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伏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稀疏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照在用锅灰涂黑了脸的朱玉成身上。若不是刻意地观察很难现藏在树林中的他他身上还披着一层新铲下来的草皮头上戴着用藤草编织的隐蔽物。

    不远处的草尖突然动了动一大群各色鸟儿惊惶的尖叫着呼啦啦飞入半空投向山后。

    砰砰砰砰前方的斥候过后大队人马踏着朱玉成心跳的节奏出现在山边小路上。前方是探路的一千新附军中间是一千探马赤军护着三十多辆沉重的大车再后边还是一千新附军。迤逦望不到边际。刀尖上的寒光照亮没有生命色彩的双眼。

    数十铁骑呼啸而来蹄声起起落落卷着一路的烟尘已然过了山下。几个新附军小卒向山坡上看过来背上立刻挨了一马鞭。“找死啊你东张西望什么赶不到永安谁也甭想吃饭。”跟在人群后边的百夫长狐假虎威的骂道。

    小卒子嘟囔了几声灰头土脸继续赶路。直觉告诉他山坡上那浓密的树林里有些异样可人微言轻作为给蒙古军喂马铺床的小卒子谁会有耐心理会他的感觉呢?

    从林间缓缓散去的烟尘中可以看出这队元军走得很慢。眼前的地势高低起伏林深草密沉重的大车粼粼而过人马皆疲累不堪。

    格博海率领着一千探马赤军就悠闲地走在整个队列的中间此时卫护他们前后的新附军也只是一样松松垮垮地行进着。不过那些蒙古军人除了偶尔抽打眼前的新附军小卒几皮鞭取乐外对此却也没有多加呵斥。

    猛然间一棒清脆的锣响划破了山林的寂寂。就在元军勒马回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的时候从左侧树林中飞出了五六十枚黑乎乎的铁弹在半空中咝然冒着白烟瞬间烟雾便笼罩了位处中间的探马赤军的上空。走在队伍中间的百夫长不花阿身手非凡见有一枚向自己落来不慌不忙地冷笑一声伸手将它接住正自端详间引信却已自燃到尽头只听得一声霹雳响起火花迸现硝烟四起伴着一声惨叫不花阿的半排牙床被爆裂的气流高高掀起在空中。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落在地上的铁弹接二连三的爆炸了空中飞舞的弹片铁砂掀翻了一片人马惨叫声马嘶声乱成一片。对于从未闻听过这种爆炸声的战马来说却已足够酝成一场致命的混乱。很多战马出一串长啸一个撅子将主人摔在了马下撒开四蹄向前冲去。队伍前方的乱成一团的新附军躲避不及登时被踏倒。没等倒下的人爬起来更多的惊马从人身上飞奔而过堪堪冲出五百余步才被新附军中的机灵者砍翻。再看新附军队伍被战马踏出一条血河百十人躺在地上翻滚呻吟。

    在一派马嘶人吼的乱相中探马赤军显出了他们非凡的素质。几员军官勒转了马缰带队冲进了新附军队伍。钢刀闪处十余个乱奔乱跑的新附军立刻身分离。被吓住了的将士不得不打起精神按照军官的指示战战兢兢向左侧山坡中树林冲去而探马赤军则抽出兵器围住了那三十多辆马车。

    一声尖厉的竹哨从右边树林中传出百余支弩箭飞蝗一般飞向停留在原地的人群登时射到了一大片。注意力都被左侧树林吸引的探马赤军猝不及防连人带马被射倒了五六十引起了一阵混乱。右侧树林中乘机又向探马赤军的头上播洒了一次铁蛋雨又加剧了这场混乱。

    骤然遇袭身经百战的探马赤军也出现了几丝混乱。千夫长格博海咒骂着大声呼喝着麾下将领的名字骚乱很快被制止。

    “杨晓志马新率领你们的人攻击左侧树林。阿特不斯率一个百人队压阵其他人跟我攻击右侧树林。”格博海皱皱眉头气哼哼的命令。如果要护卫银车那么就处在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槛尬境地只有快消灭两侧树林中的敌人全军才可以无忧前行。所以格博海当机立断先抛下银车不管反正银车沉重即使正常行驶度也不快。当然达斯文对左侧树林中飞出的会爆炸的铁蛋也是心存忌惮所以才率本部人马攻击右侧树林。在他想来比弓箭探马赤军还不惧那些南人虽然看来南人用的是神臂弩却也没太放在心上。

