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敲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277年三月文天祥统兵进军江西收复南部数十州县同时围困赣州湖南、湖北皆起而响应震撼了江南鼓舞了人民的反侵略意志使元统治者大为惊慌。元忙调李恒率4o万大军来解赣州之围另派兵五万追击文天祥。文部不过五千余人这年八月空坑一战遂致大败部将数人牺牲文妻及子女皆被俘赵时尝在紧急中假扮文天祥吸引了元军文才得乘间逃脱。赵随即被杀。恒送天祥妻子、家属于燕二子死于道。

    八月中消息传到泉州众皆震惊。

    在泉州城下呆了三天许汉青与许夫人、蓝太君、陈吊眼等商议停当留下一部分光复军帮助许夫人训练军队后率领骑兵旅返回福州。让许夫人和陈吊眼继续围困泉州等待他的消息再作定夺。

    打不到狐狸反惹一身骚。此刻用这句谚语来形容福州宣慰使王积翁的处境最恰当不过。他带了两万多人马去攻打光复军路上磨磨蹭蹭本以为可以捞个小小的军功哪成想折腾了近一个月光复军还没见到五路人马被灭了两路。左翼军也回师保卫泉州自己孤掌难鸣只好撤兵出来。

    王积翁刚在福州府衙喘过一口气儿告急文书就到了。光复军兵分三路向福州杀来一路上势如破竹无法抵挡特别是福州城下一战更让王积翁心胆俱寒出去两万人马只逃回了十分之一。

    眼瞅着光复军把福州城围了水泄不通西城楼又被大炮端上了天王积翁也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了赶紧找了当地乡绅望族求他们出面到许汉青营中说项许下千般好处求光复军不要攻打福州。

    亏的就是我啊王积翁自言自语说道。大敌当前福州城内无兵将外无援军此事放到谁头上心情也不会好受。细密的汗水顺着他的眉头和额角向下流几个侍女轮流打扇子都没法让他感到凉爽。

    该死的蒲寿庚杀千刀的波斯奴都是他害得。如果当初不去围攻光复军就好了至少不会惹得光复军打上门来。随便找个境内盗寇滋扰的理由拖延时日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尴尬境地。可当初谁又能料到许汉青的光复军战斗力如此强悍呢。

    王积翁搔着越来越稀疏的头拿起沉重的笔。先写信向达春求援吧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光复军真的杀进了福州大小官员谁也活不了。

    “大人大人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管家从外边跑进来兴冲冲地汇报。

    “什么好消息难道达春丞相派了援军给我么?”王积翁抬起头一厢情愿地问道。

    “没有援兵没来但许汉青答应撤军了!”管家笑了笑知道自家老爷心烦不敢兜圈子。

    什么?王积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莫非老天可怜我做官艰难不成。

    “陈老前辈回来了就在府衙二堂候着许汉青已经答应撤兵了。”管家高兴地重复。他口中的陈老前辈是福州有名的大户与为大宋殉国的陈文龙算是未出五服的亲戚。虽然和陈文龙算是同辈兄弟他却没有族兄那种尽忠报国的气节一心想的就是在乱世中如何保护好家族的产业熬到下一个太平时代的到来。

    王积翁当即精神大振。站起身来一边向外边走一边跟管家吩咐道:“赶快准备好茶叫厨房准备酒水今晚我在花厅招呼陈老爷给他接风洗尘。”

    “是!”管家答应一声小跑着去了。

    陈老爷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人中等身材双眼炯炯有光瞳仁微微转动之间透出三分精明。这次王积翁请他出面调停和光复军的战事着实许了番好处。陈老爷收了好处就不在乎风险到光复军营中卖长辈老脸。起初过程并不顺利被扣在营中虽没苛待他却也让他心怀忐忑。待到许汉青回来才算是苦尽甘来许汉青在军中好好款待了这位从未走动过的叔叔答应了光复军解福州之围择日撤离福州的请求。

    听到回廊上的脚步声陈老爷整整衣襟迎到门口。见门帘被人挑起赶紧上前躬身施礼“草民见过宣慰使大人。”

    “免礼免礼陈兄千万莫客气。”王积翁伸手相搀满脸堆笑“陈兄孤身入虎穴解我一境百姓之厄。按理应该是我这父母官向你施礼才对怎敢再受你此礼!”

