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二十六章 以命相挟

第八百二十六章 以命相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说话的人声音很油滑,就好像一百斤蜂蜜里调进了一千斤猪油,然后又用酵母发酵了三个月,再加入一百斤新鲜的蔗糖后,将它捏成拇指大小的一颗丸子,塞进一个人的喉咙里,说出来的声音就是这样。

    甜得腻味,油滑得让人想要一刀砍死他,那是一种在噩梦中才会出现的声音。

    随着这让人不快的嗓音,一个身穿五彩长袍,宛如一头大公鸡的青年男子从露台下翻身而上,笑呵呵的坐在了露台的栏杆上,满不在乎的向林齐点了点头:“东顺王是吧?我们应该是一家人呢。”

    林齐搂着身体僵硬的青黎公主,只是用眼角余光斜睨了这人一眼。

    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生得普普通通的脸蛋,倒是有一张足够白的白面皮,就好像人死后被泡在水里泡上了半个月的那种惨白。两条眉毛一条粗一条细,一边高一边低,尖嘴猴腮,而且是脑后见腮,加上那尖尖细细的鼻梁,尖尖细细的小嘴,一口细碎的小白牙,整个人生得格外的别扭。

    他身上的五彩长袍,是用无数拇指粗细的五彩丝绦编织而成,身上还挂着起码百多根拉拉扯扯的饰条,他身体一动,这些饰条就随着他的身体乱晃,看上去无比刺眼。

    让林齐不欢喜的是,这青年一出现,就用裸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向青黎公主和极乐天分别看了一眼——那种目光就好像一柄刀子,要将青黎公主和极乐天的衣服给切开了扒下来,充满了一种邪恶到了极点的淫亵之意。

    就他这一瞥,林齐已经在心里给他定下了死罪。

    轻轻的拍打着青黎公主的后心,林齐指尖隐隐有一丝青光渗出,逐渐注入青黎公主的身体。这青光来自桂花树,在林齐的小心配合下,青光已经在青黎公主的皮肤下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东顺王,客人到了,怎么酒水都没有一杯?”看到林齐不吭声。而起也不正视自己一眼,彩衣青年恼怒的呵斥道:“青黎公主这女人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你怠慢了我。。。”

    林齐冷冰冰的一句话将他顶了回去:“如果青黎有事,你今天就死在这里罢!”

    彩衣青年惊愕的看着林齐,过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他突然抱着肚皮笑了起来,他笑得是那样的欢快,以至于他重重的从栏杆上摔了下来。四肢朝天的在地上爆笑不止。笑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喘着气笑道:“哎唷,东顺王这话说得真有意思!你想杀我?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居然想杀我?你以为。你做得到?”

    一条高大魁伟不似人类的身影无声无息的从彩衣青年的身后浮现,林虐伸出大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宛如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然后一耳光抽得他半边脸颊差点飞了出去。林虐的这一掌足够打死一条地龙,彩衣青年措手不及被他打了一击,差点没被抽晕了过去。

    林虐那张密布着黑毛的狰狞大脸凑到了彩衣青年的面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老子的孙子说要弄死你,老子一指头就能捅死你!小子,你,能听懂人话么?”

    从刚出现开始,就一直故作玄虚显得高深莫测的彩衣青年犹如见鬼的看着林虐,就和冥莲娘娘一样。任何一个人猛不丁的看到身高超过两米五零,雄壮根本不似人类的林虐,从心中生出的第一种情绪就是恐怖。彩衣青年惊恐的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前。。。前辈!”

    “我是你祖宗!”林虐很不客气的说道:“错了,我没你这样阴阳怪气的灰孙子,所以。。。你说错了话!你居然敢叫我祖宗,你这不是在嘲讽我的子孙后代和你一样不争气么?”

    又是一记耳光沉甸甸的抽打在了彩衣青年的脸上。打得他另外半边脸肿胀了起来,一颗大牙从他嘴角飞出,‘叮叮当当’的在露台上跳出了老远。彩衣青年委屈的哭喊起来:“我没有叫您祖宗!”

    林虐蛮横的说道:“可是我觉得你叫过了,所以你就该打!”

    彩衣青年闭上了嘴,他看出来了。林虐就是属于那种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傻的当中那个‘傻’的!这是一个一根筋的人物,偏偏他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面对这样的‘傻子’,他除了闭嘴,多说一个字都是自讨苦吃。

    林虐看到彩衣青年不说话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抓着对方的肩膀重重的往地上一杵,就听得‘哗啦’一声,彩衣青年的两条腿陷入了露台的底板,他顿时只露出了膝盖以上的半截儿身体。

    轻轻的拍打着彩衣青年的脑袋,林虐狂虐如火的说道:“乖乖的,不要动什么古怪念头,否则老子掐爆你的卵蛋,让你进宫里面去做太监!嗯,还是一个死太监,因为送你进宫前,我会砍掉你的脑袋!”

