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嬴政绝杀

第八百四十六章 嬴政绝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普愚淡然笑着,用那种看到一群死人的目光看着在场诸人。

    他身后的五位老人正中的那位,手里拎着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那小小的狰狞的模样,分明就是刚才发出惊天一击后急速逃窜的阿迪。很显然,阿迪没能杀死应嬴政等人,反而是他自己被人半路截杀,头颅都被人拿到了手中当做战利品。

    轻轻的将阿迪的脑袋丢在地上,这个光头老人一脚将阿迪的头颅剁碎,然后缓缓的向林山点了点头:“三位很强,但是我们有五人。若是不出意外。。。应该也不会有任何的意外了吧?”

    普愚笑着点了点头:“师祖,唯一的意外就是威龙师祖不幸。。。但是这是值得的。只要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妙闻师兄全部杀死,我明陀峰一脉势必能领袖群伦。”

    妙闻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厉声喝道:“普愚,你疯了?”

    普愚冷漠的看着妙闻,他沉声道:“事已至此,废话少说,威龙师祖的死,我必须给本宗长老们一个说法,让明陀峰一脉取代天庙上院,成为天庙真正的核心宗脉,这个功劳,足以抵充威龙师祖的不幸!”

    冷哼了一声,普愚转过身向五个老人行了一礼:“还请五位师祖出手!”

    五个光头老人笑了笑,三人带起一道残影极速扑到了林山兄弟三人面前,一动不动的和他们对峙,其他两人则是宛如龙吟一般长啸一声,一人扑向了妙闻和明识,另外一人则是冲向了其他那些半神。

    普愚淡然笑着,他背着手,手指头细细的玩弄着一串儿念珠,低沉的念诵一篇超度亡魂的经文。一名海族的半神怪啸一声突兀的化为一道水波冲天而起想要遁走,但是普愚突然一指头弹出,一颗念珠化为人头大小的一团金光,重重的打在了那一道水波上。硬是将这海族半神凌空击杀。

    普愚冷哼道:“不要忘了,除了五位师祖,本座也是侥幸踏出了那一步的人。或许本座对付不了那三位前辈,但是击杀尔等,就犹如杀鸡屠狗!”

    妙闻愤怒的咆哮着,刚刚他和明识好容易才在阿迪的可怕袭击中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他的所有力量都消耗得七七八八,现在又有一位普愚召来的太上长老全力攻击。他只是勉强抵挡了三招。甚至来不及发动威力强大的神术,就被一拳轰碎了头颅。

    所有力量消耗一空的明识长叹一声,他乖乖的将手上巨大的珠串丢给了那位攻击自己的老人。低声哀求道:“毕竟同门一场,留我一道灵魂转世!”

    那老人接过明识手上的珠串,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然后挥动珠串,将明识的脑袋连同他的灵魂砸得稀烂。他冷笑道:“留你一道残魂转世?还是留你一道残魂去你供奉的神灵那里告状啊?真当本座有这么蠢,给你这样的机会?”

    下手狠辣无情,老人将仅剩的几个天庙半神全部诛杀,然后宛如狂风一样扑向了那些还在苦苦抵挡的半神当中。两人联手攻杀,那些本来派出去阻截援兵的半神被杀得落花流水,又有普愚在外伺机偷袭,眨眼间数十个半神被三个实力超出他们一大截的强横存在杀得干干净净。

    收拾了战利品,普愚带着五位老人站在了林齐等人面前。

    笑着向林齐点了点头。普愚指着身后的五个老人笑道:“这五位都是本座长辈,威信、威仪、威德、威智、威礼,连同威龙师祖,他们本是我明陀峰一脉九代前的护法尊者。”

    轻叹了一声,普愚摇头道:“不用我多说,诸位应该知道五位师祖都是什么样的实力,加上本座。吾等六人,应该能够在一盏茶时间内将三位前辈诛杀,然后,剩下的人,是不可能阻止我们击杀嬴政陛下的!尤其是威信师祖。他老人家当年屡有奇遇,甚至曾经融合了一缕神魂。。。”

    威信。也就是刚才手持阿迪头颅的威信笑了,他轻声说道:“一缕神魂,让本座直窥天神大道,寻常半神,本座举手投足也就杀了,你们,一丝机会都没有!”

    普愚矜持的点了点头:“所以,还请嬴政陛下自尽,其他诸位,若是愿意加入我明陀峰一脉,则我明陀峰广开方便之门,愿意招纳八方信徒,共建极乐神国,共享无边极乐!”

