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四十三章 谁偷袭谁

第八百四十三章 谁偷袭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齐盘坐在楼阁前一丈左右的地方,阿尔达等人全部现身,在他身边护法。

    梵罗神主的灵魂被林齐抽取,如今正被镇压在灵海中,接受林齐和桂花树联手的疯狂攻击。无数条青色的树根在林齐的灵海中宛如刀锋一样乱劈乱砍,每一击都带起了刺目的紫色强光,重重的劈砍在了梵罗神主的灵魂上。

    伴随着痛苦不堪的咆哮声,梵罗神主的灵魂凝成了一座高有千米的巨大神像,站在一团奔涌的水火神座上,三头八臂三足,头顶一道日轮宝光,张口不断喷出道道雷霆反抗桂花树树根的侵袭。

    但是林齐的灵魂化身为一尊千首千臂脚踏大山的巨人,重重的压在梵罗神主的头顶,任凭他如何挣扎怒吼,始终无法撼动林齐的灵魂分毫。两者的灵魂相互冲撞,庞大的灵魂波动在灵海中掀起了万丈波涛,两者灵魂波动的每一次撞击,都会带起沉闷如雷的巨响。

    “林齐,你这个叛徒!”梵罗神主疯狂的咆哮着。

    林齐一千条粗大的手臂紧握着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宛如暴风骤雨一样对着梵罗神主就是一通乱砸。他大声叫道:“胡说什么呢?本王奉冥莲娘娘之命诛杀你,本王可是最虔诚的守护神宫护法尊神王!”

    梵罗立刻放声怒吼起来:“冥莲,你这个骚-货,本宫若是能逃出生天,一定要敲响惊神钟,唤醒三宫所有长老为我做主!可恨啊,本宫两千年辛苦淬炼的半神之躯,本宫两千年的苦功啊!”

    林齐只是不断冷笑,他周身气穴中朦胧的黄色球形魔法阵急速转动,丹田中的土黄色印玺疯狂的吞吐外界吸来的大地元素,化为无数土黄色洪流涌入周身经络,经过气穴中球形魔法阵的提纯后,和精神念力融为一体。全部灌入了灵海中。

    灵海内的波涛越来越大,林齐的灵魂逐渐带上了一层厚重的土黄色,一千条手臂上的石块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沉重。林齐体内所有的球形魔法阵上一枚代表着‘大地元素?重力’属性的魔法符文越来越明亮,越来越清晰,林齐的灵魂轰击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强。

    梵罗神主的灵魂被林齐用灵魂秘术攻击的时候就受伤匪浅,加上林齐的一通暴打,更有桂花树这诡异的帮凶用无数的根茎疯狂攻击。梵罗神主的灵魂所凝的神像变得越来越稀薄,光芒逐渐黯淡,更是被桂花树在他身上刺出了无数的小窟窿。

    最终伴随着一声无奈的悲鸣,梵罗神主的灵魂被彻底轰碎,林齐将自身一部分灵魂力量和桂花树相融合,贪婪的吞噬起梵罗神主的所有记忆。

    梵罗神主记忆中那些男女欢好的场景被桂花树无情的剔除,他牢记在心的那些阴谋诡计也被桂花树摒弃,那些弥罗神教的教义经文则是被桂花树当做休闲读物储存起来,梵罗神主的秘密宝库、私人蓄养的心腹死士的控制手段、各种神通秘法的咒语口诀等等,则是不断的被桂花树融入林齐灵魂。成为林齐记忆的一部分。

    其中就包括了林齐最看重的,完整版本的。毫无瑕疵,没有任何后患的铸灵之术的口诀。

    铸灵之术在创始神宫代代单传,只有历代神主能够得到完整版本铸灵之术的传承,其他人修炼的铸灵之术全部都有着极其可怕的漏洞——修炼这门功法的人,会被人轻松的用一声咒语、一个手印控制。

    完整版本的铸灵之术更加神妙,威力更大,它的名字就是《创世神术》。而不再是《铸灵之术》。

    林齐匆匆的浏览了一番创世神术的口诀,又将梵罗神主的灵魂彻底的搅了一个稀烂,然后就让桂花树将他的所有灵魂碎片全部吞噬了进去。一道道宏大的灵魂本源被桂花树提纯精炼。化为毫无杂质的灵魂力量慢慢的注入了林齐的灵海。

    高大的千首千臂的神像慢慢的恢复成了林齐本来的模样,身高千米的巨人冉冉落在灵海中,通过紫色的灵海汪洋,尽情的吸收着不断涌入的灵魂力量。高大的巨人渐渐的升高,林齐出其不意的击杀梵罗神主,这一次他的灵魂势必得到更大的好处。

    就在林齐尽情享受灵魂中传来的快感时,阿修罗尖锐难听的啸声差点让他吐血。他惊骇的睁开眼,正好看到阿修罗的眉心裂开,一颗血光四射的大眼珠死死的盯着妙闻大师,眼珠核心处一点淤血急速旋转着,好似随时都能从眼珠内射出来。

