声瓮气的说道:“伱们弥罗神教就知道胡乱瞎喘气,伱这不是没死么?谣传什么伱用神炎净化身躯,说得老子好似有多脏一样!看伱现在活蹦乱跳的,老子是老怀宽慰啊!”

    蹲下身子,林破看着吓得面色铁青浑身战栗的伽琳娜,重重的摸了一把她的面颊:“嘿,还是和当年一样的水嫩水润啊,啧,成了,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是咱们的缘分啊,也别回什么弥罗神教了,给老子乖乖的当小妾,岂不是比去弥罗神教做神棍来得痛快?”

    红衣美妇惊慌欲绝的看着林破,她哆哆嗦嗦的哭喊起来:“怎么是伱?怎么可能是伱?当年我只是想要将伱渡入守护神宫变成我守护神宫的护法尊神王,结果,结果。。。”

    两行晶莹的泪珠冉冉而下,林破很是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干笑道:“怎么不是我呢?林齐是我的灰孙子,这次他大婚,娶的还是公主,咱们兄弟两个正好在东方次大陆附近,所以赶来给林齐撑腰不是?”

    房间内灯火突然一暗。堵住大门的那大汉弯腰走了进来,原本宽敞的婚房自他进来后,空间都显得狭小了一半。这比林破还高了一个多头,雄壮宛如矮人一般四四方方的大汉抽了抽鼻子,骂骂咧咧的嘀咕了起来:“弥罗神教的这群家伙就不干好事,看看,多好的婚房啊,硬是被弄得血肉模糊的!惹翻了老子。这就冲去干掉他们几个圣坛的传法坛主之类的混蛋。”

    林破嘿嘿笑了一声。他掏出了一条粗大的铁链将伽琳娜牢牢的捆了起来,然后重重的一拳抽在了她小腹上,当场打得伽琳娜直翻白眼。将她的所有抵抗力一举打得粉碎。粗暴的动作,狂暴的拳击,以及拳头和小腹碰撞发出的雷鸣巨响。吓得林齐以及闻声赶来的黑胡子一行人脸色惨变。

    可怜伽琳娜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居然被林破如此粗暴的对待,真是命运多蹇的倒霉蛋。

    一把将伽琳娜扛在肩膀上,林破指着那高大魁伟的汉子沉声道:“林齐,这是老子一母同胞的兄弟林虐,虐,就是暴虐残忍的那个虐,顾名思义伱知道这家伙是什么玩意儿!以后他就常年坐镇双阳赤龙城,有人敢碰咱家的地盘。就让他出手。”

    狠狠的瞪了林虐一眼,林破骂道:“这家伙是个疯子,伱们别搭理他就是。”

    林虐‘咔咔’怪笑着,歪着头看了林齐一阵子,然后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林齐的肩膀上。‘嘭’的一声巨响,林齐的身体一晃,脚下一片烟尘喷起。却是纹丝不动的站在了原地。

    林破惊讶的看了林齐一眼,骇然看了一眼林齐脚下丝毫未变的地砖,不由得连连点头。和当日在荒山中碰到林齐相比,现在的林齐似乎比那时候要强了许多啊?那时候林破拍林齐一巴掌,林齐半截身体都会陷入地下。但是现在林虐这么一掌拍下,林齐的身体纹丝不动。证明林齐已经能够轻松的承受林虐的这一次重击了。

    林虐欣然点头,瓮声道:“好小子,不愧大哥这么赞伱。哼,只是这伽琳娜在这里出现,林齐啊,伱这媳妇儿还是弄死了作数罢!不是好路数,老子替伱一斧头劈碎了她,省得以后家宅生乱!”

    林齐的心脏一抽,他想起了极乐天说过的话,青黎公主可是创始神宫的创造天女,她也是被种入了神种的人,她对创始神宫的忠诚,却是外力无法动摇的。

    看看自己被弄得血肉模糊的婚房,林齐心里也是一阵恼火。再看看面色铁青,美丽的嘴唇正不断喷血的伽琳娜,林齐心头的火气越发的冒了起来——要不是林破和林虐赶到,以伽琳娜半神的修为,今天的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沉吟了一阵,林齐丢开了青黎公主的话题,而是肃然向林破和林虐行了一礼:“两位老祖,前些日子,林破老祖还不敢进入双阳赤龙城,今天怎么两位老祖同时赶来了?”

