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八百四十七章 魔皇不死军

第八百四十七章 魔皇不死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三百甲士,煞气冲天,面色苍白的普愚看了一眼扑到自己面前的十几个甲士,随手一拳向他们劈了过去。这些甲士虽然煞气极重,散发出来的阴寒气息更是让他浑身难受,可是他们并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力量气息。

    也就是说,这些甲士就好像一群冻在冰窟中数万年的棺材板,虽然阴气、煞气惊人,可是并没有半点儿生命体应有的气息,普愚根本看不透他们是什么样的实力。圣徒?圣士?圣师?或者干脆是半神?

    普愚看不透,所以他这一拳只用了三成力量,剩下的七成力量全部用来自保。

    一声闷响,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甲士被打得倒飞了出去。一团金光在他身体内闪烁,就听得‘轰’的一声,金光爆开,将那甲士硬生生炸成了十几块。普愚的面色一松,这些诡异的家伙看起来并不难对付!

    但是让他吃惊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那炸成十几块的甲士依旧向他冲来,一条条极细的血丝牵连着甲士的残躯,迅速拉扯着他的躯体拼凑在一起。他身上的铠甲宛如流水一样蠕动着,很快就重新凝成了一套完整的甲胄,而那甲士的身体也恢复如初,继续生龙活虎的杀了过来。

    而且被击杀了一次,甲士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阴煞逼人。

    普愚和威信等人齐声惊呼:“果然是异端!”

    嬴政则是放声大笑起来:“异端?什么是异端?今日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朕不死军团的厉害!”

    阴师淡淡的笑着,他轻轻的扇动着鹅毛扇,他的扇子每扇动一次,都有一缕凉风慢悠悠的吹出,渐渐的四面八方吹出了阴寒刺骨的长风,白蒙蒙的寒风呼啸着吹过大地。卷起了无数细小的旋风。

    这些甲士就在旋风中若隐若现。沉重的身躯却轻盈得和鬼影子一样,带着万分的诡邪之气从四面八方飘忽不定的扑了上去。普愚和威信等人阴沉着脸一次次的将这些甲士击飞、打碎,但是任凭他们如何努力。这些甲士哪怕被炸成了灰烬,依旧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重新恢复如初。

    林齐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林山、林峦、林峰三位老祖。发现他们也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在盘算着对付这三百不死军团的办法。这种打不死、赶不走、死缠烂打的敌人,实在是让人头痛到了极点。

    猛不丁的阴师长啸了一声,那些甲士同声大喝,双手握拳向前重重一挥。从他们掌心喷出一道刺眼的灰色强光,光焰如火、如瀑喷泄而出,三百道长有百米碗口粗细的灰色强光宛如长剑一样重重的斩下,化为一张散发出阴煞死气的大网,将普愚等人笼罩在内。

    谁也没想到这些不死军拥有这样诡异的攻击手段。普愚等人被劈了一个正着,灰色强光劈开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普愚等人都是修炼的天庙明陀峰一脉的秘术。他们的鲜血晶莹剔透宛如融化的玉液。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荧光。

    带着一丝隽永清香的鲜血四散,普愚等人身上的伤口虽然深可见骨。但是看上去也并不严重。但是这些伤口上附着着腐蚀力极强的邪异能量,这些能量不断的吞噬普愚等人的精血,就好像在普通人的伤口上浇了一瓶浓盐酸一样,那种剧痛绝对会让人痛得昏过去。

    普愚痛得嘶声叫了一声,他厉声喝道:“陛下,我天庙并无意和陛下作对!”

    嬴政背起了双手,他冷笑道:“普愚贼秃,现在就是你把你全家的女人,包括你老母嫁给朕,也改变不了天庙和朕的死敌关系。是你们要杀朕,是你们纠集人手来杀朕,是你们意图控制朕建立的血秦帝国!朕,怎可能和你们善罢甘休?”

    “杀,将他们,全部诛杀!”嬴政扫了一眼已经变成一个巨大湖泊的安民城,冷酷的哼了一声。

    阴师轻轻的笑着,他不断的摇晃着鹅毛扇,白蒙蒙的阴风席卷四方,若是从高空看下来,就能看到这白蒙蒙的阴风每一道都长有数十里,无数道长风扭曲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方圆近百里复杂无比的魔法阵图。随着阴师鹅毛扇的摇动,阴风不断从地下卷起肃杀的寒气煞气,不断的注入不死军的身体。

    不死军终于扑到了威礼的身上,七个不死军缠住了他的身体,重拳宛如雨点一样向威礼的周身要害砸了下去。刚刚砸了三五拳,就听得凄厉的风旋声传来,这七个不死军的胳膊居然变成了急速旋转的钻头,带起一道道漆黑的风影刺向了威礼的要害。

