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练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站在草草搭成的木台上许汉青一阵阵晕。眼前黑压压的是招募来的士兵这些本来出身或是土匪或是农民的士兵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手里的武器更是千奇百怪除了少量正规武器外什么锄头耙子菜刀。搞什么吗?怎么还有白胡子的老爷爷十来岁的小孩子呢?许汉青沉着脸有一种骂人的冲动。靠以前这个许汉青脑袋是不是秀逗了领着这帮乌合之众去勤什么王找死吗?

    许管家见老爷的脸色不大好连忙上前解释道:“老爷这里有很多难民就是为了图口饭吃怎么赶也不走老奴一时心软便把他们留了下来。老奴………….”。

    许汉青眯着眼想了一下道:“我没想把他们赶走可是不合格的兵我也绝不会带他们上战场与鞑子厮拼呆会你把那些老幼病残找个地方先安置一下我估摸着老二和老三也快回来了到时把他们都带到流求去吧。”

    停顿了半晌许汉青又开口道:“今天就先到这吧呆会儿我拟个标准你带人把这些兵重新挑选一下够标准的留在这个军营里不合格的另找地方安置。今天就先到这吧明天早上我再来散了吧。”说完许汉青有些意兴阑珊地转身便走。

    许汉青心里非常清楚:兵贵精不贵多这个道理带着没经过训练的队伍去打仗是非常危险的胜则一拥而上败则全军覆没让你的本钱全部输干净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想到前世自己当兵所受的训练他心里暗暗狠这帮土包子看老子怎么训练你们不扒你们两层皮老子就不姓许。

    …………

    清晨大地上的万物刚刚被初升的朝阳洒上一抹金黄初冬萧瑟的山林间也笼罩着一股淡淡的雾气在微微的寒风吹拂中便是原本一向早起的鸟儿现在也缩了脖子躲在巢内不敢放声歌唱天地间显得一片萧瑟而又寂静。

    突然“一、一二、一二三、四!”由远而近震天动地的呼喊声打破了山中的宁静在山野中回荡。许汉青跑在最前面随着时间的流逝队伍渐渐得越拉越长口号声也渐渐的变得凌乱不堪不得不放慢了脚步除了少数几个人完全可以跟上许汉青外其他的士兵大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练习跑步是必须的以后拼脚力的时候多着呢在武器装备和人员数量、素质都大大劣于对方的情况下不练习跑步怎么行?而且在必要时还要教会战士们用热水洗脚呢!这可是消除疲劳的好方法!许汉青暗暗想着。

    随着路程的延伸众士兵们的呼吸已经越急促起来:“呼哧、呼哧……”疯狂的喘息之声一时充斥于耳、连绵不绝;而原本齐整的队列也已经变得稀稀拉拉几乎比刚开始时拉长了一半之多。

    许汉青有意加快了步伐在快的急行军摧动下跑到了三公里左右的众人开始出现了体力衰竭的状况:汗水如同雨点般滴落而下嘴唇因为脱水过多而显得有些青紫干;人人面色潮红努力张大着嘴、急而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使得整个快前进的军阵上空形成了一层淡淡的薄雾;而众人手脚摆动得频率也越变得缓慢而没有规律起来严整的阵形也因此而变得愈加松散显然这时候人们的体力已经消耗过半了!

    轻轻叹了口气许汉青领着队伍开始向回跑。心急吃不了热馒头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对这些兵现在的体力进行一下摸底测试以做到心中有数否则别兵没练成军队倒被自己玩垮了。

    终于又回到了军营战士们就好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跌坐了一地大多都在喘气抹汗终于可以解脱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用皮鞭也驱赶不动那些累坏的战士了。

    等到人回来得差不多了许汉青大声吼道:“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一群草包熊蛋你们还是不是爷们儿呀我的军队只要杀鞑子的勇士不要孬种以后这种训练天天都有给你们十五天时间谁要是吃不了苦受不了罪趁早就给我滚出军营、哪里来哪里去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这时许福指挥着许府的家丁抬上来热气腾腾的饭菜。不顾战士们盯着饭菜象狼一样的眼睛。许汉青继续吼道:“十五天后举行全军大比武公开选拔各级军官。下午进行队列训练现在…开饭。”话音刚落累得要死的战士们立刻欢叫着扑向伙食班跑了一个上午实在是太累了也是在是太饿了。许福辛苦的维持着次序大声吼道:“一个个排队你们这些驴日的不要抢大家都有肯定管饱。”

    ……………………………………….