    林破‘嘎嘎’笑了起来,他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了一枚精巧的散发出淡淡光芒的吊饰。他得意的笑道:“还不是乖孙子上次送来的那些魔法金属,恰好铸造除了两枚能够隐藏气息的‘迷天吊佩’,只要咱们没蠢到大打出手,进出双阳赤龙城却是不成问题了。”

    林虐瓮声瓮气的说道:“至于说我们正好赶来么,是因为我们一直跟着林虎这小子啊!三个行省的封地啊,事关本家在东方大陆正式落叶归根的大计,我们兄弟两正在东方次大陆附近,自然要就近赶来不是?本家的那些人还有一些日子才能赶来,在他们到来之前,反正有老子在这里坐镇就是,谁敢讨野火,直接灭了。”

    大斧一挥,林虐就待挥动大斧劈向青黎公主。

    林齐急忙拦住了林虐,他沉声道:“老祖,总归让青黎公主说过话了再动手。毕竟今天是林齐的大婚之日,已经弄得这般血肉模糊,这已经非常不吉利了,莫非老祖您还要在大婚之日斩杀林齐的新娘不成?”

    林虐呆了呆,然后用力的抓了抓脑门:“是啊,似乎是这个道理?欸?大哥,我们不该出手啊?但是这娘们怎么能出来兴风作浪的?这说不过去啊?”

    林齐和黑胡子面色发黑的看着茫然不知所‘错’的林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得出来,林虐就是那种虎族一心一意培养的正儿八经的职业打手,他对人情世故那是彻底无能为力的。

    林齐喝退了站在门前看热闹的阿尔达等人,勒令他们在外警戒,然后他走到了青黎公主面前,轻轻的揭开了她的红盖头。在那绣了百花凤凰花纹的红色锦缎下面,青黎公主已经是泪流满面。

    红烛、红衣、血光、血腥味、满屋子的血浆,衬托着青黎公主那张绝世容颜,以及那两行轻轻滚落的泪珠儿,这一切充满了一种残酷、诡异的美感。

    林齐轻轻的叹了一声,然后回头说道:“她似乎动弹不得,也不能说话。”

    还没等林破开口,林虐已经一耳光抽在了伽琳娜的脸上:“我不说第二句话啊,解开禁制,或者我劈了伱!男子汉大丈夫,从来不说废话的啊!”

    伽琳娜的身体一哆嗦,急忙念诵了一声咒语。很明显,林破在她心中宛如妖魔,虽然她已经踏入了半神的境界,但是在雄壮强大犹如魔神的林破、林虐兄弟手下,她就好像羊羔一样乖巧。林齐看得出来,她的心智都快被吓得迷糊过去了,这时候若是能有人趁虚而入用灵魂秘术在她灵魂深处种入某些禁制,这伽琳娜的生死就由不得她自己主宰了。

    随着那一声咒语,青黎公主的身体突然微微一颤,然后她俏生生的站起来,一骨碌的跪倒在林齐面前,深深的向着林齐跪拜了下去。

    “赢云本是皇家幼-女,却在幼年时被强迫种入神种,从此生死不由己。”

    “只是创始神宫不该传授赢云铸灵之术,此法若是常人修习,并无异样。唯独被种入神种之人,若是机缘巧合,将一缕神种神魂融入所铸灵体,则能逐渐恢复本我神智。”

    “如今赢云灵魂,已经有大半能够自主,只有小半依旧受到神种纠缠。”

    “若是夫君能够庇护赢云安全,赢云今生今世,当唯夫君之命是从。”

    一番匪夷所思的话,听得林齐等人瞠目结舌,伽琳娜则是近乎疯狂的扭动起来:“伱这叛徒,难怪这些年让伱一心一意扶持神宫选中的人,伱却推三阻四,甚至连伱身边的那些护法都莫名其妙死了不少,伱这叛徒,伱一定会被诸神的怒火。。。”

    “往死里打!”林齐狠狠的指了一下伽琳娜。

    林虐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抡起自己的大斧头,斧柄狠狠的在伽琳娜的面孔上敲了一记。

    伽琳娜口吐鲜血不能言语,青黎公主则是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深深的看着林齐。

    林齐看着娇柔犹如风中弱柳的青黎公主,突然觉得自己好生无耻。但是林齐很快丢弃了这种觉得自己很无耻的念头,而是无比严肃的看着青黎公主说道:“我的正室夫人,已经有人选了。。。伱做第二个,没问题吧?”

    ‘当啷’一声,林虐手上的大斧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黑胡子面色怪异的看着林齐,低声的咕哝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类的鬼话。

    青黎公主悄然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只要不让这些恶鬼再缠上赢云,一切唯夫君之命是从!”

    青黎公主的目光清澈如水,再无半点杂质。{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