    最无耻的一个不死军,他的双臂一个刺向了威礼的下身,一个刺向了威礼的后庭,威礼正忙着摆脱七个不死军的纠缠,但是这些不死军的力量极大,身体韧性十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七条大蟒缠在了身上,他一时根本没办法摆脱这些犯人的家伙。

    十二个急速旋转的钻头刺在了威礼的身上,威礼的下身和后庭同时受创,他发出一声怪异凄厉的惨嚎声,身体前后两处同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的身体骤然一震,一道金光喷出,七个不死军同时炸成了无数的碎片飞散。但是他们刚刚飞出不到百米远,一道阴风吹来,碎成稀烂的不死军残躯内喷出无数血丝相互勾结,眨眼间又拼凑成了七具完整的不死军。

    受创的威礼怒吼道:“无耻之尤!”

    阴师轻描淡写的笑道:“无耻?‘耻’这东西,能当饭吃么?”

    一句话堵得威礼差点吐血,不死军的胸甲突然开启,他们胸口喷出了无数道极细的灰白色雾气,阴邪杀气凝成拇指粗细的箭矢,宛如暴风骤雨一样席卷而去。普愚等人根本无法防范来自四面八方的密集攻击,他们只能周身金光闪烁,硬生生吃了这一轮攻击。

    这些阴邪杀气似乎对天庙的功法有着极大的克制性,每一支细小的箭矢爆开,立刻化为一团粘稠的阴气附着在普愚等人的身上,将他们身上的金光腐蚀得斑斑驳驳。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普愚等人的护身金光就被削弱了起码八成,吓得他们急忙念诵咒语,再次加强了护身的金光。

    威信阴沉着脸说道:“这些东西太过于难缠,走吧,今日是不可能诛杀嬴政了。”

    普愚深深的望了嬴政一眼,他冷声道:“陛下,还希望陛下能信守承诺,当日本座和陛下缔结的盟约。。。”

    普愚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林峰突然闪身冲了过去,他手持一柄造型怪异的九孔飞廉大铡刀,带起一道恶风重重的劈下,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嬴政身上的普愚从正中劈成了两半。林峰一击得手立刻撤退,躲开了威信等人恼羞成怒劈出了三拳五掌。

    林峰冷哼道:“最烦你们这些天庙的贼秃,杀人放火的事情干了不少,还他娘的一个个满口的仁义道德!信守承诺?缔结的盟约?你们来杀人的时候,怎没想到这些东西?”

    威信近乎癫狂的咆哮着:“你。。。老匹夫,本尊和你不死不休!”

    林山、林峦、林峰同时握紧了手上兵器,他们齐声喝道:“那,还是你们死吧!”

    包括林虐在内,林家的其他众多半神同时拔出了兵器,各色奇光异彩闪耀,一旁的嬴政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这些家伙的装备也太豪华了,清一色的半神器啊!而且最差的也是中阶半神器,这让家大业大的嬴政都不由得流口水了!

    十几条阴风突然裹住了三十几个不死军,他们借着风力逼近了威德,七手八脚的抱住了他,一把将他拖出了数十米远。林山一声呐喊,林家的这群暴徒一起挥动兵器,全力挥出了一击。

    数十道同源同属性的力量汇聚成一道浑浊的洪流,重重的斩在了威德的身上。

    威德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闭上了眼睛在洪流中化为乌有,这道数十名半神的聚力一击轰出了百里开外,将百里外一座高有数千米的大山瞬间蒸发。

    林山等人挥动着兵器冲了上去,一言不发的对着威信等人就下了死手。

    三百不死军宛如牛皮糖一样死缠住了威信四人,而林山等人则是招招要命,饶是威信等人实力惊人,在这样不要脸的群攻下,他们也只是抵挡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林山等人剁成了碎片。

    一脚将威信的脑袋踏成粉碎,林峦骂骂咧咧的嘀咕了起来:“还以为都有多厉害的刺客?一点都不过瘾,这些家伙的战斗意识太差劲了,太差劲了,他们甚至还比不上当年我们斩杀的那个。。。”

    林山冷冷的横了林峦一眼,林峦顿时闭上了嘴。

    嬴政看了阴师一眼,头顶一道月光冉冉升起,将阴师和三百不死军装了进去。

    林齐看着那一轮明月,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有一种让林山等人出手干掉嬴政,帮自己抢夺不老月轮的冲动。但是桂花树迅速传来了警告,强行打消了林齐的冲动——在林齐拥有足够自保、并且保住桂花树的力量之前,任何冲动和冒险,都是有害无益的。

    所有来袭半神都被斩杀,安民城也彻底毁灭,众人看着四周残破的景象,半晌没有言语。{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