    &&&&&&&&&&&&&&&&&&&&&&&&&&&&&&&&&&&&&&&&&&&&&&&&&&&&&&

    “累死我了!”许汉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双脚搭在桌子上嘴里报怨道。

    训练已经走上正轨在这段时间里许汉青是真够苦啊!他没想到队伍中7o%的人根本不识字另外2o%的人认识的字也装不满一箩筐。只有1o%的人有一点水平。因此不得不在每天中午增加了两个小时的文化课由他设计了简单的识字课程(全是军事命令用语)先挑比较聪明领悟力比较强的组建了一个教导队先把比较聪明的教会了再让这些比较聪明的去教那些比较笨的这样郊率就高多了但许汉青不得不佩服那个时代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毅力和非凡的智慧。他们硬是在高强度训练的间隙里生吞活剥地将各种命令用语掌握了。当然许多人是命令组合在一起时不会搞错意思一分开成单个单个的字他们就瞠目结舌了。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这话真是不假。这帮大老粗们充分利用一切时间创造了很多记忆方法来识字。譬如在吃饭时他们会一边努力夹菜一边讨论埋伏、穿插、分割、包围等内容同时从口袋里的识字纸条中找出相应的那张来拿错的人就得少吃一碗饭。这帮大肚汉本来就能吃现在训练量更是让他们一个个见到石头都想啃上两口。在没有饭吃的压力下人人拼命连做梦时手都会一笔一画的。

    军姿和队列练习真是笑话百出有很多人连左右都分不清弄得许汉青东跑西颠上蹿下跳嗓子都喊哑了收郊却不大。最后命令所有人把左脚的鞋子都脱下来才有所好转。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许汉青。“谁呀?”许汉青不耐烦地问道。

    “打扰了许大人。”一个柔柔的声音传来。

    “哦”许汉青赶忙把腿放下正襟危坐。“馨儿小姐快请进。”

    门一开刘馨儿和刘国栋抱着一摞纸走了进来。“许大人打扰了您交待的的东西我和小弟都写好了不知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哦这么快辛苦了。”许汉青略略翻了翻。纸上写着许汗青回忆的后世的一些话什么平时多流一滴汗战时少流十滴血。什么男儿当自强流血不流泪等等。字迹娟秀的是刘馨儿写的有些刚气的不用说就是刘国栋的手笔了。

    “不错不错明天把这些都贴到军营里去肯定能鼓舞士气士兵们的牢骚也就没那么大了。”许汉青由衷地夸奖道。

    听到许汉青夸奖刘馨儿只是淡淡一笑刘国栋却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小孩心性立刻眉飞色舞起来。

    “许大人我听夫人的丫环小昭的小环说晋江周围居住着很多畲族畲族家的女孩却不象汉家那样有那么多规矩我想…我想…”刘馨儿突然吞吞吐吐起来。

    “哦”许汉青看着刘馨儿的表情觉得十分有趣。“你想怎么样说吧。”

    “我想…我想招募女兵。”刘馨儿一咬牙索性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呵呵这是那两个小丫头给你出的主意吧。”许汉青笑着说。

    “不…是…我自己想的。”刘馨儿脸有些红低着头说道。

    “恩这个想法不错国破家亡哪还要那些个臭规矩。”沉吟了一下许汉青继续说道:“明天你就去招募女兵吧要那些身体强壮能吃苦耐劳的让那两个小丫头帮你再找一些医馆的先生学一些包扎救护的手段。恩还有我和管家说一声有什么需要你去找他。”

    “多谢许大人多谢。”刘馨儿满脸兴奋。

    “呵呵不必客气。”看到美女高兴许汉青心情也很愉快。转头又冲着刘国栋道:“国栋呀你就跟在我身边吧以后这些琐事就全靠你了。”说着用手指了指书案上的纸。

    “谨遵大人吩咐。”刘国栋大声答道。学着大人的样子叉手施礼。

    “哈哈哈哈…”

    ………………………………….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