    阿修罗的颅骨开启,在那硕大的眼珠后面可以看到他灰白色的脑子,他的脑子内无数黑色的血管和神经宛如毒蛇一样蠕动着,那是一幅多么恶心多么可怕的景象。更让林齐受不了的是,那些血管和神经内还不时的冒出几个血色的小水泡,一个个扭曲的面孔在那小水泡中若隐若现,就好像阿修罗的脑子里生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一样。

    林山被屠灵魔杖所化的无数骷髅打得踉跄后退,他也感受到了妙闻体内散发出的那股子让他心悸不安的可怕能量波动,他想挥动大斧斩杀妙闻,但是狂暴疯癫的阿修罗祭起的屠灵魔杖阻碍了林山的进攻,他身体晃悠着向后倒退,根本无法靠近正在施展神术的妙闻。

    但是阿修罗已经铺了上去,他甚至凑到了距离妙闻不到一米的地方。他的颅骨裂开,两片骨头犹如蝴蝶的翅膀一样张开,他的额头被那颗硕大的血色眼珠占据,他发出桀桀怪笑声,眸子正中那颗淤血突兀的射了出来,带着无数冤魂的鬼啸声射向了妙闻大师的眉心。

    “死吧,死吧,你们都死了,我才能活下来!”

    “嘿嘿嘿,天可能塌下来压死我,所以我要将天空毁灭。”

    “地可能塌下去闷死我,所以我要将大地毁灭。”

    “你们可能杀死我,所以我一定要杀光你们!毁掉你们这些可能伤害我的存在,我就安全了!”

    疯疯癫癫的阿修罗不断的嘀咕着逻辑混乱却又自成一套体系的歪理学说,眉心那一滴淤血射出后,他好像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就连身上的肌肉都干瘪了一大圈。他发出欢快的笑声向后急退,身体所过之处大片黑红色烟雾不断飘散出来,慢悠悠的向四周扩散开。

    妙闻死死的盯着那颗慢吞吞向他射来的淤血,突然古怪的笑了一声。

    站在妙闻身后的一位枯瘦如柴矮小犹如马猴的光头老人横挪一步,突兀的出现在一个海族的半神面前。他一把掐住了那个半神的脖子,又向后退了一步,同样是无比突兀的出现在了妙闻的面前。

    在那海族半神愤怒的喝骂声中,老人举起倒霉的半神迎向了那一滴粘稠的淤血,不过黄豆大小的一滴淤血射在了半神的眉心,就好像鬼影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修罗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老贼秃,你怎么这么无耻?你,你,你怎么不让我杀了妙闻?你居然敢阻止我杀人?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这个下三滥的杂碎,你居然敢救下我要杀的人?”

    光头老人看都懒得看阿修罗一眼,而是如避蛇蝎的一把将手上的半神丢出去了三五里外。在场众人的眼里都极好,他们看得那半神飞出去三五里后,伴随着‘噗嗤’一声闷响,整个身体突然炸成了一团黑漆漆的粘稠血浆。淤血宛如下雨一样落下,淅淅沥沥的洒在了地上。

    ‘嗤嗤’声不绝于耳,数里外的地面被腐蚀出了一个直径两里左右,深有将近十里的大坑。坑内尽是腥臭难当的液汁,一缕缕青烟不断冒出来,黑色的烟雾向着四周扩散开,安民城内无数侥幸逃过了冰雹袭击的幸运儿沾上了那烟雾,当场就软在了地上,迅速变成了新的一滩脓血。

    ‘流毒无穷灭世魔瞳’,阿修罗施展的毁灭神宫的秘传神咒让所有人都悚然色变。这黑色烟雾不断扩散开,安民城内残留的子民几乎是瞬间全部被浓烟杀死。传说中八千多年前,在弥罗神教攻打天庙的宗教战争中,一位毁灭神宫的大神官用这招暗算了一位天庙的主持,流毒让血秦帝国西南七个行省鸡犬不留,过了两百多年那七个行省的环境才逐渐恢复。

    “好狠毒的招数!”那光头老人冷喝道:“妖孽,今日留你不得!”

    阿修罗怪笑了一声,他正要开口说话,他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生得慈眉善目的光头老人。这个老人身高超过两米五零,看上去胖乎乎的就好像一个和蔼的厨房大师傅,带着一丝纯善的笑容,这光头老人双拳重重的砸在了阿修罗的后心上。

    这个老人的实力和林山相当,就算比林山稍差一点,却也相差有限,他可比阿修罗强太多了。

    这样的实力,这个光头老人还背后偷袭阿修罗,措手不及的阿修罗惨嚎一声,两颗眼珠带着粘稠的鲜血从眼眶内喷出,他的后背整个炸开了。

    光头老人捻须长笑,他正要开口说话,妙闻和前面那枯瘦的光头老人突然面色急转。

    林峦同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老人身后,一柄沉甸甸的奇形狼牙棒已经砸在了老人后脑勺上。

    ‘啪’的一声,脑浆四溅。{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