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说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缕微风吹过飘来的硝烟味才使得陈复文回过神来。

    在城墙上自始至终观看了这场近乎于单方面屠杀的陈复文震憾和惊骇在其心中荡漾爆炸的巨响好象还在耳边回绕。这还是自己印象中的宋军吗?高昂的士气威力巨大的武器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大大人宋军向城门移动了。”王义颤抖着声音说道。

    “哦”陈复文收起思绪向外望去。

    光复军的人马已经向前推进剩下的一些人马正在打扫战场战士们收拢着幸存的马匹捡拾着武器还有的在剥取着完好的铠甲神情显得那么轻松。

    两骑突然从阵中纵马而出直到永安城下呼喝道:“请永安县令陈复文阵前答话。“

    陈复文扫视了一下周围面如土色的属下又定定地瞅了陈亚茹一会儿忽然如释重负地笑了。

    “给我备马我要出城见一下宋军的主将。”

    “大人不可呀”“爹您不能去。”………

    “呵呵是我下令投降的我是罪魁祸宋军来兴师讨伐当然是我去领罪但愿城外宋军主将通情答理不滥杀无辜你们没有大过应该能保住性命。”又转向陈亚茹用手轻抚着爱女的头说道:“爹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陈贵跟了我多年忠心无贰你以后要好好听话啊。”话未说完老泪横流。

    “爹我不让你去要死我也要和您死在一起爹。”陈亚茹痛不欲生抱住陈复文大腿哭着说。

    “傻孩子傻孩子。”陈复文喃喃重复着。突然猛地一推陈亚茹猝不及防跌倒在地。“你们给我拉住她。”陈复文声色俱厉地喊道。“拜托了。”冲着陈贵深施一礼转身蹬蹬走下城墙直奔城门而去身后留下陈亚茹撕心裂肺的哭喊。

    …………………

    城门再一次缓缓打开陈复文催马来到阵前高声喊道:“永安陈复文在此!”

    许汉青微微一笑吩咐道:“队伍停止前进待我去会会陈复文。”不待众人劝说纵马而出来到陈复文面前。

    穿着宋朝的衣冠身上有一种儒雅之气只是双目偶尔神光一闪透出刚毅决绝之色两鬓已经斑白脸上也有很多褶皱显示着人生沧桑。这就是那个振臂大呼要奋起一击的陈复文?

    顶盔贯甲眉分八彩目如朗星英武不凡。这么年青这就是宋军的主将?

    两人互相对视半晌都没有开口讲话。

    最后还是陈复文先打破了沉默拱手道:“许将军罪人陈复文在此听候落。”

    “陈大人言重了”许汉青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大人虽有不战而降之罪但这罪吗?却又与别人不同。”

    “有何不同?”陈复文有些疑惑。

    “别人投降是为了自已或家族的利益大人心系百姓所以不可一概而论。”许汉青顿了顿严肃地说道:“对于那些为了一己之私用同胞的血和国家的土地作为自己进身之阶的卑鄙之徒光复军绝不容情同安张宝就是例子。而对于陈大人许某想请问一句投降北元后大人过得可好永安百姓可是安居乐业对大人可是感恩戴德?”

    “这个…唉”陈复文叹息道。

    “呵呵看来陈大人似有难言之隐不如让我替大人说出来吧。北元残苛视我大宋子民如猪狗一样对财帛女子予取予求。陈大人虽然使永安百姓暂时免除了刀斧加身可看着百姓在沸油锅中婉转挣扎也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吧。”许汉青笑着说道。

    陈复文愣了半晌苦笑着说道:“许将军所言甚是可大宋气数已尽又何必做无谓抗争使生灵涂炭。”

    “大宋的气数尽不尽我不知道可我只知道朝廷没了国家还在华夏的传承还在。无谓抗争陈大人可知道我大宋有多少人北元又有多少人要是我大宋每人都能奋起一击北元如何能如此猖狂。至于生灵涂炭陈大人可知凤凰涅磐浴火重生的道理在两个民族间你死我活的争斗中不流血不付出巨大的牺牲哪能驱除满地腥膻还百姓安乐的生活。”许汉青越说越声大用手一指身后的军阵“看吧这就是不愿作元人猪狗的大宋子民这就是不愿作四等奴隶的人们这就是华夏的脊梁只有还有一个人站着华夏千年文明就不会湮没屠杀和鲜血是鞑子的色厉内荏它只会使更多的人觉醒。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陈大人你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吗?”

    陈复文怔怔地望着许汉青嘴里喃喃地重复着“凤凰涅磬浴火重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凤凰涅磬浴火重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半晌才仰天长叹:“朝闻道夕可死矣。”

    跳下马冲着许汉青深深一揖道:“许将军见识不凡境界高远陈复文受教了。”

    许汉青慌忙下马搀扶“陈大人不可如此折杀许某了。”

    “没想到没想到东石许汉青许百万竟是如此英雄豪杰。”陈复文连连摇头。

    “哦陈大人认得我。”许汉青惊讶道。

    “多年前曾在泉州见过将军一面不想今日……”陈复文苦笑着说。

    “哈哈哈您可是知道许某的底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承信郎什么将军不将军的。”许汉青大笑道。

    “英雄不问出身”陈复文正色道:“只看将军所率的虎贲之士凭将军的武略见识我大宋无人能在将军之上这将军二字当之无愧。”

    “真是这样吗?哈哈哈哈”许汉青得意起来笑过之后抓起陈复文的双手真诚地说道:“许某根基浅薄兵不过万栖身之地也不过是一座雁鸣山不知许大人能否助我一臂之力让那些大儒骂我等不识时务做一回那燎原之火。”

    “陈某愿终生追随将军赴汤蹈火不离不弃。”陈复文颤抖着手激动不已。

    “好赴汤蹈火不离不弃。”

    两双大手紧紧握着传递着男人的情感和承诺。

    …………………………

    当夕阳的一抹余辉洒在永安县城墙上飘扬着的光复军军旗上时许汉青已经坐在县衙的大堂上与众人在亲切地叙谈着。

    兵少将寡班底太薄这是制约光复军展的一个原因。所以许汉青在谈话当中十分留心希望能多现些人才。陈复文当了这么多年县令无疑在民政方面有独到的见解这比那些朝堂上脱离群众只知夸夸其谈的腐儒强得太多。而他属下的几个幕僚或专精术数或专精刑狱都是一些积年老吏。许汉青暗暗心喜等光复军有了一块稳定的根据地他们无疑能替许汉青分忧解惑。所以许汉青对他们也是热心拢络客气非常。

    众人以前见过的军将要么精鲁不文要么附庸风雅。可许汉青和蔼可亲的态度卓越不凡的见识精僻独到的见解和理论却让他们刮目相看暗暗佩服。

    ………………………………………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