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三章 天上掉下个女秘书

第三章 天上掉下个女秘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早上一起来许汉青的感觉就是不爽郁闷!

    什么破古代呀没有牙膏牙刷早上刷牙的问题解决不了。许汉青只能用清水死命的鼓着腮帮子咕噜光水就用了三大杯。

    还有昨天老管家许福要自己写封信让人拿着去找夫人真是越想越郁闷堂堂的进士连毛笔都不会用繁体字加起来能认识一箩筐。自已的硬笔书法和简体字又拿不出手丢人太丢人啦!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丢脸呢?

    许汉青郁闷地满院子乱走不知不觉走到小练武场。看着场边的兵器架石锁石鼓等器物不由得心热起来好久没锻炼啦!

    脱下长袍往兵器架上一甩扭扭脖子扭扭腰双手不停地做着扩胸甩臂的动作脚下却已经开始小跑了。度慢慢的加了上去许汉青的心里也越来越兴奋。绕着场地跑了几圈额上微微见汗了。随即在一棵大树下开始做起了掌上压。

    “二百九十八二百九十九三百!”许汉青嘴里小声的数着。

    看来这个许汉青的身体素质不怎么样呀以后可得加紧锻炼啦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心里一边念叨许汉青一边跳起来抓住根树叉做起了引体向上。

    “呼”许汉青长长地出了口气舒服多了。抓起长袍转身往外走却现练武场门口站着许管家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自己。

    “哦许管家呀找我有事吗?”

    “老爷刘小姐有事要找您您看…。”

    “刘小姐哪个刘小姐?”许汉青很纳闷。

    “就是刘洙刘总兵的女公子刘馨儿可慕坡一战刘总兵殉国她们姐弟两个和我们一起逃出来您在路上还见过一面说过几句话的。”许管家暗想老爷的伤看来还没大好忘得可真快。可嘴里还是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

    “哦似乎有点印象。”许汉青拍了拍额头。又歉然对管家一笑“我的这个脑袋呀有时明白有时糊涂可能是受了内伤老管家可要多担待呀。”

    “老爷您您可折杀老奴了。”管家惶恐地要躬身施礼却被许汉青给一把拉住。

    “老管家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老爷”管家用手轻轻抹了一下眼角“老爷您吉人天相这次大难不死些许小恙也必然能很快治好的老爷您也不必太过在意。”停了一下以道:“按您的吩咐我已经派人拿着您的玉佩去找夫人相信过些时日就有消息老爷请放宽心。”

    “这样就好夫人武艺高强必不会有事。”许汉青道。“嗯刚才你说刘小姐要找我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老奴不知。”

    “那吃过早饭我在书房等她。”

    “是老爷。”

    &&&&&&&&&&&&&&&&&&&&&&&&&&&&&&&&&&&&&&&&&&&&&&&&&&&&&&&

    书房内一位清丽绝俗的美丽少女五官清丽灵秀眸子清澈纯净恬淡幽远使人心动的是内中蕴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天地灵秀身著一袭雪白的长裙宛如一朵美丽又高雅的白兰散出脱俗的灵气。

    “美女呀!”许汉青不由得从心里出感叹这与可慕坡败退途中的那个披头散满脸灰尘的样子相比真是判若两人呀。

    “刘小姐这几日在府中住得可还习惯如有什么不周之处或是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许汉青感叹已毕还是用了一个很俗的话题开口了。

    “许大人您太客气了可慕坡一战父亲殉国刘家除了我和小弟再无旁人能得许大人收留我和小弟感激不尽这里先谢过了。”刘馨儿站起身深施一礼。

    许汉青赶忙摆手道:“哪里哪里这几日我有伤在身实在是怠慢了。快请坐快请坐。”初次对着古代美女许汉青还真有点手足无措。

    “许大人小女子今日来是有些疑问要向大人请教望许大人能坦诚相告。”刘馨儿目光灼灼地盯着许汉青问道。

    “刘小姐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许某必知无不言。”许汉青拽了半天文又被美女盯着额头开始见汗。

    “许大人现在北元肆虐大宋危亡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大人于可慕坡受挫是屈膝鞑子荣华福贵。还是奋起再击名流千古。望大人教我。”刘馨儿词锋犀利咄咄逼人。

    “这个吗…”许汉青沉吟着抬头去看刘馨儿现她灼灼的眼神里分明还交织着一种热切的期盼。

    许汉青定了定神慢慢地开口道:“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我本汉家好儿郎奈何与人做马牛。蒙古人不鞑子占我土地屠我百姓只要许某有一口气在定与其死战到底。”为了加强语气许汉青站起身摆了个《列宁在1918》中的posE。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这几句诗美女的脸由于兴奋有些红向许汉青投射来的目光里面是…?崇拜没错绝对是崇拜。

    “那个那个许大人赤胆忠心壮怀激烈着实让馨儿钦佩馨儿有个不情之请万望大人能应允。”

    蚊子般的声音娇羞的神情连称呼都变了与刚才咄咄相逼一比呵呵狼变羊呀反差也太大了吧。

    “馨儿…小姐有事尽管请讲许某一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馨儿想想请大人将我姐弟二人留在军伍之中与鞑子拼个你死我活以报杀父之仇。”刘馨儿抬头望向许汉青隐隐有一丝决绝。

    “这样啊不好办哪!”许汉青觉得在军队中留下这样一个美女很不合适。

    “馨儿虽然是一女流舍弟虽然年幼却也是将门之后上得了马使得动刀枪行军打仗绝不会拖累大人万望大人成全。”转眼间便珠泪涟涟绝对有捧奥斯卡小金人的潜质。

    子曰:子没曰但心里想:女人的眼泪是对付男人的不二利器。

    面对着这样的带雨梨花许汉青也不例外。

    “馨儿小姐你先别哭先别哭让我想一想想一想。”许汉青拍着额头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哦有了。”许汉青看到书桌上的笔墨突然来了灵感。

    “您答应了大人。”刘馨儿喜出望外。

    “那个是这样在可慕坡啊我这个头受了伤。”许汉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尴尬地说道:“不怕馨儿小姐笑话现在是提笔忘字连书也读不完整呵呵我的意思是想请馨儿小姐暂时帮我做一些抄抄写写的事情。革命工作吗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知馨儿小姐意下如何?”冷不丁许汉青又冒出了新名词。

    “大人何为革命工作?”刘馨儿很纳闷瞪着一双妙目问道。

    “革命工作就是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就是早日打跑鞑子大家过上好日子的意思!”许汉青急中生智开始胡诌。

    “哦我明白啦。”刘馨儿恍然大悟。“只要能留在军伍只要能报仇让我干什么都行。”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把令弟领来我先看看他资质如何以后再交待工作好了。”

    …………………………………………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