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又见穿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公元两千年之前人类遭遇严重车祸的结果多数是直接升入西天极乐世界。不过从公元两千年开始这种结果忽然有了根本性的变化。根据爱因斯坦大大的相对论那群不幸中的万幸的家伙提早告别了自己的时代竟有可能跑到另外的平行空间重新开始自己绚丽多彩的人生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这就是……

    穿越。

    穿越是一种时尚!

    登山、下海、车祸、飞机失事、睡觉、……没有什么事故不可以穿越也没有哪个人不可以穿越更没有一个时空不可以穿越。

    清醒后的许汉青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许汉青睁开眼睛现自己躺在一副担架上面正颤悠悠地行走在山道上两旁黑黝黝的树林被风吹动传来一阵阵哗哗的声音。借着月光看去身旁伴随着很多步履匆匆而且穿着古装衣服的汉子手里拿着大刀长予但脸上却带着一种悲愤或者沮丧的神情。

    什么乱七八糟的搞什么呢?我不是被车撞了吗?不至于吧?

    许汉青偷偷用手掐了一下大腿咝倒吸一口冷气疼呀不是做梦唉。

    “咝”声虽不大还是被旁边的人听见了一个拿刀的汉子看见许汉青睁着眼睛愁眉苦脸立时被惊喜的表情代替喊道:“老爷醒了老爷醒了老爷睁开眼睛啦。”

    寂静的队伍骚动起来前面的后面的都向许汉青涌去夹杂着惊喜的呼喊声反响是相当的强烈面对周围无数关注的目光听着乱七八糟的声音倒把许汉青吓了一跳。

    “让一下让一下让许管家进去快点快点让一下。”随着话音围观的人群闪开了一条通路一个家人打扮的老头急匆匆冲了进来。

    “老爷老爷您终于醒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许福也不想活了。呜呜呜。”老头一下跪在许汉青的担架前抓着许汉青的手声泪俱下。

    “这个..那个..”许汉青一时搞不清什么状况这话也不知道从何问起了。

    “老..老人家你先别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老爷您..您怎么这么叫老奴呀您可别吓唬老奴呀。呜呜呜”老头愕然地瞅着许汉青哭得更欢了。

    “我..我没事就是头有点迷糊有些事记得不清楚那个老..老管家你先不要哭了你把事情经过好好和我说一下我..我好好回忆回忆。”许汉青现在真的是迷糊了。

    浑浑噩噩地听着老头讲述许汉青努力整理着思路:自己是生活在公元二十一世纪的人二十九岁叫许汉青大学毕业后参加了海军闲着没事在福州逛街路过百货店的时候看见一位走*光的美女大脑走神所以跟货车进行了亲密接触然后倒地不起……好像自己是死了哎不过为什么记忆都跑到现在的身躯中了?

    “难道是灵魂穿越了?”许汉青狠狠敲打了下自己的头。

    “老爷您怎么了。”老头停下说话拉了拉许汉青的手。

    “没事没事就是头疼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继续说吧看看我能不能想起来吧。”许汉青郁闷地说道。

    “那我边走边说老爷你好好躺着。”老头站起身对着旁边围观的人群挥手道:“大家别围着了老爷没事抓紧赶路吧翻过山就快到家了狗贼蒲寿庚可能还领着人在追我们呢大家快走吧。”

    ...........

    随着老管家许福的叙述许汉青重新确定了自己的处境:自己现在的身躯也叫许汉青今年二十五岁家住晋江东石系南宋后期进士官居承信郎因继承祖业拥有大量船舶从事对外贸易家财巨富故时人称为“许百万”。夫人陈淑祯可是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自幼受到良好的家教深明大义攻读兵书苦练武艺所以文武双全。民间传说:她常着男装平时喜击剑弄铁丸有穿柳贯风之术且学得少林轻功。陈淑祯在许家待人宽和慷慨大方扶贫济困当地人均称她为“许夫人”。现在是景炎元年也就是公元1276年正是元军大举灭宋的时候福州已经陷落许汉青、陈淑祯夫妇获悉南宋余部护卫端宗、卫王到达泉州顺济桥无法进城时就带领族丁与总兵刘洙所部会合出救援南宋余部。泉州守将蒲寿庚降元以舟师助元军追击宋军。许汉青、陈淑祯等率所部与元兵大战于可慕坡。激烈战斗中许汉青和陈淑祯失散了。历史上许汉青应该是在这次战斗中壮烈殉国的。阴差阳错二十一世纪的许汉青的灵魂附到了南宋的许汉青身上奇哉怪哉!

    肯定的是自己身在古代了嗯准确地说是自己的灵魂之类的东西在古代了虽然不知道这个许汉青的灵魂在何处但自己确确实实算还没有死掉。

    没死这算是快乐还是幸福呢?许汉青的心里就象是打翻的百味瓶胡椒芥末老陈醋麻辣油一齐涌上心头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老爷您还要问些什么?”老头眨眨眼睛总觉得眼前的老爷跟从前有些不一样。

    “老管家我想起了很多事情也忘了不少东西比如比如我就忘了很多熟人的长像连夫人都不记得长什么样了真是头痛呀?”许汉青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

    “老爷这也没什么只要您没事许氏家族就有主心骨。在这个乱世里上千口子人可全指望您拿主意呢!这一路上老奴可担心死了..”

    “是呀腥膻横行豺狼当道在这个乱世当中人命如同草芥一般。难哪!”许汉青轻轻地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

    “老爷您的头在战场上受到重击先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到家了大伙再商议商议不迟。”

    “嗯这样也好。”许汉青轻轻地回答道。

    …………………

    &&&&&&&&&&&&&&&&&&&&&&&&&&&&&&&&&&&&&&&&&&&&&&&&&&&&&&&&&&&&&&&&&&&&&

    南靖郊外一个身着甲胄手拿头盔的女子面向北方孑然而立风儿吹过不

    时吹起她的长。只见她面目清秀微皱柳眉粉面上稍有风尘之色虽娇美却透出一股英气。旁边的战马仿佛也知道主人的忧郁轻轻打着响鼻拱着主人的手可女子却浑然不觉。

    一阵马蹄声响起跑来了几个女兵都是十六七岁年纪艰苦的戎马生涯非但没使她们变得憔悴反而使她们在举手投足间平添了普通女孩子少有的飒爽。

    “卫王千岁起驾了吗?”女子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问道。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