    林虐自以为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他突然放开嗓音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彩衣青年的脸扭曲了,他气得浑身直哆嗦,却又吓得不敢吭声,不敢动弹。

    但是还没等他从这怪异的情绪中挣扎出来,阿尔达、哔哩哔哩和酒桶一行人又凑了过来。白天、黑天犹如鬼魅一样闪身到了林齐身边,彩衣青年居然没看清他们是如何出现的。

    白天看着林齐,低沉而有力的喝道:“父亲,他冒犯了您?要我们将他撕成碎片么?”

    阿尔达则是挥动着矮人族赠送的刺剑,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彩衣青年的下身:“伟大而恐怖的主人,您忠诚的仆人阿尔达最近学会了一手切黄瓜的好手艺,您觉得,我可以将他那条小黄瓜切成多少片呢?一千片?还是,一万片?”

    白天说要撕碎自己,彩衣青年丝毫不觉得畏惧,但是阿尔达说要将他切片,彩衣青年顿时吓得魂飞天外的叫了起来:“东顺王,如果我在这里出了事,你,你。。。青黎公主的性命不保!”

    青黎公主僵硬的身体不能动弹,但是她呆滞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林齐轻轻的吻在了她失去光彩的眸子上,凑到她耳朵边低声咕哝道:“放心,没人能伤害你!这小子是弥罗神教的人?我会让他们后悔这样对你!”

    轻轻的拍了拍极乐天,林齐将青黎公主递到了她怀中,轻柔的说道:“极乐,保护好青黎,你们是姐妹,可不能让她受到半点儿伤害!”

    极乐天唯林齐之命是从,听得林齐的吩咐,她乖巧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搂着青黎公主站在了一旁。

    林齐腾出手来,他晃了晃身体,然后大步走到了那彩衣青年的面前,一言不发的伸出手,右手食指紧紧的扣在了彩衣青年的眼珠上。在那彩衣青年惊恐、绝望的惨叫声中,林齐再现了当年他对亚瑟做过的事情,一模一样的事情。

    林齐的手指深深的没入了彩衣青年的眼眶,慢慢的在他的眼眶内搅动着,过了足足一刻钟,林齐才慢慢的,在那彩衣青年绝望充满了无穷恐怖的尖叫声中,将他的眼珠挖了出来。

    一刻钟,和当年对亚瑟一样,林齐用了一刻钟挖出了彩衣青年的一颗眼珠。在这期间,黑胡子带人赶来了,胡馨竹带人赶来了,沙心月带人赶来了,青黎公主的那些心腹也赶来了,但是所有人都被林虐放声咆哮着赶得远远的,除开黑胡子,其他人不许靠近一步。

    林虐欣赏的看着林齐这慢条斯理带着几分雍容气息的残酷举动,他不断的点头赞叹道:“这才是我们林家的子孙,对敌人么,就应该这样!嘿,想要用一个女娃娃威胁林家的人?这怎么可能呢?”

    “哔哩哔哩!”林齐冷冷的呵斥了一声。

    哔哩哔哩会意的张开了嘴,林齐随手将彩衣青年的眼珠丢进了哔哩哔哩的嘴里。

    作为一个纯血统的恶魔,哔哩哔哩并不介意品尝一下人类血肉的滋味。他慢慢的咀嚼着彩衣青年的眼珠,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声:“伟大而恐怖的主人啊,您就是行走在地面世界的恶魔之王!他的眼珠太鲜美了,充满了力量的气息,哦,他起码也是圣师级别的强者,不然他的血肉不会有这么鲜美!”

    阿尔达则是嫉妒得双眼通红,他浑身战栗着咆哮道:“主人,我需要他的灵魂!他的属于哔哩哔哩,但是他的灵魂,让您卑微的奴仆吞噬他的灵魂吧!他的力量,将变成我的力量,我会好好的蹂躏他的灵魂的!”

    林齐笑了笑,然后重重的一耳光抽在了吓得裤裆浸湿的彩衣青年脸上。

    “你自以为高高在上主宰他人的命运,但是很不幸,你碰到了一群真正的恶魔!”

    古怪的抿嘴一笑,林齐轻柔的说道:“现在,可否告诉我一件事情?青黎是怎么回事?你,或者说你们,或者说守护神宫的这群该死的神棍,用什么方法控制着她?”

    彩衣青年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和钻心的剧痛,他声嘶力竭的说道:“你以为我会说么?如果我说了,你肯定会杀死我,是不是?”

    一张狰狞的大嘴突兀的从彩衣青年的身边闪过,‘咔嚓’一声,他的一只胳膊被齐根咬断,鲜血瞬间喷了出来,随后虚空中传来了可怕的咀嚼声。

    林齐摊开了双手,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彩衣青年:“如果你不说,你会被慢慢的吃掉!”

    彩衣青年最后一丝心理防线被彻底摧毁,他绝望的哭泣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闯入了魔窟么?{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