    “草民不敢!”陈文宁客气了一句顺着王积翁的搀扶直起腰杆脸上越装得谦卑。

    王积翁咳了一声先吩咐人倒了茶来请陈老爷落座然后低声问道:“陈兄辛苦了本官也不想让陈兄冒这么大风险。一路还平安吧那许汉青可曾难为陈兄?”

    “还好虽然危险重重幸未辜负大人所托。”陈文宁的语气很平淡越是这样越给人的感觉就好象他曾经在刀尖上滚过一般。

    “他怎么说?有何要求?”王积翁见陈文宁答得把握实足心内更安

    “许汉青收了那些金银珠宝。但是还要求大人再送两大船上好的盐巴和一万石粮食盐巴不得从中搀泥沙。三日后在城外交割收了东西他立即撤军。否则就要开炮攻城。”

    “嗯”王积翁手一紧把几根胡子连根拔落。痛真的好生肉痛。盐铁乃官卖之物地方财政之源。许汉青开口就是两大船数万斤上好的精盐的确是狮子大开口。转念想到那大炮之威那飞上天的城楼心气慢慢也就平了点点头答应道:“本官马上派人准备从盐场调精盐给他。他还有什么要求?”反正等光复军离去这笔损失还能从地方百姓身上刮回来。

    “没了许汉青还让草民给大人带句话。”陈文宁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他说天下未必就是蒙古人的请大人好自为之。”

    唉!王积翁重重叹了口气“陈兄我难啊!若是不为此城父母我也愿做个千古留名的忠臣。可那元兵的凶残你也知道。一旦惹恼了他们回师来攻恐怕这阖城百姓没一人能逃出生天。王某非贪生怕死乃不忍让百姓为我一人之名殉葬啊!”

    “唉如果那些沽名钓誉的人知道大人如此胸怀肯定得羞死!”陈老爷见宣慰使大人叹气也陪着叹息了几声。那蒙古人屠城之惨陈老爷听说过。有家有业他不想陪王积翁冒这种险。

    “陈兄知我我这也是为了阖城百姓。不然签兵征饷一样要搞得大伙破费。不如出些钱财买个平安。”王积翁的话平稳而低沉。该交代的场面话他都交代过了。陈老爷怎么去办这事中间截留多少不必说得太清楚。

    “草民再去和几位朋友说说大家凑笔款子出来给交由大人劳军。想必大家也能理解大人的苦心。”陈文宁的回答非常上道几句话把王积翁想要的都主动点了出来。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如不是为了百姓我又有什么割舍不下的。当年我就在文丞相帐下与诸将并肩做战。现在想起来心中好生难过啊!”王积翁捋着颏下为数不多的胡须念了一段孤高的句子。这些话他自己也不相信。许汉青的光复军战斗力强悍但毕竟只有一地。等大元重兵到来即使光复军各个以一挡百也无法凭借一隅之地抵挡倾国之兵。这种帐王积翁看得清楚做官这么些年审时度势一直是他的长项。

    “那些愚昧之人怎能理解大人一片赤心。怎能知道我等今日乃为了百姓而自污其名。”陈老爷陪着王积翁挤了几滴眼泪。脸上的表情落寞而忧伤。

    刹那间房间内气氛有些悲凉两个心事不为世人理解的高人相对唏嘘不止。

    “陈兄眼下咱们给叛贼输粮送款不过是为了一地百姓安危的权宜之计。盼得是能打动叛贼之心让他束手就缚免去福建各州刀兵之灾。”唏嘘够了王积翁念念不忘给自己的行动定下基调免得陈老爷领会错了将来引起元廷猜疑或其他不必要的麻烦。

    “是是宣慰使大人说得极是。”陈老爷顺着王积翁的口气忙不急待表达忠心。

    二人都自诩为有识之士彼此言下之意思不说自明。又议论了一会如何从城中商人手里收取赋费如果编造谎言应付上司的细节方才到花厅把酒。至于光复军收到盐粮后转去哪里那是别人头疼的事二人管不得也不想管。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