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二章 大破索多(一)

第十二章 大破索多(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史载:宋张世杰自将淮兵讨蒲寿庚。时汀、漳诸路剧盗陈吊眼及畲妇许夫人所统诸峒畲军皆会兵势稍振寿庚闭城自守。世杰遂传檄诸路陈瓚起家丁召慕五百人应世杰世杰遣将高日新复邵武军。淮兵在福州者谋杀王积翁以应张世杰事觉皆为积翁所杀。

    宋张世杰使谢洪永进攻泉州南门不利。蒲寿庚复阴赂畲军攻城不力得间道求救于索多。至是索多来援世杰解围还浅湾。

    戊申页特密实破高日新之邵武军入主福安。宋主舟次广之浅湾。命达春与李恒、吕师夔等以步卒入大庾岭蒙古岱、索多、蒲寿庚及元帅刘深等以舟师下海合追宋二王。

    元军平灭内部叛乱后大举反扑各路宋师倏起倏灭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而索多奉参政塔出之令只率三千蒙古精骑从杭州而出星夜直奔泉州而来。元军的蒙古军队都是以骑射见长平均一人有两匹马精锐部队可达人均三匹。而且骑兵非常灵活一次冲锋一个回合的交战即使失败“败不至乱”利用骑兵机动性强的优点退出战斗重整队列再次冲锋。当时即使是宋军兵力占优的一些大战双方仍要激战几十回合才能分出胜负。而宋军只要一次溃败就会一泻千里。

    头一次要与真正的蒙古精锐面对面作战虽然只有三千人但许汉青依然作出了种种细致的

    安排不仅炮旅全部参战还把教导旅和亲卫都派了上去在交战的地点上更是作了深入细

    致的考察。通往泉州的路虽然有好几条但有的不适合马匹行走索多不会选择。剩下的三条路中许汉青在险要之处设置堡垒分兵把守凭借手雷、弓弩、石块蒙古骑兵要想逾越并不是轻易的事情。只要能坚持两个时辰骑兵旅必然能够赶到增援。主战场设定为索多最可能走的大路上野战虽然不是光复军的长处但许汉青还是决定用野战摧毁这三千蒙古精骑致胜的法宝便是火炮和武钢车。

    此次炮旅参战按照许汉青的命令带来了五十辆武钢车武钢车相传为汉朝卫青所明但制造方法已失传很久了。这次带来的不过是改装过的辎重车车是用坚实的圆木拼造而成车体外部罩了一层严实的铁皮车体长一丈二阔一丈车身两侧绑着长矛内侧置大型的盾牌。一旦环接后可以形成很坚固的防御工事。既可防止敌人骑兵冲突又可对敌人弓箭的射击有一定防护能力而且武刚车平时可以用做普通的载粮车及运送步兵的运输车战时则为防御的屏障。

    张世杰已经撤兵回浅湾了临行前命许汉青知兴化军就算是光复军东征西讨再加许汉青送的望远镜的报答。光复军的两个旅也已经到达泉州接替了张世杰的空白继续围困泉州。

    随着北面信鸽飞来的越来越频繁大战前的紧张笼罩了整个参战部队毕竟是要真正面对蒙古精骑蒙古人百战百胜的威名不是靠吹嘘而来的席卷江南屡破名城血腥的战绩让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为了缓解士兵的紧张许汉青整天和参谋们满面笑容地巡视各部的准备情况和士兵们亲切聊天。一个指挥员的镇定和沉稳能极大地鼓舞了战士们的士气。

    按照探子的报告明天中午索多的三千人马就要到了一切也已经安排妥当许夫人和陈吊眼也率领着部分将领正在赶来的路上现在就等着这个杀人魔王的到来了。索多好屠城是个残忍暴躁的杀人狂多少无辜的冤魂正等着向他索命呢。想到这里许汉青不由朗声诵道: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这篇后世网上流传甚广的贴子如今在许汉青口中念出仍然是虎虎生风充满杀气。

    “好诗听起来真让人热血沸腾啊!”参谋长郑晔夸道。

    “呵呵。”许汉青轻轻地笑了起来“我准备把这诗让所有光复军的士兵们都学会让那些道德仁义见鬼去吧以杀止杀以暴制暴才是王道。”

    “好大人的这个建议真的很好我这就去办先让那些识字的把诗念给士兵们听鼓舞士气。”郑晔喜出望外。

    “好这是个好办法。”

    ………………

    秋天的确是来了。清晨和傍晚的风已经带着明显的凉意虽然晴日中午的温度还很高。秋风虽然干燥凉爽但却不像北国的风能一夜之间将梧桐的绿叶吹黄。

    江南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立秋对江南并不怎么明显它不象北方那样四季分明江南的秋总是静静的来来得不知不觉没有明显的过渡和急转。它一边是叶的枯黄一边是花的浓艳是东边日头西边雨是名花的半开、美酒的微醉于是才有了夏对秋的不舍与绵绵秋雨几尽缠绵之后才肯离去。

    砰砰砰砰前方的斥候过后大队人马踏着节奏出现在路上。蹄声起起落落蒙古铁骑卷着一路的烟尘向前奔驰。蒙古军身穿一色的牛皮轻甲天虽然热却没有人摘下头盔。从山坡上望下去黑压压一片乌云般缓缓卷过。马蹄踏在山路上隐隐带有风雷之声。这是真正的北元精锐风貌与平时大伙对付的那些新附军截然不同。三千人马居然带着千军万马的杀气所过之处鸟雀皆惊。呼拉拉飞上半空夹杂着萧萧山风向山外飞远。

    “大人过了前面那道狭窄的山口便俱是宽阔之地再有三个时辰就到兴化城下。”蒲寿庚的心腹孙夫胜谄媚地说道。

    “哦。”索多淡淡地哼了一声抬头四下看了看。抬手唤过一个传令兵轻轻地交待了几句。传令兵纵马向前方奔驰而去。

    临近山口的先头部队接到命令后前进度骤然放缓前军带住战马快地环了个半圆型的圈子。马背上的武士同时操弓在手刷地一下天色一暗数百枝箭同时射进了山口旁边的林中仿佛下了一场箭雨。

    树叶盘旋着落下。头上的枝叶瞬间稀疏阳光从树干间射了下来映得人双眼花。

    令人窒息的半柱香时间却仿佛一日般长。探路的蒙古军四下射了几轮后听不见回应。又开始整队前进。

    “呜呜呜呜!”低沉的号角在马队中响起。骑兵队骤然加洪流般向山口飞奔。显然蒙古军将领试图快将队伍带过狂窄的山口。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