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十四章 大破索多(三)

第十四章 大破索多(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波雷声响过然后是死一般的沉寂。喊杀声从浓烟后透了出来听上去居然像隔了几十里般是那样的渺茫。

    索多知道那是被冲过车阵的士兵正在和车阵后的光复军激战。他却无法看清战局只能看见浓烟在眼前慢慢迫近慢慢扩散。

    血和硫磺的味道越来越重终于有幸存者从浓烟后跑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向这面跑。一个两个三个更多浑身上下全是血污丢了兵器和战马亡命地跑。

    “弟兄们冲啊向前冲。”千夫长阿拉海大声喊着督促着麾下的残兵向前冲杀。他在军中的位置靠前没有被炮弹炸到。身后的惨烈景象让他对生还倍感绝望。这种绝望的心情反而成了带领部下血战到底的精神支柱。在他的组织下几百名没有被炮火波及的元军士卒拼命靠近破虏军本阵动了一**亡命攻击。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再是弩箭和刀枪一门门弩炮射出了仇恨的炮弹一群群手雷被抛石机扔到了他们的头顶弹片铁砂四处横飞撕裂着他们的身体。

    雷兴指挥着部队从容不迫地将冲上来的元军一**打下去一**杀死在战车前。

    “冲啊大汗在天上看着你们呢!”阿拉海呐喊着奔走着绝望地起一次次强攻。每一次攻击都被挡在光复军本阵之外。

    对面的呐喊声让许汉青很兴奋无论是阿拉海的呐喊还是远方传来的高呼听在他的耳朵里都透着同样的绝望。

    “崩崩崩”单调的弓弦声缓缓地响起。那是弩炮射的声音威力强大的弩箭将四处呼号的阿拉海推出老远一声爆炸血肉横飞。

    一刻钟过后几百蒙古军覆没于阵前。

    “擂鼓前进。”许汉青挥手下达了命令。激昂的鼓声一**犹如潮涌光复军踩着每一步鼓点向前缓慢挪动。

    大纛下索多已经恨得咬破了嘴角。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输掉了两千多蒙古精骑就这样被那神秘的东西所击杀而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吹号角命令弟兄们分散回撤。”索多红着眼睛望着缓缓压上有如山岳般凝实的光复军喊道。

    几十个分不清面孔的元军士兵互相搀扶着跑了过来陆续还有伤兵从尸体堆中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回走走几步倒下再爬起来再走。反复了几次终于没能走出光复军的射程。一支支弩箭远远飞来将他们钉死在两军中央。

    “撤。”索多一拔马头带着一百多亲卫和伤兵向回路奔去。

    “哼哼想跑。”许汉青冷笑一声。“骑兵旅换装神臂弩追击。”

    “是”骑兵旅统制吕日亮高声应道。从旁边的弓箭手手中接进已上好弦的弩飞马奔出。其它骑兵也纷纷接过弓弩紧跟着他追击而去。

    蒙古残军飞马直奔山口快跑冲出去就能活命了。

    “想走小看了我们光复军!”教导旅统制朱玉成的笑容骤然变冷甩掉了嘴里的草茎看看蒙古人的距离近了“封路。”冷静地下达了命令。

    几个战士从隐身处跃起挥刀砍断了拉住机关的草绳。巨石和枯树洪流般滚下挡住了山口。

    蒙古军前军后队陡然翻转一边用弓还击一边试图冲过去。迎接他们的又是一堆乱石山口处百余名光复军将士把大大小小的石块尽情地推了下来。

    “手雷扔!”朱玉成用力挥舞着指挥旗。教导旅官兵在他的指挥下每次投弹都是密密的毫无间隙的一排。蒙古人的战马和士卒迎着弹片坠落倒下被后边的战马踏翻。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居高临下每一个步骤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后退。”索多已经被这种能爆炸的东西吓出了毛病短短时间又有五十多名元军被炸翻他的身边已经不足一百人了。

    索多提着弯刀骑着马在原地打转退路被封身后传来的喊杀声和马蹄声让他心里一阵阵虚。

    “冲不出去了今天就要死在这了吗?”索多想着。他不甘心自已身经百战百战百胜今天却败在现在还搞不清是哪里来的军队手里。败在那神秘的会爆炸的东西上面。

    山风吹来慢而输缓宛若远方牧羊姑娘轻吟的长调。如果在故乡此时应是秋草连天的时候了吧男人们要用最快度挑拣并宰杀老弱的牲畜。女人们要趁着第一场雪来临之前收集好夏天时晒干蘑菇、黄花、大黄饼子、红花骨朵……

    白煮把肉蘑菇汤几个铜板一缸的烧酒。喝醉后灌一碗奶茶对了还有爽口的大黄饼子那种东部草原特有的用大黄的根熬制的零食酸酸的想起来就能让人流口水。

    可惜吃惯了江南的美食喝惯了刀头鲜血再想起这些儿时的最爱来时已经没有了吃的机会。

    索都咽了唾液霍地张开了双眼提起了刀。

    追兵已经到了一千多名骑兵把路封得死死的手中端着神臂弩仇恨的目光盯着这些异族人。光复军的旗帜高高地飘扬。

    “光复军光复军。”索多苦笑着看着旗帜现在才知道这支军队叫光复军。唯一让索多自豪的是他的部下没有人投降。事实上他们自己也知道对面的大宋将士不会接受他们投降。自从过江以来屠戮的城市有十几个死在这支军队屠刀下的江南百姓足有百万。如此巨大的数字哪怕是普通士兵也无法面对自己的罪孽。

    “索多放下武器投降。可饶你麾下之人不死!”冷冷的声音传来。

    “啊!”一个亲卫嚎叫着刚举起弯刀便被弩箭射成了刺猥。

    “大汗座下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屈膝的懦夫。”索多高叫着举起了弯刀“让这帮懦弱的南蛮子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蒙古勇士吧杀!”

    “射。”随着一声令下短暂的时间所有的蒙古骑兵已经全部栽落马下每个人的身上都插着三四支弩箭惨呼跌倒。血慢慢地从一个个孤零零的尸体前流出来汇集成了一片。

    索多身上也中了三支箭但他还没有死。在每个光复军战士的脸上索都看到了嘲弄和怜悯。这种表情他很熟悉索都知道自己屠城时看着手无寸铁的百姓也是这种神态、这种欺其不悟笑其不争的神态。

    屈辱、愤懑、懊悔、不甘千百种滋味海浪般一齐涌上心头。“啊―啊-赫-啊!”野兽临终的呐喊在山谷上传开“你们这些该死的南蛮子你们统统都该死。”索都怒骂着。

    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走到了索多的对面弯刀轻轻举起。

    “你!”索多自觉受到了侮辱对方只出来了一个小兵看服色顶多是个百夫长。扯开嗓子他又开始大声号叫用声嘶力竭的喊声表达自己临终前的不满。

    刀光一闪索多眼前一黑半个头颅飞向了空中。

    夕阳晚照残阳如血。厮杀终于停止。

    景炎二年(1277)十月初光复军与索多三千精骑战于兴化之北借助于火炮之威全歼元军索多被光复军中一无名小卒斩杀。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