    嬴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走上前了几步,向着普愚指了指:“普愚,你曾经和朕缔结的合约,莫非都是一纸空文?朕甚至许诺,让你的弟子做太子,而你。。。”

    普愚死死的盯着嬴政,他狞声道:“如果是赢晸陛下,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毕竟血秦帝国的皇帝,一代不如一代,我们并没有丝毫的压力。但是,嬴政陛下就不同了,说实话,我们都很害怕您!您的威胁太大了,不将您扼杀,我们怕是半夜都睡不着觉了。”

    威信的眸子里棱光四射,他盯着嬴政冷笑道:“嬴政,本座万年前的祖先,应该是本座二十六代以前的太祖,他老人家就是被你围攻天庙的时候陨落!那时候,他老人家仅仅是一个圣徒,仅仅是一个圣徒啊!你这杀千刀的。。。暴君!”

    “暴君!”嬴政眯了眯眼睛,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道:“多少年没听到这个词了?抱歉,我能说粗话么?”嬴政看向了林齐等人:“我,而不是朕,我,能说粗话么?”

    林齐看着嬴政,很是理解他的心情:“说吧,没关系,我们都能接受!”

    嬴政挺起了胸膛,指着普愚就破口大骂:“老子操你们这群乌龟王八下三滥的贼秃,要不是你们整天敲骨吸髓攀附在老子的血秦帝国上吸血,甚至老子的妃子里面都有你们的信徒,和你们这群贼秃偷偷摸摸修炼什么欢喜功法,老子至于带兵去围攻你们这群骚秃子么?”

    污言秽语源源不绝的从嬴政嘴里喷出,林齐等人吓得倒退了一步,惊骇无比的看着嬴政。作为堂堂血秦帝国的皇帝,抛开他还是开国圣帝的身份,仅仅是血秦帝国皇帝的身份,嬴政这一通破口大骂就是那样的惊人。简直是没治了,看嬴政这熟极而流的污言秽语,想来当年他还是一个伐木贩薪的野人的时候,一定不是什么善良懂礼的好人。

    滔滔不绝的破口大骂了一通,嬴政将当年他围攻天庙之前的那些破烂事抖落一空,然后跳着脚的叫骂了起来:“老子就是围攻你们了,老子就是杀你们的信徒了,老子就是把你们在血秦帝国各地的分堂口都给烧了,你们所有的男信徒都被阉了,所有的女信徒都送去军营里奸了,怎么的吧?你们还不是没能把老子怎么样?老子照样活得好好地,你们能咬了老子的鸟去?”

    得意洋洋的脱下了破破烂烂的长裤,嬴政当着林齐众多族人的面,得意洋洋乐不可支的喷射出了一道粗大的水柱:“老子还当着你们的面喷你们一身,你们能咬了老子的鸟去?”

    普愚和威信等五人全傻眼了,他们差点就被嬴政的尿水溅了一身,幸好他们反应得快,急忙抽身闪开,这才避开了那一道水柱的激射。普愚气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简直是,简直是,不可理喻,简直是混账,简直是,你,你,你哪里有资格做一国之皇!”

    得意洋洋的扎起了裤带子,嬴政又恢复了一个铁血帝皇应有的做派,他背起双手傲然道:“朕乃天定之主,朕注定是天下共主,当一统八荒,成为万族之尊。朕的所作所为,自然是高深莫测,你们这些庸碌凡人,怎么能理解朕的深邃、博大?”

    冷笑了一声,嬴政的眸子里透出了一缕凶光:“正好比,你们自以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杀局啊!必死的。。。杀局!”

    普愚和威信等人呆呆的看着嬴政,现在分明是普愚占了绝对的上风,嬴政居然说这是一个杀局?

    嬴政狞笑着一指头顶的不老月轮,冉冉月光腾空而起,冰冷的寒气四射,伴随着低沉的脚步声,一道青蒙蒙的月光洒落水面,头戴黄木高冠,身穿青色长袍,脚踏黑色布靴的阴师摇晃着鹅毛扇,慢悠悠的从月光中走了出来。

    “陛下,这宝贝好是好,就是里面太冻了一些,我盖上了十几床棉被,硬是冻得直哆嗦!”阴师笑吟吟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普愚等人,轻柔的说道:“那么,要杀的人,就是这些喽?”

    三百名身披黑色全身甲的重装甲士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月光,他们周身杀气腾空、阴气缠绕,就连一丁点儿活人应有的气息都没有。普愚和威信等人看到这些重装甲士,下意识的怪叫了一声,狼狈的向后急退了好几步。

    “嬴政。。。你,你居然是!”普愚气急败坏的呵斥起来:“难怪你起兵发家的速度如此之快,你到底是哪里的传人?你这个异端,你,你,我神定然将你碎尸万段,将你的灵魂当做灯油熬炼,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嬴政只是阴恻恻的一笑,厉声呵斥道:“废话少说,杀!”

    三百甲士闷哼一声,同时向普愚等人冲了过去。{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