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 第二十章 震动(上)

第二十章 震动(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八百里军情从福建一路送到大都。大元皇帝忽必烈接到战报当时就掀翻了桌子气急败坏的咆哮声站在宫外都能听见。

    忽必烈没法不生气歌颂大元朝武功的《平宋书》已经完成了中书省已向周边各国宣布宋已亡国国都也改称杭州。大宋丞相文天祥自己的眼中钉虽然在江南西路给自己添了一些麻烦现在也已经被李恒击败退入了广东。一切都将结束的时候却传来如此令人震惊的消息:索多和三千精骑全军覆没泉州被攻取蒲寿庚被斩杀。一切全都乱套了原来要借蒲家船只从泉州出海水陆追击残宋行朝的计划也全被打乱了。

    索多在元军之中一直负有百战百胜之名。转眼间他和麾下三千余精甲全部阵亡三千蒙古军全军覆没主帅被阵斩。这个结果令人难以预料也难以置信。

    泉州财富之地一年能为元朝提供上百万的赋税现在也丢失了。

    还有那个被宣布灭亡了的宋朝还倔强地存在着飘荡于海上愿意割地为臣属小国却不肯接受覆灭的命运。

    “一群废物没用的东西朕白养了你们。”忽必烈怒吼着一刀一刀疯砍着面前的紫檀木书案。猛然一刀剁得太狠刀刃卡进了木案中。拔了几下没拔出来皇帝的眼睛立刻冒出了红光。

    “来人将这个没用的书案拿出去烧了这把刀拿去化铁。”伴随着忽必烈的咆哮太监们滚进养心殿手忙脚乱地抬走书案。冷风透过毡门帘儿的缝隙吹进屋子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烦躁的心也渐渐开始平复。

    忽必烈是个秉性刚毅谋略过人的君主。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和愤怒后很快就恢复过来在宫中召见了自己亲信的几位大臣。

    “臣等参见万岁!”董文柄伯颜、阿合马鱼贯而入跪在地上叩头施礼。

    “你们都坐吧朕现在需要的是谋臣良将不是叩头虫。”忽必烈从书案上抬起头来说道。他的眼睛有些红看上去更添了几分凶狠的味道。

    “臣等有负圣恩。”董文炳带头站起来带几分歉意说道。福建又折腾起这么大的风浪来诸臣之中谁也未曾料及。三千蒙古军全军覆没主帅被阵斩泉州被攻占。这已经是大元近年来在战场上的最大失利。

    忽必烈没有说话身上慢慢被一层杀气所笼罩。这种异乎寻常的举止让大臣们分外不安。诸大臣都是领过兵的人知道闽北一带在整个灭宋战略中的重要性。但局势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并不是追究某个人的责任可以挽回的。当务之急是调整军队在福建和广南东路的布局别因为许汉青的疯狂举动给前方将士带来更大的麻烦。

    “万岁是为福建局势忧心么?”丞相伯颜站起来低声问道。

    “几十万大军追剿残宋半年多了宋室伪帝没给朕捉来居然连索多都阵亡了泉州也丢了你们说这是谁的罪过?”忽必烈的口气带着一点点冷。

    董文炳笑了笑平静地答道:“依臣之见索多之败皆因其轻敌所至。既然索多已经战没其罪不宜再深究……。”

    “如此说来右丞大人之意是不追究福建将领丧城失地之过喽。”平章阿合马冷冷地插了一句。阿合马是个理财能手无论为国家还是为自己。

    “此次失败确不宜深究。”丞相伯颜说道。

    阿合马耸耸肩做出一幅无所谓的姿态。

    “陛下依臣之见如今当务之急不是治谁的罪而是先想办法稳定福建局势对付异军突起的许汉青以前是臣等疏忽了此臣之过也。”丞相伯颜抬起头来声若洪钟。

    “哦伯颜说说你的想法。”忽必烈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这个…臣的想法还不成熟有缺漏之处还请陛下恕罪。”伯颜先告罪才娓娓而谈。“由于对许汉青此逆贼的了解不多但根据这几次战事来分析绝不能轻视许逆先前文贼窜犯江南西路时此逆并未跟随而进而是蜇伏待机在福建扎根扩充而后突然力先破五路围攻再横扫闽北兵围福州。张世杰攻打泉州时此逆不去助战只是扩充实力攻城掠寨。而后设伏斩杀索多乔装智取泉州。观此贼之种种确乃狡猾异常深谋远虑之徙…”

