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七章 反围攻(五)

第二十七章 反围攻(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呜――呜凄厉的画角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钟儿鼓儿陆续由南向北响起士兵集合的哨子声百姓呼儿唤女的呼喊响成一团。几个新附军小校慌慌张张地跑往南门方向。

    “大人光复军打过来了在南门列阵。”传令兵慌慌张张地报告着。

    “光复军有多少人马?”黄去疾有些纳闷这是怎么回事谁剿灭谁呀?官兵没找到土匪土匪倒打上门来了。

    “很多很多足有好几万。”

    “胡说光复军哪有那么多人马?待本都督去看要是谎报军情砍了你的狗头。”黄去疾大声斥责道。随后在亲兵的服侍下颤抖着披上了纸铠。对于他这种对于文臣出身的将领皮甲太凉钢甲太重而棉纸糊成的甲是穿着的选。至于纸铠是否如传说中那样结实且不去管至少那镀了层锡的光鲜表面能衬托出几丝一军统帅的威风。

    当黄去疾带着几个心腹将领赶到城头的时候遥遥的已经可以看见光复军的大旗人马确实很多足有两万。与城头上嘈杂的新附军相比来犯之敌简直可以用安静二字形容。没有喧哗和呐喊士兵们在低级将领的带动下排好攻击阵型三四面米外百十个光复军战士在盾牌的掩护下将几大铁桶推到阵前。有人忙碌的挖着大坑将半个桶身埋到地下桶口斜指向城墙。活象几只蹲在地上的蛤蟆大张着黑洞洞的嘴巴。

    “真的是光复军这么多人马呀。”守城的士兵有些慌乱。对面那熟悉的故国旗鼓和严整的阵容让他们感到非常压抑有人开始切切私语。原本低微的士气一下子降到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黄去疾的心腹将领和几千直辖部曲在旁边监督着已经有人打算弃械逃命。

    “光复军怎么有这这么多人马南剑州李英呢他不是在咱们前面吗?怎么没挡住吗?”黄去疾听到士兵的议论愈紧张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

    “都督是出战还是坚守。”黄去疾的本家兄弟黄升天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登时惹来一片白眼。按军中规矩守军数量与敌军相差不大时当遣一将领兵出城挫一挫来犯之敌的锐气。可看看对方军容诸将心中谁也没有出城后还能活着回来的把握。纷纷转过头唯恐黄去疾听了兄弟的主意把令箭到自己头上。

    “敌锋正锐我我当坚守。待其粮尽气泻自去。”邵武大都督黄去疾知道没人肯出城搏命英明的做出了守城的决定。众将领答应一声各自按各自的理解去安排城墙的防务。

    “都督贼兵与我军数量相差不多城中士卒依险据守尚可一战。”统军万户王宏强跟在蒙古人身后打过硬仗见过场面比黄去疾多些拉拉主帅的衣袖小声安慰道。

    事到如今也只有打了。黄去疾双手扶住城头挺直腰杆喊道:“来人给本都督擂鼓。”

    连绵的鼓声从城头响起多少挽回了一点颓势。几个死忠的部曲大声鼓噪呐喊喊了几声见没人接茬也就蔫了下去。倒是一些打过仗的老兵将床子弩、滚木、擂石七手八脚的摆好以防敌军攻城。

    天已经大亮一个光复军士兵打开木盒将里边的东西扯出来高高挑在竹竿上。大元南剑州最高长官李英的空洞的双眼正对上黄去疾的目光。

    “李英”黄去疾两眼黑差点晕倒在地。五路围攻光复军李英是急先锋如今李英的脑袋挂上了高杆南剑州两万人马无疑全军覆没了。

    “后退准备点火。”随着命令下达。忙忙碌碌的光复军士兵向后跑去只剩那几只大铁桶张着大嘴嘲笑般地对着城墙。

    几条火线向着铁桶靠近城墙上的新附军目瞪口呆地望着下面。

    “嘭”“嘭”“嘭”随着连续几声闷响五、六个黑乎乎的东西带着火花从铁桶中飞出向永安城飞去。

    轰、轰、轰。几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连响起。城头上响起绝望的惊呼凄厉的惨叫和临终的呻吟。宽可驰马的城墙上无端生出了一个大坑几根碎骨在坑边冒着热气提醒人们片刻前这段城墙上还有生命的存在。