    “是大人。”两个新附军千户无奈地答着整顿下属向左侧树林冲去。

    片刻间人马准备停当这期间右侧树林中又出了两轮齐射又射倒了百十来人随着带队军官一声令下七百余探马赤军迅冲向右侧树林。听见弓弦翻响密集的弩箭如雨而至。探马赤军全无怯色霍然蹬底藏身弯弓搭箭便对射而去。在浓密枝叶的遮挡下探马赤军骑射的效果可想而知。而躲在树林中的光复军弩手巧妙地借着树木的掩护不紧不慢地射杀着奔驰而至的探马赤军。

    才冲出几十步已经分出探马赤军和新附军的差别稳定了心神的探马赤军不顾迎头弩箭越冲越前。而冲锋的新附军却跌跌撞撞稍有危险便趴到地上不敢起身。

    “弩营边射边退把敌人引进树林长枪兵短刀手准备肉搏。”朱玉成低声吩咐从树后边探出半个身子一弩将带头的元军百夫长射下马来。麾下的士兵见样学样瞄准放弩狙杀着纵马冲来的探马赤军边射边向树林深处移动。

    “下马冲锋。”格博海大声命令着。探马赤军在距离树林五十米的地方跳下马来以马匹作掩护挥舞着武器呐喊着向树林冲去。

    咯吱一个大铁弹带着风声飞了出去正砸在上冲的新附军中间。哄的一声炸裂将十几个逃避不及的士兵掀翻在地上。烟尘带着血肉乱纷纷落下来落了士兵们满脸。

    妈呀弹坑周围的新附军惨叫一声掉头就向回跑。没等跑出几步对面一阵箭雨飞来督战的探马赤军将他们全部射杀在阵地前。

    “冲上去呀弟兄们杀一个宋兵赏十两白银呀。冲啊。”两个新附军千户喊着硬着头皮赶着新附军向树林里冲去。

    冲入了树林中的格博海是欲哭无泪脚下的陷阱、绊索、竹钉还有碗口粗细的陷马坑头上不时出现的竹排、铁弹丸身边时时袭来的弩箭让探马赤军如临深渊每一步都战战兢兢。看不到敌人敌人却又无处不在格博海被气得火冒三丈却无可奈何。光复军就象一块牛皮糖打又打不到甩不甩不脱牢牢地粘着这六百多探马赤军不时传来的惨叫声愈加让格博海心乱如麻。在平原上纵横无敌的铁骑深深地陷入了泥沼之中有力使不出来。

    而对面的新附军战斗意志更加薄弱冒着铁弹冲进树林中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又象屁股着火一样退了出来却又不敢太靠近督战队只好在树林边缘各自找个掩护任凭几个低级军官打骂趴在地上再不起来。而树林中的投石机置树林前面的窝囊废不管开始凌虐起留守的那一百多探马赤军来两次覆盖轰炸就将督战队炸了个七零八落。

    山道旁的两片树林就象两个张着巨口的怪兽不紧不慢吞噬着元军。

    砰随着一枚旗花火箭在空中炸响总攻开始了。

    一旅三旅从前后缓缓压上四旅也冲出了树林三面铁墙慢慢地推进将惊慌失措的元军包围在山道上。只有教导团还在树林中与残存的探马赤军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投降免死只俘不杀。”呐喊声此起彼伏摧残着元军剩余的斗志。在最后消灭了顽抗的探马赤军之后新附军彻底放弃了抵抗。

    等到格博海领着残存的二百多探马赤军跌跌撞撞地从树林中被教导团挤出来时迎接他们的是严整的军阵闪亮的刀枪。格博海双手沾满血腥自知难以幸免在一双双充满仇恨的目光逼视下只进行了一次亡命的冲杀就被上千的光复军所淹没了象池塘中泛起的一朵浪花瞬间消逝。

    许汉青骑在马上静静地望着正有条不紊打扫战场的士兵们心里十分欣慰。

    从陈复文那里得知三千元军押送邵武银坑的一百万两白银前往泉州途经永安时光复军全军出动忙乎了半天才布下了这个的埋伏圈。从实际结果来看以极小的代价获得巨大的胜利这次伏击堪称完美。

    回想兵出雁鸣山以来的这三次战斗攻城野战伏击光复军从实战中飞快地成长起来再不是只凭热血奋战的民军也再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菜鸟在战火和热血的洗礼下光复军身上隐然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每一个战士都是一笔财富一个火种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带出十个百个千个和他们一样骁勇善战的勇士。在每个时代都需要英雄可谁又记得那些把英雄托起的默默无闻的人呢。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