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心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亲父亲?”陈亚茹抓着陈复文的肩膀轻声呼唤着。

    陈复文的身子微微颤动听到女儿的呼唤他费劲地想睁开眼睛想开口说话可牙齿格格作响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汉青探了探陈复文的额头热得烫人。

    转头向旁边的医生问道:“陈先生所得是何病?怎么烧得如此厉害?”

    号称赛扁鹊的医生郭高松皱着眉头答道:“陈先生本来体弱受了寒邪人体卫阳虚损最易感受寒邪病变有内寒、外寒之分外寒入体经久不散遂引内寒寒邪为阴阴盛则寒故而气血凝结、阴滞经脉闭塞不通…….”这位郭老先生一论起病理不免职业病作摇头晃脑起来。

    许汉青急得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咽了口唾沫打断了郭老先生的高论。“老先生请问要如何医治呢?”

    郭高松沉呤道:“阴阳相冲将寒邪之气逼入脾肾导致脾不能运化化生水谷精微升清和统血肾不得纳气调通水道生髓和温熙濡养全身水液迫使串于血液”

    许汉青听他还在阴阳五行心急如焚大声说道:“不要讲什么医理了我只问要如何医治如何用药?”

    郭高松也不生气望着许汉青摇头道:“老夫所开之药已让陈先生服下不过是否能愈还要看他的造化了如果体热不能够恢复正常恐怕……”

    许汉青皱起了眉头古代的医疗水平就是如此也不能拿太高的标准来要求没有抗生素没有退烧药更没有肌肉注射和静脉滴注这个持续高烧确实很难办呀。

    这时一个女营的战士把沾了冷水的湿布敷在陈复文的额头。

    许汉青脑子时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感冒烧母亲用白酒给自己擦身体的事来。用高度白酒降温的效果应该更好呀而且以后用来给伤口消毒也不错呀。现在好象还没有什么高度白酒。想到这里转身就向外跑直向后勤司而去边跑边向身边的卫士吩咐道:“去拿几坛酒马上送到后勤司去我有大用处。”

    来到后勤司召集了几个工匠。把蒸馏酒的简易装置画了个图把原理简单介绍了一遍。先用简单的隔热蒸馏法救救急以后再让他们制造效率高的蒸馏装置吧。

    折腾了半天总算蒸出了小半瓶酒来因为条件简陋也只能将烧酒提纯到5o度左右将就着用吧!

    许汉青又急急赶了回来对着不断落泪的陈亚茹说道:“陈姑娘先别哭了这瓶酒是专门拿来给陈先生抹身子降温的。这个效果比冷水要好。”说着把酒递给陈亚茹“帮忙叫人过来给陈先生擦身体。”

    “嗯。”陈亚茹犹豫的看了看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办显然对这个偏方有疑虑郭高松摇摇头无奈道:“也好事到如今也只能试试了……哎!”

    陈亚茹见医生话上前掀起陈复文身上的毛毯在身上摸了摸伸手掏了自己的手帕蘸了酒就擦拭起来。

    “主要是额头耳后的动脉肘窝腋窝腿根。随后还有酒送来。”许汉青也开始帮忙擦抹两个人不停的蘸酒仔细抹匀周而复始。

    将近一个时辰地操劳摸摸陈复文的身体温度明显下降了呼吸也逐渐变得均匀进入了正常睡眠状态。

    “有效。”郭高松拿了脉搏又在周身拿捏一阵“是睡着了可烧毕竟没退只能缓解燃眉之急。这个酒还得继续抹不能停。”拉过毯子将人盖上“尽量在毯子底下擦抹不要再受凉出了意外。”

    许汉青看暂时稳定下来暗地里叹了口气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也不知道能挺到几时呀。脸上却故意露出欣慰的笑容“陈姑娘陈先生吉人天相现在病情有了好转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说完转头对女营统制刘馨儿吩咐道:“刘统制你多派几个人好好照顾陈先生和陈姑娘。”

    “是大人您请放心我已经派好人了都是医护营中技术最好的。”刘馨儿答道。

    ……………………………………………

    走在回去的路上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许汉青长叹了一口气抑郁的心情就象这天空一样难以舒展。

    自从莫名其妙来到宋朝以来许汉青可心说是禅精竭虑他想把蒙古鞑子赶走他想改变南宋那个悲剧性的结局他想把江南百姓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他努力地做着这一切一切。可现在却陷入了一种无力的感觉之中。虽然自己拥有越常人的知识又有一些对历史的了解但现在对陈复文都无能为力自己真的能达到那么宏大的目标吗?真的能改变历史吗?许汉青停下脚步用双手捂住了头痛苦地想着。

    “大人您…不要紧吧?”身后传来了关心的问候。

    许汉青回过头望着刘馨儿那充满关切的眼神。苦笑了一下“我没事没事。”

    刘馨儿看他说得有些勉强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大人您兴许是过于劳累了又忧心陈先生的病情所以才…才感到身体不适的吧。要不我把郭医生找来给您看一下吧。”

    “不用麻烦郭医生了”许汉青摇着头“我只是只是…唉没什么那个馨儿姑娘你能陪我走一走说说话吗?”

    突然改变了称呼让刘馨儿愣了一会儿望着许汉青那疲惫又充满希冀的目光轻声说道:“好的大人。”

    许汉青漫无目的地顺着山路向上走去刘馨儿刻意与他保持着几步的距离四个卫士知趣地远远跟随。

    望着许汉青的背影刘馨儿突然觉得以往那挺拔的身躯好象有些佝偻脚步似乎也有些蹒跚起来许大人可能是太累了练兵铸兵器运筹帷幄出兵打仗他一个人承担着太多的工作也承担着光复军所有将士的希望是真的太累了。

    前方是一处断崖已经没有路了许汉青停下脚步静静地站着望向远方。

    一阵风吹来撩起了衣服。许汉青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问刘馨儿“一个人能改变天命吗?雄心壮志到最后才现是痴心妄想真是讽刺啊!”

    刘馨儿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馨儿不知大人所说的天命是什么?只知道尽人事而听天命这句话。”

    许汉青缓缓地转过身来盯着刘馨儿沉重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天命是什么我却知道明知道如此我还试图去改变它不知道是不是自不量力愚蠢透顶呢?”

    “大人您怎么这么说呢手雷大炮都是大人制造出来的大人您聪明绝顶知识渊博光复军上下几万人都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刘馨儿字斟句酌地说道:“再说神仙也有算错的时候大人您怎么就肯定天命不能改变呢?”

    “是呀手雷大炮都造出来了天命和历史就还是原来那样吗?”许汉青自言自语地说道。

    “大人您万万不可灰心丧气您可是光复军数万将士的精神倚靠呢馨儿可是还指望跟着您驱除鞑子当一个名垂青史的女将军呢!”刘馨儿笑着说道。

    望着刘馨儿灿烂的笑容许汉青慢慢地挺直了腰身为了那可爱的女孩儿为了千千万万的人能有这样的笑容自己都要振作起来。现在自己身系着数万人的命运绝不能颓丧下去自己没有理由让那些人也接受历史上那个悲惨的天命。只要奋斗过哪怕失败了自己也问心无愧无愧于那些追随自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把生命都交付于自己的人们。

    想到此许汉青脸上慢慢地露出了笑容。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