    两个大火药包直接越过了城墙在城内轰然炸响出现了两个直径十余米的大坑。一些离得稍微近些的新附军士兵被震得耳鼻冒血有得当场死亡有的睁着木然的眼睛象小孩学步般地在地上蹒跚。

    城楼上也挨了一下砖石木料横飞“轰隆”一声坍了半边。

    “好干死他娘的。”饶是事先有所准备雷兴依然被炮声震得两耳轰鸣可依然兴奋地挥舞着拳头。

    “弩炮射击掩护轰天炮装弹。”炮营统制吴老七冷酷地下着命令。

    一群兴奋的士兵嗷嗷地叫着冲了上去在盾牌的掩护下把火药包塞进铁桶装好引线。实在是太过瘾了太震憾了。

    这是什么东西?太厉害了。统军万户汪世强用手掏着嗡嗡叫的耳朵面如土色。满墙都是乱跑的士兵惊慌失措的将领邵武大都督黄去疾不知是被震伤还是被炸伤了趴在城堞后不出一个像样的命令。

    “后退准备点火。”一包包火药飞上了了城头。爆炸声中烟尘腾起老高遮住了朝阳也遮住了城楼的孤单的身影。

    城头上依然没有反应。

    黄去疾早就逃了。在第一轮炮击的间歇时刻他已经跑下了城楼。

    滚滚浓烟中失去了胆子、没有了直辖上司的士兵乱哄哄的没头苍蝇般向城北跑去。

    统军万户王宏强在亲信簌拥下试图约束乱兵可没见过轰天炮的新附军哪里还有心思听他的指挥两轮炮击过后已经出城大半留在城里的亦是瑟缩于民宅后死活不肯再走上南墙。眼见着军士就要跑光了王宏强无奈之下带着数百个骑兵奔逃而去。

    城门轰地一声被炸开喊杀声一片。

    永安再一次被攻陷。城楼上被硝烟熏变了颜色的螭吻冷冷地注视着蒙古大纛落下大宋旗帜再次飘扬。

    光复军还没逼进城墙两万守军已经开后门逃了邵武军大都督黄去疾跟着溃兵逃出了十几里方才惊魂初定。

    黄去疾回头四望只见身后的万余溃兵盔斜甲歪一个个空着手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本都督居然还有这么多兵黄去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拉住马检点士卒这位邵武军大都督心里暗暗庆幸。只要有这些兵在手回到邵武还能重整旗鼓。

    正暗自庆幸间猛然听侧后一声惊雷。山旁边闪出一哨人马挥舞着一个宋字大旗。旗手身后一个青年将领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几个溃兵躲避不及被将领砍瓜切菜一样剁翻居然是刀刀夺命毫不手软。

    杀呀莫走了宋奸黄去疾慌乱中看不清来了多少伏兵山洼子里草木乱摇烟尘四起也不知道四下里来了多少对手布下了多少陷阱。

    黄去疾一打马背带头向东北便跑。跟着黄去疾的士兵见主将逃了哭喊着四散奔命刚才还疲惫欲死此刻却唯恐双脚跑得不够快。大多数士兵落入了光复军手里讨饶声伴着光复军的喊杀声响成一片。

    “降者免死”朱玉成见黄去疾逃命也不追赶带着骑兵在人群中左冲又突将新附军溃卒格成数段。来不及逃走的新附军见周围满山遍野都是光复军旗帜不敢抵抗乖乖的按朱玉成的吩咐放下武器把手抱在后脑勺上。

    堪堪又跑出二十余里黄去疾累得几乎要吐血勉强带住战马再次回顾。这会儿万余士兵去了五成只有不到七千多身体结实的跟了上来。兵没兵样将没将形弓着虾米般的身子大喘粗气。

    刚要吩咐士兵休息耳边又闻骨隆隆一阵战鼓四周旌旗招展号角齐鸣。精神抖擞的光复军将士从两面山坡上冲杀下来高声呐喊。

    “杀啊抓宋奸啊!”喊声在群山中回荡。

    “大哥跑吧。”黄升天一打马屁股继续逃窜。黄去疾被几个心腹亲信拥着跟在黄天化马后又是一阵猛跑。此刻再顾不上想仕途前程了士兵丢光就丢光吧能不能活着跑到邵武都成了问题。

    光复军第四旅统领马大有冲着黄去疾的背影一阵冷笑也不追赶。带着麾下收拢那些新附军残兵去了。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