    “唉南人多豪杰先有文天祥现在又出来个许汉青奈何不能为我大元所用啊!”忽必烈一脸的失落而后抬起头冲着伯颜说道:“继续说下去。”

    “依臣之见追剿残宋乃当务之急切不可让其得到喘息之机毕竟残宋还是很有号召力和影响力的只要灭了残宋各地之匪寇便失去了效忠的目标士气必受影响。对于许汉青我们可以双管齐下先从两浙江南西路广南东路对泉州进行威压再派人到泉州说降于他。如果他敢逆天行事等到开春三路大军齐围泉州必能剿灭此逆。”伯颜说得很有见地毕竟现在临近寒冬不宜大举进攻。

    “伯颜丞相所言有理许逆与文贼有三不同所以对其也要采取不同对策。”董文柄眉头一展说道。

    “哦大兄请细说端详。”忽必烈对董文柄的话非常感兴趣。

    “陛下这第一两人地位身份不同许汉青原来只是一方富豪虽有官职但却是末流比不得文天祥身份尊贵所以在江南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许逆远远不如文贼:第二文贼赤胆忠心但却是个不知兵的书生许逆则不同先是隐忍不然后是一鸣惊人颇有韬略;第三文贼手下多是山寨义勇乡间贱农缺乏训练战力不强。而许逆手下则是精悍之士战力不容轻视。”

    “恩大兄说得有理。”忽必烈点头道:“既如此便依伯颜之法先威压再利诱如敢抗拒便将其剿灭。”想了一会儿说道:“传旨命页特密实从闽西百家奴从两浙吕师夔从广南东路威压泉州。达春与李恒以步卒入大庾岭蒙古岱及元帅刘深以舟师下海合追宋二王。所缺船只暂从朝鲜回调讨伐倭国的计划稍后再议。”

    “臣遵旨。”众大臣齐声答道。

    忽必烈挥挥手示意众人可以告退。目光紧盯着桌案上的几份奏折轻轻叹了口气。

    “贼兵势大。”忽必烈看看黄去疾的告急奏折撇撇嘴将这些无聊的说辞添进炭炉里当柴烧。张世杰引兵十万围攻泉州可以用贼兵势大做借口现在邵武的贼寇不过几千人马势头再大还能大过数万官兵么?

    忽必烈对那些新附军将领既瞧不起又放心不下。在他心目中那些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打仗不在行互相倾轧的手段却一个胜过一个。有他们在早晚会把大元军旅的风气腐蚀得如宋朝一样糜烂。

    这些不忠于大元的墙头草早晚要铲除只是铲除的手段需要做得隐蔽些否则无法再以高官厚禄诱惑那些抵抗者。忽必烈计划着盘算着想寻找妥善的解决办法。眼下他需要消灭的不仅仅是文天祥、许汉青还有那些新附军。

    只要安排好先后顺序安排好具体细节可以让新附军和各地的抵抗力量彼此消耗掉省却朝廷很多麻烦。

    只是那样做要耗费很多时间与目前灭宋的节奏也不太相符。

    伴随着蒙古军铁蹄而诞生的大元皇朝并不稳定抵抗之火不但江南也塞外包括蒙古人起家的哈尔和林一带都是一个暂时平静的火山随时酝酿着一次剧烈的喷。

    谁的力气大谁就可以不顾祖宗关于继承权的约法。黄金家族再不是当年团结在一起的一捆箭而是一窝子互相敌视的狼。

    忽必烈需要盖世武功来证明自己的所做所为是为了整个蒙古族的繁荣。而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宋朝灭亡的基础上。

    <hr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