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四章 智取安溪

第十四章 智取安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人我军所携带的手雷炸弹所剩已经不多只够一两次战斗所用。”辎重营都统上前报告。

    “哦我知道了。”许汉青摆摆手示意他退下。沉吟了半晌向堂下众将说道:“这次出兵的目的已经达到军资又所剩不多所以我决定暂且收兵大家就此商议一下吧。”

    众将互相对视半天无话。撤兵就撤兵从原路返回便是了还商议什么呢?

    许汉青心下暗叹看来手下将领目光还不够深远思维还不够开阔呀!正想开口启他们一下只见三旅统领张天河站起身来冲陈复文施礼道:“陈大人小将有几件事情想向您请教不知......。”陈复文赶忙回礼“张统领客气了陈某一定知无不言。”

    许汉青哈哈一笑道:“大家都是同僚不必如此客气吧有什么话坐下好好说吗。“

    “呵呵呵呵”张天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坐下对陈复文问道:“不知这押运银两的元军是第几次经过永安他们以往去泉州走的路线是什么呢?”

    “这应该是第二次了自从文丞相兵进江西以来邵武的银场便把所出银两通过泉州运往北方这样安全一些。上次所走路线是经永安向大田安溪再至泉州。”陈复文如实答道。

    “那么是否每到一地前都派兵先行进驻呢?”

    “那倒也不是只是永安不算太富裕上次押运的元军对招待并不满意所以这次先行进驻监督我等好生筹备罢了。”

    “多谢陈大人。”张天河转头向许汉青拱手道:“大人属下对于退兵倒有了一个想法。”

    “哦有什么想法快说。”许汉青喜出望外。

    “大人此次我军全歼押运银两的元军而且永安闭城多日许进不许出这个消息应该没有泄漏我想不如我军乔装成元军押着银车直奔安溪智取安溪城消灭守城的左翼军。”张天河侃侃而谈。

    “很好说得很好。”许汉青拍案大喜为自己麾下有如此将才而高兴。随后对其它众人说道:“你们以后要向天河学习多开动脑筋多创造几个思路有些看似简单的问题你在细细思考之下就会现有很多解决之道以后大家都要象天河这样想出的计策越匪夷所思就越会让敌人防不胜防。”

    看到众将都若有所思的样子许汉青继续说道:“来大家都来说说把这个计策补充完善然后分头实施。”

    ........................................

    安溪城头几个新附军的士兵在巡视着。在新附军中左翼军的装备是最精良的。牌头(十夫人长)以上都是披着牛皮甲百夫长以上都是细铁柳叶甲内衬牛皮。这是蒙古人才有的重装备放眼投靠大元的各支新附军只有富甲天下的蒲家左翼军才能装备得起。

    “都精神着点押运银车的这几日便到了。”一个百夫长说道。

    “大哥您也太小心了那些二爷来就来呗吃好喝好再送点银子不就打了。”一个牌头满不在乎地说着。

    “你懂什么打是打了可也别让他们瞧不起咱左翼军。”百夫人训斥道。

    “那是那是新附军中咱左翼军要说是第二哪个又敢称第一呢大哥您就放心吧。”

    …………….

    正午时分一道烟尘向安溪城席卷而来。

    凄凉的号角声立刻在城中响起士兵们慌乱地拿起武器奔上城头。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的骑兵。

    烟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敌楼上的士兵出了一声欢呼“是我们的人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他们打着羊毛大纛羊毛大纛!”

    “哦”百夫长拢目观瞧见是邵武军的旗号不禁放下心来。转身命令道:“快去通报于将军押运银子的到了。”

    等到守城的中万户于谦率领众将赶到时邵武军已经开始次序井然地入城了前面是五百探马赤军中间是新附军护卫着银车后面又是探马赤军。

    于谦赶忙上前冲着队列前一位身穿猴子铠的大汉拱手道:“下官于谦恭迎大人敢问大人贵姓。”

    “上万户完颜敬晖。”大汉眼皮翻了翻用生硬地宋话答道。

    “大人鞍马劳顿这里不是犒军之处下官一切都已布置完毕城里准备了兵营馆驿还特意给将军腾出了一个官邸保证大伙吃好歇好!”于谦仿佛没看到大汉的冷淡和倨傲谄媚地说道。

    “恩。”完颜敬晖点了点头脸上竟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大人您请。”于谦看到完颜敬晖的表情好象骨头都轻了四两。

    于谦领着众将陪着完颜敬晖等来到位于城正中心的县衙所在时饭菜的香味已从衙中飘出来伴着风钻进人的鼻孔。

    “完颜大人请。”于谦跳下马做了个恭迎的手势。士兵们自有专人安排他今天要尽地主之宜在县衙中款待探马赤军和新附军的高级将领。

    “不急我还有一道手谕让我当众宣读。”完颜敬晖带了带马头与于谦拉开几步距离似笑非笑地说道。

    “是给下官的么?”于谦愣了一下答道。心里猛然间有些奇怪不知这位完颜将军那生硬的宋话怎么变了。

    “安溪于谦等将领守土不利丧城失地。又勾结外敌消极避战。着令夺去官职押入牢中候审。若有抗拒立斩不赦不得有误。景炎……

    “什么?”于谦觉情形不对跳起来转身就向士兵身后跑。

    完颜敬晖双腿一磕马肚子战马前冲几步已杀到于谦背后右手抡刀一拖。

    噗血一下子从王积翁的脖子间窜将起来无头的尸体继续跑出数步才不甘心地倒在了地上。

    “弟兄们杀呀。”雷兴在队伍中喊道。随手把一支旗花火箭放了出去。

    扮做探马赤军和新附军的光复军士兵们抽出马刀毫不客气地冲进安溪守将的队伍中。立刻响起一片绝望的哭喊。刚刚要逃走的左翼军将领被战马追上或被砍翻或被踏倒。

    嘈杂的喊杀声从城中响起进城的光复军与城中左翼军交上了手。几道黑烟在城中冒出爆炸声夹杂着伤者的惨呼传遍城内大街小巷。

    弩箭横飞刀枪闪亮失去了主将的左翼军将士机械地抓起武器迎战。然后毫无抵抗力地被炸倒砍翻。习惯性地在杀戮面前逃跑然后被追上来刺倒。

    失去了领的左翼军慌乱地跑着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有人跳进了附近民居试图依靠院墙组织抵抗。更多的人跪倒在地上把兵器举过了头顶。

    蒲寿庚对左翼军不薄每月的饷银能按时放战死者的家属还能得到重金抚恤。抱着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城中的左翼军却也有不少顽抗者但迎接他们的是手雷和刀枪。

    一阵弩箭一群手雷一个冲锋顽抗者在突如其来的恐怖攻击中化成了一地血肉。幸存者拎着武器面对未知的事物的巨大威力恐惧吓跑了他们的勇气不知道是该继续顽抗还是跪地求饶。他们已经没有选择了勇气人跑得快快不过天空中飞来的手雷和弩箭。

    一万多准备充分的光复军在城中追杀着五千措手不及群龙无的左翼军不论是人数还是装备上左翼军都处于劣势战斗结局已经早已决定。

    县衙门口的蒙古羊毛大旗被砍翻一面光复军战旗慢慢地升起在空中高高飘扬。

    http://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